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萧氏的唯一机会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78章 萧氏的唯一机会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杜长生想躲着应若璃,只是后者见计缘走去一边,就先一步从水波中踏到了岸上,带着一丝笑意,面向杜长生问道。

    “这位大贞国师倒是好手段,能找计叔叔来向我讨说法,你们大贞皇帝都没你有面子啊!”

    杜长生脑门见汗,赶忙向着应若璃弯腰躬身。

    “应娘娘说的哪里话,杜某绝无此意啊,更不可能影响计先生的决断,应娘娘做事自然公允,那萧凌纯粹咎由自取!”

    应若璃面色平静地看了杜长生一会,随后才“嗯”了一声走开,算是不打算理会杜长生的事情了,而是走到计缘的棋盘边看他下棋。

    计缘的桌案上摆了棋盘,席地而坐看着之前没能完成的那一局,应若璃走到桌案一侧,也不在意罗裙拖到地上,就蹲下来在一边看着。

    “计叔叔,那杜长生和您什么关系呀?”

    “此人算是个妙人,只是认识而已,不过其作为大贞国师,对大贞人道大势来说还是比较关键的。”

    应若璃“哦”了一声,坐在桌案边的她转头看向了江中老龟,杜长生或许和自家计叔叔关系不算太近,但这老龟就肯定不同了,她才回来就听说这老龟了,拿着计叔叔的法令一路从春惠府来的。

    另一边,龙女一走,杜长生狠狠松了一口气,视线转向一边的老龟,虽然妖躯庞大,但面色和善,应该是能好好说话的。

    先是再次向老龟行了一礼,随后杜长生才语速平缓地说道。

    “乌道友,萧家毕竟是大贞朝中重臣,杜某知晓你们恩怨颇深,但冤有头债有主,萧家后人不能完全代表萧靖,呃当然了,罪责肯定是有的,呃……不知乌道友如何想?”

    杜长生有些难做,他毕竟是国师,不能说让老龟最好直接把萧家都弄死了事,说了一串之后,干脆就问问这老龟怎么想。

    “呵呵呵呵……”

    老龟笑了,看了一眼那边的计缘和龙女,面向杜长生道。

    “杜国师职责所在,有妖物要对大贞重臣下手,不得不蹚这浑水,也是难为你了。”

    “是说啊,呃……”

    杜长生顺嘴接了一句,只能尴尬笑笑,然后见到老龟转过龟首望向茫茫通天江,看了良久之后才感慨地说道。

    “有时候只是惊鸿一瞥,会觉得通天江和春沐江也有些相像之处,滚滚江涛远流去,入海之波不复还……”

    老龟转过头来看向杜长生,流露的眼神比杜长生见过的绝大多数人更像人。

    “老龟我几百年蹉跎,如今修行已入正轨,将来成道也未必不可欺,就连春沐江白江神,也曾说我纵然几百年修行皆困苦,等来一朝转运也值得,而那萧靖早已化作黄土,魂灵在阴司中受尽折磨而灭,乌某自不会舍本逐末,为旧怨而过度泄愤,葬送修行前程。”

    听到这杜长生心里头松了口气,这鬼妖是个明事理的,当然肯定也有计先生面子,听着好似大人大量要彻底放过萧家了,但老龟下一句话就让杜长生心抖了一下。

    “但乌某以为,萧家人还是死绝了好。”

    这不光杜长生被吓了一跳,就是那边手中正要落子的计缘都顿了一下,应若璃看了一眼计缘,将视线转到老龟身上,却没见到说这话的老龟身上有什么戾气出现。

    老龟不等杜长生说话,直接继续开口道。

    “既然萧凌已无生育可能,而乌某也算得萧渡更无生子能力,那要不了多少年,萧家血脉也就死绝了,无需老龟我脏了自己的手,不过……”

    杜长生闻言刚刚面露欣喜,正要开口说话,这一句“不过”使得喉咙里的话又给吓回去了,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龟爷爷,你要说话能不能痛快点!’

    “不过,我要萧家父子来此见我,磕头三百下,再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京都鬼神可不会拦我!”

