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武煞元罡(求月票求订阅)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03章 武煞元罡(求月票求订阅)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对老牛的这声赞叹,也同样是燕飞的心中所想,真算起来,他这辈子能称得上朋友的人不多,前半生太过孤傲自负,而后半生虽然还没走完,可以如今的性子,或许也再难去结交真心朋友了,能遇上老牛是他这辈子是人生大幸。

    “先生所言正是燕某内心所想,牛兄与我亦师亦友,遥想当年,燕某孤傲自负难登大雅之堂,没想到牛兄能认我这个朋友。”

    “呵呵,燕大侠何必妄自菲薄,想来你也应该算是了解那老牛了,看着憨厚,实则聪明绝顶,若你燕飞没有过人之处,他岂会认你作友?来来,我们桌上以指为剑,以武道路数搭把手,让计某探一探你的成功。”

    燕飞眼睛一亮,即便是对面的是计缘,但站在武道的角度,他也不会露怯,而且他也甚至计先生绝对会把握好一个度,便胆气十足地回答。

    “好,请先生赐教!”

    燕飞略一拱手之后率先发难,以近乎偷袭的手段剑指朝着计缘身前戳去,而计缘长袖一甩,青袍迷眼之下又剑指闪电般穿出,二人就在桌上这么狭小的空间内斗剑,变招速度极快。

    稍远处厨房边忙活的夫妇俩远远见到这一幕,都愣愣地看着。

    “没想到这计先生斯斯文文的竟然也是个高手,江湖之中真是卧虎藏龙啊!”

    听到自己丈夫这么说,女子轻轻打了他一下。

    “这可是牛大侠燕大侠都敬重的人,会点武功可半点不奇怪,别愣着了,燕大侠都回来了,晚饭肯定得好好准备,帮我把那只鹅处理干净。”

    “呃等会成不,这种对决实在难得,作为武人,我这辈子能看到几次啊!”

    妇人到底还是关心丈夫的,虽然很想催促他去干活,但看他那时而眉头紧锁时而瞠目结舌的精彩面貌,以及时不时也用手比划一下的样子,也就不多催促了。

    “行行行,你别把鹅忘了就行,我去处理一下养着的螺蛳。”

    ……

    另一边,陆山君在出了庄园之后速度就加快了不少,本来常人脚程至少一两刻钟才能到洛庆城,而他脚下生风,几乎没费多少工夫就已经入了洛庆城。

    这座城市不愧是祖越国屈指可数的繁华大城,仿佛祖越国其他地方的混乱不堪,越是贫瘠苦寒是因为都被抽血来了这种繁华之地,城中人来人往热闹不已,街边路口到处可见人流如织,一些卖货郎肩挑着货物来回叫卖,一些店铺或者摊位上也摆满了文玩奢侈之物。

    陆山君在城中扫过几眼,脚下根本不停留,取道最繁华的街道,直接奔着城中青楼勾栏密集的所在而去。

    现在是午后的白天,洛庆城中其他地方都很热闹,到了青楼多起来的位置,就显得稍微冷清那么一点了,但来逛的人也不能说少了,陆山君到这里的时候,沿街楼里楼外站着的姑娘全都两眼放光。

    陆山君一身淡黄衣衫,小冠别簪长发随风轻飘,面庞俊秀不说,身形体态以及行走间的风度都是绝佳,而且一看就知道不差钱,这样的人来青楼这边,看到他的姑娘还不都春心荡漾,所以不断有人出声乃至上前招呼。

    “客官~客官来嘛,来楼里坐坐!”

    “客官,来我们暗香楼里歇息啊,保管伺候得你舒舒服服的~~”

    “哎哎,客官别走啊!”

    一些姑娘还想出来拉一拉陆山君,都被他礼貌笑笑之后快步闪避而过,不让这些女子碰到,他可闻不惯这些人身上各自不同的粉脂味道。

    走了好一会,陆山君终于找到了老牛口中春杏楼,在楼栏内外几个姑娘惊喜的神色中,陆山君几步就走入了其中,顿时身边簇拥起一个个如花般招展的女子。

    “客官,让我陪您好不好?”“客官,我让我陪您吧?”

