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仙人几世可临凡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14章 仙人几世可临凡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修真之覆雨翻云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嵩仑也在此刻向着远方人影行长揖大礼,在计缘和远方人影双双收礼的时候,嵩仑略缓了两息时间才缓缓起身。

    “计先生,那便是家师仲平休,长居贫瘠荒芜的无量山。”

    嵩仑低声这么介绍一句,山那边已经有平静之音轻声传来。

    “久仰计先生大名,仲平休在无量山恭候多时了!”

    “仲道友,计某亦是久仰了!”

    随着嵩仑所驾的云彩落下,计缘和仲平休也得以首次近距离打量对方。

    在计缘眼中,仲平休身穿合身的灰色深衣,一头白发长而无髻,面色红润且无任何老态,看似中年又犹如青年,比他的徒弟嵩仑看起来年轻太多了;而在仲平休眼中,计缘一身宽袖青衫长发小髻,除了一根墨玉簪外并无多余配饰,而一双苍目无神无波,仿若看透世事。

    两人身形相差无几,相互之间的这一打量只是短短几息,随后仲平休将手一引到。

    “无量山没有什么亭台楼阁,但既然今日有雨,便邀先生去仲某所居的山腹内府一叙吧。”

    “客随主便,计某不挑的。”

    仲平休点头后再次引请,和计缘两人一同在朦胧的雨幕走向前方。

    无量山看着十分荒芜,但也并非毫无植被,还是有一些野草和树的,但动物却真的一只都看不见,就连虫子也没能见到一只,在计缘眼中,最常见的颜色就是各种岩石的色泽,以石青色和石黄色为主,看着就觉得极为坚硬,并且少有单独成块的,大多石质和泥土都连为一体。

    视线中的树木基本都长不直,都是老树盘根状满身树痂的感觉,计缘路过一棵树的时候还伸手触摸了一下,再敲了敲,发出的声响如今金铁,触感同样坚硬无比。

    所谓的山腹内府也算别有洞天,从一处山洞进来,能见到洞中有静修的地方,也有睡觉的卧室,而计缘三人此刻到的位置更特别一些,地方宽敞不说,还有一道挺宽的山体裂缝,足有一人多高七八丈长,并且十分贴近山壁,以至于就如同一道开阔且无阻碍的落地透气大窗。

    一张低矮的案几,两个蒲团,计缘和仲平休对坐,嵩仑却执意要站在一侧。案几的一边有茶水,而占据主要位置的则是一副棋盘,但这不是为了和计缘对弈的,而是仲平休长年一个人在这里,无趣的时候聊以**的。

    “计先生心中定有许多疑惑,想要仲某来为先生解答,而仲某心中亦有许多疑惑,渴望计先生能解答一二。”

    计缘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道。

    “还请仲道友先说说这无量山吧。”

    “也好。”

    仲平休视线透过那宽广的裂缝,看向山体之外,望着虽然看着不险峻但绝对宏伟的无量山,声音缓和地说道。

    “这无量山,取‘无量’为名,其意宽广无量,实则山横则断两界,真名为两界山,无量山不过是方便对外所言,山峦一直笼罩在超越常态的重压之下,越是往上则自身承受之重越是夸张,如今在万丈高空有我亲自主持的两仪悬磁大阵,所以先生才进来这两界山的时候会感觉身子轻飘飘,实则应该是越高处则越重。”

    说着,仲平休指向外头所能看到的那些山头。

    “其实这无量山曾经也鳞次栉比险峰无数,呵呵,但时间久了,高峰都被压平了,山高也早已下降不止多少,而今的山势高度,不足原初的十之一二。”

    计缘微微一愣,看向外头,在从天上飞下来的时候,他心中对无量山是有过一个定义的,知道这山虽然不算多险峻,可绝对不能算小,山的高度也很夸张的,可如今竟然只是曾经的一两成。

    “长久以来,不论是山中岩石还是山中草木,甚至是泥土等山中一切,都早已变得坚硬无比,任你道行高,任你法力强,两界山都不是一条好走的道,也只有灵台澄清心境超脱之辈,才能一定程度超脱这山中无量。”

