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这背了多少债啊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76章 这背了多少债啊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焚神斗战狂潮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今天的大朝会,大臣们本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需要向洪武帝汇报,所以最开始对杜长生的国师册封反倒成了最重大的事情了,虽然从五品在京城算不上多大的品级,但国师的位置在大贞尚是首例,加上诏书上的内容,给杜长生添加了好几分神秘色彩。

    而且在场的老臣对当今圣上还是比较了解的,洪武帝不同意元德帝,是个很务实的皇帝,若杜长生没有能耐,是得不到他的青睐的,所以直到退朝,朝中大臣们心中基本想着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结合最近的传言和今天大朝会的信息,尹兆先可能真的在康复阶段了,这使得几家欢喜几家愁;第二件事想的就是这个国师了。

    早朝结束,还处在兴奋之中的杜长生也在一片恭喜声中一起出了金殿。

    萧渡走在相对后面的位置,远远见杜长生和言常一起离去,在与周围同僚寒暄过后,心中一直在想着那诏书。

    宫中某处停放马车的位置,萧渡翻身上了车之后都迟迟没有说话,心中在思索着今天的信息。

    久等不到自家老爷的命令,下人便小心询问一句。

    “老爷,我们是去御史台还是直接回府?”

    作为御史台的一把手,萧渡已经不需要天天都到御史台工作了的,听闻下人的话,萧渡终于回神,略一犹豫就道。

    “去司天监,我要拜访国师。”

    “是!”

    下人一应声,随着车夫赶动马车,随行人员也一起离去,半刻钟左右的时间就到了司天监,没费多少工夫就找到了杜长生目前的住处。

    听闻御史大夫来访,正指派人手帮忙收拾东西的杜长生赶紧就从里头出来,到了院中就见院门外马车边站着的萧渡,几步迎上问礼。

    “萧大人好啊,杜长生在此有礼了!”

    杜长生还是有自己的骄傲的,面对洪武帝他可以一口一个“微臣”,保持恭敬的同时还有一丝惧怕,但其他大臣对他的威慑力就差了许多了,尤其他的国师之位已经落实,虽没多少实权,但也游离正常官场之外。

    萧渡见白须白发仙风道骨的杜长生出来,也不敢怠慢,接近几步拱手施礼。

    “恭喜国师高升啊,萧某冒昧来访,没有打扰到国师吧?国师新宅搬迁在即,家具物件以及丫鬟仆人等,萧某也可荐人帮忙处理的。”

    杜长生收起礼节抚须笑笑,这御史大夫这么大的官,对自己如此献殷勤,肯定是有事相求,他也不想拐弯抹角,直接就问了。

    “萧大人与杜某少有交集,今日来此,可是有事相商?萧大人直言便是,能帮的,杜某一定尽力而为,不过杜某有言在先,圣上有旨,杜某虽为国师,却不能掺和与朝政有关的事情,望萧大人明白。”

    在杜长生看来,萧渡来找他,很可能与朝政有关,他先将自己撇出去就万无一失了。

    “这是自然,萧某怎会让国师难做,更不会违背圣上旨意,国师,请借一步说话!”

    萧渡伸手引请一侧随后率先走向一边,杜长生疑惑之下也跟了上去,见杜长生过来,萧渡看看院门那边后,压低了声音道。

    “国师,我萧家可能招了邪祟,恐迎来灾祸,嗯,萧某指的并非朝中党派之争,而是妖邪祸害,这些年犬子更是生育无望,怕也于此有关啊,今日见国师,萧某不由就动了求助的心思。”

    “招了邪祟?”

    杜长生微微一愣,和他想的有些不一样,随后眼神也认真起来。

    “萧大人且站好,待杜某以法眼照观。”

    听到杜长生的话,萧渡原地站好,看着杜长生微微退开两步,随后双手结印,从丹田处以剑指比划到额头。

    杜长生双眼闭起,法力凝聚之下,骤然睁眼,这一刻,在萧渡视线中,居然隐约看到杜长生双目有金光闪过,眼神更是变得充斥一种对于萧渡而言的强烈洞悉感,心中顿时希望大增。

    而在杜长生眼中,作为朝廷命官的萧渡,其气相也更加分明起来,如今他身为国师,对朝官的感受能力甚至超出他自身道行。他竟然真的发现之前所见黑气,下方居然汇聚着一些火焰,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但隐约像是许多光色诡异的烛火,更是从中感受到一缕似乎有些久远的妖气。

    良久之后,杜长生闭起眼,再次睁眼之时,其眼神中的那种被洞悉感觉也淡化了不少。

    “国师,如何了?”

