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天塌下来高个子顶着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31章 天塌下来高个子顶着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没想到却在众人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前就结束了,所有人都盯着原本城隍大殿中心处的位置,一根金色的绳索将城隍和几个鬼神牢牢束缚其中。

    原本鬼哭狼嚎的嘈杂感也一时间安静下来,只剩下计缘那句回答的余音在回荡。

    本来也十分惧怕的晋绣,一听到捆仙绳立刻就激动起来,她早就听说当初仙来峰五大高人一起炼制的宝贝是一根绳索,但从未见过也不知道名头,此刻一看这情况,再加上计缘说了这宝贝不曾用过,自然联想到了传说中的那根绳索至宝。

    不管如何,此刻几乎兵不血刃的结果当然是好的,但因为城隍的这个状态,也令阴司剩下的鬼神和阴差都有些不知所措。

    计缘看着眼前残破不堪的城隍大殿,城隍被捆仙绳绑着,漫天魔气也同样被绑了起来,但在大殿中依然残存着一些污秽气息。

    这些气息不单单是魔气那么简单,是神道气息再加上阴司的阴气以及怨气戾气的混合,显现出一种污浊感,而本身魔气只不过是邪性,还不至于这么污浊。

    整个九峰洞天可能存在戾气和怨气的地方,就是阴间了,或许长久以来都没事,可这天地本就有问题了,时间一久,阴间首先成为了某种被压抑的突破口,首当其冲的就是镇压一片阴间的城隍。

    整个洞天世界积压的负面冲向阴间,就算是城隍这种真正堪称道德正神的神灵,都承受不住,在不知不觉之间堕入魔道,因为当局者迷,加上阳间的动荡和战乱,城隍容易损伤元气,城隍自己更不容易发现,或许等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相较而言,阿泽身上出现的变故虽然特殊,但还是城隍的遭遇更悲哀一些。

    计缘一步步往前走去,原本城隍殿内残存污浊之气在他脚下自动离去,直到计缘走到城隍面前站定,由于捆仙绳的作用,此刻的城隍处于一种轻微的颤抖中,更是张嘴都喊不出声音来。

    “本是道德正神,为神一生皆为阴阳两世之人,却落得如此下场。”

    计缘念头一动,被绑缚的城隍受到的约束小了一些,能发出声音了,此刻他已经没有了之前城隍的模样,穿着破烂的皂袍,脸色妖异而狰狞。

    “你,你是谁?九峰山不该有你这么一号人物,本以为只是新进弟子,没想到看走了眼。”

    计缘没有笑,点头道。

    “你说的不错,计某本就不是九峰山弟子,借了九峰山掌教令牌来办个事而已。此事就不多说了,我且问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被魔气侵蚀的?”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城隍面色狰狞大笑不止,根本没有回答计缘的打算,笑了一阵之后,在计缘刚要说话的时候,城隍忽然开口道。

    “我知你是天外仙人,我知此方天地不过是九峰山仙人以大法力创造的小天地,所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这句话以前我不懂,如今却是明白了!笼中之鸟皆望高飞,仙长明白这种感觉吗?”

    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阴司许多鬼神都下意识望向计缘,就连阿泽的目光也透着好奇。

    虽然城隍答非所问,但计缘并未恼怒,点头说道。

    “确实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不过换种角度,你本就处于山外之山天外之天。”

    说着,计缘看向殿外的判官。

    “判官,请教一句,本方城隍本名是什么?”

    判官赶紧回答。

    “回禀仙长,城隍大人本名安书禹,原是本地贤德名士。”

    计缘点头,靠近城隍几步,哪怕是魔头,在面对此刻的计缘之时,都面露一种惧怕之色。

    “仙长是外方高人,若是能放我一马,我必定对仙长言听计从尊若君父!”

    计缘没说什么,他不需要这种儿子,直接伸出一根手指,在城隍苍白的额头上一点。

    “请北岭郡城隍安书禹现身一见。”

    淡淡的涟漪自计缘指尖荡漾,瞬间弥漫城隍全身,已经满身魔气的城隍忽然开始剧烈抖动起来,面部不断摇晃,脑袋不断甩来甩去,好似十分痛苦。

    “呃呃啊啊啊……嗬呃呃呃……啊……”

    几息之后,城隍的面色宁静下来,重新睁开眼之时,眼中的疯狂之色已经缓和了不少,他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计缘,良久才开口道。

    “罪神安书禹,见过仙长!”

    “安城隍不必多礼,如今情况特殊,勿怪计某不能给你松绑了。”

    “在下明白!”

