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杜长生施法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69章 杜长生施法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对于老龟已经到达通天江,计缘还是有些感应的,他原本预计是三到四天的工夫,已经算是基于这老龟对自己的尊敬来考虑了,没想到这老龟只用两天多就到了,想来是真的当成首屈一指的要事匆匆赶来的。

    不过计缘知道这事,是一回事,通天江那边还是准备通报计缘的,哪怕通天江中目前的管事认为计缘很可能是知道老龟到了,但必要的通报还是要的。

    如今不但是龙君,就连江神娘娘和应丰殿下都不在水府之中,通天江那边由几个夜叉统领代管,先是将老龟在状元渡外的江心底部安置妥当,随后其中一个夜叉统领直接上岸,前往京畿府去面见计缘。

    这一天,一名夜叉统领出江上岸,化为劲装武人模样进入了京畿府,然后一路前往荣安街,来到了尹府门外。到了这里,即便是在通天江中侍奉龙君和一江正神的夜叉统领,即便自身道行不浅,但到了尹府外依然感受到一阵沉重的压力。

    在夜叉统领感知中,尹府浩荡正气犹如潮水阵阵,不断拍打在心头,又如同一座大山要碾压下来,若非他本身是正修之妖,又长期受江神神光熏陶,这会只怕是会承受不住压力逃跑,或者干脆被浩然正气扫得修为大损乃至修行崩灭。

    见到一个看似武者的大汉到府外频频抬头看天,尹府守门卫士中立刻有人上前一步询问。

    “这里是相国府邸,何人在此停留?”

    夜叉统领闻言才从浩然正气带来的幻象中清醒过来,赶紧朝着卫士行礼道。

    “在下姓夜,来自通天江,劳烦几位帮忙向府内的计先生传一句话,就说乌先生到了。”

    “找计先生?”

    卫士微微一愣,知道府中暂住着个计先生的人可不多。

    “不错,劳烦代为禀报,在下还有事情,也不喜在城中久留,就先行离去。”

    其实到了这里,说出这么一句话,夜叉就明白计先生肯定已经知晓了,也就不打算打扰计先生了,关键是这尹府实在是不好进,压力太大了。

    卫士还想说点什么,就见那男子直接转身就走,看步伐应该是武功高强,短时间内就已经离得老远,追都无从追起。既然如此,卫士们面面相觑之后,只得一人入府去禀告计缘了。

    不过尹府内部,其实也在进行着十分要紧的事情,尹府后方位置的情况,正牵动着大贞杨氏的心。

    计缘依旧坐在院中,但今天尹家两个孩子并没有过来,卫士匆匆走到后院客房,见计缘正在独自一人对着棋盘落子,便远远行礼之后轻声道。

    “计先生,刚刚外头有个武者找您,说是来自通天江,但没讲南岸还是西岸,让小人带话给您,说乌先生到了。”

    计缘手中执子作思考状,像是几息之后才反应过来,转头朝着卫士点点头。

    “好的,多谢告知,你去忙吧。”

    “是,小人告退!”

    卫士本想问问计缘自家老爷的情况,但张了张嘴还是忍住了,府上虽然没有严明规定不准打扰计先生,但这基本是心照不宣的事。

    计缘手中持着一粒白子,视线看着棋盘,好似看出天地山川,但不论眼中之景还是心中之景都依然是表象,思绪中随棋演化出的种种变化可能才是真正的局,同时计缘也留心这尹府后方。

    此时此刻,尹兆先屋舍所在的院落内,身穿法袍的杜长生一脸严肃,三个弟子全员到齐,在院中摆上了一个法坛,其上香烛法器供品样样都全,更是有两株分载在两个盆中的奇特植物。

    一株是人参,有一道道红绳缠绕在茎秆上,红绳的另一端则缠在桌上的几把铜锁上;另一株则是一朵红花,倒是没缠绕什么,但却有淡淡荧光自花朵上散出,显得十分神奇,一看就知道这花是某种宝贝。

    杜长生手持一把拂尘,在法坛前甩动施法,不断将自身法力打到法坛上,借助桌上两株灵草,将灵气不断汇聚到院中,隐约带起一阵阵奇特的清风。

    围在院中靠外位置的有几个专门负责尹兆先病情的御医,有皇帝身边的老太监李静春,有司天监监正言常,有大贞太子杨盛,当然还有尹家一众,除了这些就没什么外人了,甚至这次的事情,算是严密封锁了消息,做到尽量不外传。

    本来在场的人中有一些对杜长生还是保持怀疑态度的,因为不少人经历过元德皇帝时代,对着这些个天师有些印象,说是天师但大多没什么大能耐,但杜长生目前为止的表现令人刮目相看。

    不说别的,就冲着那法坛上一阵阵华光闪耀,灵风吹拂之下众人每一口呼吸都顺畅舒适,就知道这天师绝非泛泛之辈,绝非招摇撞骗之徒。

    几个御医也在私下讨论,猜测着尹兆先的病情,毕竟尹相的情况是在难解,现在看来确实有些超出常理的因素在。

    杨盛站在尹家兄弟身旁,看似来似乎比尹家兄弟更加激动一些,见到院中种种神奇变化,频频转头看尹重和尹青的他,很诧异于尹家人的淡定,甚至尹老夫人也同样如此,仿佛这些只是小场面一样。

    “尹尚书,你素来多智,你说老师他这次能好么?”

