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金甲乙丙丁戊己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72章 金甲乙丙丁戊己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这荒郊野外自然算得上大片区域廖无人烟,但只要计缘愿意,当然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到达有人的聚居地,只是他并不急于这么做。

    而正常景物的模糊并不能阻碍计缘眼中的精彩,虽然大贞和祖越正处于决定国运的生死战争之中,但对于自然万物来说,人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此刻正值初春,严寒还没彻底过去,但计缘能看到的是大片大片春天的生机在枯草和树干中酝酿,正是崭新一年开始的时刻。

    在荒野之中步行消食片刻,漫不经心走着的计缘来到了一处比较稀疏的小树林前,这里树大冠高,但视线能穿过树林从前望到后头,正好适合休息。

    到了这里站定,计缘也不忙坐,而是从袖中取出一张人形纸符往面前一丢,顿时金粉之光划过,身边出现了一个魁梧的金甲力士。

    一直在周围四处乱飞的小纸鹤一看到金甲力士出现,顿时从远方飞了回来,落到了金甲力士的头顶。

    “尊上!”

    金甲力士还是一丝不苟的行礼,计缘则小步慢行,绕着金甲力士转了一圈。

    “你的情况稍显特殊,但既已生灵,也确实不该让你始终藏在袖中,毕竟你和小字们不同,为符纸之时几无知觉。”

    之前在幽冥鬼府内,计缘当然也察觉到了这金甲力士的一些视线方向,虽然对于辛无涯等鬼修来说金甲神将依旧高冷,可身为对金甲力士再了解不过的主人,计缘明白,金甲力士虽然多数时候对多数事都无动于衷,可也明显会产生好奇了。

    计缘绕着金甲力士一圈之后再次停在他正面,抬头看着那一张红脸,想了下道。

    “先给起个名字吧,不若就叫金甲如何?”

    小纸鹤看看计缘,再低头看看金甲力士,后者低头朝着计缘行礼,以惯有的威严之声道。

    “多谢尊上赐名!”

    计缘笑笑,他这虽然有偷懒的嫌疑,但也并不觉得这名字多差,金甲力士虽然反应平平淡淡,可身上的气息有沉有浮,显然心中也是激动的。

    ‘正好金甲力士的名字,可以甲乙丙丁这么下去,算是挺好办的。’

    这么想着,计缘又摩挲着下巴盯着金甲力士仔细瞧着,正好看到小纸鹤不断用翅膀指着自己,也是看得计缘好笑。

    “没把你忘了,你的名字就是鹤童儿了,至多你以后觉得稚气,可以把末尾的‘儿’字去了。”

    计缘再度看向金甲力士。

    “记住接下来的感觉。”

    说着,他伸手遥遥对着金甲力士的额头一指,一道模糊的法光照射到金甲力士额头处,最后几息时间内,金甲力士的外表逐渐产生一些变化,个子慢慢降低了一些,身上那灿烂的金甲也模糊化了,甚至那通红的肤色也淡化了不少,虽然依旧算是红肤却并非那么夸张。

    在计缘收起手之后,面前站着的是一个高他大半个头,且穿着一身麻布衣衫的红面大汉,身形魁梧如同一座铁塔,依旧十分有压迫力。

    小纸鹤早就在金甲力士开始变化的时候就飞到了计缘的肩上,看着对房变化的全过程,等他变化完了,则立刻从计缘肩上下来,绕着金甲力士飞着转圈,最后才落到他肩膀上,尝试啄了啄金甲的脖子。

    此刻金甲也难得有了一些更丰富的动作,低头看着自己,伸出手来查看,也尝试捏了捏拳头,顿时一阵“咯啦啦……”的骨骼和肌肉的脆响传出,再侧低头部看向肩上小纸鹤。

    “如何?记住了多少?”

