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白夫人守关,剑起龙蛇之势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61章 白夫人守关,剑起龙蛇之势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除夕当晚,在韩将的带领下,千余名江湖高手和大贞精锐混编的突击营换上祖越**人的衣甲,于才入夜的时候满载着一车车物资回营。

    而在同一时刻,以青松道人为主,多名大贞军中的修行之人为辅助,在齐林关边上的山头开设法坛,目的就是一定程度上扰乱天机。

    是夜,一处平顶山头上,一个由土行法术垒起的三层法台坐落于此,法台宽约三丈,周围插着一面面旗帜,上头绘制了各种星象,而中间两面大旗则是分别仿照云山观的两面星幡。

    青松道人站在法坛中心,周围几名修行之辈早已施法不断往法坛所有旗帜中灌输法力,这一面面旗帜隐约亮起光芒,使得其上的星象就好像是天上的星斗一样明亮。

    青松道人突然站立而起,手持拂尘与道剑,在法坛中心脚踏星步不断挥动拂尘和道剑施法,游走在每一面旗帜上,都有拂尘扫过或者长剑划过,等回到中心之时,挥剑往天。

    “映星照斗,斗转星移,去!”

    刷~~~

    所有旗帜上的星光亮起,隐约间有星斗升天的景象,一道道难以察觉的光芒直接射上天空,片刻之后,天空星光和月光显得暗淡起来,并且周围的山中很快升起一阵薄薄的云雾。

    这雾气首先是漫过整个法坛,随后逐渐影响整片天空,没过多久,广大范围内的夜色都处于淡淡的阴云之中,在天空呈现阴云之后,夜幕中的大地上也开始出现雾气。

    青松道人以高超的卜算能耐,在这新旧年交替的时刻,拨动天时之弦,时间越是接近新年子时,这种细微的变化就越大,以至于使得以法坛为中心的广泛区域天时规律呈现细微的不正常。

    若非道行和心境高到一定程度,并且卜算只能也厉害,否则这种不正常的影响很难被察觉,即便是修行之人,也至多感觉到风雪更急了一些或者变缓了一些,星象则晦暗不明。

    “青松道长,这阵法应该是成了吧?”

    法坛边上的一位老妪目睹法坛运作,心中微微震撼的同时,向青松道人说话的态度都更加礼貌了一些。

    边上其他的几个修士同样对青松道人心存敬畏,能影响天时之力,扰乱修行之辈的福祸预测,已经是极为高明的手段,非寻常人能用得出来的。

    青松道人也有几分自得,但心中得意并不忘形,谦逊道。

    “惭愧,贫道修行多年,施法手段尚且如此粗浅,有愧于师门前辈高人,不过此阵只对天不对人,今夜乃新旧交替之夜,对面当也无人能在天明前看破此阵的影响。”

    “如此甚好!劳烦道长看好法阵,我等先行出关去了!”

    杜长生说完这句,向着青松道人拱了拱手,其他修行之辈也同样行礼,然后在青松道人的回礼中一起离开这山顶。

    齐林关附近的大贞精锐在大约一刻钟之后,以万人为单位,分成数路接着夜色在寒风中往外行军。

    如今有法师神仙之流相助,使得本就组织并不严密的祖越军对军情方面也对此十分依赖,尹重有把握对付普通的哨探,就是怕所谓的法师巫师之流,如今有己方高人掩护,在这雾气之中行军就多了许多保障。

    如今祖越兵势大,又是在除夕,此前很长时间内双方都互有默契,以为不会在这一天动兵,大贞这一场突袭不能说有多么难以预料,但只能说对于这种可能性的防备,祖越军各个大营做得远远不够。

    “杀……”“杀呀!”

    “上啊……”

    祖越国各处较为重要的大营位置所在,几乎同时响起漫天的喊杀声,不少军营甚至有里应外合的情况出现,有的是冒充军卒,有的则是被祖越军征集的民夫,四处都是燃放的大火,到处都是喊杀声和惨叫声……

    ……

    齐州永定关,属于西边廷秋山末端山脉处的雄关,当然表面上廷秋山自此已经处于东面尾端,实则在地下的山脉尤未断绝,依然向东延伸数百里。

    这座原本属于大贞掌控的关隘,出关后常人三日的脚程就是祖越国国境,而今这些地方实际上都在祖越**锋阵线的后方。

    永定关边上的一座山峰顶端,一名飘飘若仙的女子盘坐在此,原本闭目的她忽然此刻抬头看向空中,望着在阴云中隐隐约约的星空皱起眉头,回头望向齐州方向看了好一会才重新回转视线。

    大约半刻钟后,有两道遁光从远方飞来,看势头似乎要直接跨越永定关,白若心中一动。

    ‘等的就是你!’

    念头才落,白若已经站了起来,红唇一张,口中顿时吐出一阵白芒,在空中绕动三周之后,好似一道白光旋风,直接急速迎向远方的遁光。

    双方一经接触,顿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好似天空惊雷,更有如同闪电般的光芒照耀夜空。

    白光好似一条夜空中的巨大风云之蛇,不断在空中窜动,在刚才闪电般的光芒退去之后,天空中的遁光左右游走,又同白光之蛇撞了几次,夜空中就像是雷霆频闪爆声不断。

    “原来有高人在此设伏,倒是小看大贞了,今夜天时之乱也是阁下所致吧?”

