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有此风骨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59章 有此风骨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青松道人算命确实是属于那种不吐不快的人,但其实也清楚算出来的东西不可能句句是好话,人生有起有伏,怎么可能事事如意,尤其有些话,哪怕青松道人这么多年来偶尔也会用较为修饰的方式表达,但还是十分残酷的,所以从来都是做好挨骂乃至挨揍的准备的,不过杜长生最终没有太过失态,这倒让青松道人对杜长生更高看了一分。

    想杜长生这种身份特殊,面相特殊又带着模糊的,通过卜算方式算出命数纠葛,这还是令青松道人挺有成就感的。

    于是在杜长生于校场独自生闷气平复心情的时候,青松道人算是神清气爽,心满意足地回了安排给他的营帐去休息了,至于战事的问题,大贞如今是守方,不宜多动,自会有军中将帅安排。

    ……

    冬天的齐州是比较冷的,大年三十这一天,北地齐州全境飘起了鹅毛大雪,入夜之前,落雪已经覆盖了绝大部分能落下的地方。

    依着山口所建的齐林关城墙上,尹重正在巡视防务,这几天天寒,又临近新年,交战双方都有意减少活动。

    尹重在城头走过,沿途不少军士都会向其行礼。

    “将军!”“将军!”

    一个个熟悉或陌生的兵卒行礼问候,尹重也都对着他们一一点头,看着其中不少人冻得手和脸上通红,不由询问身旁校尉一句。

    “御寒衣物可足够?”

    “回将军的话,齐州入冬之后天寒地冻,御寒物资是军中首要,后方早已督办完成并运达,每一位军士都有内外御寒衣物,还有各自的蓑衣,柴炭等物也样样齐全。”

    尹重点点头,看向齐林关外,不论是林野植被还是狂野平地,全都裹着一层雪白之色。

    “将军,我军物资完备,尚且冻得手脚哆嗦,祖越贼子国中动荡,哪怕如今因为战事强行统合后方,但物资补给必然不足……”

    尹重抬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下去了,摇摇头道。

    “据探马所报,敌军如今的规模,已经号称百万,除去夸大之词和辅兵役夫等,可战之兵亦绝非少数,这么多人,在这种日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已经饱受贼兵劫掠的齐州百姓,怕是又要遭殃……”

    尹重虽然如今是武将,但毕竟出身于尹家,眼界绝非普通才从军伍的年轻军人可比,更是熟知祖越国的情况,以及敌对这群军人的习惯。若大贞的军队哪怕才出训练营的新兵都是军纪严明训练有素之师的话,祖越就是一群充满狼性匪性的凶兵,十个里面可能七个是**。

    祖越之军自身缺少物资,要么互争要么抢齐州百姓的,柿子挑软的捏,会是什么情况不光尹重清楚,很多明白人也清楚。

    事实和尹重想的差不多,祖越国大军以三五万人的规模成营,在齐林关外的齐州范围,光扎营之地加起来就延绵三百余里,距离祖越军扎营之地稍近的齐州城镇乃至村庄都遭了大殃。

    尤其是一些村镇之地,大城中还好些,毕竟祖越国如今做着开疆拓土的梦,不会太决绝,而那些村镇之类的地方就完全是待宰的羔羊了。

    齐林关以北的建丘府是祖越大军其中一支主力的主要驻扎点,在大年三十的白天,军中有将军称兵士们应该过个好年,并且顺势放宽了最近的管制,不少心头火热的祖越士兵就此冲向附近的县城和村落。

    今年对于齐州百姓来说时运不济,平常大家也根本不敢出门过多的采办什么东西,但今天是大年三十,鞭炮可以不买,一顿稍微过得去一点的团圆饭一定要准备,最好能找相熟的读书人写个春联什么的,还有人也希望去庙宇等地祈福,祈求着贼兵不要找来,祈求着大贞王师早日战胜贼兵。

    竹罗县原本的县尉和县城大部分差役及兵丁,早就已经在祖越大军攻来的那会就死的死残的残,如今县城就是不设防的状态,秩序维持靠着县令的威望和少数残存衙役,以及百姓的自觉。

    城门口有几个菜农挑着箩筐正要进城,这段时间大家不敢出门,今天大年三十还是有人忍不住要做做生意,卖点储存的萝卜和其他蔬菜,想换点肉回家。

    农人们还没进城,忽然听到后方有响动,在回头看向远方后疑惑了一会,随后脸上逐渐出现惊恐的表情,那是军队前来扬起的尘土。

    “贼,贼兵,又来了!”

    “快跑快跑!”“哎别往外走啊,空旷地带我们这么走着,会被贼兵当靶子射死的!”

    “那块入城啊,快走啊!”

