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游梦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54章 游梦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王立啃着鸡腿,不敢离计缘太近,保持一定距离地欣赏计缘笔下的书法,他虽然是个说书的,但自问也是读书人,以前觉得自己的字其实还可以,毕竟说书人这门行当,需要讲的时候多,需要记录的时候也不少,但显然根本不能同计先生的字相提并论,不愧是神仙。

    虽然在王立看来计先生就是在写书法作品而已,但之前也听先生说过,这其实是在推衍妙法,是被先生称为衍书之法。

    这种高深莫测的东西王立不懂,但他也有自己的想法:一个颇具傲骨的书生落难牢中,同一个仙风道骨的先生共患难,本以为那先生只是一位高人,谁承想最后竟是神仙……

    故事的情节一点点浮现在王立脑海中,而这次的主人公是他自己,一想到这些,王立就有些激动,脸上也自然而然露出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笑容,加上那满嘴泛光的鸡油和挂在嘴角的鸡皮,怎么看怎么诡异,怎么看怎么邪性。

    远处牢房的走廊上,那小心盯着王立牢房的狱卒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嘶……”

    狱卒看看周围牢房尤其是王立牢房对面那三间,里头的几个犯人全都缩在角落,有的身上还盖着茅草,显然也是有些惊悚感,又看了一会之后,感觉有些头皮发麻的狱卒实在忍不住了,直接离开了这边往外厅走去。

    片刻之后,狱卒回到了外厅位置,总算觉得缓了口气,伸手挫折手臂,让自己能够更暖和一点。

    “怎么回来了?东西他吃了?”

    坐在桌前喝着小酒的老头见那狱卒搓着手回来,于是便问了一句,后者勉强笑笑,点头道。

    “吃了,酒菜都吃了,还是没有腹泻,但这里,越来越严重了。”

    狱卒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以此表示王立的精神问题,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

    “头,那王立如今的情况,看着越来越瘆人了……”

    老头皱眉抿了口酒,他当然也清楚王立的情况,实话说他也有些瘆得慌。

    “头,王立这情形太诡异了,我听老一辈说,这种人死了变鬼可厉害了……”

    “嘶……”

    牢头也哆嗦了一下,伸手拿起酒壶给边上的空碗也倒了些。

    “来,你也喝点酒压压惊。”

    “哎!”

    ……

    时间过去两个多月,王立的“癫狂”已经真正常态化,再也没有狱卒过来这边听书,并且已经有好些日子没送那种食盒过来了,更没有在监狱的饭菜中加料。

    这一天计缘收笔,桌上一堆宣纸上都布满了蝇头小字,或重叠或铺开,虽然纸页并不相连,却有种所有文字都连接一体的感觉,隐隐交相呼应如有云烟在文字之间牵连。

    当然这些王立是看不到的,他只是觉得计先生的这些文字很好看,也很和谐,但看久了莫名让人想打瞌睡。

    “呃,计先生,您写完了?”

    计缘将狼毫笔放在笔架上,活动一下手脚,看着矮桌纸面上的文字,带着笑意点头道。

    “嗯,写得差不多了,只需要再雕琢雕琢便可,能成此篇《游梦》,还得多谢你帮忙了。”

    “我?”

    王立指着自己的鼻子尴尬笑笑。

    “计先生您别取笑我了,我哪有本事指点您练习书法啊,在边上吃饭喝酒瞎捣乱倒是真的……”

    说到这里,王立瞅了瞅外头,看到这一处牢房走道尽头并没有狱卒过来,视线回转的时候,发现对面牢房的犯人同他的视线接触后立刻缩到一角。

    “计先生,他们有一段时间没送酒菜来了,张姑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啊……”

    计缘摇头笑了笑。

    “怎么,还盼着他们送?”

    王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如实回答道。

    “这,不是有先生您在嘛,他们也毒害不了我,那些酒菜虽然不如张姑娘的,但好歹比牢饭好不少的……”

    说到这,王立似乎终于反应过来什么,警觉道。

    “先生,您说他们是不是放弃下药?打算用别的方法对付我啊,比如趁我睡着的时候给我来一刀?距离我出狱可没多少时日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怕什么,碍于尹家的面子,他们绝不敢公然对你出手,安心待着就行了,或许他们觉得你如今这样子也用不着杀了。”

    王立挠挠头。

    “就是说啊,我这种小人物,萧家大老爷当个屁放了不就是了。”

    正这么说着呢,廊道尽头有脚步声传来,很快牢头和狱卒就来到了王立的牢房前。虽然王立说书的时候很有种运筹帷幄气概,但正常状况下还是和个寻常书生一样,偷偷看身旁计缘好几次,想看看先生有什么反应。

    王立的这种自以为隐蔽的动作,在老头和狱卒眼中一目了然,但这样反而更瘆人。这段时间也不是没狱卒想过是不是王立牢房闹鬼,现在每个狱卒身上都带着护身符的。

    “咳,王立,你刑期到了,可以走了!”