    “不如我们一起陪您吧,呵呵呵……”

    那边老鸨也扇着扇子扭着腰笑呵呵过来。

    “哎呦,这位官人可真俊呐,您真有眼光,我们春杏楼有全洛庆城最水灵的姑娘,洛庆名妓好几位都在楼中,好几个都有空闲呢~~”

    老鸨正说着话呢,陆山君已经从取出了一小把金豆,递给老鸨,后者顿时双手捧着接过,脸上的笑容如同一朵老菊。

    “那我帮官人安排?”

    “不用,我来找人,找那个姓牛的。”

    陆山君说完这句,甩脱了身边纠缠的姑娘,直接朝前走去,老鸨微微一愣,赶紧追上去。

    “官人是来找牛爷的?可是牛爷现在不太方便,要不我去和牛爷说说再带您过去,哎哎,官人走慢些啊!”

    “不用你带,我知道他在哪!”

    陆山君头也不回地说了这么一句,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快,让老鸨都有些跟不上了。

    这青楼后方的一处宽广的堂屋内,牛霸天左拥右抱,面色陶醉的听着一个妙龄女子在对面弹琴,色眯眯地盯着抚琴女子的身段和面庞,眼神极有穿透力,使得女子抚琴的时候都面红耳赤微微气喘,而被他搂着的女子一个时不时剥葡萄喂给他吃,一个偶尔递上酒杯送到他嘴边,并且任由他上下其手,时不时发出一阵阵娇笑。

    “砰……”

    堂屋大门被直接从外推开。

    “啊……”“哎呀怎么了?”

    几个女子被吓了一跳,她们惊叫的同时老牛还和声安慰。

    “没事没事,是我朋友,是我朋友,哎哎,老陆,你终于想开了?来来来,我让一个给你,坐这坐这,除了对面抚琴那个,楼内的姑娘我帮你叫。”

    老牛松开其中一个姑娘,热情的拍拍案几边上的一个位置。

    “没工夫和你在这胡闹,燕飞回来了,先生让我找你回去呢。”

    “什么?现在?不是吧,马上就要走?我这,钱都没花呢!”

    陆山君咧嘴笑笑,故意没说明白。

    “费什么话,你去不去,不去我就走了,让先生自己来请你,你大可也让一个姑娘给先生嘛。”

    老牛站起来,望向对面抚琴女子的眼神满是苦闷。

    “不能通融一天?一晚上也行啊,或者一下午?我晚上就回去不行么……”

    陆山君瞥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对面已经停下琴声的女子。

    “你都来挺久了,怎么不把正事办了?”

    “哎,咱怎么能白日宣淫呢!”

    老牛这一句话出来,听得陆山君嘴角都抽了一下。

    “先生要听听你对武道的见解,不是马上要走,你还可以回来继续的。”

    老牛明显松了口气。

    “早这么说就成了嘛,柳丫头,今天有点事,等着你牛哥哥,我一定回来将你正法!”

    说完这句,老牛恋恋不舍地站起来,随着陆山君一起出去,还不忘和他吹嘘着青楼女子是真的对他老牛动情云云。

    等老牛和陆山君一起回到城外小庄园的时候,计缘和燕飞已经结束了切磋,老牛当先一步,边走边喊。

    “计先生,燕兄弟,我回来了。”

    落后一步的陆山君则脸色有些难看,计缘见这情况,还没问呢,老牛已经先一步自己说了出来。

    “嘿嘿,老陆这家伙不解风情,春杏楼的姑娘偷亲他的时候他还想躲,我老牛帮了他一把,没让他躲成。”

    陆山君冷哼一声,至少摇摇头,但并未就此事大发雷霆,他在意的根本不是被凡人女子亲了这点小事,而是老牛刚刚居然能趁他不备制住他手脚,让他暂时挣脱不得。

    “别贫了,快坐下,咱们今天的重点在武道之路上,听说你将妖躯法体的一些精要思想传授,其中细节可愿说说?不是让你说妖躯法体,而是说武者之躯的淬炼。”

    计缘现在的兴致完全都在武道上,也没和几人瞎扯,这让准备听计缘点评陆山君被亲的老牛略显失望。

    “都是自己人,也不是要命的关键,这没什么不能说的……”

