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1章 这玩意也能吃?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81章 这玩意也能吃?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吼……”

    虫子发出好似野兽但有极为沙哑的嘶吼,上半身的虫甲极为艳丽,哪怕下半身也不是非常恶心,显得有些晶莹,四翅更是异常华丽,在计缘手上仿佛还想抵抗。

    “滋滋滋……”

    紫色的雷光闪过,怪虫颤抖一下,挣扎感也降低了不少。

    金殿内除了那些仙师,大臣太监宫女秀女一众都显得极为惊慌。

    “皇上!”“这是什么?”

    “皇上身上出来的……”

    “看着好怕人……”

    而随着计缘捏住手上的虫皇,祖越皇帝身上的束缚也一下子散去,整个人瘫倒在龙椅上,哪怕身上已经被汗水打湿,哪怕浑身无力,还是下意识伸手朝向计缘。

    “还给孤,还,还给孤,这是孤的仙药,是孤的仙药,仙药……护驾,护驾……”

    “陛下!”“快传太医,传太医!”

    边上几个太监慌忙扶着皇帝不让他从龙椅上摔下来,在小心留意计缘的同时又吩咐旁人去传太医。

    “护驾……夺回孤的仙药……”

    皇帝的声音急促而又虚弱,虫皇离体的这一刻,他脸色苍白浑身无力,感觉呼吸都困难,强撑着喊了几句就昏了过去。

    “保护皇上撤离,保护皇上,你,还有你,快快!”

    太监的权利完全依附于皇帝,老太监显然比殿内的仙师之流要忠心多了,指挥着其他几个小太监抬着皇帝,在一群护卫的紧张戒备下小心翼翼地离开了金殿。

    计缘捏着虫皇,一言不发地目送皇帝一行退去,等皇帝一离开,殿内的侍卫也大多退出了金殿,但殿外却有越来越多的甲胄兵戈声传来,显然围住金殿的禁军数量不少。

    别人走了,但殿内一众所谓的仙师却不能走,或者说不敢走,来人看不出任何力法神光,但当然不可能是凡人,道行之高根本难以估量,仙剑剑意覆盖全场,其锐意之盛让他们觉得皮表和心神都有一种细微刺痛,仿佛动一动就会被一剑砍中,没谁敢在这时候赌。

    计缘看向周围那些所谓仙师,笑问道。

    “尔等既然已经是祖越之臣,就不怕你们的陛下真出现什么意外,影响了祖越国祚,从而影响你们的修行?”

    “先生说笑了,祖越国祚岂会因为这样一个皇帝的死活而受到影响,胜过大贞则由衰转盛,败则万事皆休。”

    这倒也有道理,计缘甚至觉得这皇帝坐在位置上,更多是在拖后腿,没再多说什么,计缘将虫皇收入袖中,转身朝着金殿外走去,闵弦和金甲也一同跟上。

    只是没等计缘走两步,一阵“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带着零零碎碎金属碰撞的脚步声就从殿外传来,一队队禁军摩肩擦踵般冲入了金殿,甚至后方也有禁军入内。

    兵戈林立盾牌如墙,后方的箭矢也皆已经搭在弦上,禁军们都一脸紧张地看着金殿前的三人,戒备的目光其实不光对着计缘,也有不少人看着在殿堂一侧的十几个祖越仙师。

    而金殿之外同样有无数密集的脚步声在响起,显然是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这些禁军都见识过仙师们的恐怖,眼前这三个显然也不是凡人,安逸使人丧志,他们都久疏于操练,更缺少沙场悍卒的血性,围剿仙妖之流都心里没底。

    “呵呵,怎么,还想留下计某?”

    计缘笑了笑,本可以直接遁走离去,但想了回头望了一眼那十几个所谓仙师后,看了一眼一侧的金甲。

    感受到计缘的眼神,沉默不语的金甲朝前走出三步,以标志性的冷漠目光看向前方,甚至没有看任何一个禁军士兵,轻轻扬起右臂,然后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猛然屈膝挥拳,砸向地面。

    “轰……”的一声巨响。

    下一刻。

    金殿地面好似泛起一层明黄色的波纹,犹如一块巨石砸入了平静的湖面,在刹那间荡波扩散,一时间,金殿内外地动山摇。

    隆隆隆隆隆隆隆……

    “啊……”“砰……”“乒乒乓乓……”

    “咣当……”“小心……”

    “哎呦……”“小心啊……”

    ……

    前后内外到处都是一片混乱,兵器和盔甲撞地的声音夹杂着惊慌的尖叫声,就连金殿中的十几个仙师都站立不稳,哪怕施法固身都有些摇摇晃晃失去平衡。

    震动极其剧烈,但来得快去得快,不过四五息时间就已经安静了下来,金甲缓缓起身,被他砸中的金殿地面却毫发无损。

    但刚刚绝不是幻觉,皇宫各处宫殿还有灰尘在齐刷刷往下落,所有围住金殿的禁军更是全都躺在地上,七荤八素身体酸软。

    计缘看着金甲一只已经露出金色鳞凯的右臂,此刻随着他起身正在缓缓的重新变化为常服状态,点头赞叹一句。

    “不错,力道控制得极好,又有长进!”

