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容选其一(各位,求订阅,求月票啊!)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43章 容选其一(各位,求订阅,求月票啊!)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倒也不急着问孙家人了,而是直接从孙雅雅手中接过那副字帖,拿到眼前细看。

    越看,计缘越是觉得这字不简单,灵动与柔和中内蕴一股隐晦气势,这种情况下也契合了所谓见字如见人,字帖上的文字好似隐预孙雅雅自身,内心渴望清静又涟漪四起,这种灵性既代表着渴望蜕变,也说明着蜕变的可能。

    “计先生,您觉得我的字怎么样?”

    孙雅雅很略带骄傲的询问一句,果然得到了计缘的认可。

    “称得上一句大家之作了!应该不少人向你求字了吧?”

    这句看似夸奖的话,其实已经是计缘很克制的结果了,孙雅雅的字已经學得他几分真髓,世间难寻,连尹兆先都比不上,可以说大大出乎了计缘当初的预料。

    听到计缘这么说,孙雅雅笑笑。

    “有是有,不过不算多,自写出这字帖之后,我也很少在外头写字了,私下练字,总觉难以突破,就如同我这困境,若我是男儿身,恐怕就不是这样了吧……”

    计缘看向周围的孙家人,也都在看着孙雅雅的字,他们全都不识字,但也觉得这字好看,却难免不懂其中价值。

    孙福看计先生扫过孙家人之后只是欣赏字帖,而自己的宝贝孙女言语中带着一种哀怨,气氛有些尴尬的情况下连忙开口。

    “呃东明,快再去厨房坛子里装点花雕酒,桌上的快喝完了,玉兰,你再去盛点炖肉,砂锅里还有的。”

    “哎哎!”“好的爹!”

    孙父孙母一个抓着其中一个空了的酒壶,一个拿着空了的大花碗一起离席,而孙福则一边用桌上酒壶给计先生和两个兄长倒酒,一边夸赞自己孙女来缓和气氛。

    “来来来,计先生,老汉给您满上,还有二哥三哥,都满上满上,呵呵呵……咱们家雅雅真的是光宗耀祖啊,學问那是真的好!哪有别人挑雅雅的,定是雅雅挑别人啊!”

    见到自己爷爷向自己赔笑,但话里话外还是盼着自己嫁人,苦着张脸的孙雅雅又是气又是想笑,又有种理解现实但接受不能的无奈。

    “爷爷,二爷爷三爷爷,计先生酒量好,你们就少喝点吧,年纪都大了!”

    “没事没事,今天高兴,高兴!”

    “对对,满上满上!”

    几个老头笑呵呵的,眼神中越是慈爱,孙雅雅就越是胸闷,只能望向计缘,却见他依旧在细看字帖,神色在纸面上若即若离,手中似有节拍。

    这种感觉,恍若儿时的孙雅雅在当年的小阁之中拿字给先生看,所以此刻她也不由微微坐正了身体。

    孙雅雅父母一起到了厨房,一个拿着大花碗盛肉,一个解开花雕坛子舀酒。孙母瞅了瞅灯火通明的客堂方向,接近蹲着装酒的孙父,用手肘杵了杵他的后背,在他边上小声道。

    “哎,相公,你说如果咱家求计先生给个大富大贵,能成么?”

    孙父也略微动意,也抬头伸脖子张望一下客堂,侧头低声对孙母道。

    “肯定能成啊,你忘了前些年,驸马爷和公主亲自去居安小阁请计先生的,大富大贵不过是计先生一句话的事啊……”

    孙雅雅父母虽然和计缘接触不多,但有一点是很清楚的,这计先生肯定是有大能耐的,同尹相的交情也是一直都没断过,这一点从当年孙雅雅到居安小阁學字的时候开始,就逐渐有了清晰的认识,所以他们两也很敬重计缘,只是和父亲孙福的稍有不同罢了。

    这会两夫妻心中激动起来,孙母更是忍不住又拉了拉丈夫。

    “你说计先生方才傍晚的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

    孙母话音一顿,看向丈夫道。

    “是不是说其实计先生,可以为雅雅找一户真正的达官贵人啊?对了,我听说尹相可是有个二公子的呀!”

    “嘶……”

    孙雅雅的父亲觉得有些头皮发麻,难免升起一股更加强烈的兴奋感。

    “若是这样,谁理会那什么冯家公子啊!”

    两人怀揣着激动,带着酒和肉回去,对着计缘的态度就更加殷勤几分。

    “来来来,肉来了,酒也来了,计先生,您多喝几杯啊!”

    孙父提着酒壶就率先给计缘来倒酒,只是见计缘杯中酒水还是满的,想了下还是滴了几滴进去,但计缘全程只是在看字,心无旁骛沉浸其中,对外界充耳不闻了,只不过一只右手食指和中指一直十分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好似在看字的同时也有旋律在其中。

    “坐下坐下,别打扰先生。”

    孙福赶紧朝着儿子招招手,孙东明下意识回到自己座位坐下,小心地问一句。

    “爹,计先生他?”

