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疯了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53章 疯了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计先生……”

    “先生勿怪,是王立疏忽了……”

    见两人一副低头认错的样子,计缘微微摇头叹了口气,这一人一神两个家伙居然都没听出他前半句话里话里隐有所指,又或者也可能是装糊涂。

    “计先生,您说说这姓王的呆子吧,他当自己铁打的呢,若不是我隔三差五给他送吃的打牙祭,指不定现在就是皮包骨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居然在这吼我!哼!”

    王立心虚得不得了,不敢看张蕊,只能看向计缘,希望计先生能理解自己。

    计缘看看牢房里面的两人,忽然笑了笑。

    “不若这样吧,就让计某陪着一起坐牢,定保你无恙,如何?”

    计缘的视线扫过王立和张蕊,两人都愣在那里,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良久后张蕊才诧异道。

    “计先生,您,陪他一起坐牢?您认真的?”

    “是啊计先生,牢里可不太舒服的!”

    计缘笑笑。

    “再不舒服的地方计某也住过,而且计某住这也不是没事做。”

    在王立和张蕊两人愣神的时候,计缘已经在牢房上一点,打开牢门走入其中,随后又将门反锁上。

    细细看看牢里陈设,一张往内纵深八尺有余的土砌床,中间还有矮桌案和烛台,一侧墙壁顶上还有不过一掌高的一臂宽的矮窗,虽然是个双人牢房,但却给王立当了单间。

    “呵呵,环境还不错!”

    张蕊和王立面面相觑,看来计先生是认真的,只能说高人行事常人就是看不透。

    夜深了,张蕊早已经离开,此时王立牢房中就只剩下了他和计缘。王立躺在矮桌案的一边怎么也睡不着,小心张望一下桌案另一端,计缘侧卧酣睡呼吸均匀。

    有心想要叫计缘一声,但王立又不敢真的吵醒计先生,良久之后只能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

    不过计缘的存在虽然让王立有些局促紧张,却也令他充满安心感,加上计缘身上那股祥和清气,仅仅不到一刻钟之后,王立就睡着了。

    等王立一睡着,计缘反倒睁开了眼睛,一双扫向桌案另一端的说书人,望其气相似是在梦中,但又不是寻常之梦。

    计缘将双目睁大一些,展开法眼细观,王立身上隐隐现出一层淡淡的白光,这和人火气可是有些区别的,也令计缘十分陌生。

    ‘有点意思!’

    计缘思索良久居然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定义,要知道三十年下来,如今的他可不是曾经的修行小白了,虽然不知道的依然很多,但知道的也不少。

    王立身上这层光并无什么防护作用,更不是浩然之气,而人火气还在更外围,呈现红色,以头顶双肩最旺盛,没有贴着身体这么紧的。

    可这一层光究竟是什么,觉着好像毫无作用啊?

    计缘已经好久没遇上有事情能把自己这双眼睛难住了,尤其王立还是个凡人,尤其还是棋盘虚子。

    ‘嗯?虚子?’

    计缘心中一动,已然呼应意境中的棋子,将之扣在手中,借此细细感应,同时也换种角度去思考这白光,未必其本身就一定会有什么神异。

    良久,计缘又眯起了眼睛,他已经摸出点门道来了,王立身上的这层浅浅的白光,和某种情况有些像,比如一间屋子里点着灯但关着门,门缝隙处往往会显露一条内部的光带。

    难道这王立的梦境如此特殊?

    计缘原本就存在的好奇心此刻更是大起,就目前情况看,似乎是因为王立的梦,可又不太像,只不过他计某人实在没什么了得的入梦之术,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懂入梦之法,就连鬼神之流的托梦都比他强一些。

    但鬼神之流的托梦与仙道的入梦之术又有区别,入梦的层级其实是挺高的,说是入梦,其实讲求的是入人心中之境,对施法者的心神之力和元神凝实程度都要求极高,某种程度上和天魔之法有些类同,而托梦实则是将人的意识代入托梦者的环境而已。

    计缘自问在心神方面自己绝对强悍,天倾剑势威力这么强,两分是青藤仙剑之利,八分是他计缘心神和意境之功。

    可是问题来了,他的元神足以入得凡人心中,可那只是粗暴地打破壁垒,真这么做,王立要么醒不过来了,要么醒来也会成了白痴。

    思索一会之后计缘实在是安奈不住好奇心,于是暗暗施法,意境显现天地化生,以这种最温和的方式去尝试,看能不能和王立心中世界碰着。

    在计缘的有意控制下,意境犹如满出水盆的清澈细流,慢慢延展向牢房各处,也延展向王立,他不期待能借此“入梦”,至少能看一看这光线外露的内景如何。

    良久之后,计缘缓缓闭上眼睛,同王立成功有了意境的部分相融之处,也隐隐看到了那一番景色。

    那是一片黄昏之中,有一女三男四人骑着马狂奔,那女子在最前头,而且身前还绑着一个“哇哇”大哭的婴儿,而在这四人四马背后,有数十骑在不断追赶。

    “不行,他们可以频频换马,我们坐骑的马力已经快耗尽了,跑不过的,我挡住他们,你们快走!”

    其中一人说着忽然放缓了马匹的速度,让那匹已经喘气喘得口吐白沫的马能得以回回气。

    “胜言——!”

    前头那女子回头冲着那男子大喊一句,边上两个男子则骑着马左右赶着。

    “快走,否则我们全都走不了!”“别让胜言白白牺牲!”

