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魔念难抑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28章 魔念难抑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修真之覆雨翻云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原本天空只是多云的状态,太阳只是偶尔被挡住,等计缘他们上了北山岭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变成了阴天,似乎随时可能下雨。

    北山岭当然不可能只是一道山岭,而是代指有翻山道路的一片山,计缘等人当然没有等人多了一起走的必要,直接快步翻上了山岗,走在北山岭的山道上。

    正常人用步行的话,从那个老农所在的位置到北山岭的位置怎么也得半天,而计缘三人则不过用去一刻钟。

    之前在山南的庙洞村时还是正午,只是一路走来经过了不少地方,时候已经不算早了,在又进山之后天色明显就快速暗了下来。

    “计先生,这北山岭似乎有强盗啊?”

    晋绣能从之前老农的话中品出点味道,自然相信计先生肯定也明白,或许只有阿泽不太清楚。

    “确实有强盗。”

    计缘坦诚地承认了,但就连阿泽也丝毫不紧张,毕竟身边的是神仙。

    这一片山当然不只有一条道,只不过沿着计缘等人来时的方向,最方便的就是一直往北,在通过了开始的开阔地带之后,三人就走上了一条山中小道,路很窄,植被几乎挨着身子。

    三人在小路上走着,之前看远近的时候阿泽都没注意,这会路窄,山中景物也近,加上没有什么聊天内容分散注意力,所以阿泽注意周围的景物有时候似乎有些模糊,确切的说不是景物模糊,看还是看得清,但偶尔会有种视线一动和脚步错位的感觉,让他感觉有种头昏的错觉,体现在视线感观上就是一种错位的模糊感。

    “晋姐姐,我感觉像是在飞……”

    晋绣拍拍阿泽的后脑,让他清醒一些,低声道。

    “这是移形之法的一种,也称为缩地而走,有很多相似但不同的妙法,我们跨出一步其实就走了很多路了。”

    不知不觉间,路变得开阔起来,能远远看到一道开阔的大山道,阿泽和晋绣发现前头树丛内似乎有人影攒动,而且那些人好像根本看不到他们的接近,还在自顾自说话。

    这是几个头缠布巾也带着兵刃的彪形大汉。

    “大哥,探清楚了,那队伍今晚不上山,北边山脚宿营呢,怎么办?”

    一个男子快速跑来,接近一个坐在道路边山石后面后的汉子,汇报着发现的情况,那汉子和身边的人听到这消息似乎很懊恼。

    “奶奶滴,这群孙子这么胆小!北山岭也不大,脚程快点,天黑前也不是没可能穿过去的,竟然直接在山脚宿营了?”

    “是啊,这群孙子也太胆小了!”

    “那我们怎么办?”

    这里一共六个汉子,一个个面露凶相,这凶相不是说只说脸长得难看,而是一种浮现的面部气相,正所谓相由心生,肯定不是什么积善之辈,从他们说的话来看或许是山贼之流。

    阿泽有些不敢说话,虽然路过时这些人像是看不到他们,可万一出声就引起别人注意了呢,手更是紧张的抓住了晋绣的胳膊。

    “傻阿泽,他们现在看不到我们也听不到我们的,你怕什么呀。”

    阿泽这才不好意思地笑笑,赶紧松开了手。

    那边的六个汉子也商量好了计划。

    “走,去叫上其他弟兄们,晚上等他们睡熟了,我们摸下山脚,来个一锅端!”

    “嗯!”“好,就这么办!”

    这些汉子刚刚敲定这计划,但随着计缘三人接近,一个淡淡的声音传入耳中。

    “定。”

    随后阿泽和晋绣就发现,这六个人就不动了,有的身子半蹲卡在准备起身的状态,有的咀嚼着什么所以嘴还歪着,动的时候不觉得,现在一个个处于静止状态就显得十分怪异。

    对于这些没有任何道行的普通人,计缘现在用定身法的消耗微乎其微,施法之后,计缘脚步不停,晋绣和阿泽十分好奇但也不敢停下。

    “不动了哎,真好玩,计先生,他们多久才能继续动啊?”

    晋绣好奇地问着,至于为什么没动了,想也知道刚刚计先生施法了,这就不太好问细节了。

    计缘只回答了一句“三天”就带着两人路过了这些“雕塑”,山中三天不能动,自求多福了。

    阿泽和晋绣本来也走过去了的,但在路过那个被称为大哥的汉子时,他忽然愣了一下,紧接着一下冲到那半蹲的人面前,从他裤腰带上扯出来一把匕首。

    阿泽自己也有一把差不多的匕首,是爷爷送给他的,而爷爷身上也留有一把,当初埋葬爷爷的时候没找着,没想到在这看到了。

    “嗬……嗬……嗬……”

    阿泽的呼吸急促起来,眼中出现血丝。

    “是你?是你?是不是你?”

