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女大十八变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40章 女大十八变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焚神斗战狂潮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入城时遇见的老人只不过是小插曲,之后计缘穿街走巷都再未遇上一个熟人,这才是正常的,毕竟计缘在宁安县也不是喜欢乱逛的,就算有认识他的人也大多集中在天牛坊一块。

    另计缘有些意外的是,走到天牛坊外小街上,逢年过节都少有缺席的孙记面摊,居然没有在老位置开张,只有一个平常孙记冲洗用的大水缸孤零零地待在原处。

    计缘走到水缸位置驻足片刻,见缸面木盖完好,缸中满水且水质清澈,再略一掐算,摇头笑笑便也不多留,走向对面坊门回天牛坊去了。

    这会正是上午,出门的早已出门,回家的时间也未到,本就安静的天牛坊中穿梭的人不多,也就路过双井浦时,依然能见到妇女们一边洗衣洗物,一边热热闹闹地聊天,八卦着县内县外的事情。

    越是往天牛坊深处走就越是安静,远远已经能看到那一片熟悉的绿荫,好似察觉到计缘的归来,灵风环绕中,大枣树的枝丫正轻轻摇摆着。

    走到院前,计缘扫了一眼居安小阁的匾额,然后取出钥匙开锁,轻轻推开院门,这一次和往常不同,并无什么灰尘落下。

    只是看一眼院中旧景,一种到家的感觉就自然而然涌上心头,或许在这天地间也就只有居安小阁能让计缘有这种感觉了。

    小纸鹤已经先一步从计缘怀中飞出来,绕着大枣树开始飞舞,枣树枝丫也有一个极具层次的摇摆频率。计缘看着这一幕,有时候甚至怀疑小纸鹤同大枣树是可以交流的,不是那种粗浅的喜怒判断,而是真正能相互“听”到对方的“话”,

    此刻的小纸鹤就好似在和大枣树讲这次旅途的经过,讲又和主人一起去了哪,做了什么事,遇见了什么人。

    随后计缘又将剑意帖取出,挂到了主屋前的外墙上,顿时小院中就热闹起来。

    “哇,回家了!”

    “到居安小阁咯!”“回来了回来了!”

    “快数数枣子有没有被偷。”

    “对对对,快数数,快数数!”

    “谁敢偷啊?”“保不准有傻子的!”

    “布阵布阵,开始招兵买马哦!”

    “等等我们!”“布阵布阵!”

    一众小字有的绕着枣树转悠,有的则开始列队布阵,又要开始一场新一轮的“厮杀”。

    计缘看了一会,独自走到屋中,手中的包袱里他那一青一白另外两套衣服。计缘没有将包袱收入袖中,而是摆在室内桌上,随后开始整理房间,虽然并无什么灰尘,但被褥等物总要从柜子里取出来重新摆好。

    ……

    当天下午的宁安县,孙雅雅手中抓着一本书,情绪低落地走在宁安县的街道上,一副没什么精神也提不起劲的样子,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而已,街上有认识她的人打招呼,也只是勉强提起精神回应一下,然后又匆匆走过,仿佛并不想和人多说话。

    即便如此,一身桃红色深衣的孙雅雅,在宁安县中不论是才學还是姿容都算是出类拔萃的,走在街上自然引人注目,时不时就会有熟人或者其实不那么熟的人过来打声招呼,让本就为了寻清净的她不胜其烦。

    ‘宁安县中哪里还有清静的地方啊……’

    孙雅雅有些出神,走着走着,路线就不由自主或者自然而然地走向了天牛坊方向,等看到了天牛坊坊门对面那口大缸,她才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原来已经到了以往爷爷摆面摊的位置。她转头看向水缸对面,老石门上写着“天牛坊”三个大字。

    “计先生又不在,天牛坊也没什么好去的……”

    孙雅雅喃喃着,最后还是鬼使神差般走入了天牛坊,左右都是寻清净,去居安小阁门前坐一坐也好的,至少那边人少。

    走在天牛坊中,孙雅雅还是不免碰到了熟人,没办法,不说小时候常往这跑,就是她爷爷就在坊对面摆摊这层关系,天牛坊中认识她的人就不会少,所幸越往坊中深处走,就越是幽静起来。

    路过双井浦,跨过大箩门,穿过那条熟悉的窄巷子,眼前就能远远看到百步之外的居安小阁,以及那独木成林般的大枣树。

    奇怪的是,居安小阁和天牛坊寻常人家的屋舍隔着这么长一段距离,但多年来,从没有新屋盖在附近,虽也听说是风水不好,可孙雅雅才不信这种鬼话,计先生家的风水能差吗?

