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各有境遇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09章 各有境遇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重生之鬼眼商女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双花城的这种震动自然惊动了本地的鬼神,不论是城隍庙还是土地庙中,都有神灵现身,以自身的方式频频查探双花城的情况,更有鬼神将视线投向城外方向,但除了心惊之外就无法查出什么情况了。

    城隍庙顶上,双花城城隍和几位主官一起站在这里,他们注视整个双花城已经好一会了,但不论怎么看,都有毫无异常的样子,可之前的动静告诉他们一定有事发生,毕竟不可能是地龙翻身,这一点,双花城的土地早就已经通过气了。

    只不过许久没有什么动静,里外都查不出蛛丝马迹的情况下,双花城的鬼神只能暂且压着心中不安,多保持一些警惕了。

    石榴巷内,邹远仙等人摔了一跤,也全都清醒过来,直起身子之后,都不知所措地看向一旁正盯着星幡沉默不语的计缘。

    “计先生,刚刚发生什么事了?我没做梦吧?”

    计缘看了一眼邹远仙,视线也扫向燕飞等人,但他们都没说话。

    “似梦非梦,似醒非醒,就当是梦吧。”

    这么说了一句之后,计缘话锋一转,郑重道。

    “想必邹道长也察觉了,星幡原有两面,其一在这里,另一面则远在南方国境线之外。”

    “在大贞?”

    邹远仙下意识这么一问,计缘点了点头继续道。

    “这星幡不适合放在双花城,不知道三位道长有没有打算离开这里,若有这打算,计某便将几位带去大贞,若没有这打算,计某希望能带走这星幡,此物非同小可,计某会做出一些补偿的。”

    邹远山说祖上从遥远的地方来到祖越之地停了下来,但目前情况看,他们并不是真的都停了下来,还有一部分人继续向南,就是原本云山观那群道士。

    刚才的情况发生,计缘才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他当初遇上青松道人,或许并非一个偶然,至少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偶然。计缘当然不是怀疑青松道人有什么问题,齐宣这人他还是能认下的,而是齐宣卦术超群,在当年的那个时间段,或许他冥冥之中觉得该在什么时间走向什么方向,从而遇上了计缘。

    这一边,邹远仙听到计缘的话,根本就没做什么考虑,直接开口道。

    “仙长,我们愿前往大贞,如令,李博,你们可有什么不同意见?”

    这计先生明显是真神仙,而且可能是和自己祖上有渊源的神仙,这种选择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选错。

    “呃……”“没,没什么意见。”

    除了邹远仙外,他的两个徒弟以及燕飞在刚刚的静定中其实都感受不真切,只是能感觉到周围用很多光,但看不清星河更别提两面星幡的相遇过程了,在被晃得摔倒之后现在还有些云里雾里,但听师父的话早已是一种习惯,邹远仙开口了,两人当然称是。

    计缘也不管他们想的究竟是什么,这星幡他是不可能任其流落在外的,以前虽知星幡有些不凡,但显然还是看轻了,看轻太多了。

    刚刚两个星幡在星河中重合的那一瞬间,邹远仙和云山观那边的人估计都没看到什么,但计缘却窥得一斑,除了两幡之间更加闪耀的星斗刺绣,其中更有各种光和一幅幅画面展现,虽只是惊鸿一瞥,但也足够惊心动魄了。

    所谓的“邪星现黑荒,天域裂”,或许真的只是字面意思。

    “没想到我计缘数十年来思虑万千,格局却还是小了一些……”

    “先生,您说什么?”

    一直留意着计缘,耳窍也十分敏锐的燕飞听到了计缘的喃喃自语,这么一问也只是换回计缘的一笑,并未过多解释,也不敢过多解释。

    第二天一早,而在师徒三人犹豫再三,依然坚持将石榴巷的这栋宅子卖掉,在燕飞直接给出五两黄金买下后,计缘才带着邹远仙三人和燕飞,一起返回大贞。

    不管当初邹远仙和齐宣的师门祖上为什么会分开,至少在如今,齐宣和邹远仙见面还是喜色更多的,当然了,邹远仙师徒虽然在双花城号称最厉害的驱邪法师流派,但对比起云山观这已经是道门仙修源流的地方,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很自然地就改换门庭入了云山观。

    但邹远仙师徒三人以前的修行并不纯粹,虽然穿着道袍,但道门功课几乎从没有做过,甚至于心性在计缘和青松道人眼中也差了很多,表现最明显的地方就是对名声和财富以及女色的渴望,这本是常人最正常不过的欲望,但三人年纪都不小了,又从来没學习过道藏,这种欲念根深蒂固了。李博好一些,邹远仙和盖如令基本属于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入云山观山门的人。

    虽然青松道人乃至计缘都会给邹远仙师徒机会,让从头开始學习道藏,三年后也会给予看天地之书机会更不会吝啬对他们的帮助,可这成就怕是会比较有限了。

    ……

    立冬这一天,计缘和燕飞终于回到了大贞,来到了宜州西宁府,名声显赫的燕氏并非在西宁府城之中,而是在靠近西宁府的一个名叫归来县的县城里。

    这县城依山而建,山不高,燕家的建筑群集中在山边,并且沿着靠山的一侧一路延伸到山上。

    和计缘一起入了县城的时候,燕飞显得有些失神,时隔多年回到家乡,这里还是记忆中的模样,而他已经双鬓显灰了。

    “归来县,燕归来,有点意思!”

