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先生不就在那吗

【书名: 烂柯棋缘 第707章 先生不就在那吗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獬豸画卷直接就沉默了,再无任何反应,计缘还以为獬豸没什么话要说了,就准备卷起画卷,谁知獬豸又来了一句。

    “计缘,你是不是还有两条鱼?”

    计缘不由多看了画卷上的獬豸一眼,虽然此刻画卷水墨毫无动静,上头的獬豸甚至毫无生气,但计缘就是有种诡异的感觉,对方似乎在躲避他的视线。

    “你不是一向生冷不忌,向来是不需处理直接生吞吗?”

    “我那是没办法,谁不想吃得舒坦些?”

    獬豸本来也只是这么随便提了一嘴,没想到半块锅巴都要快速吃掉的计缘却直接点头来了一句。

    “下次料理这两条鱼的时候,计某会让你一起吃的。”

    “好,你计缘的话我还是信的!”

    獬豸的声音明显带着笑意了,甚至不咸不淡地恭维了计缘一句,然后才真的沉寂下来。

    “先生,茶泡好了。”

    枣娘的声音从院中传来,她已经收拾好桌面并重新泡上了茶水,计缘回到院中,也将放出了《剑意帖》放了出来,而小纸鹤也自己从计缘怀中的锦囊内钻了出来,最后一张黄纸人也飞出袖子,在院中化为了金甲。

    顿时除了金甲在一声“尊上”之后安静的站立不动以外,院中又叽叽喳喳闹成了一片。

    院子里,蜂蜜茶清香怡人,哪怕枣娘用的茶叶是陈茶也是如此,计缘坐在桌前饮茶,枣娘则只是坐在桌前,不看书也不品茶。

    “雅雅的修为如何了?”

    计缘这么问了一句,枣娘凭借着之前对孙雅雅的印象如实回答道。

    “已点燃意境丹炉,身具法力且五行活跃,是个真正的仙修之人了。”

    “嗯,不过短短几年,由此成就也算是进展神速了,天地化生则尤重这第一步,之后的路会顺许多的。”

    枣娘见计缘手中茶盏空了,伸手提起茶壶为他再添上。

    “先生可要见见孙雅雅,亲自考教一下她的修行?此前她来时我不知先生会归来,只知道那些人要来,所以告诉他先生未归,现在她应该还不知道的。”

    “倒也不必,各人自有境遇,不论是谁修习天地化生,都不会化出同一片天地,只要心性不出偏,修行就是在正轨之上。”

    至于心性问题,能看得了天地书并且修行,至少当时是绝对没什么问题的。

    “先生,那个姓练的老修士,他似乎对您很恭敬?”

    计缘笑了笑,何止是很恭敬,简直是恭敬得有些过分了,但就这一点而言,计缘倒是对天机阁更感兴趣了。

    这并不是因为天机阁的一个长须翁对计缘如此恭敬,而是这恭敬的背后折射出一个相当大的可能,或许天机阁知道或者算出一些事,并且从长须翁练百平的表现来开,可能也是属于那种要么说不清,要么不能直说的事情。

    “确实,天机阁的人似乎对计某挺看重的,或许那边能了解到计某想知道的事。”

    这么说着,计缘的视线转向牛奎山的方向,此刻太阳已经逐渐下山,天色也已经变暗,深秋时刻的璀璨星空已经浮现天际,而一轮明月此刻已经挂在牛奎山方向的天空。

    “倒是那个小子,不知修行如何了。”

    那个小子指的是谁,一边的枣娘心中很清楚,便直言道。

    “这些年来,胡云可一次都没来过居安小阁,应当是一直处于苦修之中。”

    “嗯。”

    计缘点了点头,掐指算了算,随后脸上再次露出笑容,只是后半程掐算之中,计缘的脸色却逐渐严肃起来,等掐算完了,计缘看向牛奎山方向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先生,可是胡云的心境出偏了?”

    枣娘可是也很关心胡云的,可以说她身为大枣树的时候,在最初苏醒灵觉之时,最先认清的除了计缘,就是尹青和胡云。

    “倒不是胡云心境出偏了,而是有心魔找上了他。”

    “心魔?”