    这句话老龟说得斩钉截铁,更有猛烈妖气升起,恍若在空中结成一只咆哮的巨龟,声势十分骇人。

    老龟乌崇的这句话,就连一边的计缘也分不清是吓唬杜长生还是真的这么想,只能说老龟话中的内容绝对是实情。

    计缘转头看看那边,见杜长生像是被吓到了,半天没反应,便轻轻将棋子放到了棋盘上。

    “啪~”

    清脆的落子声旁人皆不可闻,唯独杜长生听得清楚,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呃,乌道友能有此容人之量,杜某拜服,实不相瞒,若易地而处,杜某绝对会想尽办法弄得萧家惨得不能再惨,道友要求,杜某一定如实转告萧家,就算他们不敢来,我抓也抓过来!”

    “呵呵呵,杜国师言重了!”

    老龟闻言笑了起来,杜长生的话听着还是挺舒服的。

    ……

    来的时候是计缘带着杜长生来的,回去的时候则只有杜长生一人,计缘就坐在江边没动,继续研究这棋盘,而老龟已经重新潜入江底,但并未游开太远,龙女则干脆坐在了计缘对面,托着腮以肘撑着桌案,偶尔看看棋偶尔看看江面。

    桌上多了茶盏和茶壶,其中也有茶水,但计缘和龙女都没喝。

    三人都在这等着,等杜长生将萧家人请来,至于是马上来还是第二天第三天什么的,对计缘等人来说都无所谓。

    不过计缘等人不急,杜长生却不能不急,他现在施法赶路,一步之下就能纵出老远,比寻常武者的轻功还要快不少,虽然没有缩地成寸的感觉,速度绝对快过奔马。

    杜长生一路没有停歇,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到了萧府门前,守门的卫士只是见到府门光影恍惚了一下,杜长生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萧府外。

    “国师大人!”

    几名卫士已经认识杜长生,见到他赶忙行礼,而杜长生也没心思和门卫多解释,直接边朝里走边说话。

    “萧大人和萧公子还在家吧?杜某要马上见他们!”

    “是是,国师请随我来!”

    卫士也不敢阻拦,一人领着杜长生往内,另有两人先一步小跑着进府去通知萧渡等人。

    一刻钟之后的萧府客堂,萧渡和萧凌面露惊色地听完了杜长生的叙述。

    “国师,您是说,您刚刚已经同妖邪斗过法了?”

    “什么斗法,杜某是豁出一张老脸,去求见了通天江应娘娘,本只是想问问神罚之事,不成想,居然还见到了那与你们萧家有旧怨的老龟!”

    萧渡声音沙哑道。

    “国师见到了那妖怪?它,它不是在春沐江么,已经到通天江了?”

    “哼哼,不光到了通天江,前几日你们做的噩梦,也是因为那老龟怨气所至,你们作为萧靖后人,被血脉中的因果业力纠缠,因此引恶业而生魇。”

    似乎是为了增加说服力,杜长生在话音落下的时候,御水化雾凝结光影,以幻术重现江边之景,将老龟妖气升腾咆哮的时刻呈现出来。

    “我要萧家父子来此见我,磕头三百下,再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京都鬼神可不会拦我!”

    老龟的吼声回荡,哪怕只是幻象,依旧十分骇然,萧家父子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

    “国,国师,这可如何是好啊……”

    “如何是好?这已经极好了!若杜某与老龟易地而处,就凭你们萧家犯下的罪业,将你们打得神形俱灭都不为过,如今能卖江神娘娘和我一个面子,已经是极为难得了,杜某言尽于此,照不照做,全看你们自己了。”

    杜长生把话挑明,随后端起一侧茶几上的茶盏,也不讲什么斯文,咕噜咕噜就将茶水一饮而尽,随后自己拿起茶壶倒水,像是根本不怕烫,连续饮茶三杯才停下来。

    “国师,若我们不去,您可还有其他办法?”

    萧渡问题才出,杜长生那边就叹了口气道。

    “常言道,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杜某此前施法重伤未愈,做到如今局面,已经尽了力了。”

    “可是万一那妖怪使诈,是骗我们父子前往再施展邪法下杀手,那我萧家岂不是绝后了?”

    萧渡的话引得杜长生嗤笑一声,心道你以为你们萧家还没绝后么?但明面上话不能这么说,只是顺着那一声嗤笑,继续笑着摇头道。

    “萧大人萧大人,你也太高看你们萧家了,那老龟如今修行有成,得高人点化,已经今非昔比,此番了却心中旧怨是其修行中的重要一环,更是你们萧家唯一的机会,若搞砸了,你真以为京都的城墙拦得住妖怪?”

    这句话有大半都是杜长生猜的,却真的给他猜中了事实,同样也让听到这话的萧家父子半晌说不出话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