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天有双日呼?(求个月票啊)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46章 天有双日呼?(求个月票啊)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刚刚逃得急切,几乎算是计缘和众龙合力在水中能达到的最快速度,所以虽然不到半个时辰,但已经逃遁出去老远,而这会回去的时候,计缘和两龙则刻意放慢速度,所以显得这段路有些漫长。

    应宏和青尤此刻都是人形和计缘一起前进,越是往前,感受到的温度就越高,但却并没有之前逃亡的时候那么夸张,远方的光也显得暗淡,至少在应宏和青尤两位龙君眼中比较暗淡,再没有之前光芒夺目不可直视的感觉。

    三人过境,水流几乎毫无起伏,更无带起什么气泡,好似他们就是水流的一部分,以轻盈姿态御水前行。

    大约一个多时辰之后,随着越来越接近之前的位置,青尤忍不住这么嘀咕一句。

    “有些怪啊!”

    计缘看看他,点头低声道。

    “青龙君也发现了?若以方才的威势,我等接近此处绝不会如此轻松,若计某所料不差,或许我们此去并无危险,嗯,至少在黎明前是如此。”

    应宏和青尤对视一眼,并没有直接问出来,想着计缘一会应该会有所解答,所以只是安静的跟着。

    大约又过去一刻钟不到,三人终于再次见到了那海中山峦,在山峦后方,有一片金红光芒透出,加上海水浑浊,所以这光渲染得山那边的海水一片火红,在三人看来犹如散发着光芒的金红之墨。

    到了这里,热力却并未有明显提升,而是和一刻多钟之前那样,似乎已经到了某种并不算高的极限。

    三人在山峦之后略微停顿了一下,应宏和青尤两位龙君看向计缘,明显将决断权交给了他,计缘也没有多做犹豫,都已经到这了,没理由不过去。

    “二位龙君,一会我们缓速慢游收敛气息,切莫躁动。”

    “计先生放心,老朽知道轻重。”“不错!”

    这种情况,就算是素来高傲自负的真龙也不得不谨小慎微,全听“内行人”计缘的吩咐了。

    三人这会的速度已经放缓到了如同正常游鱼,顺着水流缓缓游过山峦间隙,那金红色的光芒也尽显于眼前,将三人的面部都印得通红。

    一股强大的气息迎面而来,令计缘和两位龙君感到心悸不已,好似只是一个凡人面对神奇莫测的巨大妖物,但出奇的是,三人并无感受到太强的压迫感,更无法感受到太强的妖气。

    原本两位龙君都以为,或许会面临强到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和势比汪洋高天的恐怖妖气,但这些都没出现,此刻感受到的强大气息,更像是心神层面交感于天的震动。

    计缘微微张着嘴,失神的看着远方,此前哪怕海水浑浊,但扶桑树在计缘的法眼中还是十分清晰,但此时则不然,显得有些模模糊糊,而在扶桑树上层的某条枝丫上,有一只金红色的巨大三足之鸟正在梳羽嬉戏,其身燃烧着熊熊烈火,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金红色光芒。

    这金乌之大远超真龙之躯,站在犹如山峦般的扶桑树上也不可忽视,远观之刻仿若一**日挂在枝头,极其耀眼夺目,但这大小,比之计缘主观印象中的太阳当然同样远不可比,只是如今计缘也不会纠结于此。

    计缘的视线在扶桑树边寻找,随后在树脚下隐约看到一架巨大的车辇

    而在应宏和青尤两位真龙眼中,哪怕运足法力和目力观望,远方那颗扶桑树也已经模糊如雾中之影,在这扶桑树之上,有一团巨大的金红火焰在燃烧,这火焰偶尔有翅形之物展开,又有尖锐火喙伸出,时而还会跳跃一下,能见三条模糊的火焰巨爪,但这些都是惊鸿一瞥,大多数时刻只能见其形隐于煌煌光芒与火焰之中,也不只是不是那金乌气息太过夸张,干扰了一切感观。

    “三足金乌,三足金乌……”

    计缘喃喃着,从袖中再次将金乌之羽拿了出来,此刻羽毛同样散发着光芒,甚至隐约有虚火升腾而起。

    青尤微微一惊,骇然看向计缘,心中只觉得计缘此举无异于孩童在干草房中玩火。

    “计先生,你这是!?”

