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獬豸醒了?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69章 獬豸醒了?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重生之鬼眼商女斗战狂潮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其实若说论德行,辛无涯在计缘认识的鬼修中至多只能排中等偏下,所遇城隍和各司大神中多有比辛无涯德行出众的,但奈何那些是正统神道体系,自身限制太大,且既有可能会容不下这种计划。

    再加上无涯鬼城如今这种情况实在难得,辛无涯也算是分得清正邪对错,才干又确实出众,加上千年老鬼的修为几乎算是计缘所见鬼修中道行最深的,以纯粹鬼物的修为尤胜过一些大府城隍一筹,一句鬼才绝对不过分。

    如上种种,这才有了辛无涯如今的这等好事,而对于计缘来说,这同样不是坏事。

    在辛无涯发下这个重誓的时候,无涯鬼城内外都有悸动,也直接说明誓言之诚心,计缘满意,辛无涯也激动难耐,但就在这时候,计缘袖中却忽然有略显沙哑却十分厚重苍茫的声音发出。

    “嗤……呵呵呵……天地可鉴,日月可证?那算什么,天地遥远且亦有生灭,而日月也是可以讲情面的,你可敢对着吾发誓乎?”

    计缘忍不住脸色微变,低头看向自己的袖口,所幸他的脸色变化并没有被其他鬼物看到,他们也都是闻言处于惊愕之中。

    ‘獬豸!’

    计缘的脸色虽然马上恢复了,但心中的震动却绝对不小,这獬豸居然能传出声音来?画卷可是卷起来的,自己也没有度入法力给画卷,更何况还在他袖中乾坤内,此刻却竟然传出声音来了。

    这和藏在袖中暗袋内的《剑意帖》中小字们不同,因为严格来说《剑意帖》只是贴着衣物藏着,没有禁制限制,而獬豸画卷的情况则不然,此时的情况,难道獬豸能透过他计某人的袖内乾坤观察外界?

    “先生,方才出言者为何人?似乎……似乎是从您的袖中传出的声音?”

    计缘缓缓深吸入一口气,镇定心神后直接伸手从袖中取出了一幅卷起来的画,光看这表面并无任何异常,好似刚刚它并未传出任何声响。

    在肩头小纸鹤和辛无涯等鬼物,以及一边一个金甲力士眼神的余光中,计缘缓缓展开了画卷,所有视线都下意识集中到了画卷上,但上头只是一种怪模怪样的兽类图像,并无任何异常的样子。

    计缘知道刚刚不可能是错觉,果然,他还没有对画卷说什么话,就见画卷上的獬豸,眼睛有些僵硬的转动一个角度,视线直直地看向辛无涯,嘴巴也略显僵硬地摆动了几下,同刚才一模一样的声音传了出来。

    “小鬼,可敢对着吾发誓乎?”

    在旁人看来,画卷上的图像在此刻略微有些模糊,并且哪怕并无任何气息传出,却有种令人心悸的感觉随着听到话音的同时在心中产生。

    随后鬼修们发现是幽冥大堂内的阴气受到了影响,变得有些躁动。

    辛无涯被獬豸盯住的时候,感觉到了身为鬼修许久未有的一股寒冷感,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变得安静了下来,就好似没有一众鬼将鬼修,没有六个威武的金甲神将,甚至连计缘的存在感都变得极其微弱。

    这短暂的一瞬让辛无涯觉得有些漫长,心神一挣才从那种诡异的感觉中脱离出来,心有余悸地询问计缘。

    “计先生,这画上的是什么?并无任何生气乃至死气,为何会自己说话?”

    本来辛无涯觉得可能是某种符法,但感觉上又不像,只能希望计缘解释一下了。

    在辛无涯提问的时候,计缘心中也思量完毕,开口道。

    “画中的乃是上古神兽獬豸,算是勇猛和公正的象征……”

    计缘话音一顿,眯眼看向獬豸画卷,像是感受到计缘的视线,獬豸的眼睛的方向也从辛无涯上头离开,落到了计缘这边,一双苍目一双画目对到了一起。

    “计缘,我在你这也有一段时间了,蒙你帮助我才恢复一丝清醒,这些小鬼纵然有些不凡,但毕竟还欠些眼界,到不了你的高度就想不到你想的事,未免他们乱来,我帮你多一份保险如何?”

    计缘的一双苍目从来看不出什么变化,而獬豸一双画目则根本犹如死物,沉默了几息时间,计缘忽然笑了。

    “你是什么时候清醒到现在的地步的?”

