第710章 发生了什么

【书名: 烂柯棋缘 第710章 发生了什么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只是计缘感叹更多,因为不管是凤还是凰,都属于层面极高的神圣之禽,未必就真的能在《群鸟论》的世界显化出来。

    而九尾狐女惊骇更多,即便她被称为九尾天狐,但凤凰皆不出世,可比遇上真龙难多了,至少很多真龙还有处可寻的。

    “呜~~~~~呜咽~~~~~~锵~~~~~~~锵~~~~~~”

    不得不承认的是,凤鸣声是计缘所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之一,并且极其像箫声,是一种自带旋律的鸣叫声,光是听这声音,就好似在听一场极具艺术感的音乐演奏,让计缘不由微微眯起双目细细聆听。

    计缘表现得如此自然,而九尾狐女则要紧张得多了,尤其是看到计缘的表现之后难免多想,却又不敢在此刻轻举妄动,哪怕明知本质上计缘应该更可怕,但凤凰给她带来的压力还是更大的。

    因为有以前的经验,计缘知道他以游梦和天地化生配合施展的这门玄妙神通,其世界中的万物生灵自有衍化,并非是纯粹的扯线木偶,当初那些铜钱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在计缘和九尾狐女一个带着好奇或者紧张观察凤凰的时候,后者也在空中观察着他们。

    海中百鸟尽数绕着巨大的梧桐木飞行,各种光色不断变幻,鸣叫声则从嘈杂变得统一,在凤鸣数声之后渐渐安静,说是百鸟朝凤,实则绝对不止一百种鸟。

    周围海域上,百鸟腾飞的位置有狂风有巨浪,而偏偏是中心梧桐树的位置却清风柔和,凤凰每一次扇动翅膀都没有带起任何狂躁的风。

    五彩神光既是与凤凰相合,光彩又好似尾随凤凰,同其一起缓缓下落,这凤凰好似也头一次见到有人站在梧桐树上,高度下降至距离树冠数十丈的时候,凤凰终于开口吐露人言。

    “敢问仙长是谁,自何方而来?于我所栖梧桐树上所为何事?”

    虽然是口吐人言,但凤凰的声音依旧十分动听,也显得十分中性,这句话显然是对着计缘说的,在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凤凰已经带着一阵柔风落到了近处的一根梧桐枝头。

    凤凰之身其实不过二丈高而已,在神兽妖兽中算得上极为娇小,但其尾翎却长于身体数倍不止,落在枝头拖下的尾翎犹如带着流光的五色彩霞,显得光彩夺目。

    哪怕是在书中,哪怕是因为自身神通而显化的凤凰,计缘对其依然保有相当的尊重,拱手朝着凤凰行了一礼。

    “鄙人计缘,不敢当仙长之称,与计某相熟者,至多称一声先生,此番后辈有难,自遥远外方而来,与妖争斗北海,恰见海中梧桐,有缘得见瑞鸟真身,实乃幸事!”

    “嗯,计先生,本凤丹夜有礼了。”

    凤凰朝着计缘轻轻颔首,喙部朝下以额相对,算是还了一礼,随后视线看向一边的狐女。

    “那么你这狐狸又是谁呢?”

    九尾狐女虽然初次见到凤凰,难免心绪波动,但听到这凤凰这明显区别对待的说话方式,心中顿时有些生气,但却又不方便直接表现出来。

    “凤凰啊,倒是真的少见,妾身涂欣,玉狐洞天九尾狐是也,同这位计先生有些误会,才会打扰到你。”

    凤凰当面,九尾狐女已经收起了自身九尾也大大收敛的妖气,气息显得清淡了很多,说话也落落大方不卑不亢。

    “玉狐洞天?”

    凤凰疑惑一声,眼神明显露出笑意,看看九尾狐再次看向计缘。

    “二位似乎皆不是真身在此,却又好似显化肉身,一非傀儡,二又绝非化身,实在神奇,可否为我解惑?”

    九尾狐微微一愣,下意识伸手碰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触感柔软有弹性,温度和心跳也能感受到,她之前因为和计缘不是对峙就是争斗,没有精力去想别的,此刻听到凤凰的话,才猛然发现自己居然有真正的肉身。

    ‘怎么会?不应该啊!’

    九尾狐知道自己此刻不过一份神念,之前是出现在胡云的心中的,一切都是虚的,有神但无实形,可现在居然是个真真切切的“人”了?

    看狐女的反应,凤凰就知道她似乎也不清楚,而在场面色始终淡定如初且面带笑意的就只有计缘了,他迎着凤凰的目光轻声笑道。

    “还请丹夜道友助计某将这九尾狐炼化。”

    九尾狐女脸色一变,没想到计缘直接说出这么一句话,更令她感觉头皮发麻的是,凤凰那悦耳动听的回复。

    “好,除了这狐狸之后,还望先生解惑。”

    “等等!为什么?住手……”

    “锵锵~~~~~~”

    涂欣的话还没说完,凤鸣声已高亢如金,同样悦耳却听得人精神刺痛,这对于九尾狐女这一份神念来说是直切要害的打击。

    狐女反应也极快,在精神刺痛的一瞬间,已然九尾现于身后,拍打在梧桐树干上,身形朝着远离计缘和凤凰的一侧爆射。

    “砰……”“砰……”“砰……”……

    白色的狐尾打在梧桐树枝上,居然只是震动得几片被打中的梧桐叶落下,而梧桐树枝本身却仅仅被打得抖动还并未断裂。

    “吼……”