    几个农人挑着扁担赶紧朝着城里跑,有的干脆箩筐和白菜都不要了,就抽了根扁担拼命跑,进了城里几人就大喊。

    “贼兵来啦~~~贼兵又来啦~~~~~”

    “啊?”“阿爹!”

    “贼兵要来了?”“快快,快回家!”

    “快跑啊,贼兵又来了!”

    “啊……”“呜呜呜……娘,娘你在哪?”

    城中百姓慌乱一片,惊恐的喊叫声和孩童哭声交织在一起,人群和无头苍蝇一样四散奔逃,有的人直接往家里跑,有的人则有些茫然,往看起来隐蔽偏僻的地方冲,也有和大人失散孩子只是在原地哭泣。

    “砰”的一下,有孩子被慌不择路的人撞倒,直接摔在了街道旁边的店铺门口,那边的店铺老板正在锁门,而撞倒孩子的那个男子只是回头看了孩子一眼,依旧往远方跑了。

    “呜……呜……呜呜……娘,娘……”

    一个胡子花白的农人看到这孩子,冲过去将他扶起来。

    “哎呀,谁家的孩子?大人呢?大人呢?孩子,你爹娘呢?你别老哭啊,别哭了!哎呀!”

    老农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拉起孩子的手就赶紧往城中深处跑,而在他们离开后十几息,一个妇人脸色惨白的跑到混乱的街道上大喊孩子,又被身边人一起带着逃去其他地方。

    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只是县城混乱场景下的一片缩影,人们本能地意识到灾难临近。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嗒嗒嗒嗒嗒……”

    马蹄声和杂乱的脚步声终于蔓延到县城门口,城门关了一半,也不知道刚刚是谁打算关城门,到了一半又放弃逃跑,入城口的街道上,此刻看去空无人烟,只有寒风吹动几个竹箩筐在街上滚动,城中悄无声息,若非祖越兵士们刚刚老远就听到了城中嘈杂慌乱的喊叫,还真可能以为这是一座空城。

    一个身穿官袍头戴方顶乌纱帽,腰间挎着一柄剑的中年男子,一步步从街道尽头方向走来,步伐平稳,面色平静中带着怒意。

    祖越兵领头的军士策马带着兵冲入城中,看到面前这人远远走来,眯起眼睛之后抬手。后方的兵哪怕心中躁动起来,但这会也不得不逐渐停了下来,这会还没开抢,他们还收得住心,不会公然违抗上锋命令。

    官袍男子迎着寒风一步步走到军官马前,抬起双手微微行了一礼。

    “吾乃竹罗县县令,贵军早有言在先,会保罗竹县平安,将军今日兴师动众来此,难不成是要毁约?”

    军马之上的只是一个校尉,但他很喜欢听别人喊他将军,此刻皮笑肉不笑道。

    “哦?县令大人啊,既然早有约定,我等自然是遵守的……不过,不是说任何人不准配有兵刃吗?县令腰间为何物啊?”

    听到校尉说要守约不犯,后方的兵丁中出现一阵骚动,校尉回头视线扫向后方,这骚动才平息下来。

    县令目光严肃。

    “书生之剑不过是配饰,既然将军说会守约,还请将军带着人马离去,若有难处,换种方式找本官商议,自会尽力相帮。”

    “嗯,这也没问题,哦对了,敢问县令,是谁同你说的会保罗竹县平安?”

    “贵军中的王成虎将军。”

    校尉点点头,再次露出笑容,回头望向后面的兵丁。

    “弟兄们,王成虎将军是谁,我可没听过啊,你们听过吗?”

    “没有~~~”“没,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校尉转过头来,笑道。

    “既无此人,约定自然也不作数了,哈哈哈哈……”

    县令面色狰狞怒不可遏,指着军马上的校尉怒喝道。

    “你等鼠辈皆不得好死!等我大贞王师杀来,定将尔等凌迟——”

    “铮~”

    话音未落,县令已然拔剑,直接朝着校尉砍去,来此他就没打算活着。

    “呜~~”“当~”

    校尉马枪一举,轻松挡住了县令挥来的剑,随后枪势往前一送。

    “噗~”的一声,刺入县令胸口,并将之挑起。

    “大贞王师?也似你等绵软无力而已。”

    “弟兄们,能拿得走搬得动的,随尔等动手!”

    校尉话语间长枪一甩,将县令甩到街边,随后策马朝着城中而去,周围的兵丁皆兴奋得大喊大叫,向着城中各处冲去。

    “咳…..咳……贼子……匪类……”

    县令死死攥着剑柄,在怒骂中,睁目气绝身亡。

    一个身穿甲胄的军官带着两名军卒走到这县令面前,目光严肃的看着双目如暴突的县令,再看向对方死死攥着的剑。

    军官弯下身去,伸手将县令的双目合上,口中低沉道。

    “一介书生县令,竟有此风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