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先生的面子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68章 先生的面子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天影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所谓“天数”是什么意思,洪武帝其实并不是一点都不懂,杨氏好歹有过一些历史研究,司天监历代监正也不是摆设,简单来说天数可以俗称为天意,哪怕从字面意义上讲,也能明白一些这两个字的分量。有句老话叫做“难如登天”,登天都是难度极致的代表了,那违背天意就不用多言了。

    杜长生走时若是说个什么自己会付出很大代价,或者自己应该能应付什么的,对洪武帝杨浩的冲击感还不至于太强,可就是一句“微臣不知”,令杨浩深受触动。

    从之前的了解和司天监处的表现看,这个杜天师还是敬畏皇权的,在司天监对比当年金殿淡然开口欲收自己父皇为徒的老乞丐,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可这样一个人,刚才直接留话便走,是不怕皇权了吗,或许是觉得没必要怕了。

    杨浩在御座前站了一会,随后朝着一侧招了招手,边上老太监赶紧靠近。

    “陛下有何吩咐?”

    “传命下去,杜天师需要用什么东西,都需全力配合。”

    “是!”

    老太监领命之后快步走到御书房门口,传令给外头的太监后才返回了御书房,而杨浩已经揉着太阳穴坐回了座位上去。

    尹兆先若真的能康复,当然是利大于弊的,杨浩自觉他还在位的时候,足以维持朝野平衡,但若等他退位就不好说了,杨盛虽然是个不错的储君,但毕竟还太年轻了。

    杨浩心中其实很清楚,这几年朝野上暗中水火不容的态势,明面上是旧派官僚率先发难,实则是到了他们不得不发难的地步。

    尹家这些年层层推进,逐步瓦解一些根深蒂固的旧氏族,改革科举制度,提升举荐制门槛,广建學塾提升寒门出头的机会,提拔才干出众且无背景的官员,同时一步步改革官员考评和晋升体制,一点点一丝丝,不知不觉间温水煮蛤蟆般达到了如今的地步。

    在一些旧官僚派系猛然惊觉之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要么承认自身一些固有利益将会在未来彻底让出,成为公共利益或者尹家私有利益,要么和尹家拼一拼。

    身为皇帝,一定程度上是支持尹家的,但当一切引起激变的时候,尤其是一些传言确实也使得杨浩有些在意的时候,他选择了观望,这一点在其他各派系官员中被理解为一种信号,而在碰撞最激烈的关头,尹兆先重病则就像是一碰冷水,双方的火都被浇灭了,一方哀愁一方也不敢轻动,随着尹兆先病情越来越恶化,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若尹兆先病逝,胜利理所当然的到来。

    谁都能看清这一点,包括身为大贞太子的杨盛,对他而言,甚至有种自己老师被父皇当做弃子的痛苦感觉。

    杨浩坐在座椅上细思这些年来的一切,大贞的国力与日俱升几乎肉眼可见,他被奉为一代明君与之有密切关系,纵观历史,很多皇朝盛极而衰,听了杜长生的话,他忽然很怕自己就处在这样的关口。

    一辈子自信满满的杨浩,这会喃喃自语之间,却有些患得患失了。

    “尹爱卿曾多次说过,大贞之强盛,才刚刚起步……若尹爱卿无恙,这路应该还能走吧?”

    ……

    以青藤剑飞遁的速度,借罡风之力飞跃几州之地如常人喝水吃饭那般简单,很快已经到达稽州春惠府,下方的春沐江正江流滚滚。

    在天色入夜青藤剑剑光一闪已经穿出云头,到了这里,小纸鹤自己松开翅膀,离开青藤剑剑柄,从上空飞落下来,直奔春沐江而去。

    如今虽然天气还没有完全回暖,但春沐江上却早已经游船如织,来来往往的船只有高有低有花有绿,到处是欢声笑语和风月之情,小纸鹤徘徊几圈之后,衔着那卷纸条自有一种牵引感,让分神观察游船小纸鹤立刻振作,朝着一个方向就一头扎入了江中。

    青藤剑自生剑灵的剑意和剑体的剑气都太强,存神意传信并非对谁都适用,当初在北境恒州传讯老龙适用,此番传讯老龟就不太合适了,搞不好会令老龟被剑意所摄,小纸鹤则是最合适的信使。

    江面波涛之下,小纸鹤抱着一层紧紧贴着纸面的气膜,扇动着翅膀在水下比游鱼更迅捷。

    有大鱼游来,见到这条白色怪鱼在水中游窜,一下提速上前想要咬住小纸鹤,结果被小纸鹤的小翅膀一扇,“哗啦……”一声翻了几个跟头,直接晕了过去,浮上水面翻起了白肚皮。

    一艘小船刚好驶过,上头几人见到一条鱼浮起顿时欣喜。

    “呦,这么大一条鱼?”

    “嘿,还真是,这么大,新死的?”

    “捞上来捞上来,晚上可以加个菜!”

