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讨回一物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80章 讨回一物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龙东道早已经称不上是祖越国最繁华的地方了,但毕竟长久以来都是祖越心腹地带,所以还维持着些许光芒后的余晖,而在此前祖越挥军入侵大贞之后,作为祖越国都城的大通都则更是如同回光返照般热闹。

    计缘领着那老人直接化为一道烟雾落在大通都城内,此刻已经是晌午,城里头热闹非常,到处都是商人的影子,交流的买卖也大多是大贞的商品。

    “来来来,上好的大贞稽州文贡咯,宁安县老师傅的手艺,难得一见啊,是大户人家私藏的书房文贡,余货不多,余货不多啊~~”

    “来看看我这儿,大贞金州的雪狼皮,上好的披肩!”

    “客官,看看这披肩,您瞧这毛色,这光泽,定是新皮子,咱们在南境的分号找军爷收的,保证物超所值,只要二十两,只要二十两您就拿走!”

    “是吗,我看看!”

    “来来您瞧!”

    ……

    计缘和老人落地之后,无声无息间就融入了大通繁华街道的人群中,计缘在前慢行,老人则亦步亦趋跟随在后。

    而金甲则跟在最后,且他现在换了一身合身的蓝色直裾衫,头戴一顶干净利索的黑色幞头,加上一张异于常人的红面,一看就只是一名雄壮猛士,所以也频频招来旁人的观望,但只敢偷瞄不敢多看,生怕惹恼了金甲。

    计缘看似对于周围的热闹景象视若无睹,但实则一切也都听在他心中,走着走着,从袖中摸出一张金纸,随手递给一边的闵弦。

    “闵弦,这东西,是你大师兄写的,还是你师父写的?”

    老人下意识接过,看了一眼金纸上头的文字,大致是让一处深山中的妖物来这大通都报到,等祖越胜了大贞就则可借国运气数洗去恶业,修行上更进一步,也能讨得一个神位。

    “这自然是出自我大……”

    老人话语没说完忽然一顿,身形在原地愣了一下之后,连忙快步走近计缘,到其身侧看着计缘道。

    “计先生如何知道大师兄的?”

    照理说之前这老人只是自报了姓名,也讲了虫蛊之术的一些内容,其余的什么都没多讲,计缘也没有如何胁迫他,应该是知道的不多的啊,能想到师父这不奇怪,想到大师兄就……

    计缘也没说什么话刺激他,只是轻声道。

    “有过一面之缘,算是道行深厚,金文出自他手倒是也算不上奇怪,能教出你们几个徒弟,虽是多行不义,但你们师父想来也不简单了。”

    换别人敢这么说,老者绝对发飙,但既然是计缘说的,只能和声道。

    “先生有先生的道,师尊亦有师尊的道。”

    说着,闵弦将手中的金纸双手递还给了计缘,虽然这东西是大师兄的,但他现在可不敢拿着。

    计缘接过金纸,瞥了一眼闵弦,不再多说什么,加快了脚步朝前走去,闵弦虽然被敕令之法封死了所有法力,但毕竟几百年的修炼不是假的,别看是个老头,身体素质还是很夸张的,根本不存在跟不上的情况。

    两人在城中游曳一圈,最后当然是要去皇宫的,大通都的规模不比大贞京畿府城小,皇宫更是占据三分之一的土地,找起来一点都不困难。

    作为仙修,计缘当然用不着通报皇帝,宫廷守卫在他面前形同虚设,带着闵弦和金甲过宫门走宫廊,才到了外宫中,就见到有徐徐多多宫女太监老嬷嬷一起开道行走,而中间有两列穿着桃红色衣衫的女子跟随走着,各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光彩照人。

    计缘三人就在这群人途径的路边站定,计缘若有所思,闵弦面无起伏,金甲则一丝反应都没有。

    “这皇帝倒是挺看得开的。”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脚步迈动,随着这些莺莺燕燕一起往前,居然直接就是去中央金殿。

