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可惜不醉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19章 可惜不醉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和嵩仑最终还是放尸九离开了,对于后者而言,即便心有余悸,但劫后余生还是喜悦更多一点,哪怕晚上被师尊嵩仑毁去了墓丘山的布置,可今夜的情况换种方式想想,何尝不是自己有了靠山了呢。

    唯一让尸九不安的是计缘的那一指,他知道那一指的恐怖,但如果光是之前展现的恐怖还好一些,因天威浩荡而死至少死得明明白白,可真正可怕的是根本在身魂中都感受不到丝毫影响,不知道哪天什么事情做错了,那古仙计缘就念头一动收走他的小命了。所幸在尸九想来,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和师尊以及计缘他们应该并不冲突,至少他只能强迫自己这么去想。

    尸九再三行礼加上磕头离去之后才离去的,在他离去之后,计缘和嵩仑依然在墓丘山深处那一峰的山顶上坐了许久,一直等到远方地平线上的太阳升起,嵩仑才打破了沉默。

    “计先生,你真的相信那孽障能成得了事?其实我羁拿他回去将之镇压,然后抽丝剥茧地慢慢把他的元神炼化,再去求一些特殊的灵物后求师尊出手,他或许有机会重新做人,痛苦是痛苦了点,但至少有希望。”

    计缘闻言忍不住眉头一跳,这能算是痛苦“一点”?他计某人光听一听就觉得心惊肉跳,抽丝剥茧地将元神炼化出来,那必然是一场极其漫长且极其可怕的酷刑,其中的痛苦恐怕比阴司的一些残酷刑法还要夸张。

    “你这师父,还真是一片苦心啊……”

    计缘忍不住这么说了一句,尸九已经离开,嵩仑这会也不跟计缘装无私了,苦笑了一句道。

    “毕竟师徒一场,我曾经是那么喜欢这孩子,见不得他走上一条绝路,修行这么多年,还是有这么重私心啊,若不是我对他疏于教导,他又怎么会沦落至此。”

    “仙人也是人,这些都只是人之常情而已,而且嵩道友不必过于自责,正所谓人各有志,作为修行中人,尸九只是自甘堕落,也怪不到嵩道友头上,对了,那尸九原名叫什么?”

    计缘忽然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尸九原本的真名,总不可能一直就叫尸九吧。听到计缘这个问题,嵩仑眼中满是回忆,感慨道。

    “他原本叫嵩子轩,还是我起的名字,这往事不提也罢,我徒弟已死,还是称呼他为尸九吧,先生,您打算怎么处置天宝国这边的事?”

    天启盟中一些比较资深的成员往往不是单独行动,会有两位甚至多位成员一起出现在某处,为了同一个目标行动,且很多负责不同目标的人相互之间不存在太多知情权,成员包括且不限于妖魔鬼怪等修行者,能让这些正常而言难以相互认可乃至共存的修行之辈,一起这么有纪律性的统一行动,光这一点就让计缘觉得天启盟不可小觑。

    而尸九在天宝国当然不会是偶然,除了他之外还是有同伴的,只不过僵尸这等邪物就算是在妖魔鬼怪中都属于鄙视链靠下的,尸九凭借实力使得他人不会过于看轻他,但也不会喜欢和他多亲近的。

    鉴于之前自己处于那种极端危险的情况,尸九当然很光棍地就将和自己一起行动的同伴给卖了个干净,小命都快没了,还管别人?

    所以在知道天宝国除了有尸九之外,还有另外几个天启盟的成员之后,嵩仑此刻才有此一问。

    计缘思量了一下,沉声道。

    “此事我会先看看再说,嵩道友也不必一直陪着,去处理你自己的事吧,天启盟既然不乏能人,你留在这里说不定还会和尸九接触,或许会被人算到什么。”

    嵩仑点了点头,光是九尾狐就已经十分令人忌惮了。

    “那先生您?”

    计缘笑了笑。

    “若不是计某自己有意,没人能算得到我,至少当今世间该是如此。”

    说这话的时候,计缘还是很自信的,他已经不是当初的吴下阿蒙,也了解了越来越多的隐秘之事,对于自身的存在也有更为恰当的定义。

    嵩仑也面露笑容,站起身来向着计缘行了一个长揖大礼。

    “先生若有吩咐,只管传讯,晚辈先行告辞了!”

    计缘刚要起身回礼,嵩仑赶忙道。

    “先生坐着便是,晚辈告退!”

