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难得的缘法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59章 难得的缘法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此刻白鹿本身并非实体肉身,而是妖魂所化,因此也可能让计缘感受出白若这些年修行的本质,其上的仙灵之气也更加可贵。

    照理来说,白若这些年在阴间其实算不上好好修行,更是每年都要接受阴司鞭刑,使得妖魂会受损,实际上直到周念生死前,白若的道行在计缘看来是不进反退的,可是如今出了周氏阴宅,走在路上的坐下白鹿,虽然气息并未变得更强盛,却变得更加纯粹剔透。

    已经让计缘丝毫感觉不出,这是当年临时抱佛脚般休息仙兽法决的妖修了。

    就寻常妖修而言,这是不太正常的,但若代入到仙修的角度,这又是说得通的,也算是一种心境上的升华。

    一只脚垂挂一只盘于鹿背,计缘一边感受着袖中那一粒如同宝石般的凝结泪珠,一边思索着白鹿和周念生的问题,不知不觉间,白鹿在判官的带领下,已经驮着计缘出了鬼城。

    白若此刻不光看着前路,也注视着脚下,在背着计缘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鹿蹄没一步落到地面,阴间土地上的浊气就会在脚下被驱离,若非是亲眼看见,她根本毫无所觉。白若当然明白这不可能是因为她自己,只能是因为背上的大老爷。

    在白若心中,得计缘的恩惠,或许这辈子都没办法报答了,毕竟这位仙人道行高绝更不是充满贪欲的凡人,纵然有想要的东西,也不是她能企及的。白若并不奢求能真正入得计缘门下,只能在口中更在心中尊敬这一位“大老爷”。

    鬼城同阴间各司的殿堂之间遥远又容易迷失,若是寻常鬼物逃出鬼城,在阴间大地上可能会举步维艰,光是那阴间浊气就如同风中沙尘,只有在阴间主道上才会好些,但这就常有阴差巡视了。

    计缘一行有判官亲自领路,又有两队阴差跟随,所以就算遇上巡视的阴差,也根本不会有谁上来查问路引,此刻就是如此。有一小队阴差在沿着道路一侧走向鬼城方向巡视,他们是从另一条荒芜的路上过来的,那条路的一边是一条浊黄的大河,在阴间迷雾中显得昏暗不清。

    刚走到连通鬼城的主道中间,这队阴差就发现有不同于寻常的事物接近。

    “前头有灵光。”

    领头的阴差左手扶刀柄,右手抬起,身后一队阴差立刻停下戒备,从这里望不到鬼城,只能在阴间浊气中看到有一道莹白色的光越来越近,居然给人一种奇特的神圣感,但和城隍大人及各司大神的神光又不同。

    那白光看似遥远,实则却行进不慢,仅仅片刻已经到了近前,也看清楚了那白光是一头浑身散发着荧光的白鹿,然后下一刻才看到前头领路的两位判官。

    “是判官大人,随我行礼!”

    一众阴差退立路边,躬身朝前。

    “缉魂别司巡查,见过文判武判大人!”

    “见过文判武判大人!”

    武判朝着他们点点头,应了一声“嗯”之后,就没再多说什么,一行人继续向前,很快消失在路边阴差的视线中。在这过程里,路边的阴差们的视线全都在白鹿和计缘身上,甚至连边上的张蕊和王立这个凡人都忽略了。

    “头,那骑鹿之人是谁?不是咱阴司的大神吧?”

    领头的阴差看看左右,点点头道。

    “自然不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一位就是计先生。”

    一众阴差恍然,对于计缘,他们只闻其名不曾见过其人,但现在想想,刚才见到的样子确实很像传说中的计先生。

    在他们看计缘的时候,计缘的视线则在看着这些阴差来的路,之前去鬼城的时候脚步比较匆忙,现在则能更仔细观察观察。

    京畿府照理来说是只有一座鬼城的,但这里的阴间范围却不小,之前没注意,现在看来,似乎还有其他的路延伸,那队阴差也是从其中一条路那边巡视过来的,不知道路的去向是哪里。

    计缘想了想,还是直接开口询问。

    “敢问两位判官,之前那一队阴差巡视的路径可有讲究,若方便的话,计某想了解一下。”

    阴间的这种事情在阴间虽然属于公开的秘密,但在阴间之外,就算是计先生这种高人,知不知道其实都属于正常的,毕竟也没什么好了解的,也属于阴间一种约定俗成的忌讳,几乎不会外传,所以两位判官也没多想,还是文判望了望远方开口说道。

    “回计先生的话,那些道路延伸的方向其实大多也是鬼城。”

    “也是鬼城?”

