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相伴云霞(最后一天了,月票有余的就给点吧!)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46章 相伴云霞(最后一天了,月票有余的就给点吧!)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重生之鬼眼商女斗战狂潮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在短暂的片刻之后,计缘已经收起了那一根银白色狐毛,而胡云依旧处于入静状态,显然在那内心的一昼夜中不是毫无所得,也让计缘微微点头。

    计缘只告诫胡云要用心,但没说其中的难度,就是怕胡云有心理负担,不过如今看来这狐狸也确实长进不少,能在那演化的一昼夜过去还稳住没有立刻惊醒就算挺不错了,剩下的嘛,以计缘的估计,胡云至多能再坚持一天。

    胡云在意境中经历一昼夜的功夫,在外界则十分短暂,这会孙雅雅也才入了桐树坊没多久,今天是冬至,孙记面摊早早就收摊回去了,所以回来的路上孙雅雅并没有碰上自己爷爷。孙雅雅此刻连家门都还没有看到,她心中交织着兴奋和惆怅,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即将离家的不舍。

    从小到大听的故事看的书都不少了,不论是乡人故老相传,还是如一些书面神仙传上的故事,都透露出一种仙凡有别感觉,这不是说仙人就会很冷漠,会无视凡人生死,恰恰相反,这些故事中多得是仙人同凡人的纠葛,这才是其流传得也没那么广的原因,但仙人又是超然的,仙山仙岛都远离世俗,换而言之是离家甚远。

    随着离家越来越近,孙雅雅心中的愁绪就越来越浓,之前几个月全是憧憬和喜悦,但此刻却是离愁占上风了,遇上熟人打招呼也应得心不在焉。

    走着走着,孙雅雅已经到了家门口,正捧着一些劈好的柴火从柴房出来的孙福见到孙女回来,笑着招呼一句。

    “雅雅回来啦?”

    孙雅雅抬头露出笑容后“嗯”了一声,只是孙福一眼就看出孙女不对劲,赶紧将柴火放到厨房,再出来时孙女已经到了客堂那边。

    “雅雅,是不是没學好,计先生批评你了?”

    孙雅雅将书箱放在客堂桌上,摇摇头道。

    “没有,今天先生还夸奖我了,说我写成了《游龙吟》是大进步。”

    “那为什么闷闷不乐的呢?”

    孙雅雅还是摇摇头。

    “晚上和你们说。”

    入夜后,孙家人围坐在客堂八人桌上,气氛有些沉闷,哪怕孙雅雅还没说破,孙福和孙雅雅的父母都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晚饭已经吃完了,只是全家都比以往吃得少一些,倒是都喝了酒,就连滴酒不沾的孙母和孙雅雅也都喝了两小杯,使得两人的脸颊泛红。

    全家人都在等着孙雅雅说话,沉默了良久,孙雅雅终于还是开口了。

    “计先生让我收拾一下东西,可能后天就会带我离家了,我不知道这一去是多久,什么时候能回来……”

    孙雅雅说到这里就没说下去了,家人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惆怅难掩。

    “呃,这是好事啊,对吧爹?”

    “对对,这是好事啊!多少人都盼不来的好事。”

    “是说啊,达官贵人都盼不来的好事!”

    “对对对,要高兴些,又不是不回来了!”

    “对啊,别苦着脸,若是计先生以为你不想去,那该如何是好啊!”

    “要带什么东西?娘陪你一起收拾!”

    家里三个长辈一句接着一句,话语之间都没有任何间断,一副开开心心热热闹闹的样子,至少尽量装出这个样子。

    孙福老说这又不是上战场,不是什么生离死别,但孙雅雅听到这却难免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借口如厕离席两次。

    ……

    不出计缘所料,胡云在之后又多维持了十个时辰的静定,第二天午后,盘坐在大枣树下的赤狐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始终站在院内的计缘,好似一步未离。

    “计先生,过去多久了,不会好多年了吧?”

    胡云由此一问不是没原因的,在起初身为九尾狐妖的那一昼夜过后,进入静定之中时毫无准确的岁月感观,好似才过了一瞬间,但又好似时间无比漫长,加上清醒过来的这一刻,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很难搞清楚到底过了多久。

    “呵呵呵,不久不久,不过是第二天下午而已,感觉如何?”

    胡云微微松了口气,从盘腿状态起身,人立而起向计缘行礼。

    “胡云受益匪浅,多谢计先生所赐。”

    “趁此机会,速去山中巩固修行吧,能摸出自己一条路来也不枉今日了,回山之后,此次修行忌短不忌长,切勿因为贪玩忍不住乱跑。”

    “是,胡云记下了!”

    胡云应诺之后哪敢耽搁,当即就要离开,但才转身又顿住了,从尾巴里摸出一块山字型的玉石。

    “计先生,这是这块玉石是我自己做的笔架,您要不要啊?”

