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池中影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90章 池中影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什么叫做横行霸道,金甲和小纸鹤现在的状态就是,虽然小纸鹤和金甲并没有横着走,姿态也绝对算不上嚣张,但金甲所过之处旁人绕着走,一个人的身位占据了四五个人的空间,造成了实质上的“霸道”。

    小纸鹤游览经验丰富,总能找到有事发生的地方去看热闹,而金甲虽然冷漠且对外界的很多事兴趣缺缺,但对于小纸鹤的要求还是听的。

    在计缘和胡里于城中到处寻找众狐的债主的时候,小纸鹤和金甲就满城乱转。

    这两个组合到一起,还实力劝架了两波,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下午,金甲和小纸鹤来到了一处比较僻静的城中岔道内。

    “唧啾~”

    小纸鹤一拍翅膀,金甲就走向了右侧一条更深邃的巷子,因为两边建筑的阻隔,这里的光线似乎都要暗上不少。

    别看金甲哪怕变化为人也块头极大,但走起路来几乎是悄无声息,加上此处没有什么行人,金甲行进如风,步伐如烟,一条幽深的小巷瞬息而过,很快就到了巷子的对面。

    一穿过这条巷子,眼前豁然开朗,先入目的是一个得有足球场这么大的池子,一汪绿水寂静无波,湖面上也没有什么荷叶杂草。

    然后周边还有许多绿树,在鹿平城这样的城池里,算得上是闹中取静的好地方,但奇怪的是周围居然没有什么人,照理说这边就算不是闹市区,也会有很多孩子喜欢来玩才对。

    可实际情况是,这么大个池子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当然边上的屋宅也离得相对较远,最近的屋宅离池子边缘的路都差了有二十丈不止。

    这情况在鹿平城中绝对不正常,鹿平城相对于祖越国来说,绝对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了,而这里连个在池边洗衣服的人都没有,若说是现在时间段的问题也不对,这会天光虽亮,但已经可以说接近傍晚,也算是洗衣洗菜做饭的时间了。

    在过了巷子之后,金甲就停住了,和站在他头顶的小纸鹤一起,视线直直地望着稍远处的大池子。

    “唧啾~”

    随着小纸鹤叫唤了一声,金甲再次迈步,缓缓靠近那一片池子,最后来到了池边。

    能看到池边各个方位其实还是有入水台阶的,但并没有人在这些台阶上洗衣洗菜,而再看着池中的水,说清澈却看不见多深,说浑浊则也不像。

    小纸鹤探头探脑,不时歪着脖子看着水面思考。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一阵狗叫声忽然从一侧的远处传来,吸引了小纸鹤的注意力,只见一只大黑狗从右边稍远处的巷子里窜出来,一路小跑着缓缓接近池边,朝着金甲所在狂吼。

    “汪汪汪……汪汪汪……”

    那獠牙毕露的凶相,那猛烈响亮的吼声,足够让任何常人害怕得立刻逃离,但金甲却纹丝不动,只是等犬吠声接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缓缓转过身来。

    金甲那冷漠且极具压迫感的眼神看来的时候,之前凶猛的狗叫声顿时为之一滞,大黑狗的步伐也顿住了。

    来的大黑狗正是路家铺子的那只名叫大黑的老狗,因为今天早就卖完了肉,店铺也已经提前打烊,这样大黑自然也就提前结束了工作。

    小纸鹤看向大黑狗,充满了对这只大狗的好奇,而大黑狗则死死盯着金甲,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金甲的眼神一成不变,还是斜目蔑视地看着黑狗。

    随后金甲朝前一步,大黑狗就退后一步,若是有熟悉这大黑狗的人在附近,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目瞪口呆,不过若是再仔细看清金甲的样子,估计也会变得十分理解。

    “吼呜……”

    黑狗龇着牙,压低身子发出一阵阵威胁的嘶吼,不过金甲在朝前走了几步之后,忽然停下脚步转向一边,而小纸鹤已经先一步起飞,很快落到了一个人的肩膀上。

    “尊上!”

    金甲微微躬身,行礼一丝不苟,在正常状况下,金甲也只会对计缘低头。

    来人正是才带着胡里还清债务的计缘,当然,胡里也亦步亦趋地跟在计缘身后。

    “唧啾~~啾~~”

    小纸鹤站在计缘肩头,一只翅膀不断点着大池塘的位置,计缘笑着微微点头,似乎他能听清小纸鹤清脆的鸣叫代表什么意思。

    “知道了。”

    “嗯,你刚刚是想要将金甲赶离池边吧,这池里头有什么?”