    “啊?”

    王立下意识看向计缘,然后才看向狱卒。

    “不是,两位差爷,我这应该至少还有半月吧?”

    “嘿你这说书匠,还嫌弃坐牢坐得不够久吗?你记错时日了!”

    “我记错了?”

    王立又下意识看了一眼计缘,后者并没说什么。

    “是啊,记错了,你可以出狱了。”

    一边计缘冷笑一下,对着王立点了点头,后者赶忙回应狱卒。

    “哦哦哦,知道了知道了,我呃……”

    王立扫了一眼牢中,也没啥行礼好收拾的,而计先生已经挥袖之间将矮桌上的文房四宝都收走。

    “这就走吧!”

    王立说了这么一句,只好硬着头皮走出牢房,然后看到另有几个狱卒将边上几个牢房的门也打开了。

    “出来了出来了,你们两可以出狱了!”

    “出来,你刑期满了!”

    见周围四五个牢房的犯人都有人在释放,王立倒是松了口气,大家都一起出狱应该是没问题了。

    “呃,几位差爷,这是圣上大赦天下还是有别的喜讯政令啊?”

    王立显得有些谄媚地的询问牢头,后者看了看他。

    “呦,不愧是读书人,想得明白!”

    王立这就彻底放松下来,那些个一起出来的狱友们也都兴高采烈,只不过出来后都下意识远离王立一些距离,甚至边上某些狱卒也是。只有计缘似笑非笑地看着所有人。

    这些囚犯关押的位置看似比较偏,其实距离大牢门口不远,不算是地牢深处,只是一路出来,却发现沿途的牢房内都没什么犯人,也不知道都转去了其他牢舍,还是已经都放了。

    等一众出狱的囚犯到了外头大堂的开阔处,发现有另有几个狱卒站在那边,看到他们出来,忽然诧异地大喝一声。

    “有囚犯脱走!”

    “关上外门,关上外门,有囚犯脱走!”

    “铮”“铮”“铮”……

    一个个狱卒瞬间拔刀出鞘,看得王立和其他囚徒目瞪口呆。

    “大人!冤枉啊!”“差爷,差爷!我们没有越狱啊!”

    “是这几位差爷说我们可以……”

    有狱卒回头,却发现包括送他们出来的几个狱卒在内,周围所有狱卒全都已经兵器在手,且刀刃晃晃。

    “你们要害命!?”

    “囚犯脱走且胆敢反抗,统统拿下!”

    说是拿下,那些面目狰狞的狱卒却直接毫不犹豫地挥刀砍来。

    “噗……”“噗……”“噗……”

    “哎呀……”“啊……”

    刀光闪动几下,几声惨叫响起,牢头也在这一刻感觉到背后撕裂般疼痛,一转头发现有狱卒砍了他一刀。

    “停手!统统停手!”

    牢头带着痛苦的大喝让狱卒们全都停了下来,许多人刀上都带着血迹,但脸色却都透露着惊悚,所有人左看右看然后面面相觑。

    哪有什么囚犯,哪有王立的身影,只有他们这些几乎人人带伤的狱卒,甚至有一个倒在地上受伤不轻。

    “我们……在干什么?”

    “王,王立呢?”

    良久之后,除了那个伤得重的被包扎后躺在一边,所有狱卒经过简单包扎后,都和见了鬼一样待在前端大厅,一个个脸色苍白,不光是失血过多,更多的是吓的。因为王立以及那些犯人全都好好待在牢里,连锁都没有开,而他们这些狱卒却明明都记得刚才的事。

    “头……我们不会见鬼了吧?”

    牢头深吸一口气,却没法反驳。

    “那王立,还杀么?”

    牢头嘴角一抽,看向问话的手下。

    “杀?你去杀?”

    钱当然是好东西,这事也可能带来一些前途上的便利,但那也得有命受啊!

    ……

    半月之后,在一个两个狱卒小心翼翼的相送之下,计缘和王立一起出了长阳府大牢,而张蕊早已经笑盈盈地在外头等候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