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血光之灾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51章 血光之灾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牢头皱眉想了一会,心中多少也有些烦闷,这王立说书的本事确实了得,关押他的这一年多时间中,长阳府大牢里头难得多了不少乐趣。当然了,王立的价值不止于此,对于牢头来说,消遣一下固然好,真金白银才是落到实处的好处,比如出手阔绰也似乎来头不小的张小姐。

    ‘哎可惜啊,这说书匠一去,能拿银子的地方就又少了,所幸宰了还能捞一点好处。’

    有命令下来,自然也是有不少好处的,毕竟京城的尹尚书也为这王立说过一句话,所以要做掉王立有一定风险,但其实风险也不是很大,只要照着他心中想的去做,狱卒们估摸着也就挨几顿训斥。

    这会有狱卒过来换班,让其中几个同僚可以去吃饭和休息,其中有人直接走到牢头边上问一句。

    “头,一会去听王先生的那个《易江记》不?”

    牢头喝了口酒道。

    “去啊,当然去,不过你们来晚了,咱前面已经听到下半段了,不听完是真的不过瘾,现在不听以后就没了。”

    “是说啊,不过好在还有一阵子呢,若是几天听一个故事,还能听好些呢,在这都不用付铜子儿,给碗茶水就好!”

    “这王先生肚子里的故事也是,怎么也听不完,也总能想出新故事,怪不得原本这么有名呢。”

    几个狱卒听不出牢头话里有话,很自然地想着是说着王立刑满释放的问题,等到了下午,除了两个必须门口站岗的,剩下的狱卒就又和牢头一起带着凳子围到了王立牢房前,午休过后的王立也重新精神抖擞。

    ……

    张蕊依然撑着白伞走在雪中,离开衙门后首先去酒楼还了食盒,然后缓步从原路离开,只是这次走到一半,前方视线中忽然见到一个略显熟悉的人走来。

    走在人群中的计缘根本毫无特殊气息显露,就和凡人没什么两样,张蕊愣了一下之后仔细看,才确认自己应该没有看错,赶紧快步上前,远远就喊了一声。

    “计先生!”

    计缘本就是冲着张蕊来的,听到张蕊的声音,朝着她点了点头,视线则望向她来的方向,等走近几步后,他才以平常的声音道。

    “去大牢看王立了?”

    “先生,您都知道了?”

    计缘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一边的茶楼。

    “我只知道王立在坐牢,却还不清楚他因何而坐牢,去那边坐坐和我说说吧。”

    “是!”

    张蕊对于计缘的话自然听从,赶紧跟随先走一步的计缘一起走向茶楼,坐下之后,张蕊也一五一十将王立坐牢的事情讲了出来,究其根本还是在老龟的那些故事上。

    当初王立被请去一家大酒楼说书,引得满堂喝彩,楼中有个同行是偷偷记他的故事的,早闻王立大名,对其推崇备至,狠狠拍了王立的马匹,随后还被王立邀请回家探讨故事。

    可惜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说书人同行看似同王立成了好友,后面却多次踩点后趁着王立不在家的时候潜入室内,盗取了王立的许多的书稿,要命的是其中有当初萧家与老龟那故事的一卷初改版本的手稿。

    那个说书人到底是业内人士,只是粗粗浏览就知道是个好故事,哪想那么多,当然是要用来牟利的,而长阳府这边王立在,说书人多少要点脸,就偷偷去了京师,用盗取自王立那边的故事说书。

    本来确实是积攒了一些名声,可要命之处在于王立那手稿,改了朝代也避开了杨氏这个国姓,但萧氏的部分却没动的,这书说了几场之后就出了大事,被萧家人给盯上了。

    直接私下抓捕不说,那说书人更是毫无节操的供出了王立,王立人在长阳府,锅从京城来,也遭了殃,若非尹青早就看萧家不顺眼,听闻此事顺势插了一手,让萧家束手束脚,王立和那说书人估计小命不保,但一个诽谤朝廷命官的罪名是开脱不了了,所以还得坐牢。

    权力斗争是很残酷的,尹青早些年名头不显,官场上皆以为其人都是因为父辈之荫才能崭露头角,但这些年里有这种感觉的人少了,许多官场老油条已经隐约明白,尹家人没一个简单的,这也是一贯嚣张的萧家能放过两个说书匠的缘故。

    由张蕊讲明的来龙去脉就是如此,计缘听完之后并未表达什么意见,只是磕着桌上的瓜子。

    “对了计先生,您这次来是让我一起去接白姐姐的吗?”