    计缘这么问了一句,金甲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转头看向计缘。

    “尊上,我……没记住。”

    “那就再试试,你且先心中存思现形,然后周身挣力。”

    计缘并无任何恼意,他本就明白金甲力士应该并不是十分善于學习。

    听到计缘的话,面前的汉子顿时当做是命令,浑身一震,周围气息也猛然发生剧变。

    “咚……”

    一声撼响好似巨锤击鼓震动心神。

    下一刻,金甲身上淡淡金光由暗至亮,在一阵阵骨骼肌肉和金属摩擦的声响间,金甲顷刻间化为金甲力士真身。

    在这一阵气息变化中,计缘长发微动,但身形却纹丝不动,倒是觉得这金甲力士恢复真身的过程还挺有气势的。

    “尽量不要多想,感受我的法力是如何流动的,在你身上,确切的说就好比是在画符,好了,留神。”

    说完这句话后,计缘留了几息时间让金甲做准备,随后再次遥遥对着其额头一点。

    下一刻,金甲的身形再次开始变化,和之前的状况如出一辙,很快化为了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红肤魁梧大汉。

    这次金甲没有在上看下看自己的状态,而是开始就陷入皱着眉头的苦思冥想中,计缘也不打搅他,等了半天之后,金甲终于开口了。

    “尊上,我……没记好。”

    计缘早有心理准备,点头道。

    “不碍事,我们再来试试,没谁是天生就会的。”

    “领法旨!”

    金甲绷直身子微微拱手,计缘放松可不代表他放松,确切的说这会金甲压力很大,虽然金甲自己也还不明白压力是个什么概念。

    再次现出真身,再次变化身形……

    计缘也算是有耐心的,如此往复了小半天,都不记得尝试了多少次了,才再度问道。

    “如何了?”

    金甲沉默了两息,不敢也不会逃避计缘的问题,老老实实回答道。

    “尊上,我……还是没记好。”

    “那比最初的时候呢,是否觉得有所进步?”

    金甲皱眉仔细想了十几息时间,随后才瓮声回答。

    “我……并无觉出进步。”

    金甲的头顶,小纸鹤支着翅膀,轻轻拍着他的头。

    计缘也终于暂时放弃了,宽慰一句。

    “以后再多试试就好了,你暂且就这么随着我走吧,兴许看得多见得多了,就能多一些进步。”

    计缘说这话的时候,虽然在看着金甲,但余光和大部分注意力却落在了金甲头顶的小纸鹤上。

    这小家伙安慰完金甲,自己身上却有模糊的光色变化,短暂呈现出翎羽的变化,但很快又恢复了。

    “你倒是一点就透,但也还差了点一丝。”

    说着,计缘伸手往金甲头上一点,点在了小纸鹤的脑袋上,后者拍了拍翅膀,就和喝了酒一样摇摇晃晃飞不起来,在空中晃悠了一下之后落到了计缘的掌心。

    计缘将小纸鹤一折,塞回了胸口的锦囊中,然后看了一眼金甲,迈出朝着东北方向走去,金甲虽然形态变了,但其余的却没有变,立刻跟上了计缘的步伐。

    计缘行走的速度越来越快,虽然步伐依旧不紧不慢,但往往一步跨出后所跨越的距离却很长,此等犹如缩地的行路方式,金甲却能很轻松的跟上,和之前學习变化的状态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和当初计缘第一次来祖越之地差不多,沿途依旧能见到一些荒村,但因为算是距离无涯鬼城很近,走到哪都没发现什么死气鬼气盘踞的地方,也就是说连个孤魂野鬼都没有。

    由于之前让金甲练习变化废去了不少时间,所以很快天色也黑了,在计缘翻上一片小土丘之后,远方出现了不同于星光的光亮,模模糊糊的视线中,能见到贴地的远方略显红火,那是人灯火混合着人火气的体现。

    远方明显是南道县城,计缘看了看所处的土丘,不由笑道。

    “嘿,又是这块地方,当初那会就是在这撞见的那蛮牛,也不知道他们两现在如何了,今夜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吧。”

    这么晚了,计缘也没打算夜入南道县,而是就近找了块大石头,往上头一跳,就托着脑袋躺了下来,仰面看着天上的星空。

    金甲则就站在石块边上一动不动。

    “學着做人吧,不习惯躺着可以坐着,没人会站着睁眼休息的。”

    “尊上,金甲不需要休息。”

    计缘侧身看向他,笑道。

    “我可没说你需要休息,只是让你學罢了。”

    金甲闻言,微微躬身拱手。

    “领法旨!”

    说完直接一下盘腿坐到了地上,这是他诞生自我意识以来,甚至可以说是诞生以来第一次坐下,不过一双眼睛依旧睁着,并且一次都没眨过眼。

    “哎,你还有得學咯……”

    在计缘叹气的时候,怀中的衣衫微微鼓动,已经重新清醒过来的小纸鹤再次钻出了锦囊,舒展开身体,拍打着翅膀飞了起来,四下看了看后见计缘没理会自己,就放心地往远处飞走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