    计缘觉得这县城的名字有些意思,同时发现城中出入的武者数量似乎不少,至少拿着兵刃的人并不少。

    “燕大侠,你们燕家有什么大事么?”

    燕飞摇摇头,视线扫向发现的一些武人道。

    “大哥信中并未细说什么,燕某回家就知道了,先生既然来了,还请随燕某一起回去,好让燕某略尽地主之谊啊!”

    计缘笑了笑,摇摇头道。

    “燕大侠回去吧,去了你家还得寒暄客套,还得扯东扯西的,计某就不过去叨扰了,自己在这随便逛逛,若是觉得有趣,自然会现身。”

    计缘都这么说了,燕飞也不好强求,只是再三强调若有吩咐只管来找之后,才同计缘分别。

    等燕飞走后,计缘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略微掐指一算,面上的表情稍有些古怪。

    ……

    哪怕此前燕飞的大哥写了书信让燕飞回来,但今天燕飞突然回家,还是令燕氏上下都又惊又喜,尤其是得知燕飞已经跻身先天境界。

    燕氏府邸某处,苍老的燕滕正在同多年未见的弟弟细讲如今燕家面临的大事,即便是燕飞,听到后面,脸上的惊色也极为明显。

    “什么?《左离剑典》?左家人真舍得?”

    燕飞一脸惊愕的看着自己大哥,燕滕杵着一根拐杖,笑着点头。

    “起初我也不信,但到了如今的地步,已经有两位先天宗师看过部分剑典,都认为是真的,也就由不得别人不信了,我燕氏素来以剑术闻名,在江湖上名声和地位都尚可,西宁府又紧靠均天府,所以左氏选择将《剑典》交给我们,与武林和解,换得能够正大光明用‘左’这个姓氏的权利。”

    “只为了能姓‘左’,这值得么……”

    燕飞喃喃着,左家这么多年隐姓埋名,一直这么过下去想来也不会有人知道了,可为了能姓左,就交出了左狂徒的《剑典》,那当初的罪不是白受了吗?

    “哎,左家也是命运多舛,但能做出这番举动,不论有多少人嘲笑他们愚蠢,至少我燕滕还是敬佩他们的。”

    燕飞不置可否,但心里对自己兄长的话还是有些认同的,只是他现在更关心时下的情况。

    “大哥,左家既然送来了《左离剑典》,那压力就不在左氏而在我燕氏了!”

    “哈哈哈哈哈,说得不错,不过今天我却是不怕了!”

    比自己小弟大十几岁的燕滕说话依旧中气十足,看向燕飞的眼神中满是骄傲,原本即便请了诸多武林名宿一起来,但难免还有些担忧,可燕飞一回来,燕家的底气前所未有的充足,先天境界的剑道宗师,左离之后能数出来几个?

    因为这一本《左离剑典》,西宁府尤其是归来县成了武林中人趋之若鹜的地方,大量消息灵通的江湖人士一直在往这边汇聚,计缘也算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杜衡、陆乘风、王克也在这里,再加上回来的燕飞,除了出家步入佛门修行的赵龙,当年九少侠中有点出息的几人几乎到齐了。

    这一天傍晚,后山的一个亭子处,燕飞、陆乘风、王克和杜衡一起来到这里,他们多年后相聚,望着山下的归来县,心中都充满感慨,四人不论是外表还是着装都呈现出极为鲜明的四种特色。

    王克一身干练的公门服饰,配公门鬼头刀,自有一股凛然之气;陆乘风满是胡茬,粗布服饰在身上半点没有寒碜感,一双肉掌满是老茧,有一股沧桑的感觉;杜衡背着长刀,面色淡漠,右臂的袖子随风飘荡;燕飞则美髯长衫腰间佩剑,看着风度翩翩。

    “遥想当初,三十年一梦恍如昨夜,而今我们都快老了!”

    陆乘风在几人中年纪最大,此刻开口感慨之情流于言表。

    “哈哈,你老了我可没老,可惜论武功,我居然在最末,委实可恨!”

    王克声如洪钟,大笑反驳,一边杜衡和燕飞也都面露微笑,燕飞更是看向王克打趣道。

    “燕某才回来,就听说有个王神捕,白日追凶寇,夜间缉恶鬼,名声之盛盖过武林中的先天高手,你可是朝野江湖乃至民间都炙手可热的大人物呢,我等小小武夫岂可同王大人相提并论啊!”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当你夸我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