    计缘低语着。

    “不错,每逢阴司剧变,嗯,小神打个比方,若如今京畿府的整个阴司神道彻底覆灭,鬼门关把手不再,众鬼脱逃,刚刚我们去的地方,就会慢慢变为一座死城,直到有新的阴司神道出现,视情况而定,可能沿用老城,可能就慢慢会有一座新城。”

    计缘点点头,还没说什么,倒是一边的王立开口问了,这么久了他倒是没那么紧张了。

    “那为什么不一直沿用老城呢?”

    “呃呵呵,那自然各有考量,也有些事情不足为外人道也。”

    两位文判此刻虽然是面向王立的,余光更留意计缘,所幸后者面色平静,并无多加追问才心中微松。

    不过判官那种话不说尽的感觉,计缘又怎么可能没感受到呢,只不过人家既然不太愿意说,他计某人也不会真就这么不识趣硬要以身份压人。

    没过多久,一行终于到达阴司官办地界,计缘前往城隍大殿见了见城隍,白若更是跪谢城隍大恩,但此外也没什么其他事可以说了,只是寒暄几句聊了会天之后,计缘就告辞离去了。

    大半个时辰之后,计缘觉得差不多了,也终于向城隍辞行,这次是城隍亲自相送,一直将计缘送到了鬼门观外。

    王立和张蕊亦步亦趋地跟在白鹿两旁,回头看看越来越远的鬼门关方向,那边的城隍和阴间各司大神都以持礼状态站在关前,那恭敬程度就不用多说了。

    周围的模糊感再次出现,在王立和张蕊的频频回头中,某一刻已经跨越了阴阳界限,一步踏出就到了阳间,这时候王立再回头,看到的只是黑夜中安静的城隍庙,顶多能看到内部长明灯的光亮。

    “呼……终于出来了!谁能信我一个书生,没死就去过阴间了!”

    坐在高大鹿背上的计缘低头侧颜看看王立道。

    “那你可有的吹了,你见的事情,总是修行中人见过的也不多。”

    “嘿嘿,王某都记着呢,找个地方就把它写下来。”

    王立说话的时候看看一直往前的白鹿,若非亲眼所见,他准不信这就是他书中的“白夫人”。

    “对了,我们现在去哪啊?”

    “去土地庙,拿回我的肉身。”

    白鹿侧目看向王立,开口说出的话的声音和之前的美妇人一样,只是更有种空灵高洁的感觉。

    土地庙距离城隍庙不算太远,只是三言两语之间就已经到达,远远看去,高大魁梧的京畿府土地爷已经站在庙外拱手,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了。

    “计先生,多年未见,风采更甚啊!”

    计缘从鹿背上下来,也远远回礼,他和这土地爷是有交情的。

    “土地公谬赞了!”

    行路几步已经到达近前,而白鹿则直接曲起前腿在土地公面前跪下。

    “土地爷大恩,白若毕生不忘!”

    京畿府土地爷是计缘见过的最高达也最豪爽的土地,闻言爽朗大笑。

    “哈哈哈哈哈……见白夫人有如今气相,也不枉老夫和计先生一番苦心了。”

    《白鹿缘》的故事土地公当然也早就听过了,也觉得故事很好,索性就叫白鹿白夫人了,说完只一句话,拐杖往地上一杵。

    “咚~”的一声,地面下陷之后又起伏,一只好似沉睡中的巨大白鹿出现在他脚下,模样和现在的白若一模一样。

    计缘看向一边白若道。

    “去吧,重回肉身。”

    “是!”

    白若一步步走向肉身,随后往肉身处一躺,就完美融合了进去,没有一丝一毫的隔膜存在,等白鹿回归完整并起身后,甩了甩头,只觉眼中世界更加清晰,心中杂念也少了许多。

    计缘并未同土地公好好叙旧聊天的意思,土地公也无拉着计缘的想法,等白鹿真正适应真身的时候,双方也就此别过,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就是计缘和此方土地的状态。

    黑夜中,计缘骑鹿而行,到了远离庙司坊的时候,他才从鹿背上下来了,步行几步之后回头看看白鹿。

    “《白鹿缘》至此可告一段落了,白若,今后记得好好修行。”

    王立也面露喜色,附和道。

    “我的《白鹿缘》终于可以真正完结了,等下一场我再说《白鹿缘》就又能多出两回,一定惊艳四座!”

    计缘看着白鹿重新化为人形,似笑非笑地对着王立点头,随后步行离去,张蕊等人心头一惊,想要赶快跟上,却发现计先生的背影已经越来越淡,逐渐消失在视线中。

    “姐姐,我们?”

    张蕊本能的有些着急,王立她当然指望不上,只能询问白若。

    白若有些失神的望着计缘消失的方向,淡淡道。

    “大老爷是真正仙人,我们跟不上的,有这一场缘法已经很难得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