    “不错,可以这么说。”

    计缘这句话算是打了一个哑谜,但枣娘也隐约领会了计缘的意思,怕并非常规意义上的心魔。

    牛奎山,距离原本陆山君修行的石窟大约三个峰头的半山腰处,有一个只有半人高的小山洞,山洞入内约莫七八丈的深度之后就有一个相对宽敞的山腹厅堂,里头有一些小凳子和竹架子,还有一些箩筐,里头堆放了从拨浪鼓到面具,从刀剑兵刃到粗布麻衣等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

    而在厅堂中心,有一个蒲团,上头坐着一只身后有两尾的赤狐,蒲团前头还有一个小香炉,但香灰虽厚却无凝神安神的檀香点燃。

    胡云坐在蒲团上,前爪结成聚气印,闭着双目,但一双眼皮却在不断跳动,脸上的表情也似乎在不断变化。

    此刻的胡云既是在修炼,也是在做梦,而这个梦已经持续了很久了。

    修炼的梦境中,眼前全是山峦,翠绿的青山连绵不绝,一只普普通通的赤狐正不断跑着。

    “呜”

    一阵尖锐的鸣叫声在深山处响起,听到这声音的赤狐顿时浑身颤抖,以更加快的速度朝着山外跑去,四肢如御火踏云,化为一片幻影,极短的时间内就踏过百十座山头。

    但在赤狐跳过脚下的峰头跃过一处山间的时候,居然发现那边是一处空旷的山中平地,一个高大女子正站在空地中心,其人白衣白发一身飘逸霞衣,正带笑看着赤狐。

    “小赤狐,你又来了啊?”

    “不,我一点都不想来见你,你这个怪女人,怎么闯入到我心境中来的?”

    胡云一边说,一边微微后退,此刻山中明月当头,在月光下,这白衣女子身下的影子里有九条尾巴正在舞动,显然他很清楚这女的是什么存在。

    “怎么能叫闯呢,是你自己引我来的呀?”

    女子缓缓走近胡云几步,似乎是想要伸手触摸他。

    “这么可爱,又这么有天赋的小灵狐,可真是太少见了,绒毛艳红似火,在赤狐中也是仅见,更难得的是,不知为何,竟然隐隐觉得你有九尾之资,且看着就亲近,令我一眼就喜欢,真是好喜欢……”

    “喜欢你个大头鬼,你喜欢我我还不喜欢你呢,滚!滚出去,滚出我的心中!”

    胡云在那咆哮着怒吼,但在女子眼中,只看到了一只可爱的灵狐在哪自以为凶悍地张牙舞爪,实则所有动作如同小猫學虎,奶萌奶萌的。

    “越看越喜欢!”

    女子伸手过来,明明一只手并未变长,身形也没继续移动,但胡云左挪右闪,就是觉得避无可避。

    “吼……”

    一声虎啸忽然在山林中响起,一瞬间山中百鸟惊飞,无数飞禽走兽纷纷逃离,一股猛兽的气息远远飘来。

    在这一声虎啸之中,胡云好似摆脱了刚刚的那种被控制的状态,瞬间往后跳开数丈,落到一块大山石上。

    “山君救我,咬死她,咬死她!”

    “吼”

    虎啸声再临,一只可怕的猛虎缓缓从林中走了出来,跃过山涧,跳到了空地之中,一双虎目死死盯着眼前的女子,嘴角的獠牙在月光下闪烁着寒光。

    “哦呦哟,心中还藏着这么凶的东西啊,一下就要咬死我这么漂亮的姐姐,你这小狐狸我真越看越喜欢了,哈哈哈哈……”

    “吼……”

    猛虎再次咆哮一声,猛然朝着女子跃去,过程中裹挟着山风,凶煞之气直扑而去。

    “咔嚓……噶啦啦啦……”

    猛虎扑了个空,但一只爪子划过一棵树,就顿时将大树拍倒。

    “好厉害的老虎啊……我好怕啊……”

    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老虎的背上,猛虎猛然翻身抬头,朝着女子的腿上咬去。

    “砰……轰……”

    一阵动静过后,女子的腿毫发无损,反倒是老虎被踩入了地上的岩石之中,大口大口的鲜血从老虎口中喷出来。

    “山君……”

    胡云脸色惊悚,此刻的他虽在心中,但出于一种隐约感知却不完全自知的状态,见到猛虎被踩死,只以为是山君真的死了。

    ‘先生,先生,只有先生能救我……’

    “先生救我啊!”

