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无法相安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60章 无法相安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这几人明显和其他祖越军人有些格格不入,后边的兵也看着地上县令的尸体道。

    “大哥,我们怎么办?”

    身穿甲胄的男子皱着眉头没有说话,伸手想要将县令手中的剑取下来,但一拿没有拿走,这县令虽然已经死了,手指却依然紧紧握着剑,伸手摆开才终于将剑取下来,然后解下县令腰间的剑鞘,将长剑归入鞘内拿在手中。

    男子看了一眼城中的情况,各处的嘈杂一片中已经有惊慌的喊叫和哭声。

    “我们回去之后召集弟兄,想办法离开这是非之地,回去当山大王也比在这好。”

    “大哥,不建功立业了?这不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吗?”

    身后之人诧异一声,男子抓着剑站起来。

    “这么多军队虽有总帅,但不过是各方会盟各管各的,号称百万之众,却混乱不堪,有多少只是靠着利益驱动的乌合之众,朝廷除了直属的那十万兵,其他的连粮草都不派发……未必能赢过大贞。”

    “可是有好多巫师仙师在啊!”

    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神仙的事情我不懂,而且,那些神仙……算了,找点酒肉好回去过年,走吧。”

    男子和身边两个兄弟都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带着两人朝着城中集市的方向走去,他们也是带着自己的任务来的,至少今天得带些酒肉回去,好让自己的兄弟能在今天过个像样点的除夕。

    “砰……砰砰砰……”

    “开门开门!再不开门,砸开了门就杀光里头的人!快开门!”

    几个一小群兵卒围在一个外头挂着“酒”字旗子的铺子外,用手中的矛柄不断砸着门。

    拿着剑的男子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也赶紧朝着那边走去。

    店铺里头的店主心惊胆战,妻儿依偎在身旁瑟瑟发抖。

    “爹爹我怕……”

    “别怕别怕,躲好躲好,爹去开门!”

    店主知道门挡不住人的,强提精神,将自己的妻儿藏在了酒窖旁起居室中的箱子里和床底下,自己则在之后去给外头的兵开门。

    门一打开,店主就不断朝着外头的兵鞠躬。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实在是怕极了,所以慢了一些,求军爷饶恕,求军爷饶恕!”

    “去你的!”

    一个兵卒用枪柄杵着店主肚子将其顶倒在门边,剩下后面的兵则纷纷入内,见到铺子中这么多酒,顿时满面笑容。

    “哈哈哈哈哈,这么多酒,搬走搬走,一会再去找个板车马车什么的,对了,铺子中的银钱呢?”

    一个兵丁一把拎起一边还在揉着肚子的店主,将之提到柜台边。

    “银钱呢?全都取来!不然要你狗命!”

    “哎哎哎,在这,在柜台抽屉里……”

    店主哪敢反抗赶紧绕到柜台内打开抽屉,甚至直接将几个抽屉取下放到台面上来,一个装的是银子,另外的则是不同面额的铜钱,随后店主就被推开,周围一群兵丁则陷入哄抢,更有不少士兵已经提前打开一些酒坛酒壶,开始朝着口中灌酒。

    店主独自躲到了一边缩成一团,眼中满是凄苦和愤恨,忍不住低骂一句“强盗”,话虽然没被听到,却被一边的一个因为喝酒而面上泛酒红的兵看到了。

    “你刚刚在说什么?”

    “啊?没,没说什么啊,军,军爷,铺子中的银钱和酒水都拿了,求放过小人性命啊!”

    兵丁手放在自己的刀柄上走过来,盯着店主喝道。

    “我问你刚刚在说什么?”

    其他的兵也见到这边动静,好几个人都围了过来,有的面无表情,有的脸上则带着嬉笑,而店主则被吓坏了,咽了口口水颤声道。

    “我,我是在苦恼这年,怎么过……”

    “放屁,你定是在辱骂我等!找死!”

    “铮~”“铮~”

    “当~”

    出鞘的声音一前一后响起,那士兵的长刀劈在店主脑袋上之前,那名后面到的男子拔出了从县令尸首上拿来的剑,挡在了店主头顶。

    “行了,搬酒拿钱就是了!”

    “嗯?你算什么东西!”“就是,你算老几!”

    “算你爹!”

    “铮~”“铮~”“铮~”……

    周围好多人都拔刀了,而男子身边的两个兄弟也拔出了佩刀,那男子更是用左手拔出佩刀,架在了刚刚挥砍的那名兵丁的脖子上,冰冷的刀刃贴在脖颈的皮肤上,让那微熏的兵士升起一阵鸡皮疙瘩,酒也一下醒了不少。

    “尔等皆是小卒,胆敢违抗我军令?”

    一手持剑一手持刀的男子大声呵斥,他官衔是伯长,虽然不入流,可至少衣甲已经和普通士兵有显著区分了,这会被他这么喝骂一声,又看清了着装,边上的兵算是冷静了一些。

    “拿你们的酒,都散开!”

