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只觉甚幸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15章 只觉甚幸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修真之覆雨翻云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的话一语双关,仲平休和嵩仑看向案几上的棋盘,原本的残局随着计缘这一子落下顿时被打破了格局,而仲平休心中的顾虑和略微的彷徨也因为计缘的话安稳了许多。

    “呃,计先生,其实刚刚该白子走了……”

    计缘低头看了看,自己刚刚落下的是一颗黑子,不由咧了咧嘴,这会这种细节可以不必说出来的。

    “独自下棋未免无趣,计某来同仲道友下一局吧,很多事我们边下棋边说,也可借这棋盘讲得更清楚一些。”

    仲平休略一点头,一拂袖,棋盘上原本的黑白子各自飞回了棋盒之中。

    “计先生作请,仲某岂有不从之理,先生请选子。”

    在两人选子之后,暂无过多交流,各自以落子代替声音,许久之后才继续开口说话。

    两界山很特殊,在这里说话,但还没有特殊到真正隔绝在天地之外,更没有特殊到能隔绝一切影响,所以也不是什么话都能说,但计缘和仲平休本身情况特殊,都是对劫数有一些了解的,计缘自不必说,仲平休更是货真价实的真仙高人,二者交流起来,有些隐晦得过分的话也能各自推敲出一些事情。

    计缘结合自身见闻和现在听到的事情,首先最明确的一点就是,这游离在正常天地之外的两界山的重要性,此山来源不可考,不知多少年来一直承受重压,仲平休以及前人做得最多的事情相当于是施法维护,让这山不至于因为重压彻底崩碎,而是维持该有的山势,逐渐成为如今远胜金铁的怪山。

    这两界山所处的位置就好似一处奇特的洞天,但山势远方朦胧扭曲,看着与两界山本身那沉重坚实的状态截然相反,仿佛两界山的存在本身被这片空间所排斥。

    从所闻所观上,计缘和仲平休都认为,两界山本身只是暂时处在如今的空间内,但怎么让它出现在它该出现的位置,又是什么时候产生这种变化,或许需要人为控制,至少仲平休在一千多年来自认已经将两界山摸透了。

    除了两界山,计缘也很自然的能了解到,虽然数量不多,但有那么一些人,似乎对于那未来的劫数是有一定了解的,知晓云洲南部会发生关键之事,明白一点的如仲平休,能知道找寻古仙,也有如供奉星幡的两波道人,传承早已经断得差不多了,但如云山观的青松道人同计缘的相遇一般,冥冥之中也有定数。

    而计缘这边能同仲平休讲的不多,但其实也不需要讲很多,因为仲平休乃至嵩仑都是知道有大劫存在的,计缘只不过不能将自己看到的所谓劫数讲得太明白而已。

    “先生的意思是,这天下共棋一局,有情众生皆处其中,可这天下的有情众生可不是情愫相宜的。”

    “计某也不指望全都相宜,如今还有时间,一些陈旧顽疾最好能多了清一些,除此之外,还有些事令计某比较在意,比如这个……”

    计缘说着从袖中出去一根羽毛,正是那根特殊的妖羽,这羽毛一拿出来,仲平休执子的手立刻顿住了动作,带着诧异看向计缘手中的羽毛。

    “好强的妖气!与寻常妖物截然不同!”

    “确实与寻常妖物截然不同,仲道友可知这是什么?”

    计缘说着将妖羽递给仲平休,后者郑重接过,拿在手上细细端详。一旁的嵩仑一直皱眉细观这羽毛,原本他只是察觉出这羽毛有妖气的痕迹,听师父的惊呼,聚法睁眼凝视,心中都微微一抖,这哪里像是在散发妖气,简直如同火炬灼焰之热,不是停留在气息层面的。

    仲平休望着手中羽毛,皱眉细思片刻,随后双目一睁,看向计缘道。

    “上古异妖?”

    仲平休得到的传承中,提到过类似的存在,这可不光是一些传说隐射,有的可是仲平休了解过真实存在的,所以此刻不等计缘说什么,他立刻就顺嘴说了下去。

    “计先生,仲某昔年在镜玄海阁有一位至交好友,也曾经去镜海帮过忙,传闻镜海重水之下曾流淌着某只上古异妖之血,其血煞气之重,妖气之强,曾令镜玄海阁祖师爷差点受其影响入了魔道,想来这妖羽也是来源于同级数的异妖。”

    “确切的说应该是上古异兽,有的乃是神兽,有的则是凶兽,很多都至少是真龙神凤一级的存在,神通莫测,其中佼佼者更是堪称恐怖,计某本以为它们并不存于此世,但显然并非如此,至少并不是毫无痕迹。”

    仲平休将羽毛还给计缘,无奈笑了一句。

    “实话说,仲某不希望这些上古异兽还存活世间。”

    “计某也是!”

