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所欠应还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79章 所欠应还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听这杜国师此话的意思,除了道明事态的严重性,还有种若是错过这机会,他就不想管了的感觉,萧渡和萧凌相顾无言,作为儿子的萧凌很罕见的在自己父亲眼中看到了茫然和慌乱的神色。

    严格来说比起父亲萧渡,萧凌是真正见过妖和神的人,也领略过超凡的手段,心中明白对这些存在来说凡人是何等脆弱的存在,目前的情况下,最好就一是一二是二,不做多余的事情。

    “爹,我们没得选!”

    萧凌眼神坚定,朝着萧渡点了点头,随后站起来朝着坐在椅子上的杜长生行了一个躬身大礼。

    “多谢国师相助,我们会前往通天江,更会马上着手准备牲畜等物,祭祀老龟和江神娘娘。”

    “哎,尽快吧,杜某会随行的。”

    杜长生叹了口气,也只能这么口头表示一下了,真出什么事他也没辙,他还叹着气呢,萧渡此刻回神又凑近了低声问了一句。

    “国师也见到了江神娘娘,那我儿身体的事情……”

    杜长生抓着茶盏的手一抖,心道差点把这出给忘了,赶紧满脸严肃地提醒萧渡道。

    “你们若是届时能见得到江神娘娘,千万千万别多嘴提这事,江神娘娘当年对萧公子略有惩罚,本来修养一阵是没有大碍的,哪知萧公子在短短两年内又娶了两房妾室,元气未复的情况下又如此损耗元阳之气,直接就自己伤了根本,好好养个十年八载或许还有望恢复,你要是在江神娘娘面前提这事……”

    杜长生面露冷笑道。

    “哼哼,本来江神娘娘或许不同你凡人一般见识,顶多觉得萧公子口中的情比金坚不过就是凡人的虚言假意,你们一提这事,弄巧成拙触怒应娘娘,那就是躲过了老龟这一劫,也是自己找死了,还会平白让杜某恶了应娘娘,可休要害我啊!”

    听杜长生说得如此郑重,萧渡略有懊悔,而萧凌则面上发燥,父子连连点头,知道了其中的厉害,不敢再提前言。

    杜长生又微微松了一口气,心道,国师我这可真的是在救你们,话不是全真,但结果恐怕是大差不差的。

    萧家不少下人全都动员了起来,因为之前就在准备萧凌娶妾的事情,所以家中一些祭祀用品储备倒也充分,又找了一些牲口现杀,在一片忙乱之中,花了小半天准备好了一切,太阳都快要下山了。

    这一天,除了上早朝之前吃过一些东西,萧家父子几乎都没吃什么,也没那心思和胃口,而杜长生同样没吃什么正餐,帮着萧家一起忙前忙后,整理祭祀用的物件。

    萧家客堂中,杜长生就着一些糕点喝着茶,萧凌匆匆从外面走进来。

    “国师,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萧渡也在后面走来,小心询问道。

    “国师,时候不早了,太阳已经开始落山,我们是不是明日一早再去?”

    杜长生拍拍手站起来,一甩袖负背走向厅堂大门。

    “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出发!”

    这会萧氏已经将杜长生当作主心骨了,既然杜长生说马上出发,他们哪怕心中再忐忑,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下令出发。

    杜长生负手在后,一路走到萧府门外,见到三个徒弟居然出现在门前。

    “师父!我们来了!”

    “嗯?你们身体未愈,来此作甚?今日之事可未必比之前的八卦引星大阵安全。”

    杜长生在心中补了一句:至少惊吓程度绝对更要超过的。

    “师父,您不也是重伤未愈吗,降妖除魔是我辈修行中人的己任,怎可缺了徒儿!”

    杜长生咧了咧嘴,这可不是去降妖除魔。

    “若事情顺利,倒也无需大动干戈,同去也好,算是见见世面!”

    说着,杜长生凭感觉抬头看向街对面的角落,一个老太监正在对着微微拱手,正是洪武帝杨浩的贴身太监之一的李静春。

    李静春亲眼见识过杜长生的手段,知晓自己是瞒不过国师法眼的,索性大大方方在街角朝其行礼,反正他也清楚国师是聪明人,知道他在这里代表什么,果然见到杜长生只是微微颔首,并未回礼也未说什么。

    在见到李静春的时候,杜长生就明白皇帝知道萧家出事了,但肯定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说不准还在怀疑是敌对派系的手段呢。

    ‘哼,让皇上看看也好,这是萧氏之祸,但又怎么可能和杨氏无关呢。’

    当然,杜长生不得不承认,萧家先祖萧靖是最后自己作了一波大死,这和杨氏无关,没得黑。

    一辆辆马车被萧家仆人牵到正门前,披上大氅和绒皮披风的萧家父子也已经出来,看了一眼正在将祭祀物品装车的仆人,走到杜长生跟前,特意朝着王霄三人拱了拱手。

    “国师三位高徒也到了?请诸位上车吧,我们马上就出城。”

    杜长生视线没有再往街角拐,点头之后带着三个徒弟一起上车,而萧家一个上车一个上马,在不到半刻钟的时间过后,萧家车队一共三辆马车,随行的仆人包含马车车夫在内,一共只有四个老仆,一起向着京畿府城的东门方向出发。

    这次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萧家并没有带过多人手,也明白这次不是人多或者权势大能搞得定的。

    三辆马车各有两匹马拉着,萧凌则独自骑马在前,夕阳中京畿府到处都是回家的人流,但见到三车一马还是都会提前避开,因为最后一辆车上载着太多祭祀用品,整体上车队并不是非常快。