    “都散了都散了!”“行吧,既然是个伯长大人,那我们都散了。”

    一众兵丁纷纷收了刀剑散去,捡回了一条命的店主则依然脸色惨白,那伯长正想对着店主说点什么,忽然听到“噗”“噗”“噗”“噗”……的声响密集响起,下一刻,脸上和身上都有温热的液体被浇到。

    这男子看向自己身边的两个兄弟,见他们身上都是血,后者脸上也有惊慌之色显现,伯长摸了摸自己的脸,伸手一看也都是血。

    “砰”“砰”“砰”“砰”……

    一个个身边的士兵全都倒下,不少人身上都依然在飙着血,这伯长和两个兄弟摸了摸自己身上,发现并没有什么伤口后,赶紧再次拔出手中的武器,紧张地看着四周。

    “呜……呜……”

    吹过,扫进酒铺中带来一阵阵寒意,地上的尸首的血液全都冒着热气,看着极为诡异。

    “饶你们三个一条狗命,滚吧。”

    一个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在门口传来,三个还站着的兵丁看向外头,有一个身穿皮草大衣的男子站在风雪中,手中的斜指地面的长剑上还残留着血迹,不过血迹正在快速顺着剑尖滴落,几息之后就全都落尽,剑身依然银亮如雪,未有丝毫血迹沾染。

    “多,多谢大侠,多谢大侠!我们这就走!”

    脸色苍白的三人赶紧从酒铺子里头出来,领头的伯长小心接近铺子门口,想了下又弯下身子将手中的长剑双手送到外头的剑客面前。

    “这位大侠,长剑是这罗竹县县令的佩剑,其人独自阻挡大军,被校尉刺死,我为其瞑目,本想私藏这佩剑,如今交给大侠……”

    酒铺前站着的剑客正是燕飞,他瞥了一眼面前的祖越军士,接过长剑问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

    伯长不敢犹豫,立刻回答。

    “小人名叫韩将,小人与几个兄弟皆未杀过普通百姓!”

    燕飞冷淡的看着他。

    “那我大贞军士呢?杀过吧?”

    韩将面色一僵,心中极度后悔没有马上离开,自己怎么这么蠢,想东想西这么多,还想巴结对方一下,这下八成是走不了了,心中这么说,权衡之后微微咬牙,低声道。

    “两军交战,疆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敢留手,遂,杀过……”

    “哼,还算是条汉子,想必你也清楚,祖越军中多的是败类,更有不少魑魅魍魉,可想助我大贞做点事,若是能成,我燕飞可保你无恙,更不会少了富贵!”

    在韩将愣神的时候,已经听到城中似乎惨叫声四起,更隐约能听到兵器交击的声音和搏斗拼杀声,隐隐明白眼前的剑客不是孤身一人,可能是大贞方面有人杀来了。

    “小人,小人若是想直接离去呢?”

    燕飞笑了。

    “那你便离去好了,既然刚才放过你们了,我燕飞说的话还能不算数?”

    燕飞眼睛微微一眯,虽然口中这么说,但他清楚如今城中起码有两百余个江湖高手,在这种街巷房屋遍布的城中,军阵优势不在,这三人在他剑下活命,出不了城也定是会死的。

    韩将心中思绪快速闪动,回头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两个兄弟之后,转头面向燕飞,抱拳道。

    “大侠,我们干了!可是要我等配合劫营?”

    “呵,还算机灵,出城前暂时跟在我身边吧,省得被误杀了。”

    燕飞留下这句话就迈步离去,不过在走了两步之后,又看向酒铺中依然身子僵硬的店铺老板。

    “我大贞大军定会收复此城,尔等静候便是!”

    说完这句,留下一句“跟上”,燕飞就带着韩将三人一起向城中其他地方行去,一路上一柄长剑恍如长长的匹练,在燕飞手中吞噬一条条祖越之兵的生命,城中不时还能遇上其他武人,也在同祖越之兵交手。

    时入下午,进城劫掠的这千余名兵卒几乎被屠杀殆尽,因为城中百姓几乎人人恨这些入侵者,所以不可能有人庇护他们,更会在了解清楚情况后为那些江湖侠士通报所知信息。

    左无极和王克则和一些江湖人守在东门,其他三门也各有江湖人士守着,为的就是防止有残兵逃走。

    傍晚时刻,所有浴血的江湖人也都回来了,并且还借了车马载来一车车祖越兵卒的衣甲。

    左无极扁杖两端走沾染着血迹甚至白浆,站在城门口见到燕飞回来,立刻兴奋地大喊。

    “大师父!您没事吧?”

    一边的王克笑一声。

    “燕兄乃是先天高手,又不是直面大军,这等巷战,谁能伤得到他?”

    正说着,燕飞已经到了跟前,拍了拍左无极的肩膀,低声对王克道。

    “如何了?”

    王克面色严肃地回答。

    “入夜前就能全部准备妥当。”

    此时此刻,已经陆陆续续有大贞军士通过齐林关附近的小道分批次出关,规模在百人到几百人不等,每人皆有白色披风以作雪地掩护,又有江湖人士和探马远远在外查探,这除夕夜显然无法相安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