    老牛边走边笑着说,等他真的到了近处却面色一愣,终于发现了院内桌上的枣子,足足垒起一座小山那么多,而且光是燕飞面前就有一小堆枣核。

    “我吃了起码四五十个了,连核吞的。”

    陆山君淡淡的声音在耳边传来,然后先老牛一步回了院中,坐到了原本的位置上,很自然的拿起一个枣子啃了一口。

    老牛表情精彩,然后马上反应过来,几步跃入院中,坐到石桌上就先拿起两个枣子一边一口,反正看这情形,计先生的存活绝对不少。

    计缘也不急躁,等老牛连吃四个之后,才终于开始和他们细讲自己为燕飞所想的武道路数,甚至也讲出了自身妖躯法体的一些秘密。

    话题一起,相互讨论兴致越来越高,几人告知庄园夫妇俩之后,不食三餐不需茶水,只是就着枣子讨论,这一论就是好几天。

    妖躯法体之妙,说白了在于老牛能强自身之所强,强大的肉身,旺盛的生命,傲视天地的妖心气魄、强大的元神之力和妖道法力等,诸多元素融于一体,本身时时刻刻淬炼己身,更能在关键时刻将这种淬炼力量外显,极大增强自己。

    而老牛在武者,或者说在燕飞这等天赋卓绝,几乎快触碰到原本武者顶点的人身上,看到了类似的东西。

    燕飞有自身的武者气魄,这并非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涉足心神的力量;燕飞先天境界,气血极其旺盛,人火气也是如此;燕飞元阳也极盛更不会乱挥霍;燕飞煞气也重,这不是戾煞和恶煞,而是坚若磐石的武道演化的武煞,百战强军的军阵血煞也于此有些雷同;而真气尤其是先天真气,就是更为关键的一点,它一定程度上有限勾连了天地,又与之上诸多因素密切相关,是极佳的融合点。

    “我和燕兄弟寻思了好几年,一步步尝试,终于算是有了一些成果,但其实还远远不够,不能将诸多武者之力都融入其中,在我老牛看来,目前的燕兄弟也不过发挥三成潜力都不到,可惜了啊……”

    老牛一边和计缘等人讨论,一边滔滔不绝地说了许多,到最后只是连道可惜。

    真理越辩越明,之前老牛和燕飞两个人,其实总有些关窍想不通,这会加上计缘和陆山君,尤其是有存了几次论道经验且对武道也很了解的计缘在,很多事情就被计缘点透了,想明白之后,就顿觉可惜。

    计缘也在旁叹息着。

    “是啊,可惜了啊,可惜燕大侠终究是晚了一些,此路若是能在习武之初就贯彻始终,该有多好啊……”

    陆山君看向燕飞也是充满惋惜。

    “可惜了……”

    燕飞面上有些没落,但片刻之后反倒洒脱一笑。

    “我燕飞或许可惜了,但却搏出了一个希望,将来,纵然我不能达到先生和牛兄期许的成就,也定然能培养出一个乃至多个更胜一步的传人,传人若还不行,自然还有后传之人,先生和牛兄都是寿元超绝的人,能看得到那一天的!”

    “燕兄弟……”

    “哈哈哈哈哈……倒是小女儿之态了,我燕飞自负半生,岂有气馁之理,我也未必就不能自己成就此道!”

    计缘不由更高看燕飞一眼,这便是武者气魄的一种体现。

    “燕大侠好气魄,既如此,这条武道之路,你便定个名字吧!”

    “呃,还是请计先生定吧?”

    计缘摇摇头。

    “你定!”

    燕飞看向老牛。

    “那牛兄……”

    “你定!”

    就连陆山君也点头附和,让燕飞来定。

    此刻小院中虽然有通明之感,但周围其实是黑夜,但已经天近拂晓,东方的地平线上已经有天光浮现。

    经过这几天坐论,燕飞对武道之路也越发清晰,一些修行上的词汇也早已不陌生,若说对武道的准确定位,他这个当事人确实无人能出其右,望着地平线的金光,燕飞舒展眉头,字字铿锵道。

    “既如此,便称其为‘武煞元罡’!”

    .....

    ps:这章应该得有四千字吧,求月票、求推荐票、求订阅啊各位书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