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老熟人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20章 老熟人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看向歇脚亭中的汉子,即便模样在视线中显得模糊,但那胡子的特殊还是一目了然的,让计缘不由对这人有些兴趣,而对方说完这句话,就弯下腰,从身边的一个木箱子旁边取下了一个挂着的皮袋子。

    这皮袋子在汉子手中晃了两下,内部发出一阵轻微的水声,随后就被男子丢向计缘。

    “先生接酒!”

    看到皮袋子飞来,计缘赶紧走近两步双手去接,然后袋子砸在脖子下面的位置反弹之后落到了手中,看这情况,计缘不走那两步正好可以站着不动伸手接住皮质袋子。

    计缘的动作虽然算不上慌乱,但多少令亭子中的汉子稍显失望,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指了指身边道。

    “先生也不妨进来歇歇吧。”

    计缘接过袋子,拔开上头的塞子闻了闻,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光从味道来看应该是一种一种烈酒。

    计缘直接举起袋子离唇一指凌空倒了一口酒,品了品味道才咽下去。

    “不错,是好酒!”

    说着,计缘拿着袋子就走入了歇脚亭,然后在一旁坐下,又拿起袋子个“咕噜咕噜”地喝了好几口,然后将袋子递还给亭子中的汉子。

    后者接过袋子也喝了一口,上下打量计缘。

    “先生好酒量啊,这酒能面不改色喝这么几口,甘某开始信你能千斗不醉了。”

    男子很豪爽,喝完之后再次将酒递给计缘,后者也不推辞,说了声谢谢之后就又灌了几口。

    “我这袋子里有烈酒十斤,先生不是有一个白酒壶嘛,只管灌满就是了。”

    “呵呵,壮士倒是豪爽,不过计某喝几口就是了,再说这么点酒也不够啊。”

    男子笑笑,还以为计缘的意思是这一袋酒不够他喝的,不多说什么,视线望向此刻正经过的一个送葬队伍,看着外边人群中披麻戴孝的身影,低声问了一句。

    “先生从墓丘山独自饮酒悲歌而回,是今晨去祭奠亲友了吧?”

    悲歌?我哪门子悲歌了?计缘觉得自己刚刚连吟带唱的或许不算欢快,但不至于悲伤吧。

    计缘不由哑然失笑,但也不好说什么,所以并没有回话,沉默稍倾后视线扫向汉子脚边的箱子,虽然看着模糊,但大致就是类似背箱的构造,和书生的书箱差不多,有的人带包袱,而有的人则带这种背箱,尤其方便个人带着贡品去祭祀。

    “壮士是才祭奠完的?”

    听到计缘的话,男子叹息一声。

    “哎,甘某几年没有来,不成想友人已逝,以后再来连月府城,就无人陪我喝酒了,哦对了,在下甘清乐,上荣府人士,如今算是四海为家,我看先生气度不凡,可否告知姓名?”

    男子边说边抱拳行礼,计缘抓着酒袋子也微微拱手,回道。

    “计缘,计策的计,缘分的缘,多谢甘壮士的酒了。”

    计缘说着站起身来,将袋子交还给了甘清乐,后者接过袋子起身回礼相送,见着计缘走出歇脚亭的时候,忽然觉得手中分量不对,摇晃一下才发现袋子中的酒水去了大半,刚刚看计缘好像也没喝得多凶,但一下子少这么多显然不是倒掉的,看着计缘出去的时候依然面不改色,甘清乐不由点点头。

    “好酒量啊!”

    甘清乐想了一下,将酒袋子挂回背箱一侧,然后弯腰单手一提,将箱子提起来背上,步履轻快地向着亭子外不远处的计缘追去。

    “计先生,先生若不嫌弃,容甘某同行一路,这大窖酒虽然在连月府都不算太有名,但在甘某看来不逊于一些名酒,原酿的十年窖烧滋味最醇,我可带先生去买。”

    计缘也并不厌恶此人,更对刚刚那酒很感兴趣,既然对方提及买酒的地方,他当然也乐得与人同行。

    连月府城距离墓丘山其实算不上多远,刚刚的歇脚亭本就已经处于两地中间了,所以哪怕并未施展什么神通妙法,计缘随着甘清乐一起步履轻快的前行,也在不到一个时辰之后到达了连月府城。

    还没入城中,熙熙攘攘的声音已经投过城门老远就传入计缘的耳中,当两人入了城中,满城的喧嚣全都涌入计缘的耳内,他能通过声音听出火热的市井气息,仿佛能看到远方的贩夫走卒与形形色色的人。

    同行的甘清乐虽然不是连月府人,但通过一路上的闲聊,让计缘知道这人对着府城挺熟悉的,而这半个多时辰的熟悉,甘清乐对计缘的初步感观也更加清晰,知道这是一个學识气度都不凡的人,更是有种令人想要亲近的感觉,对于这样一个人想请他帮忙领路,甘清乐欣然答应。

    “计先生,您是要直接去惠府拜访,还是先去打酒?”

    “先去打酒,计某身边从来不缺酒,如今没了可不太好受。”

    “哈哈,先生真性情中人,走,甘某请客!”