    城隍是什么处境,在这么多鬼神和人,只有计缘和安书禹自己最清楚。

    “安城隍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被魔气侵蚀的?”

    计缘再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此刻的城隍仰头回忆一下后,就开口徐徐道来。

    “其实安某在很长时间内并不知晓身染魔性,大约在六百年前,开始觉得常常精神不济,偶有困顿之感,此后对一些生前作恶之鬼,见到了多处以极刑,但此事本就在职权之内,至多是情绪不佳,自省之后也并未觉得有太大问题,大约四百年前开始,我的修行总是不得寸进,烦躁之感也越发严重起来……”

    随着城隍的回忆,计缘也逐渐了解到他堕魔的经过,起初还好,真正导致事情变得严重的,是阳间战乱越来越频繁的时候,安定年代,香火愿力有保障,神道之力还能抵挡魔性侵蚀,但动乱年代,城隍本身也容易损伤元气,香火也会受到很大影响,就是魔涨道消的时刻。

    等城隍意识到问题严重的时候,已经是一两百年前了,那时候他隐约知道自己心境出了大问题,也向国中大城隍请教过问题,得来的反馈是需要多多闭关修正自身修行,随后在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也是和魔念的争斗中,城隍莫名间就隐隐明白,还有更广阔的天地。

    听着城隍的叙述,计缘眯起双眼,揪出其中一些关键,问道。

    “你说大城隍让你多多闭关自修?”

    “正是,如今想来,也是大有问题,仙长切勿掉以轻心!”

    安城隍也不是傻的,本来是当局者迷,但现在也看清楚了,怕是大城隍自己就有问题了。

    计缘抬起头闭上眼,叹了口气。

    这是一个自上而下的过程,俗话说天塌下来先压死高个子,刚在这里真是讽刺般贴切,期间不知道过去多少年,到阿泽这里,已经是第三、第四或许甚至是第五层了。

    计缘低下头睁开眼,城隍安书禹正在看着他。

    “仙长,安某修行已败,元神也即将衰亡,趁在下尚有意识,请仙长给在下一个痛快吧。”

    城隍边上,一同被绑在捆仙绳上的那些鬼神听闻此言,开始不断挣扎起来,甚至张口撕咬捆仙绳,一阵阵魔气戾气却始终不得离开体表,都被捆仙绳牢牢锁在身中。

    计缘朝着城隍郑重行了一礼。

    “城隍大人走好!”

    说话间,一缕三昧真火已经从计缘口中喷出,罩住了城隍安书禹和身边几个魔化的鬼神,一时间红灰烈火熊熊,几息之间,就将他们连同魔气一起化为灰烬。

    “城隍大人走好!”

    包括判官和赏善司主官在内的诸多鬼神和阴差,纷纷躬身行礼,齐声恭送。

    捆仙绳失去了绑缚目标,在空中游荡一圈,回到了计缘手中,缠绕在了计缘手臂上。

    “仙长,我等该如何是好啊?”

    判官在一边小心的在一边询问一句,城隍逝去的哀伤不能抵消一众鬼神的恐惧,更加重了不安,听着这位仙长和城隍大人的话,越听越是渗人,有一种大劫来临的感觉,此刻自然将计缘当成了主心骨。

    “诸位暂且安心,还请照常维持阴司秩序,这天,塌不下来的。”

    ……

    半个时辰之后,计缘跨出北岭郡阴间,外头天还没亮,城里还是漆黑一片。

    “计先生,怎么办啊?”

    晋绣紧张地询问计缘,她一个小小修士,如何遇上过这种情况。

    “计某毕竟是个外人,先让你门中知道这变故吧。”

    说着,计缘从怀中摸出小纸鹤,后者一到计缘掌心,就自己展开,扭扭脖子舒展一下翅膀,好似刚刚睡醒,等小纸鹤看向计缘的时候,发现计缘已经将一块令牌挂在了它脖子上。

    这令牌比小纸鹤还大一倍,它拍打着翅膀飞起来,好奇地看着在身下荡来荡去的令牌,其上正是“五雷听令”四个篆刻金文。

    计缘伸手在小纸鹤脑袋上一点,将所见之事传神其中。

    “去九峰山,告诉赵掌教,九峰洞天出大事了。”

    小纸鹤收到主人命令,一刻都没犹豫,立即飞向高空,随后化为一道白光朝着天际南方飞去。

    “计先生……那,我们还去看阿龙他们吗?”

    阿泽不懂这些神仙啊妖魔啊的事情,但也隐约明白出了不小的问题,不知道计先生还会不会带他去看曾经的伙伴。

    “放心,会找到他们的。”

    计缘安慰一句,视线一直盯着小纸鹤离去的方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