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先有仙躯还是先有仙心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83章 先有仙躯还是先有仙心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修真之覆雨翻云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闵弦的心态明显还没有完全转变过来,但身体的反应已经在提醒他要面对残酷的现实。

    只是朝着外侧望了一眼,绝巅之外的深渊之景让闵弦一阵头晕目眩,下意识朝内部靠了靠,步伐极其小心,因为前后左右都没多少空间可以挪腾,身体的虚弱感令他极其不适,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掌握不好平衡给滑落山崖。

    但闵弦显然高估了自己现在的平衡能力,脚下一滑,碎石滚动,立刻就朝前扑去。

    “啊……”

    “砰”地一下,闵弦撞在了前头的金甲身上,心有余悸的他抬头看向金甲,后者身形一动不动,抬头向前,只是以余光斜下瞥着闵弦,连低头都欠奉,并无笑容却是一种无声的嘲笑。

    “闵某,失礼……”

    闵弦退开一步行礼,金甲还是站在原地,既不出声也不还礼。

    计缘将闵弦的一切反应看在眼里,但并没有嘲讽和数落他。

    “不说你师门难以再找到你,就是能找到你,纵然有通天之能,你也不可能再度步入修行了。”

    这么说着,计缘伸手往山下一勾,春木之灵有感,从山下飞来两根带着嫩叶的树枝,到了山顶的位置之时已经自动退去树皮和多余部分,呈现出两根光洁的木杆。

    计缘将手中的画一展,两根木管就自动缠住上下两端,算是简易装裱成轴,随后就被计缘慢慢卷起。

    整个过程中,稍稍平复一下不安的闵弦就这么愣愣地看着计缘将画卷起,带着不舍和更多的茫然,想要伸手,想要出声,但最终都忍了下来。

    闵弦此前身上的一些符箓和修行之物早已经被计缘收缴,如今一切依仗都没有了。

    计缘将手中画卷直接送入袖中之后,才看向已经好似丢了魂一般的闵弦。

    “走吧,总不能让一个老人家自己从这绝巅峭壁上爬下去,计某再送你一程。”

    言罢,计缘一挥袖,脚下云雾升起,带着金甲和闵弦一起缓缓升空,随后以相对缓慢的速度,朝着同州大芸府而去。

    明明不过两百里不到的路,计缘本可以片刻即至,但他刻意慢慢飞行,花了足足大半个时辰才到了大芸府上空,也算是让闵弦能在这期间多适应一下,不过显然,从对方有些呆滞的神情上看,计缘觉得他暂时还是适应不了的。

    大芸府虽然不是同州首府,但也能排在前列,对比整个大贞或许只能算中规中矩,但对比祖越绝对是繁华富庶之地了,计缘还没落地,在百丈天空就能听到下方车水马龙,热热闹闹一片景象。

    云雾缓缓下落,无声无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最终落到了闹市边上一条相对安静的街道上,远远只有几个摊位,行人也不算多。

    等云雾散去,计缘和闵弦以及金甲已经稳稳地站在了街道中心。

    如今天气还不算太暖,冷风吹过的时候,亢奋情绪逐渐减弱之后,久违的寒意让闵弦率先体会到了什么叫年老体弱,不由自主地缩着身子搓着手臂。

    计缘看着闵弦一身比较单薄的衣衫,这衣服他没有换走,但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法袍,只是一件丝缎织物,在失去了修为和强健体魄之后,在这种气温环境下不能带给一个老人足够的保暖功能。

    “闵弦,凡尘的规矩可是不少的,不若仙修那般逍遥,计某最后留给你一点东西。”

    话语间,计缘朝着闵弦递过去一只手,后者赶忙双手来接,等计缘放开手掌抽手而回,老人的双手手心处只是多了几块不算大的碎银子,已经半吊铜钱。

    “善用这些钱财,计某保你能活得下去,至于如何选择,皆看你自己了。”

    “晚辈……多谢计先生……”

    虽然知道计缘不可能给他什么希望,但看到只是一点点铜臭之物,依然是让闵弦心中没落不已。

    “嗯,先去买身棉衣取暖吧,可要切记财不外露啊,计某走了。”

    闵弦本来还在愣愣看着手中的钱财,听到计缘最后一句,忽然有种被遗弃的感觉,惊慌和恐惧感骤然间升至顶峰。

    “先生,计先生!先生……”

    闵弦很想说点什么挽留的话,却发现自己已然词穷,根本找不到挽留计缘的理由。

    老人迈开步子小跑去追,但计缘和金甲的背影却在街道上越走越远,他追了十几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等稳住身子再次抬头,计缘的背影已经在远方显得很模糊了。

    ‘追不上的,追不上的……’

    闵弦呆立在街上,捧着手中的钱一动不动,修行的同门,敬重的师尊,光怪陆离的仙修世界,都是那么遥远,寒风吹过,身子一抖,将他拉回现实,两行老泪不受控制地流淌出来。

    “哎,你这老先生为何独自在街头哭泣,可是有什么伤心事?”