    到了这里,孙雅雅倒是真的松了口气,心中的烦闷也好似暂时消散,只是等她走到居安小阁门前还没坐下的时候,眼睛一扫院门,忽然发现小院的门锁不见了。

    ‘难道……’

    孙雅雅愣神许久,心跳忽然开始微微加快,她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伸手触及院门,随后轻轻往前推去。

    “吱呀~~~”一声,小阁院门被轻轻推开,孙雅雅的眼睛下意识地睁大,在她的视线中,一个身穿宽袖灰衫髻别墨玉簪的男子,正坐在院中喝茶,她使劲揉了揉眼睛,眼前的一幕并未消失。

    “进来吧,愣在门口做什么?”

    计缘平静温和的声音传来,孙雅雅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

    “先生,您回来了?我,我,我忘了敲门……”

    计缘看看她,点点头道。

    “进来吧。”

    “嗯!”

    孙雅雅赶紧很不优雅地用袖子擦了擦脸,略带拘谨地走入小阁之中,同时一双眼睛仔仔细细看着计缘,计先生就和当初一个样子,分别仿佛就是昨天。

    计缘也同样在细看孙雅雅,这丫头的身形如今在眼中清晰了不少,至于其他变化就更不用说了。

    “女大十八变,计某都差点忍不住雅雅了。”

    “嘿嘿,先生,我变好看了吧?”

    计缘啧了一声,玩笑一句。

    “还是小时候可爱一些,至少从来不哭!”

    “先生,我这是喜极而泣,不同的!”

    孙雅雅张口反驳,几句话之间就觉得同计先生又熟悉起来,先生还是以前那个先生,就直接坐到了院中的石桌前,在计缘正要给她倒茶的时候,赶紧捧过茶壶。

    “先生,我自己来就好了,嘻嘻!”

    倒上茶水闻着茶香再喝上一口清茶,孙雅雅感觉一切烦恼都好似抛之脑后,心都宁静了下来。

    良久之后睁开眼,发现计缘正在翻阅她带来的书,这书叫《女德论》,计缘扫了两眼就知道内容基本就是类似三从四德那一套。

    见孙雅雅看自己,计缘将这书放在桌上。

    “看这种书做什么?”

    孙雅雅见计先生硬生生将她拉回现实,只能牵强地笑笑道。

    “没办法,这破书如今流行得很,而且计先生,雅雅我已经十八了,总得嫁人的呀,这书……哎,烦烦烦烦!”

    看着孙雅雅抱住耳朵摇头晃脑的样子,也把计缘逗笑了,好似还是那个孩子,就这还十八呢?

    “做媒的都快把你们家门槛给踩破了吧?”

    “可不是,十六那年就开始了,如今愈演愈烈……就连我爷爷……”

    孙雅雅很气愤地说着,顿了一下才继续道。

    “就连爷爷居然也说,都十八了,再不嫁没人要了……计先生您去瞧瞧我们家,那架势……哎,不说这个了,对了,先生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不来告诉雅雅一声?”

    “才回来的,刚刚把屋子打扫了一下。”

    孙雅雅点点头,取过桌上的书,心中又是一阵烦躁,指着书道。

    “先生您知道吗,最可恶的是,这书是一个女的写的,前几年才成书流传开来的,一个女的写的啊!”

    孙雅雅的话有些气愤,给计缘一种“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的既视感,但其实类似的书以前就有,或许这本更“精妙”一些,即便大贞有尹夫子在,这社会到底还是比较封建,很多根深蒂固的思想难以短时间改变。

    “这还不是最气人的,先生您知道么,来提亲的那些人家,其中一些家势不小,媒婆提亲的时候,那感觉就像是来给我们送便宜的,我就得腆着脸往上凑么,然后我爹娘居然也是这样,我爷爷好点,可也想我嫁个富贵人家……”

    说着说着,孙雅雅就侧头趴在了石桌上翻起了白眼。

    “先生,您理解我的感受么?”

    “先生我又不是女儿身,怕是挺难感同身受的,但还是理解的。”

    孙雅雅笑了笑,到底还是计先生明事理,随后眼珠子一转。

    “对了先生,您吃过了么,要不要吃卤面,我回家给您去取?”

    这思维跳跃得挺快的,充分说明孙雅雅恢复了精神。

    “呃,计某不饿,暂时不用了。”

    计缘才说完,孙雅雅话茬立马接上。

    “那您晚饭总要吃的吧?才打扫的屋子,肯定什么都缺,定是开不了火了,要不……去我家吃晚饭吧?您可从来没去过雅雅家呢,而且雅雅这些年练字可没落下的,正好给您看看成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