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正道该做的事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64章 正道该做的事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斗战狂潮重生之鬼眼商女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司天监严格来说也算不上什么戒备森严的地方,而计缘来了之后,卷宗文籍库外头一般也不会专门的看守,所以等言常到了外头,基本这个院子里空无一人,没有计缘也没有人可以问是否看到计缘。

    计缘自觉这也不算是不辞而别了,只是他告诉言常是要去廷秋山,但并没有马上动身的意思,离开司天监之后在京城随便逛了逛,有意看看如今开始陆续出现并且来京城的大贞能人们是个什么情况。

    齐州大捷是在近一个月以前的,虽然大贞京城这边才知道,但在修行界层面传遍大贞乃至周边可用不了几天,最近汇聚到大贞京城的能人明显多了不少。

    果然这种前线大捷的好消息已经传遍了京城,大街小巷各处地方,只要是两个人及其以上的,基本都在以各自的方式欢庆,这可不比此前仅仅是站稳脚跟,而是当之无愧的大胜,尹重和梅舍的名号也为所有人熟知。

    有意思的是,最热闹的地方在战争以前比较冷清的京城大祭台位置,很多百姓都在往那边靠,而那边还有禁军维护和皇室车驾,应该是又有新册封的天师要上祭台露脸了。

    计缘随着涌过去的人群一起过去凑个热闹,身边的都小跑,唯独他是不紧不慢地走着。

    “嘿嘿,这位大先生,你不赶紧跑过去,占不着好地方了,到时候呀,那边只能看别人的后脑勺了!”

    “就是就是,快走快走,今天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有法师出洋相。”

    两人快步从计缘身边经过,还有半大的孩子搬着条凳子也一起跑过去,让计缘看得直乐。

    边上有几个佩剑的书生也走得比较缓慢,他们应该是外地来京的,见到动静来凑热闹,也听到了周围人关于天师出洋相的说法,不由有些好奇。

    “为何他们好些人在说天师可能出洋相。”

    “这就不清楚了,要不找人问问吧?”

    “嗯,我问问。”

    其中一个书生言罢就寻找可以问的人,可惜人都跑得很快,而等到他们到了祭台近一些的地方,人都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了,看着那祭台的高度和规模,下头人就算围着应该也看不到上面才对,除非是在旁边的楼宇上层有位置可以看。

    “请问这位兄台,为何你们都说这法师上祭台可能出洋相呢?”

    “哎你这书生外地来的吧,京城百姓甚至官员中私下都传,心术不正之辈,难上此法台,看着就行了。”

    两个书生相互看了一眼。

    “难道这法台有什么特殊之处?”

    “哎呀,我哪知道啊,只晓得见过好些明明有本事的天师,上祭台之后跨台阶的速度越来越慢,就和背了几大麻袋谷子一样,哎说多了就没意思了,你看着就知道了,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的。”

    “有这种事?”

    两人好奇之余,不由踮起脚来看,在他们一旁不远处的计缘则将法眼多睁开一些,扫向法台,隐约能看到当初他月华之中舞剑留下的痕迹,其内华光依旧不散,反而在多年来与法台凝为一体,他自然早知道这一点,只是没想到这法台还自发有这种变化。

    “来了来了,十几个新天师呢,准有看头!”

    “对对对,有看头了!”

    人群中一阵兴奋,那些跟随着礼部的官员一起过来的天师还有不少都看向人群,只觉得京城的百姓如此热情。

    周围的禁军眼神也都看向这些大多不知情的法师,哪怕有人隐约听到了周围民众中有看好戏之类的声音,但也并未多想。

    礼部官员走到法台边上停下,向着后方十六名天师拱手行礼。

    “诸位都是皇上新册封的天师,但我大贞早有成文的规矩,凡司职仙师,都得上这祭台祭告天地,上头法台贡品已经摆好了,诸位随我上去就是了。”

    礼部官员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道。

    “对了,先告知诸位仙师,此法台建成于元德年间,本朝国师和太常使大人皆言,法台落成后曾有真仙施法赐福,能鉴人心,分正邪,凡人上下自然无碍,但若是修行之人,这法台就会产生变化,诸位且慢行慢走,若是跟不上了,提醒下官一声,不论中间如何,能上得法台便算是无碍。”

    下头仙师中都当笑话在听,一个小小的礼部官员,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别的不说,就“真仙”这个词岂是能乱用的。

    “陆大人放心,带我们上去便是。”“不错,陆大人只管走,你就是跑着上去,我等也跟得上。”

    “不错,吾辈上这个法台,只需一步便可!”