    “也不久,其实在你躲在前头那个国家悠闲看书的时候,找不到合适的时机现身,睁了下眼就一直睡着,免得被你发现。”

    獬豸的声音一直比较严肃,仿佛仅仅听他的声音就能在心中产生共振,对于辛无涯等鬼修的感觉犹如普通百姓站在公堂之上,而对于计缘则,则感觉獬豸有意以此敞开心扉,表明自身是正是邪。

    计缘并没有多做什么犹豫,或者说在开口之前就已经犹豫过了,直接道。

    “既如此,那就有劳了。”

    说着,计缘看向辛无涯。

    “辛城主,地位越高承重越甚,你没有意见吧?”

    “不敢,辛某省得!”

    辛无涯也是个明白鬼,所谓上古神兽是什么虽然不清楚,但就冲这画上的獬豸敢对计先生这么说话,就能品出些什么了,所以哪怕已经发过誓了,也再次对着拿着獬豸画卷的计缘方向拱手,既像是拜计缘也像是拜獬豸。

    “计先生但有吩咐,辛无涯万死不辞,此后也定当秉正道之志,护阴阳之理,如有违背此誓,永生不得道,永世不翻身,若毁此誓……”

    “那就让我獬豸吃了你如何?”

    獬豸的话打断了辛无涯,但后者一顿之后也不犹豫,只是点头回答。

    “若毁此誓,甘愿被獬豸所食!”

    这第二次誓言落下,外界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但却在辛无涯身前出现一点点亮光,并且逐渐演变为一个个发光的文字,同之前辛无涯所立的誓言一字不差。

    随后这些字就像烟一样,缓缓飘向獬豸画卷,被画卷上的獬豸吸入了口中。

    在这之后,獬豸画卷就沉寂下来,计缘提起来看了一下,发现并无什么反应。

    ‘还挺高冷的。’

    计缘对这獬豸的戒心忽然就弱了一些,至少心态上比之前要放松不少,直接轻轻一抖,将整个画卷卷起,送入了袖中,抬头的时候,见辛无涯和诸多鬼物都局促地看着他,便笑道。

    “獬豸神兽乃是公正严明之兽,辛城主两次重誓足见诚心,也无需有太多压力,秉心而行即可,而今还是多关心关心城中鬼修的事情,两国战事不会持续太久了,还需以正堂之印封一些幽冥官位,届时也方便遣往各处阴司。”

    计缘这么说,大殿中的所有鬼修就立刻又激动起来,毕竟此刻大家已经都明白了此事的意义,久为鬼物,谁不渴望成神?

    ……

    计缘天亮的时候直接从鬼城中走出去的,以他的脚力,不腾云驾雾也健步如飞,在祖越国和大贞民众看来,两国的战争还是个未知数,而在计缘看来则已经能提前预见结果了。

    既然鬼军征伐祖越妖邪的时候没有出现什么变数,那么基本也就不会有什么变数了。

    无涯鬼城所在的位置其实在祖越国境中算是很靠南了,距离大贞国境也不算远,为了不遇上祖越国的军队,计缘此刻所走的是一条小道,他并无什么必定要去的目的地,只是想在祖越之地内走走看看,首先自然是会经过以前去过的南道县。

    刚刚踏波过了一条小河,计缘鼻头一动,忽然闻到远方飘来一股淡淡的香气,之前在鬼城尽喝茶了,死人吃的东西能有多好,这会闻到这股十分诱人的香气,就有些嘴馋了。

    方向一转,计缘直接寻着香味就顺着河道上游走去,那边有一小片林地,没费多少功夫穿林而过,就见到有三人在河边堆起篝火正烤着一头野猪。

    “谁?”

    三人中的一个壮汉忽然抬头看向林地方向,见到一个青衫先生正从林中走出,另外两人的视线随后也全都落到计缘身上。

    “三位,鄙人途径此处腹中饥饿,忽闻到香气,忍不住就寻香而来,这……可否匀我一些吃的?银钱是不会少的。”

    三人显然也不是什么愣头青,荒郊野外遇上人,又刚从树林中出来,衣衫长发都不乱,更无什么草屑污迹,肯定不简单,但计缘这身打扮和给人的感觉就令人十分容易相信。

    于是三人小声说了一句后,中间负责烤肉的汉子便吆喝一声。

    “这头野猪得有几十斤肉,我们三人也吃不完的,再等等就彻底熟了,先生若是不嫌弃,就过来一起坐吧,先烤火暖和暖和,一会我们分而食之!”

    “那就恭敬不从命了!”

    计缘赶紧应诺,等靠到近处也不忘微微向着三人拱手行礼。

    “鄙人姓计,多谢诸位了。”

    计缘这边行礼了,那三人也只是拱手回了一礼,但并无其余反应,更无人自报家门。

    换个人估计就觉得尴尬了,计缘却也不以为意,笑笑过后四下看了看,见到一块心仪的石头边走了过去,抱着这一块石头摆到篝火边上,然后坐了上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