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不可说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47章 不可说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当果然看到第二只金乌神鸟的时候,计缘心中虽然震动,但面上却如两龙这般惊讶得夸张,听到青尤的话,计缘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低声道。

    “双日不会齐飞,只是司职有轮换而已……”

    见到第二只金乌神鸟,计缘就不由自主地更多想一层,想着是不是会有第三只……

    目前的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老龙应宏和青尤的认知乃至想象力之外了,所以基本就是看计缘的意见了。

    “计先生,可还有什么见疑之处?”

    别说是十分了解计缘的老龙,就是青尤也明显看得出此刻计缘愁死不减,计缘看向两人,直言道。

    “计某并不确定金乌究竟有几只,我等需多观察一段时间。”

    三人压下心中的震撼,在原地看了半夜之后直接退去。

    在随后的近三个月的时间中,四位真龙全都和计缘一起多次来到那海底山脉之后见证金乌栖扶桑,计缘更是每日必至,而其余蛟龙则在五人商议之后,不准任何一条蛟龙来看,倒不是因为危险,而是有其他考量。

    在这三个月时间中,五人所见的金乌一直是之前所见的那两只,并且两只金乌几乎从不同时存于扶桑树上,基本夜夜交替落下。

    最初的心悸和震动逐渐减缓之后,计缘等人甚至小心翼翼的尝试在白天接近扶桑神树,只是他们又发现了另一件事,这扶桑神树白日确实清晰不少,但看似视之可见,但不论他们怎么接近,始终只能产生一种靠近的错觉,但却无法真正接触到扶桑神树,而夜间就更不用说了。

    出荒海已经快要整整两年了,到了第三个月月末,这天夜里,计缘和四位龙君再次齐聚那一片山脉之外,望着远方在扶桑树枝头休憩的金乌沉默不语。

    “今夜又是除夕,人间想必是十分热闹吧!”

    老龙应宏抚须这么说着,目视远方扶桑神树和金乌神鸟,但视线的余光则在看着计缘,他知道自己这好友还是挺在意这种人间重要节日的,尤其是新春交替之刻。

    “是啊,今夜过后,我等便可以返回了。”

    此时五人站在一处冰台之上,这冰台乃是青尤龙君的一件宝物,由万载寒冰炼制,虽然众人不怕这里的热度,但站在这冰台上肯定是会舒服很多的。

    青尤是四个龙君里面看起来最年轻的,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在人形状态留胡子的,此刻负手在背,望着远方的金乌感叹道。

    “没想到此次出海,孽虫没寻到,却有幸得见此等惊天秘密。”

    “是啊,老夫也没想到,太阳竟然是活的,竟是金乌神鸟!”

    共融也点头附和,但计缘听闻却微微皱眉,只是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其实在计缘心中,认可金乌为太阳之灵,但也有种猜测,认为金乌未必就一定是完整的太阳,或许金乌会以星辰为依,两者相合才是真正的太阳,但这就没必要和几位真龙说了。

    这些日子,计缘想了很多很多,将以前忽略的一些事情也借此机会深思了一番,比如之前他认为天圆地方,这或许广义上没错,但并非一定准确,因为大地上其实是有一定时差的,即相隔遥远的地方,可能出现一处已经破晓,而另一处天还没亮。

    看到“太阳”才意识到这些事,但并不能说明大地可能是拱形,也有可能如之前他猜测的那样呈现区域性起伏,只是这起伏比他想象中的范围要大得多,也夸张得多。

    至于大地是不是球形则不需要多想了,不光是感知层面,也因为从没有听过谁能照着一个方向直行返回原点的,就如龙族曾经有无聊的龙留下的记载一样,出荒海后旷日持久地向着一面飞行和潜游,是能够到达环境极其恶劣的所谓“大地之极”的位置的。

    只不过又很快假设又会被计缘自我推翻,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这种微弱的“时差”并无确切规律,一条线上可能出现有轻微时差的区域,也可能在远方出现时刻几乎相同的区域,这就说明依然是区域地貌的关系占据主因,比如缓慢凹陷的巨大盆地和阻隔天光的巨大高山。

    应宏抚须看着远方的扶桑神树低声提醒另外四人。

    “马上子时了,诸位收心。”

    全都仔细看着扶桑树方向,计缘更是在心中默默计算时间的流逝,哪怕是处在这偏荒的天地一角,计缘仍然能感受到沉积了一年的浊气和蓄势待发的清气开始渐渐积蓄分割,只等子时就会拉开天地一年的新帷幕。

    但子时还没到,扶桑树上的金乌也在此时鸣叫一声。

    “呜啊”