    一边说着,计缘一边转头看向大黑狗,而在计缘到达这边且看到金甲的动作的时候,大黑狗明显放松了不少。

    计缘只是这么一问之后,暂时没理会大黑狗,而是走到池塘边上,双手负背看着眼前的一汪绿水,他曾经夜游鹿平城,当初只是游走而过,倒是没特别注意这一汪池水的存在。

    “汪汪汪……”

    看到计缘靠得这么近,大黑狗略显紧张地大叫起来,计缘转头看了它一眼,笑道。

    “不碍事。”

    听到计缘的话,大黑狗也小心接近池边,冲着池中吼了几声。

    “汪汪汪……汪汪汪汪……”

    “有东西?”

    计缘视线转回水池,双目微微睁大一些,在法眼之中,一切光色之景又有新的变化,水汽水灵在湖中运行的方式也更加清晰,就如同一条条水底的游鱼一般。

    “倒是一个藏风聚水之处,水怕是也不浅呢。”

    这一池子的水虽然看起来像是死水,但在计缘的眼中,这水下其实是有水流交换的,说明这池子其实与地下水相通。

    计缘轻轻一挥手,一道水流缓缓升起,化作一条柔韧的水线飞到计缘身边,一股淡淡的腥味也随着水流出现,其实计缘之前靠近水池的时候就隐约闻到了,现在只是更明显而已。

    计缘伸手摸了摸这池水,顿时微微一惊。

    “这水好凉啊!”

    虽然现在不过开春,水凉很正常,但这池水是冰凉冰凉的,超出了正常范围。

    想了下,计缘再次伸手,好似扇风一般,对着池水轻轻向着左右各自一扇。

    下一刻,满池子的水被计缘的动作牵动。

    “哗啦啦啦……哗啦啦……”

    一片向左,一片向右,在左右两边,池水的水位显著升高,而中间则直接空置,因为计缘的轻轻挥手,居然使得整个池子的池水分开两边,在中间露出了一道两辆马车这么宽的道路,直接能看清池子的底部。

    整个水池最深的地方大约有一丈,但在这一丈深的中心底部,居然还有一个足有一辆马车这么大的孔洞,孔洞中有水,此刻由于两边的池水被计缘分开,这个孔洞就好似一个泉眼一样,不断往外冒着水,水流很慢,但一直不停。

    大黑狗在水池发生变化的时候,就已经下意识退后了好几步,狗脸上满是惊色地看着计缘,好一会才再一次缓缓接近。

    计缘嗅了嗅,那种淡淡的腥味也比刚才更浓了一些,并且随之而来更有一股股寒意上涌。

    也就是这么几息的工夫,泉眼中的水流忽然开始加快,并且那种寒意也越来越强,随之而来的腥味也越来越重。

    “汪汪汪……汪汪汪汪……”

    大黑狗此刻再一次变得很紧张,站在岸边对着水池中间的泉眼大声狂吠,一边吼叫一边还左右横跳。

    “呜……汪汪……呜……汪汪汪……”

    “行了行了,先别叫了。”

    计缘皱起眉头,淡然中带着些许严肃的看着池子的中央,而大黑狗在听到计缘的话后果然不再叫了,只不过浑身肌肉紧绷,微微伏低且露出獠牙,死死盯着池子的中心位置。

    “有点意思,计某当初还真看走眼了,本以为鹿平城城隍的死是因为当年的那狼妖,以及祖越之地其他的妖魔,现在看来并非如此了!”

    “哗啦啦……哗啦啦啦……”

    泉眼处大片水流溢出,有一道白影在下方不断闪动,计缘一甩袖,一道墨光从袖中飞出,在身前化为一张展开的字帖,正是《剑意帖》。

    “封闭周边。”

    “领法旨!”

    一众小字以各种清脆的声音齐声回答,随后一道道墨光飞射周围,瞬间有一种朦胧的感觉在周边升起。

    “轰~~~~”

    池中水波炸开,一道白影在扭动中升起……

    计缘摸了摸手中缠绕的捆仙绳,余光看向一侧金甲,淡然道。

    “抓住它。”

    “领法旨!”

    金甲微微欠身,下一刻脚下发力,这池边的石板地好似有一层土石波浪荡漾。

    “砰……”

    一声过后,地面完好无损,金甲已经瞬间跃入了池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