    说完这一句,计缘再次朝前迈步,闵弦和金甲紧随其后,跨过一个个倒地的禁军,慢条斯理地走到了金殿之外,随后才踏着风升天而去。

    在计缘走后,一共十几名脚底发麻的仙师看着那一地禁军,过了好一会确认计缘真的离去之后,才敢忧心忡忡地议论起来。

    “此人难道也是大贞一方的强援?”“若他在大贞,我等如何能赢?”

    “是啊,这位计先生似乎是一位了不得的剑仙,那剑器灵性之强实在骇人!”

    此前有胆子和计缘对话的那魔头摇头道。

    “诸位不用担心,这位先生怎可能为大贞的臣子,既已得道何须寻道?且退一步说,若他是大贞臣子,我等此刻还有命吗?”

    “你认识他?”“此人是谁?”

    魔头咧了咧嘴。

    “那位闵弦道友不是说了嘛,是计先生,道行高到我们惹不起,知道这些就够了,诸位,我先告辞了!”

    说着,魔头化为一道魔气往金殿后方遁走,其他仙修面面相觑,再看看大殿外的方向,也各自退去,至于这一地正踉踉跄跄慢慢爬起来的禁军则无人理会。

    计缘御风而行,在离开大通都之后一刻多钟就于天空中再一次取出了那虫皇,因为被紫电所击,此刻的虫子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先生,此虫乃是那虫术之源,此虫一死,则万虫皆亡,虫术也就不攻自破了。”

    闵弦在边上这么说了一句,计缘看了他一眼,也不多说什么,左手中紫雷闪动,电得虫皇“滋滋”作响。

    “吼……吼……咔咔咔……咔咔咔……吼……”

    原本萎靡的虫皇在生死危机之下又剧烈挣扎起来,甚至不断想要用口器和肢节攻击计缘的手指,那凶相和力道都令计缘微微吃惊,若非他借鉴老乞丐以镇山捏指法拘禁这虫皇,换个场合还真没法捏得如此轻描淡写。

    “且慢!”

    一低沉肃穆的声音忽然出现,令计缘手上的动作一顿,也令在一旁全神贯注看着的闵弦微微一愣,他四下看了看,没见到身边的金甲说话,而且既然是阻止计缘,当然不可能是计缘自讲的,但周围目之所及并无他人。

    计缘眉头一皱,袖口一摆之后,一幅画卷就从袖中飞了出来,落到了计缘的右手中,随后他右手一抖,画卷直接展开,露出了其上寂静无声的画上獬豸。

    “獬豸,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计缘问话的时候视线扫向闵弦,难道这人胆敢欺骗他,杀了虫皇的解法是错的?虽然之前计缘灵犀心动,明白这应该是正确解法,至少是正确解法之一。

    虽然此刻计缘以掌中雷法击虫依然不过是尝试,但獬豸这会出声,就不免让计缘多想。

    獬豸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严肃,倒是并没有对什么虫术解法做出点评。

    “计缘,你既然要杀了这金甲飞牤虫,不若送给我打打牙祭,这东西滋味绝佳,四翅的已经算不得多见,直接诛杀未免浪费了。”

    画卷上的獬豸此刻并不生动,但嘴巴一张一合,发出了声音。

    “这东西很好吃?”

    计缘诧异的看着手中的虫皇,就这模样和好吃能有关系?

    “你可以自己尝尝,如果你自己吃,我就不和你要了。”

    獬豸倒完全不跋扈,计缘听得连连摆手。

    “不必了不必了,既然你要吃,那就送你了,张嘴。”

    计缘说着,直接将虫皇往画中丢,但却故意一丝一毫法力也不度入画中,结果獬豸画卷的嘴部忽然燃起一片黑火,虫皇接近画卷后,正挣扎着想要扇动翅膀的时候,就被里头一张布满利齿的嘴咬住拖回了画卷之中。

    “咔嚓,咔嚓……咯吱咯吱咯吱……”

    这声音简直如同在吃什么脆饼,听着就十分香,计缘觉着有趣,但一旁的闵弦却只觉得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师尊炼制的虫皇坚如金刚,居然这么被轻描淡写的吃了,还是被一幅画吃了?更是一点浪花都没起来,期待中的什么后手反应都没有?

    闵弦这惊慌的模样也引起了计缘的注意,一双苍目淡然依旧,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令他浑身汗毛倒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