    一阵模糊的光彩自涂欣跳开的位置显化,无穷妖气升起,重新遮蔽天空,一只九尾在后的巨大白狐已经显化真身,直接出现在梧桐树边的海上,并且朝着远方急速奔驰。

    涂欣知道此刻的自己对付计缘都吃力,绝对扛不住再加上一只深不可测的凤凰。

    但涂欣知道逃向远方是不现实的,不说计缘和凤凰一直追不上她的可能性极小,计算他们真的追不上她,可这个世界并非真实天地,她未必能找得出逃离这里的办法。

    而这姓计的此前说过他们在书中,如果此言不虚,那么涂欣能想到的,唯一逃离这里的方式,或许就是再到那小狐狸所在的岛屿上,将小狐狸捧着的那本书毁了。

    “不得不说,九尾狐到底是九尾狐,道行高心智也不差,立刻就抓住了关键。”

    计缘喃喃着,正常情况下,最关键的“那本书”都会在计缘身上,但这次的《群鸟论》是凭着胡云的记忆在其心中所化,当然只能胡云自己拿着,但计缘丝毫不担心涂欣得逞,而是朝着凤凰再行一礼。

    “丹道友,还请出手。”

    “嗯。”

    一声淡淡应允过后,凤凰展翅五色相随,尾翎拖出的神光蔓延数里,双翅一振就已经拉近了和涂欣三分之一的距离,而计缘在凤凰身后踏入神光之中,就好像上了快车道一般也速度飞快。

    “凡大灵大妖之禽,皆灭杀此狐。”

    好家伙,凤凰还没到,只随着他这一声令下,远远近近的无数飞禽中,一些气息强大的全都闻声而动,带着或尖锐或低沉的鸟鸣声冲向涂欣。

    “吼……统统去死!”

    “轰……”

    海中狂风肆虐巨浪滔天,更有雷霆不时劈落,百千巨禽不断向着九尾狐所在围拢,有羽毛散落,有鲜血撒海。

    “此狐元神虚弱,诸位,攻其心神!”

    也不知道哪一只飞禽在众禽鸟中大喊这么一声,所有飞禽下一刻齐声尖啸。

    “唳——”“呜……”“叽——”

    海面不断炸裂,天空乌云薄云乃至狂风都别撕扯破碎,有形无形之波不断扫过战团。

    “啊……”

    涂欣的尖锐的惨叫声在此刻显得尤为明显,而下一刻,一张张尖锐的鸟喙,一只只锋利的利爪都抓向涂欣,血光和碎布不时被狂风吹出战团之外。

    计缘就悬浮在凤凰身边,距离战团数里之外遥遥看戏。

    “本以为能见到神凤出手的。”

    计缘这么一句,一边的凤凰侧头看了他一眼,依然轻扇翅膀悬空目视远方。

    “何必废力又脏手呢。”

    约莫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在无穷飞禽的围攻之下,涂欣已经支持不住了,周围强大的飞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飞离了她,只是或在天空高处盘旋,或贴着海面低飞,露出一条宽阔的通路,让计缘和凤凰能够通过。

    “嗬……嗬呃……嗬……”

    涂欣瘫坐在一块海中礁石上,衣不遮体且浑身鲜血淋漓,一头原本盘扎得体的银白头发此刻也披头散发杂乱无比,更有不少已经断裂,双手支撑着礁石,喘息都带着颤抖。

    看着涂韵周身不时散出抖动的微弱白光,计缘就知道她元神已经要溃散了,或许一个巨浪就能拍散她。

    “计,计缘……”

    “涂欣,我可不想胡云日后修行之时,你再出来搅合,所以我这做长辈的既然撞见了,自然要帮他一绝后患。”

    “你,那你定要做得如此决绝?”

    计缘笑了笑。

    “计某没有好言相劝过?”

    涂欣听到计缘这话,非但没有愣神后悔,反倒是被气笑了。

    “哈哈,哈哈哈……你之前的好言相劝,分明是在设局!”

    之前计缘要是表现出这等鬼神莫测的道行,她涂欣能不讲道理,能不暂时退去?

    “我知你并不服气,然若计某试探过后,亦知你为人心性如何,实非能取信于人之辈,你也无需再做挣扎了。”

    话语间,计缘已经到了涂欣身边,后者抬头看向计缘,露出楚楚可怜之色,对傲人之处毫不遮拦,但计缘直接挥手以剑指在其额头一点。

    “噗……”

    剑气如针,将涂欣直接刺穿,瞬间令其神形俱灭,化为一片模糊的白光,计缘一抬袖口,这一片白色光晕又全部被他收入袖中。

    ……

    遥远的西域岚洲,隔着千山万水和洞天屏蔽,玉狐洞天的某一处灵秀所在的一片宫殿深处,豪华床榻上的一个宫装女子一下从休憩中惊醒。

    “呃嗬……”

    女子面色带着些许痛苦,微微喘息着,双手一左一右轻轻揉着额前左右。

    涂欣本体这边,在神念入了书中之后,就已经彻底失去了感应,所以她并不知道书中发生了什么事,甚至不知道计缘的全名,只知道神念已毁,再也回不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比起在海中梧桐边死去的神念,涂欣本体愤恨并不多,主要是对心中所想那个“计先生”的忌惮。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