    能结交计缘,甘清乐因为友人早已离世的感伤也淡了许多,人生在世,除了许多得意的时刻,能结交形形色色相互看得顺眼的友人也是一大乐趣。

    天宝国同样是州府制,连月府城作为一府首城,当然算不得一个小城,计缘和甘清乐在城中走动,穿街走巷脱离繁华的大道,最后拐入较为冷清一条小街道,又入了一条宽敞但深邃的老巷子。

    远远望去,在计缘模糊的视线中,巷子尽头也就是巷子另一端的入口处,有一间门面,外头挂着一面大大的三角旗,以计缘的视线,哪怕还稍远,也能连看带猜的知道那是一个“窖”字。

    “先生,咱们到了。”

    甘清乐笑了一声,脚步明显加快,人还没走近店铺,大嗓门已经先一步喊出了声。

    “老姚,可备有上好的大窖酒啊,要十年醇的!”

    “甘大侠来了,当然是要多少有多少!”

    那边一个老者探出身子到巷子里,以同样响亮的声音回应,那笑容和嗓门就如同这大窖酒一样浓烈。

    计缘随着甘清乐一起到了店面前,这是一个一边有侧门,柜台则对着外头的小店,边上摆着一些竖木板,显然晚上打烊就会从内把木板一根根插好,店内没有其他伙计,就一个看着十分魁梧结实的老者,光站在店门口就是一股浓烈的酒香味扑鼻而来。

    “这是计先生,我专门带来照顾你生意的,可不能拿次品充好!”

    “看甘大侠说的什么话,就算我大窖酒的招牌还是要的,更何况是您带来的。”

    老者隔着柜台,在店内向着甘清乐和计缘行礼,两人也浅浅回礼,在三人的笑容中,计缘忽然转向另一侧的巷子外,外头的街道上此刻正有一支不算小的队伍路过,其内有车有马,也有许多侍女随从,更少不了骑着高头大马的护卫,其中竟然就计缘熟悉的人。

    甘清乐此刻也看着外头,回头看了一眼计缘道。

    “计先生先在这里打酒,甘某去去就回来。”

    “可是这队伍有异?”

    甘清乐回头看了看已经经过的队伍,再次看向计缘,他知道计缘是个聪明人,也不打算隐瞒。

    “刚刚队伍中有一名骑马的女官,名叫陆千言,是廷梁国一个了不得的女子,他随着队伍一起出现,想来这队伍也不简单,甘某跟上去看看,若有什么趣事,回来再同先生分享!”

    计缘当然也看到了陆千言,并且还知道廷梁国长公主楚茹嫣也在队伍的马车中,甚至慧同和尚也在队伍中,但他并未说破,只是对着甘清乐点头道。

    “甘大侠只管去,我先在这买酒便是。”

    “好,我只远远随行一会,很快会回来的。”

    说完甘清乐就走出了巷子,然后步态自然地朝着刚刚队伍离开的方向去了。

    “也是个爱凑热闹的……”

    计缘笑着喃喃一句,一边的老汉显然也听到了,笑着附和道。

    “甘大侠向来如此,对了,先生要打多少酒,可有容器?甘大侠的酒袋子我已经灌满了。”

    计缘回头望向店铺柜台内的老汉,笑着从袖中取出白玉千斗壶。

    “装……嗯,来一大坛吧。”

    计缘本来想说装满,可看了看这店铺内大小酒坛,加在一起也没有千斗的量,而且闻香味也知道其中有不少年份不够的,计缘喝酒是不算很挑,但有选择的情况下,当然买好酒。

    “好嘞,大窖酒一坛,先生您还是识货啊,这一坛酒芬芳盖一楼啊,您看,这一坛就得有四斤,都是十年以上的……”

    “不是这种一坛,而是那种。”

    计缘打断老汉的话,视线扫了一眼老汉提出来放在柜台上的小坛子,伸手指向了店铺后方,那边有两排常人大腿那么高的酒坛子。

    “啊?”

    “愣着作甚?难道不卖?”

    “卖卖卖,当然卖,当然卖,这坛子有些大,呃,先生在何处落脚,我装了板车帮先生送去?”

    “先算算多少钱,酒我自己会带走的。”

    看到计缘的微笑,老汉愣了一下,面露喜色,更加客气道。

    “这大坛子装酒六十斤,只多不少,童叟无欺,我算先生六十斤,您给千二百文,银子铜钱都成。”

    二十文钱一斤,就这酒的品质而言算是很公道了。

    片刻之后,店铺柜台上还摆着刚刚称完的碎银子,老汉则愣愣地探头看着巷子外,刚刚他把酒坛子挪到一侧门口,然后就见到付清钱的计缘直接单手将酒坛子抓了起来,就这么拎着离开了巷子。

    这一幕看得老汉瞠目结舌,这大酒坛连上坛子分量得有百斤分量,他挪动起来都废力,这儒雅的先生竟然有这把子力气,不愧是甘大侠带来的。

    然后老汉忽然反应过来什么,赶紧探头朝着已经看不到计缘的巷口方向吆喝一句。

    “先生,甘大侠说让您在这等着的!”

    声音传出,片刻后有计缘平静的声音悠悠传回来。

    “放心,计某找得到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