    仲平休对于两界山的事情徐徐道来,让计缘明白此山长久以来隐遁世间,仲平休当初修行还不到家的时候,偶入一位仙道高人遗府,除了得到高人留给有缘人的馈赠,更是在高人的洞府中得传一道神意。

    “这神意就寄托在洞府中的灵气和气流之中,反复在洞府内传来传去,直到仲某到来,得传其中神意,知晓了许许多多寻常修行之人了解不到的神奇或者令人生畏的知识……

    高人乃是久远岁月之前的天机阁长须长老,但这一位长须长老的道统游离在天机阁正统传承之外,一直以来也有自身探求和使命,据其道统记载,数千年前他们首次寻到两界山,那时两界山还有棱有角,此后一直缓缓变化……

    计缘听到这里不由皱眉问道。

    “听仲道友的意思,那一脉断了?”

    “不错!”

    仲平休点头道。

    “那一脉断了,虽然仲某算是接过了一些事情,但那一脉确实断了,只因为那长须长老和几个弟子经年累月之下,合力窥得一丝莫大天机,元神肉身都承受不住,纷纷被撕裂,那长须长老也只来得及留下一份神意,道明七分真意,留存三分劝诫,其中惊言难同外人分说……即便是我这弟子,呵呵,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为实是不敢说啊!”

    说到这里,仲平休再次认真地看着计缘。

    “云洲南垂之地,有古仙沉眠人世,每逢甲子之变,为僧、为道、为民、为权、为贵……似是能绕开天道,即便死后魂魄也不散,反而能重活一世,只是那终究是凡人而不是古仙,他或许会苏醒,或许永远不会醒,若此仙临凡,劫数中可添三分生机,而这两界山也万万不能碎了。”

    仲平休屈指掐算,随后摇头笑了笑。

    “仲某在此稳定两界山,已经有一千一百多年了,两界山承压太盛,若无人稳定此山,山体山石就难以凝结一体,而是更容易在无穷重压之下直接崩碎,近些年来山体变迁也不稳定,我就更不便离开此山了。”

    “哎……自囚此处千百年,两界山外在梦中……”

    仲平休说这话的时候,计缘深受震动,他发现这句话的意境他感受过,正是在《云中游梦》里,只是书中意逍遥,此刻意萧索。

    这么说完,仲平休愣愣出神了还一会,然后转头面向计缘,眼中竟然似有恐惧之色,嘴唇微微蠕动之下,终于低声问出心中的那个问题。

    “计先生,我算不到您,更看不出您的深浅,即便此刻您坐在我面前也几乎如同凡人,一千多年来我以各种方式寻过无数人,从没有,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您,您是那位古仙么?”

    这些年来,嵩仑代替师父游走在世间,会细心查找有灵性的人,不论年龄不论男女,若能肯定其特殊,有时候观察其一生,有时候则直接收为徒弟传其本领,云洲南部就是重点关注的地方。

    计缘听仲平休说了这么多,固然听到了许多他急于求解的事情,但和来之前的想法却有些出入,只是不管怎么说,能来两界山,能遇上仲平休,对他而言是莫大的好事。

    面对仲平休的问题,计缘原本其实想照着心里话实话实说的,纵然在心中绕过无数个弯的推测之后,计缘心中大半倾向于自己可能就是那个所谓的“古仙”,但并不想把话说死,可面对此刻的仲平休,计缘沉默了。

    微微闭上眼睛,计缘静心凝神了十几息时间之后,一双苍目缓缓睁开,低头看向案几上的棋盘,毫无意外的是一盘残局,毕竟是自己和自己下,很多时候就会如此。

    “当初计某醒来之刻,世事变幻沧海桑田,眼前世界已不是计某熟悉之所,实话说,那会,计某除了耳朵好使之外身无长处,无半分法力,元神不稳之下,甚至身子都无法动弹,差点还让山中猛虎给吃了,也不知道若是运气不好,还有没有机会再醒过来,这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啊……”

    计缘说着,以剑指取了棋盒中的一粒棋子,随后将之落到棋盘中的某处。

    “啪~”

    清脆的落子声在山府内带起一阵回音,一股豪气在计缘心中升起,而一股清气随着计缘展颜微笑的时刻化出身外,好似扫净尘埃。

    “既是残局,计某便来破了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