    “哟,做得还不错啊,怎么,之前不打算给我,得了好处才给的?”

    计缘促狭一句,胡云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

    “不是的不是的,我是怕先生看不上这小玩意,做了好几个都觉得不满意,这个也是的,所以一直没敢送,但不知道您下回什么时候回来,就拿出来了。”

    计缘一招手,胡云手中的玉石笔架就落到了他手心。

    “行了,去吧,我收下了。”

    “嗯,胡云告辞!”

    赤狐拜别之后,想了下还是从院墙中窜了出去。

    计缘目送赤狐离去,看看手中晶莹剔透的玉石笔架,摸起来细润光滑,显然玉石质量是不错的。

    收起笔架,在这站了十个时辰的计缘也走向屋中,口里还喃喃着。

    “其实再送些狗头金先生我也不嫌弃的……”

    ……

    第三天清晨,计缘起了个大早,不等孙雅雅来居安小阁,已经到了桐树坊孙家院外,而孙家人显然起得也不晚,计缘来时已经见到孙家客堂门大开。

    孙家人刚吃完早饭,正在帮母亲一起收拾碗筷的孙雅雅就看见计缘到了院外。

    “先生,您来了?”

    计缘一看孙雅雅眼睛泛红,就知道这丫头除了一夜没合眼,肯定也哭了好多回。计缘走入院中向着同他问好的孙家人回礼,随后看向客堂中的书箱和插着一把伞的包袱,显然都收拾好了。

    “此去分别之日不会太短,但也不会太久,就当是当初你去春惠府的书院求學吧,修仙之辈又不是彻底断了尘缘,不孝儿孙岂配修仙?”

    计缘一句玩笑话逗乐了孙雅雅,也逗乐了孙家人,引得孙家一众连连称“是”。

    “对了,此前所雅雅写的那些字,你们都收好,以后若有个事从紧急,拿去卖也应该能换些银钱。”

    计缘这话一说,孙福就笑着连连摇头。

    “这如何舍得,再说咱们孙家虽然不是豪门富户,但家境也算殷实,用不着。”

    计缘看了孙福一眼,再看向孙雅雅,点头道。

    “用不着就好,好了雅雅,背上行李,我们这就走了。”

    “哎!”

    孙雅雅赶紧走向桌前,孙父举起书箱帮着她背好,孙母帮着她整理衣衫,孙福则拿着包袱和雨伞递给孙女,三人眼神总是恋恋不舍。

    “先生,我们怎么去?”“呃,是啊计先生,不若老汉为你们叫好车马?”

    “对对对,我认识一个车夫常走远途,我去叫?”

    本来计缘确实打算步行赶一段路,至少出了宁安县之外,但看着孙家人这般别离状态,反倒改了主意,也是为了让孙家人放心。

    所以听到孙家人的建议,计缘摇摇头笑道。

    “不必了,这就走了,雅雅,和家人道别。”

    孙雅雅闻言走开几步,背着书箱跪下来向着家人行礼。

    “爹,娘,爷爷,你们保重!”

    “哎雅雅快起来!”“衣服都弄脏了!”

    “当心书箱里的东西!”“就是,弄乱了还得再整理一次,耽误计先生时间!”

    家人的反应让孙雅雅又是感动又忍不住想笑,转头看向计缘,却发现计先生已经到了室外。

    计缘长袖一甩,脚下生出云烟。

    “雅雅过来。”

    神情微愣的孙雅雅应了一声,赶紧背着行李走到计缘身边,在跨入云烟范围,稀薄的白雾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一朵白云,托得计缘和孙雅雅离地三尺。

    不论是云上的孙雅雅还是云下的孙家人,全都张着嘴瞪着眼说不出话来。

    计缘站在云上向着孙家人拱了拱手。

    “诸位保重,雅雅不会有事的,这便走了!”

    言罢,白云慢慢升天而起,在孙家上空停留几息之后,化为一道云光直上九霄而去。

    这充满冲击力的一幕,冲淡了离愁,冲淡了伤感,多出了兴奋和喜悦,且只有孙家人见到,而其他桐树坊中人则毫无所觉。

    不过片刻,白云已经到了飞至牛奎山上空,孙雅雅一改往日的温婉,兴奋得毫无形象地大叫。

    “先生,我们在飞!我在飞呢!先生,这个我能學吗?这个我能學会吗?我们这是去哪,是去仙门吗?”

    孙雅雅在兴奋中问出一连串问题,等他平静一些,计缘才带笑回答。

    “飞举之术不过小道,你自然能學,自然也學得会,我们此去也算是仙门,但更确切的说是道门,是去并州云山之上。”

    ......

    ps:谢谢各位大佬的投票,谢谢大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