    胡云大喊着,但只是在此刻想着计缘,却感觉到头痛欲裂,只能感觉到有模模糊糊的清风吹拂,但越是想要计缘出来,就越痛苦。

    “小狐狸,我劝你不要观想些能力之外的东西,会很难受的。”

    女子的声音依旧温柔,一只手再次朝着胡云伸来,胡云见之如见恶鬼,隐约记得上次被这只手抓到,在其怀里浑噩了好久好久。

    “滚开!”

    口中叫着别人滚开,胡云自己却拔腿就跑。

    ‘不行,不行,我请不到先生,请不到先生……尹青!尹夫子!’

    胡云一边疯狂在山中跑着,一边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想到了尹家夫子,他记得计先生说过,尹夫子当世大儒,浩然正气百邪不侵。

    顺着一座山坡飞速逃窜,但在又窜出密林的时候,前头的山坡上,那女子再一次站在了那里。

    “小狐狸!哈哈哈哈……”

    “天有皓月当空照,地有平湖若明镜,阅卷千万,行路千万,心清似水,心明如月,则尘垢自退……”

    一阵平静有力的念诵声传来,瞬间皓月大放光明,整片山月光犹如水银倾泻,原本天上的几片乌云都在迅速散去,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单手持书,慢慢从山道上走来,身边则牵着一个小男孩,正是曾经尹夫子的模样。

    “尹夫子,尹青,这个妖女想要抓住我!”

    胡云发现尹夫子出现的时候,身子顿时轻松了好多,立刻疯狂朝着尹家父子跑去,那边尹青还在对着他笑。

    “小狐狸,快过来!”

    这声音可比那女子的动听多了。

    山坡顶端,女子首次皱起了眉头。

    “有点意思,你是真见过这样的人物呢,还是凭空在心中塑造的?”

    不过女子很快又舒展了眉头。

    “只可惜,你这小狐狸是领会不到这种儒生心中的學识和境界的,假的终究是假的!”

    “姑娘,所谓真假不过片面,读圣贤书,學以致用而知行合一,心中自有圣贤,小胡云虽不喜读书,但亦听过圣贤之言,也學以致用,反倒是你,毫无教养,该吃一戒尺……”

    尹夫子持书笑颜,走到女子身边,拿出一把戒尺轻轻朝女子挥去。

    “咣……轰……”

    女子伸手挡住了戒尺,脚下却陷入三尺,整座大山都在隆隆震动,逐渐有倒塌的迹象。

    “砰砰砰砰……”

    被这一尺打得女子飞速后退,每一步都在地上踩出深坑,每一步都是踩得山峦晃动,直到十几步后才停下,抬头看向山坡上的读书人。

    “哼哼,终究还是假的!”

    冷笑间,只见那打出一戒尺的儒生,正化为一阵雾气消失在山坡上。

    “尹夫子!尹夫子!不要走啊”

    胡云挥动爪子,却抓不住散去的雾气,身边只剩下了尹青,赤狐抬头看看身旁的小男孩。

    “尹青,你快跑!我挡住她!你去找先生,去找先生!”

    赤狐一下就跳到了小男孩身前,这次他不跑了。

    “哟,小狐狸,不跑了吗?刚刚那儒生可真吓了姐姐一跳呢!”

    女子笑嘻嘻的走过来,而这时候,在胡云身后的小尹青却以那清脆的嗓子笑道。

    “找先生?先生不就在那么?”

    胡云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一侧,一个身着宽袖青衫的男子正站在不远处,头顶的墨玉簪在月光下带起玉光,正带着笑意朝他们点头。

    “小狐狸,你心中怎么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哈哈哈……”

    女子捂嘴轻笑起来,这小狐狸带来的乐趣还真多

    ps:新到家两天的狗子上吐下泻,是犬类冠状病毒,检查治疗折腾一天了,今天就一章4k字章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