    就连老龙应宏也吓了一跳,但他知道计缘并非不稳重的人,强忍着将差点喊出来的“计先生”给咽回了肚子里。

    “青龙君放心,这金乌看不到我们的。”

    计缘心中压力微释,面露微笑地说了一句,但也就是在他话音刚落的那一刻,远方扶桑树上,那正在梳理着翅羽的金乌忽然停下了动作,转头缓缓看向了这边,一双犹如金焰汇聚的双目正对计缘等人所在。

    计缘和两位龙君一下子身体僵硬如冰。

    这一刻,刚刚不觉有多大压力的三人,只觉得犹如常人身坠万丈深渊,心神剧烈震动,感受到无穷无尽的压力向着心头袭来,更犹如看到一**日在滔天火海升起。

    金乌眯起了眼睛,大约几息之后,口中发出一声鸦鸣。

    “呜啊~~~~~~~~~~”

    这声音在计缘耳中恍如隔着深渊幽谷传来,而在应宏和青尤耳中则模糊不清,有人隔着千山万水。

    也是在这一声鸦鸣过后,金乌的视线从计缘等人处移开,再次专心于自我整洁之中。

    “呼……”“嗬……”

    三人压力骤减,各自轻轻舒缓气息。

    刚刚那一刻,包括计缘在内的三人几乎是脑海一片空白,这会心神回暖,老龙应宏和青尤就都看向了计缘,却发现计缘面色淡然,还维持这方才的微笑。

    其实刚刚计缘心中也极其紧张,面上的微笑是僵住的,此刻见两位龙君看来,心中也稍觉尴尬,但面上并未表现出来。

    计缘结合当初云山观另一支道门留下的警示和两面星幡所见气相,基本能坐实之前的猜测了。

    “看来确实如计某所料了,这金乌其实并不在我等所处的大地与海洋上,在其落日之后,严格来说,金乌和扶桑此刻处于狭义上的‘天外’,依旧处于广义上的‘天地之间’,但如今我等只能模糊远观,却无法触碰,而这扶桑依旧扎根大地,所以在此前我等见之还算清晰,而此刻金乌既落,则牵带着扶桑树也远离天地。”

    应宏心中一动,抓住了其中关键,开口道。

    “日落和日出之刻最为危险?”

    “不错,日落和日出之刻,金乌司职天阳之责,离树而飞之时,扶桑树同大地的牵连会增强,同时也是太阳之灵大亮的时刻,天阳烈火之盛世间难容,受此影响,我等所处之地近乎绝域!”

    说着计缘眉头再次皱起,看了一眼应宏和青尤,忽然低声询问一句。

    “二位龙君,太阳东升西落乃天道之理,扶桑树既然在这,所处之地是为东端,日升之理自然是没问题的,那日落呢?”

    “呃……”“这……”

    这问题显然把仍然心有余悸的两龙给问住了,随后老龙意识到三人中最可能知道答案的还不是计缘嘛,于是顺嘴说道。

    “还是请计先生解惑吧。”

    计缘确实在问出之后也想到了好几种可能,只得说出了自觉可能性较大的一种。

    “或许日落之刻,大日在极西之处,然在太阳在大地背面仍然运转,直至绕回东端扶桑树处,金乌方乘车辇而回,落于扶桑树上休憩……”

    计缘越是说,眉头却依然紧锁,觉得自己的话也十分矛盾,边上的青尤龙君则直接点出了计缘话中的问题。

    “若如计先生所说,那天地何其之广也,太阳运转于大地之背,亦非瞬息可过,如何能在日落之刻就落于扶桑树上?”

    计缘微微摇头又轻轻点头。

    “是啊,青龙君所言甚是……如何能……”

    计缘话说到一半,看着手中的羽毛忽然顿住了话语,心跳也扑通扑通越来越快。

    “咕……”

    计缘轻轻咽了口口水。

    ‘不……会……吧……’

    “计先生?计先生?”“计先生,你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妙之事?”

    应宏和青尤发现计缘看着手中羽毛不再言语,面上又显出那种失神的状态,不由也有些紧张。

    计缘回过神来,看向应宏和青尤,面上神色莫名。

    “两位龙君,或许我等该明日此时再来此处查看……”

    “这是为何?”

    老龙应宏这么问一句,但计缘心绪有些乱,只是摇头道。

    “明日自见分晓!”

    在黎明前夕,计缘和两龙先行退去,在远方见证着日升之像,而后等待整整一天,日落之后,三人再次折返。

    这一次,证实了计缘心中的猜测,而两龙则再次在昨日原处呆滞了好一会。

    远方视线中的扶桑树上,金乌正在梳羽,但这次的金乌虽然看着不明显,但细观之下,似乎比昨天的小了一号,并非同一只金乌神鸟。

    青尤不由失语。

    “天有双日呼?”

    ......

    ps:端午节快乐啊大家,顺便求个月票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