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不要当老赖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89章 不要当老赖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修真之覆雨翻云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虽然陆家老大觉得自己这想法很荒谬,但其实也正是真实状况,计缘此刻的关注点全都集中在了熟食铺子边上这条大黑狗身上。

    这条所谓的凶悍的狗王,在计缘面前表现得极其温顺,任由计缘抚摸头背,就连一边原本一直怕得要死的胡里都逐渐放松了紧张的神经,当然他是依旧不敢接近的,至少不敢接近到铁链的极限距离以内。

    计缘询问上次咬伤狐狸的事情,让胡里略感诧异,但他也明显读懂了这条大黑狗的动作和神态语言,显然计缘也是如此,所以在看到大黑狗的反应,计缘也笑道。

    “果然如此。”

    计缘将摸着狗头的手转到狗嘴部位,拉起狗嘴唇,露出里面尖锐的獠牙,转头对着胡里道。

    “或许你那只小狐狸还得感谢这大黑的不杀之恩呢,这狗要是真的想杀了它,就不会是咬伤脖子这么简单了。”

    也是这时候,那边的陆家老大正好剔出来一根羊腿骨,直接探出铺子,顺手就朝着大黑狗这边丢过来。

    “大黑,接着。”

    “呜汪……”

    在大黑狗叫的时候计缘就已经站起来撤开两步,而羊骨在空中转了几圈,还没落地就被跳起来的黑狗咬住。

    “咔嚓…..咔嚓……”

    哪怕已经是卤煮过不短的时间了,但这粗壮的羊腿骨在大黑狗口中就没坚持几息时间,很快就在其强大的咬合之下发出一阵阵骨骼碎裂的脆响,听得胡里只觉头皮发麻。

    在咀嚼这羊骨的过程中,大黑狗居然还抬起头来看向胡里,露出极其人性化的表情,好似在嘲讽一般,但此刻的胡里可气不起来。

    “先生,除了猪蹄,其他肉里的骨头我都给您剔出来还是怎的?”

    “羊排也不用剔除,啃着比较带劲。”

    计缘再次回到铺子正前方,此刻的陆家两兄弟正忙得不亦乐乎,兄弟两的刀工都十分了得,剔骨片肉动作都十分麻利,简直有种艺术感。

    “嘿嘿,先生,您是个会吃的!有些个大户人家定肉,总是会让我们把骨头全都剔个干干净净,这样吃起来用筷子夹着斯文,殊不知啊,少了很多吃肉的乐趣!”

    开铺子的人果然就是比较健谈,这陆家老大抓住机会就是同计缘一顿说,计缘看了看柜台里头的各个砧板那,已经有好多包肉都处理好了。

    “店家是姓陆,还是两兄弟吧?”

    计缘这会主动和店家搭话,后者当然乐得多聊聊。

    “那是,咱们兄弟这手艺也是祖上传下来的,在这鹿平城也算小有名气,吃过咱这铺子的卤肉和烧鸡,都赞不绝口,手艺都是爷爷手把手教的,最后也把铺子传给我们,对了,还有这大黑,也一起传给我们了。”

    “哦……听你说这大黑狗都养了至少二十多年了,竟是还如此有活力啊。”

    听到计缘问到大黑,倒是陆家的老二头一次接口了,他没有大哥健谈,但也不内向,笑道。

    “不怕先生笑话,这大黑年纪比我们哥俩还大,小时候有记忆开始,大黑就是大狗了,听说是以前爷爷走远道去收羊的时候跟回来的。”

    计缘微微一愣,认真打量了一下陆家兄弟,这么听起来,这兄弟两才二十几岁?那长得可有点着急,计缘本以为这兄弟两怎么也得四十出头了。

    胡里这会也过来搭话,当然依旧离大黑狗很远,几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很快所有肉食就已经处理完毕,真正在柜台上摞起来一大堆。

    “呃呵呵,那个,一共九百五十六文钱,给二位抹去个零头,就收九百五十文钱好了!”

    陆家老大搓着手,这一单生意快一两银子,赚头可不少。

    计缘笑着点头看向胡里,后者直接从钱袋里抓出一小把碎银子递给陆家老大。

    “给,用银子付。”

    “哎哎,好嘞,我这就称!”

    见到对方果然用白银付账,陆家兄弟都十分高兴,这就比祖越的铜钱更有赚头,只是收钱的时候没看清胡里抓了多少碎银,但当一入手,陆家老大就觉得分量不对,这哪是一两的分量。

    “这,客官,您给多了吧?”

    话虽然这么说,但陆家老大还是将银子全放到了一边的银秤上,提起小秤称量,果然,足足有差不多二两。

    “有二两呢,得退回一些,再找零铜钱……”

    “不用了不用了。”

    胡里连连摇手,拒绝掌柜退钱。

    “店家,这钱不用退,其实今天来,在下也是想来向店家道个歉。”

    “这从何说起?”

    陆家兄弟面面相觑,有些疑惑,胡里看了看不远处的大黑狗再看看计缘,定了定神回答道。

    “前些日子,店家应该丢了好些个烧**?”