    礼部官员不敢多言,只是再行一礼,说了一句“诸位仙师随我来。”之后,就率先上了法台,不管这些法师一会会不会出事,至少都不是凡人。

    看着礼部官员轻松上去,后面的一众仙师也都立刻迈步跟上,大多面色轻松的走了上去,只是前几部身轻如燕,其中有些人一直如此,而有些人在后面却越来越觉得脚步沉重,好似身体也在变得越来越重。

    那些毫无感觉的仙师大约占了一半,而剩下的一半中,有些天师步履沉重,有些则已经开始气喘吁吁。

    “陆大人,且,且慢一些!”

    一个年长的仙师感觉四面八方都有沉重的压力袭来,根本步履维艰,本就不低的法台此刻看起来就像是望不到顶的高山,不光腿难以抬起来,就连手都很难挥动。

    外头看热闹的人群顿时兴奋起来。

    “快看快看,出汗了出汗了!”“我也看到了,那边那个仙师脸色都发白了。”

    “那边那个,那边那个不动了,身子都僵住了,就第三个!”

    “我也看到了。”

    “哎哎,那个人滚下来了,滚下来了。”“哎呦,看着好疼啊!”

    比起百姓们的兴奋,那些受到影响的仙师的感觉可太糟了,而没受到影响的仙师也心中诧异,只是都没说什么,和那些尚能坚持的人一起随着礼部官员上去。

    走上法台之后往下看,有几人还在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往上走,有几个则已经寸步难行,最终十六人中有十三人上了法台,有两个则静止在了法台的中间台阶上难以动弹,光站着都像是耗费了巨大的力气,还有一个则最丢脸,直接没能站稳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镇山法!这是镇山法!”

    终于有仙师一口叫破了其中奥秘,这法台居然真的内有乾坤,而在此之前所有人都没察觉出来,甚至就算是此刻,大家也都没察觉出来,只是根据几人的表现猜的,毕竟这种场合不太可能有人是装的。

    一边的礼部官员则直接对着两边的禁军挥了挥手,立刻有披甲之士上前,架住两个难以自己离开法台的仙师离场。

    “仙师们请,祭告天地和列为先皇之后,诸位就是我大贞朝臣了。”

    这会礼部官员说的话可没人不当回事了,那边法台处,则由司天监官员主持仪式,整个过程庄严肃穆,就连计缘看了都觉得很是那么一回事,只不过除了最开始上台阶那一段,其他的都只有一些象征意义。

    计缘看完了整场仪式,心中倒是更有底了一些,哪怕那些出丑的仙师,也是有真本事的,否则光是骗子基本会毫无所觉,而没出丑的同样不可能是骗子,因为这之后不是在京城享福,而是要直接上战场的,若是骗子简直是自取死路,绝对会被阵斩。

    一天后的清晨,廷秋山其中一座高峰,计缘从云头落下,站在峰顶俯瞰远近山水,没过去多久,后方不远处的地面上就有一点点升起一根泥石之笋,越来越粗越来越高,在一人高的时候,泥石形状变化颜色也丰富起来,最后成为了一个身穿灰石色长袍的人。

    计缘转过身来,正看到来者向他拱手行礼。

    “廷秋山山神洪盛廷,见过计先生!”

    “见过洪山神!”

    计缘回礼之后,直接笑问道。

    “洪山神道行深厚,从不涉足人道之事,即便有人为你建了山神庙,你也极少拿香火,为何如今却为了大贞直接向祖越出手?”

    洪盛廷走近计缘身边,也远眺廷秋山风景。

    “洪某杀的是在我廷秋山放肆的孽障,还算不得是站在哪一边,况且,明人不说暗话,洪某虽然不喜卷入人道变迁,可凡事都有个度。”

    “妖魔邪魅之流都向宋氏皇帝称臣,联手来攻大贞,可不像是有大乱之后必有大治的迹象,洪某也厌恶此等乱象,借此向计先生卖个好也是值得的。”

    洪盛廷话已经说得很明白,计缘也没必要装糊涂,直接承认道。

    “不错,计某确实不会容许大贞失势,也不瞒着山神,云洲人道气数,尽在南垂一役,大贞不容有失。”

    “哦?”

    洪盛廷略感诧异,这情况似乎比他想的还要复杂些,计缘看向他道。

    “计某虽不方便干涉人道之事,但却可以在人道之外动手,祖越之地有越来越多道行了得的妖魔去助宋氏,越界得太过了。”

    “先生当如何做?”

    计缘遥遥头,看向东北方。

    “已经受封的管不了,蠢蠢欲动的总是可以对付的,上天有好生之德,求道者不问出身,若是觅地苦修的可放过,而跳出来的魑魅魍魉,那自然要肃邪清祟,做正道该做的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