    计缘还是第一次见到皇帝选秀女,而且还是在这种两国交战的紧要关头,觉得好玩之余更觉得荒唐。

    到了大殿外,侍卫林立戒备森严,那一群莺莺燕燕止步在外,相互之间鸦雀无声,但心跳却剧烈到几乎蹦出来。

    计缘挺想一会也进去看看的,但他又能看到金殿方向有妖邪气息盘踞,所以暂且没有入金殿同妖魔照面的打算。

    “宣秀女进殿~~~~”

    金殿内一名老太监在皇帝示意过后,以嘹亮的声音向外宣召。

    “宣秀女进殿~~~~”

    外头也有一名太监大声重复着这句话。

    随后殿外一阵轻微的骚动声传到计缘的耳中,一众秀女在宫女太监和老嬷嬷的带领下,以最得体最大方也是最优美的姿态缓缓步入金殿内,然后排成两排,一起欠身行礼。

    “皇上圣安!”

    行礼过后,一众秀女也不敢抬头,只是站在原地等候下一步指示。

    龙椅边的老太监低声道。

    “陛下,一共二十名秀女脱颖而出,得以面对圣颜,请陛下过目。”

    皇帝在龙椅上面露笑容,看着下方的一众女子,点头道。

    “都抬起头来让孤看看!”

    早就被老嬷嬷千叮咛万嘱咐又训练过多次的秀女们都缓缓抬起头,七分含笑三分含春地看着龙椅方向,心中有惧怕也有兴奋。

    “妙,妙,妙!都是可人儿!”

    皇帝一连三个妙字,嘴笑得合不拢了,一边老太监赶忙提醒他。

    “陛下,可让她们自行介绍,您觉得哪几位最合您心意,可命老奴在簿册上记录一笔,今日初见过后,在之后重点观察其人,再择优选取……”

    “哈哈哈哈哈,介绍自然是要介绍的,不过这选就不用选了,这二十个美人皆秀色可餐,孤全要了,哈哈哈哈哈,全要了!”

    老太监愣了一下,殿内的王宫贵族也愣了一下,就连一众秀女也愣了一下,但后者心中也同时升起狂喜,不少女子轻轻抓紧自己的裙摆,只觉得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日子不远了。

    “荒谬!”

    一声饱含怒意的斥责从一旁响起,随后一名老臣走了出来,到了一众秀女的前头,面向皇帝拱手行礼道。

    “臣刘先虎有本上奏。”

    皇帝眉头皱起,但也没有呵斥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刘爱卿,今日不上朝,有奏章就先呈上来吧,孤会看的。”

    老太监立刻下来,到这老臣身边要来取奏折,但到了近处却发现这老臣并没有拿出奏折来。

    “呃,刘大人,奏折呢?”

    “哼!”

    老臣维持这拱手状态,直视龙椅上方道。

    “臣的奏章早就已经呈送给陛下了,前前后后共有六本,至今未等到陛下批复,而今前线将士浴血奋战,为国运而争,陛下不顾政务却大起选秀之风,国何以久治?”

    “刘爱卿,我朝得仙人相助,取一个大贞不费吹灰之力,卿不见城中多的是大贞齐州运来的宝物,几位仙师觉得如何?”

    一名看着斯斯文文的魔头穿着宽袖长袍,头戴小冠金簪,往前一步笑道。

    “刘大人,我军中能人异士极多,此前又有高人来相助,皇上被高人赐药,即将得无敌神军,大贞纵然也有些手段,绝对敌不过天数,不过我倒是听说刘大人小侄女也曾参与秀女选拔,只是在第二轮落选,大人若是对此有微词,大可以明言嘛。”

    “你这妖士!相传禁军中有人见你食人,根本就是妖魔邪物,安敢以天师自居,陛下,纵然将来我祖越引得战争,此等妖人必然也会祸国殃民,断不可信啊!”

    “嘿,刘大人言重了,我对皇上忠心耿耿,则人助我修炼法宝也是为了祖越江山,都是上奏圣听的,更何况,如今两国交战,我辈修士尚能助阵参战,你刘大人除了再次狂吠又能如何?”

    “你……你!”