    一阵阵洪亮的声音传递过来,落到了白若的耳中,那边的两道遁光也在同法术的对撞之下逼近白若所站的山顶。

    白若收回天空中的白光,到手中竟然是一柄精致的软剑,她持剑背手,迎风伫立在山巅,自有一股飘逸女剑仙的气度,根本丝毫看不出是妖怪,口中传声回答道。

    “天时之乱可不关我的事,反正两位今天就别想过去了。”

    双方都明白,今天这种场面撞见了,不太可能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看阁下算是仙道真正,竟也掺和这人道气数之争,不知师出何门仙号如何?否则等你陨落于我们灵谷二老之手,可别怨我们没给你师门面子!”

    白若挽了一个剑花,将软剑直指前方,笑道。

    “妾身姓白,可不是什么仙府名门,你们放心好了,传我如今这修行妙法的是何等高人,我怎配当其徒弟,不过是一介散修罢了,闲话休说,我们手底下见真章!”

    今天白若的声音没有计缘印象中的温婉,而是显得清冷,说完这句,脚下一踏。

    “轰隆~”一声之下,山顶被踏碎,一块块巨石失重般浮起,随着白若的身形一起飞向空中,其人整个化为一道白光,裹挟着一块块山石成为一片夜空中的似龙似蛇剑势。

    “呦呜————”

    一声难以分辨的嘹亮鹿鸣中,白若携风云惊雷之势直接全力出手,在那所谓林谷二老眼中就好似是一片白光恍若携着大山的威势打来。

    “好胆!”

    两人急速后退,一个向前打出一道道令箭,一个手中不断掐诀施法,令箭在接触白光之刻立即发生爆炸。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在这相对寂静空旷的永定关外,除夕的夜空犹如陷入异常璀璨的烟花盛会。

    与之相对的,在齐州许多祖越各军的大营处,也燃起了熊熊烈火,齐林关更是关门大开,直接有大贞主力骑兵从关门处冲出来,向着祖越各军突进。

    在共争利益的时候祖越军如凶猛豺狼,而在这种各处遇袭的状况下,各自之间不算多齐心的大营就陷入了相当程度的混乱之中。

    ……

    而随着远方兵锋相交,天空中逐渐弥漫起一股血色之气,在有道行能观气的人眼中,犹如夜色中的火烧云,青松道人的阵势也已经失去了大半作用,同样也不需要藏什么了。

    永定关这边空中斗法,大地上也被法光照得雪亮,林谷二老二人合力也根本没办法奈何白若,反而被逼得节节败退,以至于升起令箭求援。

    随后又有妖光和乌风从祖越方向前来,只是竟然都不能攻破白若的龙蛇剑势,她虽然是鹿妖,但仙诀本就是计缘根据老龙的玉简内容所改,其中有剑招也是似龙腾狂舞。

    白若曾经听闻神道中流传计缘天倾剑势之威,那是当初计缘在廷秋山创出天倾剑势时的一刻,心中仰慕其威其势,虽未曾一见却多有想象,也在这龙蛇之变的仙诀剑招中融入自己想象中的剑势之法,初次真正对敌,竟然威力惊人,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夜空中一条银亮龙蛇随着白若剑势狂舞不止,隐约间天际更是不停有雷鸣声响彻旷野,巨大山石助势,滚滚天雷助势。

    “哗啦啦啦啦……”

    随着白若不断舞动龙蛇剑势,天空中竟然下起雨来,雨水随着剑势融入其中,龙蛇之势更甚,犹如龙游大海更显灵动。

    “昂吼~~~~~~”

    身处剑势中心,手持软剑朝前,汇聚山石水滔,带着剑意的龙蛇竟然张口长啸,发出一阵龙吟之声。

    “轰隆隆……”

    天空雷霆狂舞,一道道劈落在龙蛇剑势之上,犹如真龙降世。

    这会计缘要是在这,若非认识白若,打死他也不相信这是个鹿妖。

    与白若自己的又惊又喜,收心沉稳对敌不同,加上前头的林谷二老,与她交手的修士,不论是人还是妖魔精怪,都惊愕不已,甚至在那剑势的龙吟声中产生一种恐惧感。

    “此人定是仙府名门高足,硬抗不得,我等在此阻挡她,你们几位,往廷秋山远绕,速去救援齐州,今夜天机搅乱,齐州定有巨变!”

    “好,是你自己说的,被这姓白的婆娘斩了可不能怨我们,走!”

    短暂的交流声在妖光和乌风之间响起,随后数道妖光即刻往后遁走,看似像是退回祖越深处,白若知晓对方肯定不会罢休,但眼前正在对敌,也无法绕过他们去追。

    绕行数百里,走了一个大远路,在已经见不到远方交锋的法光之后,数到妖光再次往南,直接穿越廷秋山,只是才穿到一半,夜色中,下方的廷秋山直接炸开震天巨响。

    “轰隆————”

    无数密集的巨大的山石好似炮弹,打向天空,形成一阵恐怖的巨石之雨,下方山中更是“隆隆隆隆隆……”的轰鸣声不断。

    “哈哈哈哈哈哈哈,吾乃廷秋山山神,孽障,修得通过此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