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忠言逆耳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58章 忠言逆耳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焚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青松道人的模样较以前没有太大改变,但气质和观感方面的变化就太大了,道袍飘逸长剑背身,拂尘挽臂好似流苏,再加上另一只手提着的两颗头颅和那淡然的表情,看到这个道人过来的军士都知晓定是高人来了,而在这个时间地点现身,极大可能是大贞这边的人。

    在青松道人还没接近军营的时候,杜长生已经携几位弟子等候在军营入口处了,周围有士卒将官也汇聚在这边看着,有人相熟的校尉向着杜长生询问一声。

    “国师,那边来的可是我大贞高人?”

    杜长生倒也没多大架子,点头笑道。

    “来者定是我大贞高人,手中物件乃是两颗头颅,就是不知道是敌营中哪两个妖人了!”

    杜长生话音才落,青松道人的声音已经远远传来。

    “贫道初来北境,当然更不知晓这两孽障是谁,只能由国师大人辨别了,昨夜杀得急,未问出什么。”

    带着话语的余音,青松道人略微超出视觉感官的速度,仿佛十几步之间已经跨越百步距离来到了营房前,右手一甩,两颗人头已经“砰”“砰”两声扔在了地上,滚到了一边,同时青松道人也向着杜长生行了和寻常作揖略有不同的道门揖手礼。

    “贫道齐宣,道号青松,长年修行不谙世事,今次算得我大贞与祖越有天数之争,特来相助!”

    杜长生也不敢怠慢,携弟子一齐回礼。

    “鄙人杜长生,在朝中小有官职,享朝廷俸禄,多谢青松道长来助。”

    说着,杜长生看向地上的人头,随后冷笑一声。

    “此二人皆是旁门左道之徒,但也有些本事,加上今晨的另外两个人头,‘林谷四仙’倒是重聚了,哼哼,好得很!哦,怠慢道长了,快快里边请,到我营帐中一叙。”

    青松道人当然不会推辞,只是他眼神扫过周围或者高兴或者好奇的一张张面孔,这些都是大贞征北军的士卒,他们满是风霜的面上都有坚毅,身上或整洁或略残破的衣甲上都存有血迹,只是身上死气环绕不散,显示他们的命运凶多吉少。

    心中暗暗叹一口气,青松道人这才随着杜长生一起去了营帐。

    途中有佝偻老妪现身行礼问候,有体魄壮硕夸张的汉子带着一身妖气出现问礼,也有正常修行之辈前来问候,青松道人虽然看出其中有一些路数不算太正,但此间都是一个阵营,也都礼貌回礼。

    都照了个面之后,青松道人才随着杜长生到了营帐中,难得来一个看起来是真正高人的人物,杜长生接待得也十分殷勤,茶水点心命人跟着上。

    青松道人来者不拒,在喝了些茶水吃了些点心之后,才忽然问道。

    “对了,国师大人,白夫人呢?”

    杜长生微微一愣,皱眉不解道。

    “白夫人?谁啊?”

    “呃,白夫人没有来过大营之中?哦,白夫人乃是一位道行高深的仙道女修,在进入齐州之境前,贫道夜间沐星光而吐纳之刻,白夫人曾现身见过贫道,其人亦是来北方相助的,道行胜我许多,应该早就到了。”

    杜长生摇摇头。

    “委实没有见过,或许暂时不想现身吧?”

    “或许吧。”

    青松道人思虑着,随后视线又落到了杜长生身上,那目光令杜长生都微微有些不自在,刚刚他就发现这青松道人时不时就会仔细观察他一会,本以为最初是好奇,现在怎么还这样。

    ‘莫不是这青松道人还有断袖之癖?’

    哪怕是如今的杜长生也忍不住略有不适。

    “呃,青松道长,杜某身上可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啊?哦哦,国师多虑了……”

    青松道人微微一愣,随后马上反应过来,赶忙解释道。

    “贫道这是老毛病犯了,见到奇特的面相或者命数气息,总是忍不住想要为对方算上一卦,杜国师仙风道骨面色出众,看着贫道有些技痒……”

    杜长生闻弦知雅意,当然明白这青松道人是什么意思,估摸着是借着算命拍拍他的马匹,毕竟此乃气数之争,大贞胜了好处极大,他这国师名义上领衔大贞修行祭礼,在修行人中就是朝廷气数代言人,巴结的人可不少,青松道人虽然是个高人,但既然介入大贞之事,气数就不免牵扯修行,搞好和他这大贞国师的关系还是很有好处的。

    而杜长生心里也想和青松道人拉近些关系,毕竟如今营中他看得最顺眼的就是这新来的道长。

    “好,那就劳烦青松道长为杜某算一卦,说起来自从步入修行,杜某就再没测过自己的命数卦象了,呵呵呵。”

    “哈哈哈,那好,贫道就为国师算上一卦,还请国师勿要用太多法力扰动气相,这才算得准呐!”