    说着,嵩仑缓缓后退之后,一脚退踩出山巅之外,踏着清风向后飘去,随后转身御风飞向远方。

    嵩仑走后,计缘坐在山巅,一只脚曲起搁着右手,余光看着两个空着的蒲团,袖中飞出一个白玉质感的千斗壶,倾斜着身子使得酒壶的壶嘴遥遥对着他的嘴,略微倾倒之下就有芬芳的酒水倒出来。

    “咕噜……咕噜……咕噜……”

    咽了几口之后,计缘站起身来,边走边喝,朝着山下方向离去,其实计缘偶尔也想醉上一场,只可惜当初身体素质还欠缺的时候没试过喝醉,而如今再想要醉,除了自身不抗拒醉之外,对酒的质量和数量的要求也极为苛刻了。

    天启盟在天宝国的几个妖魔动作不算少,看着也很复杂,很多甚至有些违背妖魔直来直去的风格,有些拐弯抹角,但想要达成的目的其实本质上就只有一个,颠覆天宝国人道秩序。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族是世间数量最大的有情众生,更是号称万物之灵,天生的灵性和智慧令无数生灵羡慕,人道势微某种程度上也会大大削弱神道,并且人道大乱自身的怨念和一些列邪气还会滋生许多不好的事物。

    其实计缘知道天宝国立国几百年,表面繁花似锦,但国内早就积压了一大堆问题,甚至在计缘和嵩仑昨夜的掐算和观望之中,隐约觉得,若无圣人回天,天宝国气数趋于将尽。只不过这时间并不好说,祖越国那种烂状况虽然撑了挺久,可整个国家存亡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涉及到政治社会各方的环境,苟延残喘和猝死被推翻都有可能。

    但人道之事人道自己来定可以,一些地方滋生一些妖魔也是难免的,计缘能容忍这种自然发展,就像不反对一个人得为自己做过的错事负责,可天启盟显然不在此列,反正计缘自认在云洲也算活跃了,至少在云洲南部比较活跃,天宝国大半国境也勉强在云洲南部,计缘觉得自己“恰巧”撞见了天启盟的妖魔也是很有可能的,哪怕只有尸九逃了,也不至于一下让天启盟怀疑到尸九吧,他怎么着也是个“受害者”才对,大不了再放走一个,让他和尸九搭个伙。

    不过至少有一件事是令计缘比较高兴的,和老牛有旧怨的那个狐狸精也在天宝国,计缘此刻心中的目的很简单,其一,“恰巧”撞见一些妖邪,然后发现这群妖邪不简单,然后做一个正道仙修该做的事;其二,别的都能放一马,但狐狸必须死!

    而最近的一座大城之中,就有计缘必须得去看看的地方,那是一户和那狐狸很有关系的大户人家。

    一边喝酒,一边思量,计缘脚下不停,速度也不慢,走出墓丘山深处,路过外围那些满是坟冢的墓葬山峰,沿着来时的道路向外头走去,此刻太阳早已升起,已经陆续有人来祭拜,也有送葬的队伍抬着棺材过来。

    昨夜的短暂交锋,在嵩仑的有意控制之下,这些山上的坟墓几乎没有受到什么破坏,不会出现有人来祭拜发现祖坟被翻了。

    “走走走……游游游……可惜不醉……可惜不醉……”

    计缘哼着混合了上辈子某些歌词加上自己即兴创词所组的蹩脚歌,不时喝几口酒,虽然已经有些记不清原本曲调,但他声线浑厚平和,又是仙人心境,哼唱出来竟然有种特殊的洒脱和逍遥韵味。

    大路边,今天没有昨天那样的权贵车队,哪怕遇见行人,大多忙于自己的事情,只是计缘这样子,忍不住会让人多看两眼,而计缘也不以为意,浑然忘我地处于酒与歌的难得雅兴之中。

    后方的墓丘山已经越来越远,前方路边的一座破旧的歇脚亭中,一个黑须如针如同上辈子电视剧中李逵或者张飞的汉子正坐在其中,听到计缘的歌声不由侧目看向越来越近的那个青衫先生。

    计缘双目微闭,即便没醉,也略有童心地摇晃着走路,视线中扫过不远处的歇脚亭,看到这样一个男子倒也觉得有趣。

    说来也巧,走到亭子边的时候,计缘停下了脚步,用力晃了晃手中的白玉酒壶,这个千斗壶中,没酒了。

    这千斗壶当年是应丰的一片孝心,里头装着为数不少的灵酒佳酿,龙涎香不舍得随便多饮,这么多年来计缘一直喝这一壶,没想到今天喝光了。

    “呵呵,饮酒千斗尚未醉,扫兴,扫兴啊……”

    凉亭中的男子眼睛一亮。

    “先生好气魄!我这里有上好的美酒,先生若是不嫌弃,只管拿去喝便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