    “好了,不要再吵了,都退下,回归今日正题。”

    皇帝对下面的事情明显兴趣缺缺,让两人退下后,等秀女一个个介绍展示自我,但包括刘先虎在内的少数几个大臣没心情看下去了,直接告退离开了金殿。

    金殿内的声音都听在计缘耳中,很快就看到那几个大臣面色难看地快步走出了金殿,等他们一离开,在计缘眼中,整个金殿中的光泽一下子降了好几个档次,显得晦暗不明。

    很快,琴瑟鼓乐从殿内传出,似乎秀女还有表演才艺这一环节。

    计缘摇了摇头,看了看闵弦和金甲。

    “走吧,进去凑凑热闹。”

    随着计缘一级级台阶往上走,金殿内的一些修行之辈逐渐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不由将视线转向殿门口。

    没过多久,一名青衫男子和其身后跟随的两人一起跨入了殿内,周围的甲士对他们视若无睹。

    “阁下何人,胆敢擅闯金殿?若是来讨册封,也当先行禀报!”

    修士中的一人大声喝问计缘,声音嘹亮盖过了鼓乐,也让这些乐手下意识全都停了下来,正在合舞的秀女们更是有些不知所措,随后立刻退到了老嬷嬷所在的一边。

    金殿内的所有视线都集中到了计缘三人这里,后者也并未隐藏身形,大大方方走到了金殿正中心。

    “仙长,是你?哎呀,可是又来给孤送仙药的?”

    皇帝如今精力充沛眼神也很好,一眼就认不出了闵弦,不由惊喜出声,但后者看了计缘一眼后摇头回道。

    “陛下错了,老夫是陪着计先生来的。”

    “计先生?”“计先生……”

    “计先生!?”“姓计……”

    大殿内,各人的反应不尽相同,大多以疑惑为主,也有个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心中微微一抖。

    “先生可也是来助孤的?不知先生有何本领,可否愿意接受册封?”

    祖越皇帝兴致勃勃,这一年他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仙人,每一次都能让他憧憬千秋霸业。

    计缘摇头笑了笑,浅浅朝着龙椅方向拱了拱手。

    “计某不过是来取回一件不属于陛下的东西,至于江山社稷和千秋霸业,就不关计某的事情了,但计某还是奉劝陛下一句,此等妖魔邪祟之流皆不堪入目,还是慎用为好。”

    这么说着,计缘一双苍目还扫向一侧的那些天师,妖气、魔气、邪气都在法眼下一览无余,他倒是很希望他们因言而怒对他直接出手。

    但或许是闵弦在身边的缘故,这些身为祖越臣子的仙师还算克制。

    “哼,阁下口气倒是不小。”“说话别闪了舌头!”

    “道友说话还是注意些吧。”

    一众仙师的冷言冷语中,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前倾身体,皱眉问道。

    “先生要取回何物?”

    “无他,陛下身中之虫尔!巽象征风,震象征雷。”

    计缘说完也不等皇帝回答,挥手送风,一阵法光照射到皇帝身上,其身前身后有近百处穴位被送入光明,随后计缘送风的左手收回,呈现三指摄取状。

    皇帝忽然感觉到四肢和身躯被数道锁链捆绑,一下被拖着从龙椅上站起来,呈现一个大字被展开。

    “啊……护驾,护驾,啊……吼……”

    皇帝的吼声逐渐变形,之后甚至从他口中发出了一种令人心悸的嘶吼,根本不似人声。

    “住手!”“放开陛下!”

    “嗡……”

    一阵剑鸣声响起,青藤剑显出身形,一阵阵剑气和剑意使得大殿内温度骤降,更是压得那些仙师喘不过气来,无人再敢上前。

    “吼……”

    皇帝面部狰狞,脸上和身上的青筋如同一条条粗壮的蚯蚓,看起来好似在不断蠕动。

    计缘面色冷峻,摇头叹息。

    “身为一国之君,却落得个人不人鬼不鬼妖不妖的下场,可悲可叹。”

    话音才落,皇帝身上一阵红光涌动,下一刻就在旋转中脱体而出,飞到了计缘左手中,被他三只捏住,正是一只长者四翅六足,前半身如甲虫后半身却好似长长蠕虫屁股的怪虫,正在不断扭动不断挣扎。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