    在计缘等人略微紧张的等待中,远方可望而不可即的金红色光芒正在逐渐减弱,到最后已经弱到只剩下一片散发着光辉的红晕。

    “咚……咚……咚……咚……咚……”

    扶桑树那边,那种令人心悸的鼓声忽然响了起来,这令四位龙君条件反射般想要后退,因为这段时间他们已经知晓,日出日落之刻都有鼓声,一听到鼓声就会有种危险的感觉。

    但几人毕竟是真龙,这点定力还是有的,见到计缘巍然不动,四龙也就没有动作,甚至出声询问都没有。

    隐隐约约之中,有模糊的车辇带着那一片红晕升起,离开扶桑神树远去,鼓声也越来越远,逐渐在耳中消失。

    这是这段时间以来,计缘和四龙唯一一次看到夜里扶桑树上没有金乌的情况,而计缘依旧不动,四龙也依旧陪着站立在冰台之上。

    直到片刻之后子时真正到来,天地之间浊气下沉清气上升,计缘才缓缓呼出一口气。

    “果然如此……”

    果然,当初他在海上听到的鼓声和那一抹天际始终接触不到的红晕,正是金乌车驾。

    “计先生,果然如此什么?”

    青尤好奇地询问一句,这段时间和计缘对话最多的并不是好友应宏,也不是那老黄龙,更不可能是共融,反而是这条青龙。

    “计某的意思是,果然如我心中所想,至少在新旧交替这时刻,金乌会出游,就是不知道他此举只是为了看新春,还是另有目的。”

    计缘皱眉沉思的样子,很容易让旁人多作联想,想着计缘好像在猜测甚至算计着金乌的种种事。

    四龙到了今日依旧没完全脱离见到金乌的震撼,而计缘不但使得扶桑神树和金乌,更好似对此有所算计,由不得四龙心中多想,而在这之中,老龙应宏则更是思虑深远,一方面自觉早就有的猜测没错,同时又觉自己猜得还是不够大胆。

    计缘不知道这四龙心中全在想他计某人的事,还以为他们沉默不语是各有思虑,等了片刻后,计缘才开口打破沉默。

    “走吧,此处暂时应该是不用来了,我等出海整整两年,回去或许还得一年。”

    说着,计缘一双苍目郑重的看向四位龙君。

    “几位龙君,我等所见之事,若无必要,还是不要外传为好,当然,计某并非要求诸位定要如此,不过是一声叮嘱而已。”

    “计先生放心,我等心中有数。”

    “不错,我等也非多嘴之人。正是此理。”

    其他三位龙君出声回应,而老龙则只是微微点头,他和计缘的交情,不需要多说什么。

    计缘闻言面露笑容,心中知道所谓“保证不说”其实并不靠谱,而且承诺也比较宽松,更何况眼前是妖修真龙,但他还是朝着四龙微微拱手,后四者也立刻回礼,随后青尤收了冰台,五人一起御水折返,离开了这一片海中山脉。

    三百余条蛟龙早已远在离开那一片诡异非常的荒海海域,在相对安全的外围等候,而黄裕重的水晶宫也在此处海底摆开,容众龙休憩。

    随着等待时间的推移,众龙心中也不免有些焦急,虽然几个月时间对于龙族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可毕竟如今情况特殊。

    这些蛟龙中,有一百余条是在最初隐约见到了扶桑神树的,也经历过一起逃脱“落日之险”的,而另外两百蛟龙则没有,除此之外,三百蛟龙在之后都没去过那险地,也没见到过金乌。

    “若璃,爹和计叔叔离开快四个月了,你说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究竟看到了什么?”

    水晶宫某处天台上,应丰和应若璃坐在晶石桌前,边上还有几蛟都算是老龙麾下,大家和其他蛟龙一样,都有些烦躁不安,虽然应若璃心中也不是平静如止水,可至少比大部分龙要冷静。

    “兄长,此事计叔叔和几位龙君既然不让我们跟随,定有原因的,他们修为高深,肯定也不会有事,我等耐心等着便是了。”

    边上也有蛟龙沉思道。

    “想来应该是一件了不得的秘事,而且危险非常。”

    这说了句废话,类似的应丰听多了,正要说点什么,忽然心中一动,边上众蛟也纷纷站起来望向远方,那边有龙吟声传来。

    没过多久,水晶宫被黄裕重收起,三百龙蛟启程返回,整个过程中,不论是计缘还是四位龙君都没对其他蛟龙多说什么,令众龙蛟心中如同猫爪,但也不敢不尊龙君之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