    船家把船速一减,卷起袖子去捞,双手才抓到鱼,这鱼就清醒过来,“哗啦啦哗啦啦……”地挣扎。

    “哎呦还是条活鱼,快搭把手搭把手!”

    “哈哈哈哈……这么大一条春沐江大活鳙,在集市上值老钱了,今晚有口福了!”

    小纸鹤在水下回头望向上方,水波粼粼的模糊中,隐约能看到上头小舟旁众人的喜悦,瞧了两眼过后就直窜江心某处。

    在春沐江靠近春惠府城的江段,江心底部有一块奇特的大黑石,小纸鹤拍着水一路游到这块大黑石上,用喙轻轻啄了石面几下,看似轻盈却发出“咄咄咄……”的声响。

    下一刻,水底一阵浑浊,从黑石下方升起一道一条巨蛇般的黑影,缓缓转动头颅看向后方,见到一只小纸鸟停留在那边,原来这大黑石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龟背。

    ‘鸟?纸鸟?’

    乌崇以前并未见过小纸鹤,此刻对于江底尤其是自己背上出现这么一只纸鸟十分诧异,不过这纸鸟却让他有种淡淡的亲近感,在老龟的视线中,纸鸟游动几下到了他的头上,随后再轻轻一啄,计缘的神意就传达了过来,良久老龟才消化了信息。

    “原来是计先生传来讯息,老龟我此刻便动身!”

    带着一个个气泡升起的话语才落下,一张纸条就从小纸鹤身上滑落,到了老龟身前,若说陆地上的百姓走远路需要路引,那么如老龟这样修行年久的妖物想要一路过境到京畿府,要么需要藏好自己,要么也需要类似路引的东西,计缘所留的纸条就有差不多的作用。

    而听闻老龟的话,小纸鹤直接就甩着翅膀离开了,游向江面一下窜出,直接飞向了高空,等老龟缓缓上浮,以贴着水面的视线看向空中的时候,只能见到高空有光闪过,见不到那纸鹤去向了何方。

    既然计先生让自己去京畿府,虽然没留下具体的时间要求,但乌崇自然是想越快越好,也不多等,折返江心带上祭坛压在江底的千日春,随后直接沿着春沐江快速御水游动,途中遇不出他所料的上了到处跑的大青鱼,乌崇托它同江神说一声之后,就直接游入春沐江一处支流,向西南方向行去。

    白日游水,夜晚则可能上岸急行,每逢有水神盘查有鬼神拦路,老龟就会吐出法令,正如纸条上“计缘敕命,持此通行”八个大字所言,鬼神依此略微一算,自能依此感受到计缘神意,辨别法令真假。

    计缘的名字,别的地方不好说,可在大贞境内,不论水中还是陆地,在神灵地祇中都是如雷贯耳的存在,属于传说中的真正高人,谁都会卖几分面子,老龟持此法令,一路畅行无阻,甚至多数情况下有鬼神领路相送,令他对计先生的面子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第三日夜,同京畿府一江之隔的幽州,成肃府府境边缘,一头老龟正在地面上快速爬动,脚下有一片水流相随,使得他的速度快若奔马,而前头还有两道鬼魅般的身影在前,正是成肃府两位夜游神。

    到达江边不远处,夜游神就此止步,一左一右向着老龟行礼。

    “乌先生,前方就是我大贞第一大江通天江,乃龙君住所,我等不便再送,乌先生路上保重!”

    老龟人立而起,恭敬回礼道。

    “多谢两位夜巡使相送,乌某自去便是,代乌某向城隍大人和各司大神问好。”

    “嗯,也请乌先生代我等向计先生问好。”

    “一定!”“一定!”

    双方就此别过,老龟怀着略微激动和忐忑的心情滑入通天江,虽然小纸鹤所传神意中,计先生留言是以各府要道为径,定能畅行无阻,最终目的地并非真的是京畿府城内,而是先在通天江中等候。

    但通天江毕竟有真龙在的,并不清楚计缘同老龙关系的乌崇很担心这边会不会给计先生面子。

    果然,老龟的担心并不多余,他才入水游了片刻,就被巡江夜叉发现,两名夜叉急速接近,伸出钢叉拦下老龟。

    “尔等是何方水族?来我通天江所为何事?”

    老龟赶紧行礼。

    “在下姓乌名崇,乃是春沐江中修行的老龟,奉计先生之命前来通天江,我这里有先生的法令。”

    说着,老龟小心吐出纸条,随后展开。

    “计缘敕命,持此通行……”

    一名夜叉伸手触碰法令,纸条上的字在此刻有华光闪过。

    “真是计先生!”

    两名夜叉赶紧退后一步,手持钢叉向老龟行礼。

    “我等冒犯,还望恕罪,乌道友是要去江中何处,我等可送你前往合适江段。”

    “这,先生说是在京城外江中等候。”

    夜叉点头,一名领着老龟前往合适江段,另一名夜叉则快速游窜回水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