    一边孙东明的二伯抿一口酒,低声道。

    “先生刚刚就这样了。”

    “哦哦……”

    孙东明看看孙雅雅,见女儿正襟危坐,视线看着计缘好似在等候先生指点,而其他人都不说话,客堂中十分安静,气氛挺奇怪的。

    等了一会还是这样,孙东明忍不住瞧瞧走到孙福身边,凑在他耳边细声道。

    “爹,您问问计先生,呃,京城的那些达官贵人是不是有公子要娶妻啊,听说尹相二公子年纪也……”

    孙福一下转头,狠狠瞪了自己儿子一眼。

    “你在胡说什么?别鬼迷了心窍!”

    也就是这一句话之后,计缘一直敲打桌面的手停了下来,好似做了什么决定,抬头先看向孙雅雅,后者坐姿一丝不苟,轻轻点头之后再看向孙福。

    “我看孙家人也不懂我那句话的分量,不若计某再说得明白一些吧……”

    计缘传孙雅雅书法,见证其得了几分真髓,于仙道之外而言,真正算得上和他计缘是虽无师徒之名,但有一层浅浅的师徒之实了。

    在人间百姓人家之中,计缘通常都是只说人间之事,但今天为了孙雅雅,可以破例。

    说完前面那半句,计缘顿了一下,孙家所有人的期待都映入眼中,众人皆模糊,唯孙雅雅一人清晰。

    “可盼人间财富,可达世俗权贵,能握乾武之功,能获幽冥之德,能立神人之像,能取仙山之缘,朝踏梧桐暮看东海可也,游十方各界四海洞天亦可……孙家几代人与我计缘结下一份善缘,而计某也很喜欢雅雅这孩子,如上种种,容选其一。”

    孙雅雅的眼睛越瞪越大,微微张口略显失神,她本是等计先生细评她的字,却没想到等来的是这么震撼的话。

    孙家人也全都傻眼,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计缘口中的话,就好似庙外观神井口观月,深奥又遥远,深知其美好,却也令人难以想象。

    好一会,孙家人才终于反应了过来,先是一种荒谬的感觉,但这感觉在迎上了计缘的一双苍目之后就迅速淡化,随之而起的是伴随着心跳速度提升的激动感。

    “计,计先生,这……”

    孙福话都说不利索了,桌下的双腿都在微微颤抖,或者整个人都因为太过激动而微微颤抖,老早以前他就深知计先生是个奇人,甚至可能绝非凡人,但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听到计缘说出来,却是大脑一片空白。

    计缘也不指望孙家人能立刻缓过神来,他先是看向作为孙家一家之主的孙福。

    “孙福,你会如何选。”

    说完,计缘又看向孙雅雅道。

    “雅雅,你又想如何选?”

    说白了,计缘看重的也就这爷孙两人的意见而已。

    “我当然……”

    孙雅雅张口就想说出来,可话到嘴边又强行忍住了,这是他们孙家的福不是她一人的福,所以话语又改换为询问。

    “先生,是我们整个孙家都可以……”

    “呵呵,人世富贵,一人得则惠全家,脱离了凡尘嘛,痴心太过便成妄想。”

    计缘这话说得很明白了,明白到孙家人全都听得懂,孙福更是明明白白,他看看儿子儿媳,看看两个兄长,最后看向咬着唇的孙雅雅,桌下的手拳头一捏。

    “计先生,我传承了孙记面摊,也是孙记现在的一家之主,这事我来说,不论是富贵荣华,还是登仙成神,我希望让雅雅能有更好的未来,先生您定是知道什么最好的,就要最好的!”

    孙家父母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后都没开口,边上孙福的两个老兄长只是咽了咽口水,但也没有开腔,孙雅雅眼里含泪,又惊又喜地看着孙福。

    “爷爷……”

    计缘笑了笑,他其实也不敢说知道什么是最好的,但至少清楚孙雅雅的渴望,他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冠,直接朝外走去,等到了客堂门口时才侧颜回眸道。

    “今晚之事便只限于孙家人知晓,还有雅雅,收拾一下心情,明天继续来居安小阁习字,过阵子带你去个地方看书,至于那些说亲的,若没有看得上的,就都推了吧。”

    说完这些,计缘跨出客堂,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去,原本计缘所坐的位置上,那一杯一直未喝的酒水,在此刻化作一条闪烁着流光的水线,绕着几个圈追随而去。

    孙雅雅一下站起来追到客堂门口,大声回答一句。

    “知道了先生!”

    ......

    ps:各位,求订阅求月票啊,四月二十八日到五月七日是双倍月票啊,我也想上去一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