    边上有声音传来,闵弦闻言转头,看到一个中年农夫模样的人正挑着担子在看着他,虽然修为尽失,但只是扫了这人的面相一眼,闵弦就下意识捧住双手,声音沙哑地惨笑道。

    “没什么,没什么,老夫自作孽罢了,自作孽罢了,没什么,嗬嗬嗬……”

    说着,闵弦步履略显蹒跚地朝前走去,虽然知道追不上计缘,但也不想走相反的道,城市如此陌生,行人如此陌生,而余生亦是如此。

    “一个老疯子……”

    中年男子嘀咕一句,多看了闵弦的背影几眼,尤其是对方的双手处,但在犹豫了一会之后,最终还是挑着自己的担子离去了。

    计缘其实远离之后就已经升天而起,在空中看着闵弦慢慢朝前走去,曾经高高在上的仙人,如今仙身已失,就连仙心都溃散得如此迅速。

    先有仙躯还是先有仙心呢?

    此时的闵弦,不但再无神通法力,就连面部也和之前不同,原本形如枯槁的脸上多了些肉,显得不再那么吓人。

    “好自为之吧!”

    计缘这么叹了一句,忽然转头看向边上的金甲,以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金甲头顶的小纸鹤。

    “你们又如何看?”

    小纸鹤下意识低头去瞅金甲,后者也正向上看来,视线对到一起,但二者没有谁说话。

    计缘摇头笑笑。

    “计某其实在想,若有一天,连我自己也如闵弦这样,再无神通法力后当如何?嗯,想想那会计某就是个普通的半瞎,日子可更不好过,希望耳朵还能继续好使。”

    “啾唧……”

    小纸鹤叫唤一声,从金甲的头顶飞到了计缘的肩上。

    计缘也不再多说什么,拍了拍小纸鹤,最后看了一眼在城中街道上好似漫无目的闵弦,随后摆袖负背,驾云向北而去。

    再次拿出装有闵弦意境丹炉的画卷,左手展画右手则提着白玉千斗壶,计缘凌空往嘴里倒了一口酒,爽朗笑道。

    “此术甚妙,丹青甚好,值得自赏酒三斗,哈哈哈哈……”

    计缘这次结合游梦之术,在闵弦放开自身意境的情况下,将他的道行直接取走,虽然不能说是如何响亮的神通,却绝对算是一种神奇的妙术。

    与计缘此刻的心情不同,在不知何方的遥远之处,闵弦的师门感觉不到闵弦的存在,只能知道闵弦并没有死去,具体是受困还是其他则不得而知了。

    ……

    天气已经渐渐回暖,因为严寒被拖慢的战争估计很快又会更加火热起来,战争到了如今的局势,祖越国那三板斧在最初阶段已经全都打了出来,而回过味来的大贞则有越来越多的人力物力送往边陲之地。

    计缘如今已经无需过多关心战事的问题,实际上他本就不认为大贞会输,若非有人连连“作弊”,他自己都不乐意出手。

    从同州离开之后,大半天的功夫,计缘已经重新回到了祖越,虽然此前的并不算是一个小插曲了,但这也不会中断计缘原本的想法,不过这次没再去南道县,而是越过一段距离落到了更北部的地方。

    这一天夜里计缘已经踏足鹿平城城外原本的卫氏庄园,自从当年卫家出事且所作所为被曝光之后,这里就彻底荒废了下来,卫氏族人跑的跑被抓的被抓,家中仆人也早就全部跑光。

    加上因为一些人流传卫氏庄园是不祥之地,闹鬼又闹妖,白天都无人敢从附近经过,更别提晚上了,所以计缘到这,偌大的庄园早已长满野草,更无什么人火气。

    只是计缘的耳朵是特别好使的,他虽然是从外头走来的,但在庄园前院的时候,已经听到里头有动静,他不怕鬼也不怕妖,当然百无禁忌地直径往里走,头上顶着小纸鹤的金甲则始终跟随在后一言不发。

    走向内院方向的时候,一片热热闹闹的声响已经越发明显,计缘还能看到远方隐隐有灯火。

    “有点意思,你有何看法?”

    计缘转头问了金甲一句,后者面无表情,但因为是计缘问话,所以还是憋出几个字。

    “回尊上,并无看法。”

    “那你呢?”

    “啾唧~~”

    小纸鹤叫唤一声,直接拍打着翅膀朝远处飞走了。

    “好吧,白问了。”

    计缘笑了笑,继续前进。

    “走,去凑凑热闹,看起来是宴会正当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