    “那是自然!”

    两人客客气气一片祥和,杜长生也收敛法力,露出一张恬静的面相,盘坐在蒲团上如同一尊着丝绸仙衣的得道真仙。

    青松道人面露喜色,寻常百姓之中奇特的面相当然有,但哪里会很多呢,云山附近早就不能满足他了,这次来北境相助征北军,竟然能给大贞国师算命,不虚此行,绝对的不虚此行啊,想起来,常人的卦象哪有修行之人的卦象猎奇啊!

    “好,好,妙,妙啊……”

    杜长生看着青松道人既不掐诀也不以什么物品起卦,甚至法力都没提起来,就是凭着肉眼在那看,口中“好好”“妙妙”地叫。

    “呃,青松道长,好在何处,妙在何处?”

    “哈哈哈,当然是好在修行人的面相之好,妙在修行人的面相之妙咯,看国师这面相,你我果然是同道中人,定是也被凡人打过好多次吧?哈哈哈,不瞒国师说,贫道当初差点被打断腿……”

    杜长生恬静的脸色当即僵了一下。

    “呵呵,道长说笑了,杜某可不曾有此等遭遇啊……”

    “哎,我懂,贫道定是不会去乱说的!”

    青松面色严肃几分,心中也意识到自己稍有失态,赶紧说下去。

    “再来说说国师命相,国师不愧是天人之资,越是往后命数越是玄奥不清啊,说明国师修行变幻无穷啊……”

    “哦?”

    杜长生再次展露笑颜,暂且压下之前的不适,抚须询问道。

    “愿闻其详!”

    “嗯,杜国师乃是大贞朝廷栋梁,联系国祚气数与国中修行脉络,国师的作用可不小啊,嗯,贫道有些话说出来,国师可不要生气啊!”

    杜长生眉头一挑,点头道。

    “但讲无妨!”

    “国师定不生气?”

    “杜某所言还能有假?你我都是修士,莫不是要杜某立誓不成?”

    杜长生也是被这道人逗乐了,刚刚的些许气闷也消了,这人倒是蛮真诚的。

    “哎哎,国师言重了,无需如此!”

    青松道人放心了,不过想了下,袖中还是暗自掐了个天地妙法中观想的不动如山印以防不测,这印法的好处就是现在看不出来,但心意有多块,展开就多块,然后青松道人才开口道。

    “贫道言国师修行玄奥不清变幻无穷,其实是说,上限极高,下限则同样如此,身处朝中持心甚为重要。”

    杜长生点头表示认同,抚须道。

    “不错,曾有长辈高人也如此告诫过杜某,道长看得明白,所以杜某多年以来修身养性,收心收念,持心如一,身处朝野之内如坐山野幽林!”

    青松道人听得好好的,听到这里眉头越皱越紧,忍不住直言道。

    “哎呦国师,你这持心如一收心收念做得可不咋样啊,得亏了我不是你那长辈,否则就冲你这话,一个耳刮子少不了啊。”

    “你……”

    杜长生手指一点差点失态,只觉得气血有些上涌,青松道人则赶紧道。

    “修身养性,修身养性!”

    杜长生深吸一口气,勉强露出笑容。

    “呵呵,道长说得是,须得修身养性,我看我们还是谈谈前线战事吧!”

    “哎国师此言差矣,贫道还没算完没说完呢,国师这命数大有可为,大有可讲啊!”

    杜长生眉头直跳。

    “可杜某不想听了!”

    “你看,国师,刚刚贫道说什么来着,你还差得远呢,这不,说两句就不想听了,这算都算了,不说完贫道憋得慌啊,要不说完国师可以打我一顿,贫道绝不还手!”

    杜长生真是被气笑了,但再看这道人的样子,心中不由觉得有些荒谬,这道人认真的?

    ……

    半个时辰之后,杜长生脸色难看地从营帐中走出来,步伐匆匆地快步来到校场,对着天空不停深呼吸,好悬才没发作出来。

    杜长生能感觉出来青松道人很真诚,每一句话都很真诚,恨不起来,但这和气不气人毫无关系,刚刚他真的差点就动手打人了,好悬才忍住。

    那青松道人觉得有些话不好听,一鼓作气全说出来,然后看到青松道人一脸神清气爽的样子,杜长生就更气了。

    但在深呼吸十几次之后,杜长生又忍不住在想着青松道人的话,自己为什么气,还不是一些不足甚至不堪之处被一针见血地点出来,毫不留余地和情面。

    “呼……”

    杜长生长长呼出一口气,算是暂时平复下心情,然后此时,远远传来青松道人的声音。

    “国师,贫道说了可以任你打一顿的,你还打不打?不打贫道可去休息了。”

    一个“滚”字好悬没吼出来,杜长生面色僵硬的朝向远方帐篷,传音道。

    “道长自去休息便是……”

    青松道人走出杜长生的营帐,摇头低吟道。

    “忠言逆耳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