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得友如此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02章 得友如此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等那八人走了,燕飞瞥了一眼山道上的尸体又看向周围山体上越来越多的乌鸦和一些其他的食腐鸟类,他摇摇头收起剑,快步朝着之前车马队伍离去的方向离开。

    在燕飞走后,大量乌鸦和食腐鸟类纷纷“啊啊”叫着飞下来,落到了山道尸首边开始啄食匪寇的尸体,显得极为自然。

    燕飞也并没有追上之前离去的那群人的想法,只是找准方向快速赶路而已。

    过去几天燕飞日夜兼程,专门去了一趟鹿平城,倒不是因为知道了卫家的变故,毕竟时间上而言卫家那会还没出事,甚至在燕飞离开鹿平城的时候计缘都还没去卫家。燕飞去鹿平城,纯粹是去鹿平城江氏那边取信件。

    祖越国确实乱局已久,但即便是这等千疮百孔的状态,依然会有强势的世家豪族,甚至这些豪族大家过得可能比在盛世的时候还滋润,可以堂而皇之的无视法度,反正朝廷也无力管辖,而鹿平城江氏也算是其一,虽然江氏以商贸起家,本会有很多人看不起,但看不起商人也得掂量形式,江氏能将生意做到大贞去,就不是随便能惹的了。

    燕飞曾经委托江氏往大贞送信,江氏也偶尔会从大贞带信件回来,而前几天正是约定好的日子,江氏当然希望能亲自送到燕飞手中,奈何根本不知道燕飞住在洛庆城外,他也从不对外宣称消息,甚至洛庆城中都几乎没人知道,一年前被江氏爆料出已入先天境界的飞剑客燕飞就住在洛庆城外,所以取信这种事都是燕飞亲自上门。

    而这次取信件正是江通从大贞回来的时日,在燕飞取了信离开之后,江通才去拜访的卫家,计缘也才去的卫家,可以说和燕飞算是擦肩而过。

    燕飞脚程当然没有修行之人的神通法术快,但毕竟是先天境界的武者,赶路速度快于奔马,且耐力远比马要强,已经不过百里的距离,虽然有诸多复杂地形,但小半日不到的功夫就已经回到了洛庆城外,远远望去能看到住了多年的小庄园了。

    计缘这边正和陆山君聊着老乞丐莲藕捏人的事情呢,然后先后发现了燕飞的到来,所以直接撤去了法术,所以在燕飞能看清院中情况的时候,远远见到一青衫一黄衫的计缘和陆山君坐在院中聊天。

    见此情景,燕飞心中一喜,立刻加快脚步,身躯好似轻盈得要飞起来,几步之间跨过小庄园外围的道路,直接到了小院边上。

    “计先生!陆先生!你们什么时候来的?牛兄在家里吗,他知道你们来了吗?”

    说话间,燕飞已经到了近处,向着计缘和陆山君躬身行礼。

    “燕飞拜见计先生,拜见陆先生!”

    “燕大侠,多年未见,武功精进喜人啊,我们也才到的。”

    计缘说着,站起来向燕飞回了一礼,陆山君也随着计缘起身回了一礼,但不说话,只是对着燕飞点了点头。

    “两位先生坐,坐下便好,早知道燕某该加快赶路的,对了,既然两位才到,那牛兄是否知晓,他可能还在洛庆城中休息,我去……”

    “不用了,那憨牛向计先生借了金子,又去青楼了,估计这两天都不会回来了。”

    听到陆山君直接这么说,燕飞略显尴尬。

    “呃呵呵,牛兄性子豪爽,除了好这一口什么都好,他绝无怠慢两位的意思。”

    计缘笑笑道。

    “计某知道,燕大侠行路劳顿,请坐吧,吃几个枣子解解渴。”

    这时候燕飞才发现桌上的居然是枣子,他开始还以为是大号的青梅呢。这枣子一看就知道不简单,燕飞也不迂腐,坐下来谢过之后,直接拿了一颗啃了一口,那种香脆的口感混合着那种特殊的感觉流入身中,忍不住就几口将枣子吃光,但他也没有伸手拿第二颗,而是更关心计缘和陆山君的来意。

    “两位先生可是来找我的?”