    听到杨盛低声问话,尹青也同样压低声音回答道。

    “父亲积疾已久,杜天师虽有真法力,但天师自己也说了,这是在同天斗,结果不好说啊。不过太子殿下也请宽心,我尹家之人早有觉悟,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十分难得,死又有何惧。”

    尹重则在一旁说道。

    “太子殿下请放心,父亲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几人说话间,那边杜长生又有新的变化,他手持拂尘大喝一声。

    “天师护法速速现身,不得有误!”

    随后拂尘朝着法坛四角一甩,六张人形纸符飘落,在法坛周围化为六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周围灵气立刻朝着六人环绕,使得六人身形膨胀,一下就有半丈之高,更有点点流光在周围显现,立在四角显得十分神奇。

    尹家两个孩子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这神奇的一幕看得他们心里怦怦直跳。

    “爹爹,天师大人比计先生还厉害!”

    这一句孩童之言,让那边庄严施法的杜长生腿直接一软,差点被吓得摔一跤,还好他反应极快,在身体前倾的一刹那单掌下撑,随后左手用力朝地一推,整个人好似倒翻着轻盈飘荡而起,在其中一个“护法”肩上一踩,随后又跃到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的肩头,然后再次飘落,稳稳站在法坛前方。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点看不出是危机应变之下的临时动作,等落地的时候,额头渗出的汗水早已在御水之术作用下散去,没让任何人看出什么端倪。

    ‘乖乖,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计先生应该不会在意的,不会的……’

    杜长生自我安慰一下,继续“走流程”,引导着灵气不断在院中流动,也是这时候,一直盯着桌上圭表的大弟子王霄开口道。

    “师父,时辰到了!”

    “好!”

    杜长生大喝一声,面向周围。

    “太子殿下、尹校尉、李公公,你们三人气血旺盛,随三位护法一起挡住死、惊、伤三门!”

    法坛一角,三个模模糊糊的高大护法缓缓迈步,分别走到院中一角,但直到墙边都并未停步,而是一跃而过,走向尹兆先卧房之后的院落。

    杨盛和尹重对视一样,赶紧施展轻功随着护法过去,老太监自然也不敢怠慢,他们一动,只觉得迎面有阵阵寒意袭来,好似真的在跨向凶门,等他们随着护法站在各自角落那里,就有一股凉意袭身,立刻运转真气驱寒,周围的风也平静了一些。

    随后杜长生又喝道。

    “尹尚书、言太常,二位學究通天,稳住开、休二门!”

    尹青和言常也分别随着护法移动到院中相应位置,在五人五门就位之后,环绕尹兆先卧房的五人,隐约感觉到有数道浅浅的光连接着彼此,其中更有灵风来回吹拂,显得十分神奇。

    “三位徒儿随我一起坐镇杜、景二门!尹家两位小少爷,请速速随护法站到尹相国房舍门前三尺外!”

    常平公主赶紧拍了拍两个儿子的后背。

    “池儿典儿不要怕,这是在救爷爷,开去站好,发生什么都不要跑开!”

    “嗯!”

    两个孩子异口同声答应之后,赶紧小跑到房门紧闭的卧房之外,抬头看看身边已经站定的模糊巨人。

    这时刻,院中已经流光溢彩,显得不似凡尘,杜长生身上更是法光荧荧,好似在世仙人,挥舞拂尘的手好似越来越沉重,面色也越来越严肃,就连尹青都看得微微发愣。

    “尹兆先乃当世圣贤,领教化之功,养浩然正气,不该就此绝命,弟子杜长生,向仙尊借法,请天尊慈悲,改天换地斗转星移——!”

    随着杜长生一声大喝,拂尘一甩,桌上一道令箭升天而起,急速飞向高空。

    计缘在自己的客舍院中听到这过分用力的吼声也是摇了摇头,没有在意其中的字眼游戏,轻轻将手中棋子落下,下一刻意境显现天地化生,只要是有意识存在的人,就会看到整个京畿府在顷刻之间白昼转化为黑夜,天星最耀者,正是文曲星。

    这一幕令杜长生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而在同样惊愕到无以复加的旁人眼中,天师面目狰狞到近乎痛苦。

    “诸位,一定要守住自身之门,此法非杜某自身法力,此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可施展,若是不成,不但尹相危矣,杜某也会身死道消,切记切记!”

    说完这句,杜长生忽然拂尘甩向尹兆先房间,以全身力气大吼道。

    “天灵地法现生门,速开!”

    “砰……”

    尹兆先的卧房之门骤然打开,院中灵风和流光在这一刻全都朝内灌去,天空星辰更有道道流光落下,一时间,灵风星雨四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