    “呃,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自打一个半月前把大黑迁来拴在铺子这之后,就再也没丢过了。”

    陆家老大回忆了一下回答着,胡里赶忙接上话茬。

    “对对,实不相瞒,在下家中也养了些呃……养了些狗,前阵子似乎在外叼回来一些烧鸡卤肉,在下一直寻找失主,后来才知道是这边铺子丢的,特来赔礼的!”

    一旁的大黑狗抬头看看胡里,狗嘴的嘴角都咧了一下,而计缘也同样轻轻一笑,这方法不是他教的,只凭胡里自己发挥,算是中规中矩。

    那边陆家兄弟也恍然大悟。

    “哦!原来如此,可,可这也用不了一两银子这么多啊,至多四百文就够了……”

    “哎,应该的应该的,剩下的就当是赔礼了!”

    胡里也逐渐展现出交涉方面的天赋,和店家你来我回,说得对方最后半推半就,半真半假地带着不好意思的表情收下了银子,还热情表示帮着将肉送去府上,但当然被胡里和计缘拒绝了。

    等计缘和胡里一起离开的时候,两人左右手都提满了东西,在走到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之后,所有熟食全都消失,汇入了计缘的袖中。

    此后两人又依次去了几家狐狸们偷窃过的店铺和酒铺,胡里以差不多的方式和差不多的说辞,买来了不少酒菜,最终花出去五两银子的巨款。

    等做完这一切的时候,胡里脸上的表情一直很兴奋,有种了却了一件大事的舒坦感,和计缘一起走在大街上,由内而外由心到身都觉得轻松了不少。

    这种感觉其实并没有质变那么夸张,甚至可能十分微弱,但和计缘待在一起,胡里对这种感觉的把握变得十分清晰,自然而然放大了这种感触。

    “计先生,之前感觉不出来什么,但现在感觉舒坦好多了!”

    计缘只是笑笑,淡然道。

    “做人也好,做妖也罢,有时候就是不能有心结,一有心结,久了便生心劫,所以若不是那种不择手段又毫无负担之辈,最好还是将心结以恰当的方式了了,有助生活亦有助修行。”

    胡里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抓住计缘话中的漏洞忽然问道。

    “计先生,您的意思是,如果不择手段又在心中认可自己这种行为,也就不会有心结了?”

    计缘笑着望向胡里,点了点头道。

    “不错,这样可能不会有心结,但是天劫来临也会更加凶险,又得以各种方式压制或者寻找转机,最后形成一个死循环,所以别当老赖。”

    “呃……”

    胡里语塞,不敢多说什么,而计缘也没引申下去,其实他知道修行中的邪魔外道之流,也各自有自己的办法,但这些办法不过延缓劫数,更是自断前途,至少在正道看来是这样的。

    而在计缘和胡里于城中四处还账的时候,头上顶着小纸鹤的金甲却不在身边,计缘特批金甲和小纸鹤可以自己去城中转悠。

    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让小纸鹤带着金甲转悠,本来进了城里小纸鹤多半自己撒欢飞走,但这次就一直和金甲在一块,带着脚下的大个子逛街,毕竟它再清楚不过,没有大老爷的命令又没有它跟着,这大个子自己估计就会找个地方站一天。

    所以此刻金甲这边的状况是,人一直在缓缓目不斜视地缓缓前进,但每到一个街口或者遇上什么需要转弯的情况,小纸鹤就会在他头顶拍翅膀摇脑袋,让金甲转弯。

    “唧啾~”

    又到了街口,小纸鹤在金甲头顶朝着拍了拍右侧的翅膀,后者视线微微朝上,看到了小纸鹤不断朝着右边挥动翅膀,便朝着右侧走去。

    因为体魄和那冷漠强悍的气势,只要金甲走向哪里,哪里的人就会下意识从他左右两边避开,力求不要惹到这么个明显不好惹的人,毕竟鹿平城这年头治安也不好。

    前头,两个人正在抄家,并且还推推搡搡似乎要动手了。

    “你装了我,害得我酒坛子打碎了!”

    “你个杂碎砰翻了我的一提卤肉,还踩了一脚怎么说?”

    “那还不是你先打碎了我的酒,而且我是无心的,你该赔我酒钱。”

    “什么?你说无心就无心,我这卤肉三斤,花了一百文钱,你那劣酒,二十文顶天了!”

    “放你的屁!我这是花酱酒,一坛两百文钱呢!”

    “你才放屁!”

    “赔钱!”“赔钱,赔礼!”

    两人骂骂咧咧扭打在一起,旁边的人在这会都赶紧散开,两人本以为是怕被自己误伤,却忽然发现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在觉得自己被一片阴影盖住之后,两人一起转头看向边上,发现一个凶神恶煞的红肤壮汉正站在跟前,抬头以斜向下的眼神蔑视着他们。

    金甲一言不发,只是站着就带给个人莫大的压力。

    “怎,怎么?理亏请帮手了?”“这,这不是你的帮手吗?”

    两人对视一眼,明显都松了口气。

    “呃,我看我们算了吧?”“正有此意,不过一两百文钱,爷赔得起!”

    “哼!”“哼!”

    两人各自哼了一声,都不敢去看金甲,赶紧一左一右离去。

    在金甲头上的小纸鹤两只翅膀扇得欢快,似乎乐坏了,但低头看看金甲,发现大个子毫无反应,只好翅膀拍了拍他,后者又继续朝前走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