    笑了笑点点头。

    “正是此事,期限已到,是时候了。”

    张蕊犹豫一下道。

    “先生,具体是什么时候啊,王立他还要几个月才会释放的……”

    “呵呵呵呵,放心,时间还够,能等王立出狱。”

    计缘这么说着,思绪却飘香长阳府衙门大牢,之前他粗略一算,王立可是有血光之灾啊。

    而在两人进入茶楼的时候,小纸鹤已经拍打着翅膀飞向了衙门大牢的方向。

    对于小纸鹤如今的速度而言,片刻就已经到了大牢外,在两个狱卒头顶盘旋了一会。

    “嗬呼……”

    其中一个狱卒打了个哈欠,而哈欠这东西有时候会传染,另一个狱卒看到同僚打哈欠,也跟着打了一个,一道白光嗖得一下就从两人头顶闪过,飞入了牢内。

    纸鹤贴着大牢顶上飞,遇上有巡逻过来的狱卒,会立刻贴在顶上不动,但它很快发现这些拿着棒子配着刀的家伙根本不看头顶,也就放心大胆地直接飞到了王立所在的牢房顶上。

    到了这里,小纸鹤就挂在牢房天花板一块阴影中,继续了它最喜欢的观察工作,看声情并茂的王立,也看聚精会神的狱卒和周围其他犯人。

    一个看起来年纪大一些的狱卒坐在同僚中间,脸上表情微微一变,身子很隐晦地前倾,看到这种情况,小纸鹤似乎立刻明白了什么,歪着纸脑袋看看自己的尾巴,再看向下面。

    “哔……”

    极其细微的声响被淹没在王立的声音中,但小纸鹤似乎听到了。

    “哎呦,你们谁放的屁啊!”

    “是啊,这吃了什么啊……”

    “齁臭啊……”“散一下散一下……”

    那个年纪大一些的狱卒首先“发难”,其他狱卒抱怨着散了一下,虽然牢里本身有异味,但嗅觉失敏显然不包含这充满新元素的味道,一众狱卒兜着衣摆扇动赶气之后,才重新坐下听书。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立牢房顶上的小窗栅栏处,外头的天色越来越暗,今天的故事也早已经讲完,狱卒们都散去了。

    王立躺在牢房的床上昏昏欲睡,正在这时,有狱卒走来这边,“啪啪”两声拍了拍栅栏。

    “王先生,王先生?”

    王立惊醒,一下坐了起来。

    “啊?狱卒大哥有什么事?”

    “哦,门宴楼的一个伙计送来一个食盒,说是张小姐白日离开的时候订的,给你送来当晚膳的。”

    “是吗!”

    王立面露惊喜。

    “嘿嘿,王先生倒是好福气啊,张小姐对你芳心暗许,羡煞旁人啊!”

    王立挠头笑笑。

    “这话可不能随便说,我哪高攀得上人家啊,正好晚饭没吃饱!”

    狱卒开了牢门,将手中食盒递给王立,还将里头的烛台点燃。

    “那我就不打搅了,等你吃完了我再来收拾。”

    “哎好,狱卒大哥慢走!”

    王立搓着手,等狱卒关好牢门离去,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食盒,接着烛火一看,顿时皱了皱眉头。

    ‘这菜色可比张姑娘平常带来的差远了啊……哟,还有酒?’

    张蕊是很少给他送酒的,但看到酒,王立自然更高兴几分,心中这么想着,抓起碗筷就先吃了起来,随后伸手抓起酒壶,打算直接对着壶口灌着喝。

    只是酒壶还没送到嘴边,忽然有白芒一闪而逝。

    “啪~”

    “嘶……”

    王立捂着手闪开几步,看看摔碎的酒壶再疑神疑鬼地看向牢中各处,刚刚发生了什么?

    “可惜了这壶酒啊……”

    良久后觉得可能是自己抽筋加眼花的王立才惋惜一句。

    ……

    过了一会,狱卒拎着食盒回到了大牢外头的厅中,对着牢头摇摇头。

    “酒壶摔碎了。”

    牢头面色一肃。

    “嗯?他察觉了?”

    “应该没有,我就在不远处猫着,似乎是不小心。”

    牢头皱起眉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明天再说吧。”

    “嗯。”

    毒的刺激性比较大,那壶酒中其实加了剂量合适的泻药,用酒味掩盖药味,随后王立会在几天内腹泻不止,再合规合矩地找个大夫给王立看病开药,彰显狱卒的关切,但这煎药的活肯定也是狱卒来做。

    在药中继续加合适的泻药,然后逐渐减小剂量,无需太长时日,王立就会因为“恶疾”而死在牢狱中,而且连仵作都验不出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