    这一点计缘深表同意,只是计缘觉得凡事称心如意的少,烦心闹心的多,仲平休也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或许也还能联系到劫数里头去,这正是计缘想要隐晦传达的信息。

    计缘提及两面星幡的传承的时候,仲平休和一边的嵩仑都毫无意外的表现出了关切,他们并非没想过还有没有人知晓劫数之事,只是没想到对方会沦落至此。

    嵩仑听完云山观道士和双花城道士的境遇,见自己师父和计先生这两位大佬都下棋不语,便忍不住说了一句。

    “也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

    “偶然也好,必然也罢,既然两面星幡不失,能同计先生遇上,也算幸不辱命了。”

    仲平休说这话的时候,抬头看向洞外远山,而计缘也同样如此。

    “不错,星幡在,又有两界山在,吾心甚慰,虽然星幡不如两界山这般有仲道友这样的高人看护至今,但依然不晚,来得及补救灵性。”

    “但愿如此吧!”

    仲平休叹了口气,他虽然对计缘这尊古仙还是比较信任的,但他在两界山付出了这么多心血,在他之前还有不知道多少前辈,两面星幡到了如今的惨淡地步,补救起来的路还很长。

    “星幡之事无需担忧,再者,若计某醒来之后,数十年,数百年,既没有得遇星幡,不知其背后作用,甚至两界山都早已破碎,那这日子还过不过了,劫数还应不应了?”

    计缘笑了笑,他不能讲太多看到的,但能放心讲一讲自己做的事。

    “人道、仙道、妖道、神道、精怪……甚至魔道,凡事皆有多面,强者未必恒强,弱者未必恒弱,纵然乾坤在握,一人抗劫仍乃寻死之道,即便星辉黯淡,众生同力亦是上上之策。”

    “希望我辈能乾坤在握,亦能众生同力!”

    仲平休落下一子,说这话的时候并无丝毫玩笑之色,作为在世真仙又刚刚寻到了计缘,还是有几分底气说这话的。

    计缘继续落下一子,悠悠道。

    “有多少子,落多少子,下棋下棋。”

    见计缘洒脱,仲平休也洒然一笑,继续落子对弈。

    “实话讲,在见到计先生以前,仲某对于那苏醒古仙一直心持忐忑,见了计先生以后……”

    仲平休顿了一下,计缘趁机打趣道。

    “没有三头六臂,修为也还粗浅得很,是不是大失所望?”

    “哈哈哈......只觉甚幸,甚幸!下棋,下棋!计先生,这局我可要赢了。”

    计缘看了一眼棋盘上的局势,刚刚话扯太多分心过度,此刻显然已经大大落后了,当然他本身的棋艺也与仲平休有不小差距的。

    ……

    两天之后,在之前来到两界山的那缓山之处,计缘和嵩仑同仲平休道别,两界山无神无怪又不可无人看守,仲平休暂时是无法离开的。

    目送计缘和嵩仑驾云离去,仲平休在行礼送别之后,心情依然不差,直接回了洞府中睡大觉去了,计缘则在想着怎么把仲平休给拉出两界山,最稳妥的办法就是两界山能有一位合格的山神,这不光是为了仲平休,哪怕现在没有,以后两界山也必然需要真正意义上的山神,否则两界山根本难以牵动。

    只不过两界山这种神山,寻常精怪鬼神别说深入山中勾连地脉山势了,入山之后怕是会直接被困死在山腹中,活都活不下去,你说去请一些名山大神,人家何必因为听你云里雾里一通讲,然后自断修大损道行为离开自己的窝?

    ‘若无更好的方法,最简单的办法或许只能打打玉怀山的山岳敕封符咒的主意了……’

    至于山神,计缘心中闪过很多念头,而最先想到的不是一些相熟的土地山神,反而是当初遇见的人身神。

    在这份思量之中,身体的重压从弱到强,然后遁出两界山地界,遁入深海之中,周围的光线也明暗交替。

    随着“哗啦啦”一声水花响动,嵩仑驾云带着计缘重新出现在海上。

    “计先生,我们出来了,是送您回居安小阁,还是另有去处?”

    计缘思绪被打断,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海面再抬头看了看天空,最后转向嵩仑。

    “你可有要事要处理?”

    嵩仑聪明人,听着话立刻答道。

    “听先生吩咐便是要事!”

    “既然尸九曾经是你的大弟子,我们便先去找他吧,所谓天启盟的事,看他到底知道多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