    杜长生皱眉抚须思索片刻后,同萧渡说道。

    “萧大人,你们同那邪祟的纠葛,似乎有挺长一段年岁了,杜某多问一句,是否同什么火光有关系,嗯,杜某不清楚自己形容是否准确,总之看着不像是什么大火,反倒像是许许多多的烛火。”

    萧渡明显激动了起来,下意识靠近杜长生一步。

    “国师说得不错,说得不错啊,此事确实是陈年旧怨,确与烛火有关啊,如今麻烦上身,我萧家更恐会因此绝后啊!”

    杜长生对官场其实不熟悉,但也大致明白一些主要矛盾,但他还是有些原则的,而且刚当上国师,朝臣被妖邪纠缠,管一管也是分内之事,也就没有过于推托。

    “如此的话,事不宜迟,我立刻随着萧大人一起回府上一趟,先去看看再说。”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国师请上萧某的马车,国师请!”

    萧渡大喜,赶紧邀请杜长生上车,这样的朝廷大员对自己如此恭敬,也让杜长生很受用,这才有点国师的样子嘛。

    马车行进速度很快,没多久就到了萧府,在杜长生的要求之下,萧渡除了派人去将萧凌叫回来,更亲自领着杜长生逛遍了萧府的每一个角落,一刻多钟之后,他们回到了萧府客堂。

    “国师,可有发现?”

    萧渡见杜长生茶水都没喝,就在那边沉思,等候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发问了,后者皱眉看向他道。

    “萧府之内并无任何邪祟气息,不太像是邪祟已经找上门的样子……”

    这时候,屋外有脚步声传来,萧凌已经回来了,进了客堂,第一眼就看到了仙风道骨卖相极佳的杜长生。

    “爹,这位就是国师大人吧,萧凌有礼了!”

    萧凌说着向杜长生行礼,而后者已经站起身来上下打量萧凌了,看了一会之后,杜长生眼神也变了,带着几分意味深长道。

    “不对,你身有损伤,但并非是因为妖邪,而是神罚!而且,哼哼……”

    杜长生冷笑一声,回望那边坐着的萧渡一眼。

    “而且这是一种高妙的神道手段,萧公子身损两次,一次当是损伤了根本元气,第二次则是此神留下后手,定是你违反了什么誓言约定,才会让你绝后!”

    神灵手段堂堂正正,比妖邪的手段更容易看穿,或者说基本就是摆在明面上让有道行的修行人知道的。

    “哼,萧大人,邪祟之事杜某倒是能管管,这神明之罚,杜某可不会轻涉的。”

    杜长生隐约明白,留下手段的神明怕是道行极高,神韵痕迹非常浅但又非常明显。

    “神灵?”

    萧渡一下站起来,看了看萧凌又看向杜长生。

    “国师,我萧家素来敬神啊,城隍庙更有我萧家的长明灯,神灵何故要害我萧家?而且我儿怎么可能冲撞神灵啊,就算有冒犯之处,凡人不明事理,又见不到神灵真身,所谓不知者不罪,何以要两次出发,还令我萧家绝后啊,求国师想想办法……”

    “哦?真没见过?”

    杜长生眯起眼看向脸色有些难看的萧凌,再看向一脸惊色的萧渡。

    “我看未必吧,萧公子,你的事最好一五一十告诉杜某,否则我可不管了,还有萧大人,此前问你旧怨之事,你说当初先祖违背约定,随便找了百家灯火送上,恐怕也不止如此吧?哼,大难临头还顾左右而言他,杜某走了。”

    说着,杜长生双手负背,同萧渡擦肩而过,走出了这处客堂。

    “国师留步,国师留步啊!”

    这国师的能耐萧渡已经信了九成,此刻哪能让他走,赶紧追了出去,杜长生倒也没真想直接走,至少也得了解真相,所以停下脚步回头,见到萧渡站定后拱手行礼。

    “国师,我萧家往事定全盘相告,可冒犯神灵之事,实在是……”

    “爹,国师说得没错,孩儿确实冒犯过神灵……”

    萧凌从客堂出来,面上带着苦笑继续道。

    “冒犯的不是城隍土地,而是通天江应娘娘……”

    “应娘娘?”“应娘娘!”

    萧渡和杜长生两人反应各自不同,前者稍稍疑惑了一下,后者则大惊失色。

    “你……好胆啊……”

    “国师,可是十分棘手?我可命人准备往江中祭祀,平息神灵之怒啊……”

    “此事怕是没那么简单,你们先将事情都告诉我,容我好好想过再说!”

    杜长生脸上阴晴不定,心里已经打退堂鼓了,这萧家也不知道背了多少债,招邪怨不说,连神也招惹,他打算听完真相之后去找计缘求解一番,若有不对劲的地方,哪怕丢自己国师的脸面也得拒绝萧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