    “不是找你,是找那老牛,至于什么事,燕大侠不太方便知晓,或许等那老牛回来之后,就会离开较长一段时间了。”

    燕飞下意识望向了洛庆城方向,沉默一阵洒然笑道。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牛兄有事也好,正好燕某离家已久,也该回家了。”

    听到燕飞的这话,计缘不由多看他一眼,后者则从怀中摸出一封信。

    “我是家中幼子,自家父家母过世后,燕某就没有回过家了,如今大哥言辞恳切地想让我回去,怕是家中遇上了什么困难,也该离开这里了。”

    计缘还没说话,陆山君倒是一直在打量燕飞,此刻也开口道。

    “实话说,当年九人中,我最看得上眼的是王克王捕头,其次是杜衡,你燕飞甚至排在陆乘风后面,但单论武功而言,或许你走在最前头,看来你也没白拿那几年的《剑意帖》,那老牛怕是也出了力的。”

    在陆山君的眼中,能看出燕飞浑身先天真气浑厚无比,更是融合了部分煞气,显得极为特殊,而在计缘眼中,这种变化就更为清晰一些了。

    “燕大侠,你似乎已经对武道有了自己的领悟,可否细说一下?”

    计缘虽然在武功上有很深造诣,但其实最开始就是以灵气主导,没有正常那样多年修炼真气然后最终蜕变先天,所以计缘的内功路早就断了,今天看到燕飞的变化,似乎能看到一些武道的路数了。

    这问题就算陆山君和计缘不问,燕飞也是要和他们讨论的,所以也大方说了出来。

    “先生当年期望燕某追寻武道之路,我多年来也一直苦思前路,左离的剑意超凡脱俗,但只领其意显然还是不够,牛兄曾说生而为人乃是生之大幸,可凡人对于厉害的妖怪而言又何其脆弱,在我跻身先天境界之后,对前路难免迷茫,还是牛兄拓展了我的眼界,他认为左离剑意能得先生赏识已然不凡,限制武者的可能是凡躯脆弱,不若尝试想想纯粹妖修的某些路数,当然,绝非邪法,而是另辟蹊径,先天真气结合武者武煞和气魄自我淬炼……”

    燕飞时而回忆思索,陆陆续续说了许多许多,计缘和陆山君都听得十分仔细,等燕飞将该说的说完,心中只觉得万分精彩,不由轻拍石桌赞叹点评。

    “啪啪……”

    “不错,不错,天地万物有情众生同处天道之下,人虽有万物之灵美称,但也并非不可看成是一种提前开智的动物,并且自小开始接触太多复杂之事,灵台日蒙,既然如此,以妖的视角去探寻也是一种路子,而武功本就有点这意思。”

    “对,先生所言极是,牛兄当初也说过类似的话,而且牛兄他细说了那妖躯法体神通的理解,认为凡人武者气血极旺,元阳强盛的情况下,结合养出自身气魄煞气,以武道意志共融先天真气,未尝不可拓展出一条强盛的武道之路。”

    计缘兴致大起,面上的表情也精彩起来,又挥袖甩出一堆枣子。

    “吃点枣子,来,我们细细说说,再探讨探讨,对了,山君,去把那老牛给我拽回来,又不是马上要他走,急个什么。”

    陆山君咧嘴笑笑,领命称“是”之后,大步离开这个小庄园,朝着洛庆城方向而去。

    燕飞当然很有天赋也很了不起,但此刻计缘真的是越来越觉得老牛不凡了,能一针见血地点出“限制武者的可能只是凡躯脆弱”,这比计缘本人的眼界还要开阔。

    计缘一直都愿意相信武者有自己的潜力,从见到《剑意帖》开始这种想法从未抹去,但他也看不透看不清,感知比较模糊,可能因为他从来就不是个纯粹的武者,而是一个“仙人”。如今老牛固然有和燕飞朝夕相处很长时间的原因,也有自身妖修的视角不同,但计缘认为在这一点的理解上,自己不如老牛。

    而且老牛强就强在不光替燕飞点出了关键,还身体力行以自身得意神通的理解来帮他,而这种帮不是拔苗助长,是真正建立在武者修行基础之上的,没有掺杂任何异物,这才是最难得的。

    说实在的,计缘有方法能让一个武者体魄快速增强,老牛估计也绝对有类似的方法,但这样造就的武者并非自身之力,就算早就出来了,充其量也就是半个“穿武者马甲”的计缘,又何谈武道前路呢。

    这会老牛还没来呢,计缘听着燕飞的补充叙述,在心中有了突破点的情况下,前思后想已经想象出一条朦胧的武道之路了,若非他计缘已经没法回头也没这个精力再涉及武道,否则他都想自己试试了。

    “燕大侠,你得友如此,足以笑傲此生了!”

    ......

    ps:这章补昨天,晚上还两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