    已经缓缓停下的男子朝着前方大吼一声。

    “走——”

    吼完之后,男子解下身上一张弓,取出脚边箭筒中的箭矢,弯弓满月之后略微平缓呼吸,然后张弦的手松开。

    “嘣~”“嗖~”

    箭矢刹那间飞射向后方追兵,最前头一名黑袍男子瞬间拔刀。

    “当~”的一声,直接将飞射而来的箭矢隔开。

    射箭男子并未气馁,而是快速抽箭再弯弓射出,这次瞄准侧边,并且射向马腿。

    随着箭矢飞去,那匹马腿部血花溅射,随后就是人仰马翻,更有两人被带倒。

    可惜箭矢只有三支了,而且距离也太近了,三箭之后,虽然中了两箭但却杯水车薪,追兵也已经到了近前。

    “刘胜言,乖乖受死!”

    领头的那男子大喝一声,已经持刀在手,而射箭男子则瞠目欲裂,不示弱地同样怒喝。

    “受你他娘的死,先留你下来陪葬!”

    言罢,男子已经策马冲向了敌手。

    计缘好似在远方看着这一幕,但视线又如同近处那么清晰,令计缘诧异的是,这刘胜言的五官居然和王立差不多,只是胡子长些发型也有些差异。

    刘胜言力战之后,最终还是不敌,被直接削首,而追兵也并不停留,除了拿走首级外,任由尸首躺在荒郊,继续往前追击。

    计缘本以为这梦随着“刘胜言”死了应该破了,却没想到还没结束,随后他更诧异地发现,另外两个逐个就义的男子,样貌也化为王立的五官,并且先后战死。

    在这种拖延之下,最后一个女子终于抱着孩童逃到了一条大江边。

    计缘心神一动,虽然流域不同,虽然有些差别,但这条江应该是春沐江。

    “不——广同呢?船呢?广同呢?船呢……”

    计缘此刻的情绪是有些古怪的,因为这女子此刻也化作了王立的五官,尽管这歇斯底里的喊声是女子的声调……

    眼见前方无船,后方追兵已至,绝望之中,女子直接抱着孩子跃入江中,但人还在空中,后方已经有一柄长刀飞射而来。

    “噗……”

    刀刃刺入女子身体,她竟然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将婴儿前举,不可思议地避开了被双人对穿的下场,但力气也已经消失,跌入水中的时刻,眼睁睁看着婴儿被江水冲走。

    外头牢房内,计缘闭着眼微微皱眉,而在已经中,江河上的婴儿还在随水飘走。

    “头,那孩子怎么办?”

    “顺着江水追,一个都不能放过!”

    没错,这会这个看起来好像是反派的人,也化出了王立的五官。

    一众骑手沿江追逐,更有人往前方去找船只,只不过在追了百丈之后,他们全都亲眼见到江面上因为暗流出现漩涡,且那孩子的襁褓也应该彻底湿透了,就此沉入春沐江中不再浮起。

    然后计缘的视线跟到了水下,有一只黑背大龟在江底游动,背上正有一个被气泡罩住的婴儿,而这大龟,居然也隐约有王立的五官,很是让计缘凌乱了一小会。

    “哎……早知道早点出手了……”

    老龟叹息着出声,这语态居然同乌崇也有一丝神思。

    大牢中,计缘再次睁开眼,而王立还在睡梦之中,这其实不是简单的一个梦了,而是一个世界,属于王立的书中世界,这世界可能并非是因为计缘的缘故才出现的,或者早在王立成棋之前就应该有类似的情况,只是如今才更明显起来。

    “难怪你说书如此富有感染力!”

    计缘喃喃着,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王立的这份能力如此特殊,虽然看似并无什么太大作用,却让计缘隐隐觉得抓住了什么。

    某一刻,计缘灵犀念闪,忽然想到了曾经令他受益匪浅的《云中游梦》,结合王立此刻的情况,让他有了些想法,起码还得再细细了解多次才行。

    第二天白天,计缘已经在桌案上铺开了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以他最擅长的衍书方式在宣纸上细细书写推衍起来,王立则惊叹地在边上看着计缘的字。

    “王立,又有人给你送吃的了。”

    王立小心地看了一眼计缘,再看看外头的狱卒,计缘抬头笑笑。

    “没事,他看不到的,放心些,大胆些。”

    “哎!”

    狱卒开门进来,送吃送喝,这回连菜里也下了药,酒里更是没落下,计缘只是挥袖一扫,就已经将酒菜净化。

    王立将菜肴放好,见计缘点头才敢下筷子吃,同时还倒了酒递给计缘,低声道。

    “计先生,您喝不?”

    计缘摇摇头继续书写。

    王立的一举一动却被小心躲在远处,不时张望一眼的狱卒瞧见,在他眼中,王立显得小心翼翼,但时不时又谨慎地朝前敬酒,甚至还会想要把筷子递给空气,显得十分诡异。

    又是一天,又有酒菜,王立没有腹泻,又过一天,又有酒菜,王立还是没有腹泻。但与之相对的,王立也越来越大胆,他这两天已经清楚狱卒确实见不到计先生,甚至“确认”狱卒看不到他和计先生的互动,所以行事也放松起来。

    “王立,有人送吃的。”

    “哎哎,来了!”

    王立兴高采烈地过去,伸手接过食盒,但狱卒却送了食盒立刻缩手回去,又锁上门,而王立完全不以为意,打开食盒拿出酒菜。

    “哟,嘿嘿嘿,先生,今天有烧鸡哎,给您一个鸡腿来?”

    “啊,您不吃啊?哎那我先吃了,哦对了,敬您一杯!”

    王立表情在兴奋、谦恭、喜悦、皱眉中转换,同室内的“人”聊得活热,不光是远处的狱卒,就是周围牢房的囚犯,都看得毛骨悚然,这种感觉装是装不出来的。

    狱卒小心地看着远处的一幕,下得药起作用了,但作用和想象中的不同。

    ‘王立……已经疯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