    萧凌斜望着天空,骑着马喃喃着。

    “希望天黑前能结束吧,所幸今天的天气晴朗,就算入夜也不至于太黑。”

    也是此刻,通天江那处偏僻的江岸边,坐在坐在桌案边的应若璃端起茶盏,朝天上轻轻一泼,茶盏中的水花飞扬天际越升越高,引动高空风云汇聚。

    “轰隆隆……”

    雷鸣声响起,短时间内已经有一大片积雨云遮盖住天空的残阳,不论是城里还是路上,亦或是原本一些还在江边逛着的人,都纷纷快跑回船上或者码头避雨。

    没过多久,瓢泼大雨就“哗啦啦……”地落了下来,原本天色还是夕阳余晖中的白昼,因为这大雨,一下子好像入了夜,天色变得灰蒙蒙的,能见度越来越低。

    萧府一行别无选择,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哪怕雨再大也得前行,因为怕雷声惊了马,几名仆人干脆下车牵着马走。

    泥泞和寒冷,大雨和闪电,狂风肆虐波涛袭岸,萧氏一行出城后,在恶劣的天气中花了半个多时辰,终于随着早已下车领路的杜长生到达了那处相对偏僻的岸边,远方码头的灯火在狂风暴雨中依旧能见到一抹亮光,但十分模糊。

    “国师,是这里吗?”

    萧凌凑近杜长生,用力大吼着询问对方,不用喊的根本听不清。

    “是这里没错!”

    杜长生扫视江面,望向不远处,计缘依旧伏案弈棋,龙女则单掌以手背托腮,看着这边,狂风暴雨似乎与两人无关,近处就会划开,即便无灯火也透着一分明亮,而萧氏一行自然看不到他们。

    “老爷,老爷您小心点!”

    萧渡也要从马车上下来,但才出来,人还没站稳,背后的披风就被狂风带得将萧渡整个人往江中摔,吓得仆人赶忙抓住自家老爷。

    一名老仆想要为萧渡撑伞,但伞才打开没多久,伞骨就直接折断了,想找出灯笼的打算就更是痴人说梦了。

    “呜……呜……呜……”

    狂风在呼啸,三辆马车“咯吱咯吱”的随着风有些摇摆,通天江中巨浪翻涌,不时就会打到这一处岸边,掀起无穷水花,朝着萧氏一行罩落。

    这种风雨,在凡人看来已经是妖风妖雨了,萧家人自觉恐怕是和巨龟有关。

    “乌道友——乌道友——萧氏夫子已经来了,还望乌道友现身一见啊!”

    “呜……呜……”

    江面一片漆黑,唯一能看得清的时刻就是闪电出现的时候。

    “轰隆隆……”

    雷霆响起,闪电照亮通天江,萧氏一行发现就在数丈外的江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在闪电中有一个庞大的黑影趴在那里。

    “哗啦啦啦……”

    江涛卷动雷霆闪耀,恐怖的黑影缓缓从江面漩涡中升起。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两百年了,萧靖当年害得我差点失了修行根基,萧氏后人倒是过得滋润!”

    “轰隆隆……”

    巨龟趴着江岸,在雷霆照耀下显出恐怖声音,更有屡屡黑烟状的物质升起,双目妖光摄人心魄。

    杜长生也有些被吓到,但马上反应了过来,在看到萧家一行被吓得动弹不得,立刻出声提醒。

    “乌道友,萧氏父子来了,也望你明白后人不知前人之过呀……你们还不快磕头,三百个响头一个不能少!”

    闻得此言,萧家父子也不犹豫,直接跪在雨中的江岸上,对着泥泞的地面磕头下去。

    “先祖过错,后开一面!”开一面!”

    “啪啪啪啪……”

    父子两头磕在泥地上不断溅起泥水,虽然不是很痛,但也逐渐有些晕乎乎的,身后的家仆不敢站着,也一起跟着磕头。

    整个过程,老龟都俯视着萧家一众,什么话都没说,龙女乃至杜长生也同样静静瞧着,唯独计缘依然在心无旁骛地看着棋盘。

    也不知过去多久,萧家一行已经磕头磕到晕乎乎跪不稳了,三百个响头只多不少,萧渡更是直接倒在泥泞中,被杜长生扶了起来。

    “嗬……嗬……龟大爷,还有什么要求?”

    萧凌代替父亲说话,鼓起勇气看着可怕的巨龟,而这会计缘也抬头看向了老龟。

    老龟余光是能看到计缘抬头的,他自知计先生或许要看的就是他这一刻,但心中早已没有忐忑,只是带着笑意对萧氏说道。

    “你萧氏先祖是人,却无人之道义,我老龟乌崇是妖,却也懂是非分明,我对萧氏确实有两百年怨气,而今看到你们,又觉何其可笑,何其可笑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老龟的笑声盖过雷霆,盖过风雨,远远传向通天江,传遍两岸,在远方好似诡异的呼啸,令听闻之人都头皮发麻。

    “嗬……尔等放心,我老龟今日不会杀生,只需萧氏将所欠归还,从今以后,萧氏不得为官,还得为我找齐和善之家的百家灯火,到春沐江放灯!”

    “不,不得为官……”

    萧渡哆嗦着喃喃,而萧凌则大声问道。

    “百家灯火?只要百家?”

    “呵呵呵呵,不错,同两百年前一样,只要百家灯火!你们可以滚了!”

    老龟知晓萧家已经注定绝后,更不想多做杀孽,如今百家灯火对他早已没多少作用,却念着此乃应得。

    “轰隆……”

    一阵巨浪打来,将萧渡萧凌等人掀得往后摔倒,再看去,雷光中的江面已经没有了巨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