    他朝着这山贼大吼,对方脸上维持着凶悍的笑意,如同雕塑般毫无反应。

    “嗬……嗬……一定是你,一定是你!”

    “铮…..”

    少年直接拔出手中的这把匕首,毫不犹豫地钉入男子的右眼。

    “噗……”

    有明显的利器入肉的声音,但血浆却没有飙射出来。

    “阿泽!”

    晋绣被吓了一大跳,赶紧冲过去拉住他,转过头来的阿泽双目满是血丝,眼眶中更有泪光显现,咬牙切齿地指着山贼。

    “是他,是他们,一定是他们!”

    说话间,他拔出匕首,再次狠狠刺向男子的右肩,但因为角度不对,划过男子身上的皮甲,只在臂膀上化出一道血口,同样没有血光飚出,就连右眼的那个窟窿也只能看到血色没有血溢出。

    计缘眉头微皱,走到阿泽近处,抓住了他的手臂,将瞄准咽喉的第三刀拦了下来,阿泽抬头,看到的是计缘一双平静的双目,这一刻,视线中好似倒影月下古井,宁静无波。

    “先问问吧。”

    说完这话,见阿泽气息平静了一些,计缘直接视线转向山贼头头,念动之间已经独独解了他一人的定身法。

    身体一恢复知觉,山贼头头晃了晃之后,一股剧痛钻心,紧接着右眼飙血。

    “啊…….啊……我的眼睛,啊……我的眼睛啊……”

    这山贼丢掉了手中兵刃,双手死死捂着右眼,鲜血不断从指缝中渗出,剧痛之下在地上滚来滚去。

    “你们快来帮我,你们这群混蛋人呢?呃啊,痛死我啦……”

    阿泽恨恨站在原地,晋绣皱眉站在一旁,计缘抓着阿泽的手,淡然的看着人在地上打滚,虽然因为这洞天的关系,男子身上并无什么死怨之气缠绕,似乎业障不显,但实则缠于神魂,自然属于死不足惜的类型。

    “嗬……呃嗬……谁,谁在边上……饶命,好汉饶命啊!”

    痛呼了半天,没有手下兄弟来帮忙,加上自己莫名重伤,山贼头头已经意识到自己面临的局面了,在经过最初的强烈痛苦和惊恐,现在能强人痛楚,挣扎坐起来,颤抖着身子,以左眼望向周围。

    眼前有三人,一个儒雅先生模样的人,一个俏丽的姑娘,一个半大的少年,换以往见到这样的组合,还不直接抓了扑向姑娘,可现在却不敢,只知道定是遇上高手了。

    “好,好汉饶命,定是,定是有什么误会……”

    “这匕首,你哪来的?”

    阿泽眼中血丝更甚,看起来就像是眼睛红了一样,并且十分妖异,山贼头头看了一眼居然有些怕,他看向匕首,发现正是自己那把,心中惧怕之下,不敢说实话。

    “这,这是别人送的……”

    “你胡说!你胡说,你是杀了庙洞村村民抢的,你这强盗!”

    这下山贼头头明白自己想错了,赶紧出声叫冤。

    “不不不!不是杀村民抢的,不是啊!这是我一年前杀一个路过商客抢的,绝没有去屠戮村庄啊,我们一共也就二三十号人,哪敢去劫掠村庄啊,庄稼汉子上百人就敢用锄头打死人的!”

    激动之下,山中捂着右眼的手掌,指缝间多飚出一些血,而阿泽的闻言依然喘着粗气,但却显得有些茫然。

    “其实有魔念不可怕,可怕的是真正被魔念所左右,便是真魔也并非失去理智之辈,知道要趋吉避害,今天这样的事,若是错杀好人定是悔恨之事,而且就是没杀错,为了死去的亲人,也该问清楚一些,即便他正是杀害你爷爷的人,凶手肯定还有其他人,若被魔念左右,你杀了他一个,其他人不是可能就跑了?”

    阿泽看着山贼神情冷漠,只在望向计缘和晋绣的时候才缓和一些。

    “先生,他说的是实话么?”

    计缘点点头,回答了一声“是”。

    阿泽闻言紧了紧手中匕首,走到山贼面前,在后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刀划过他的脖子。

    “呃嗬……呃嗬……嗬……”

    山贼捂着脖子张大了嘴,发出“嗬嗬”的声响倒在地上挣扎,血染红了大片的山地。

    这会阿泽也茫然了下来,刚刚只觉得就是想杀了这山贼,一定要杀了他,否则心中继续就像是一团火在烧,难受得要裂开来。

    “阿泽,你刚刚好可怕啊!”

    晋绣一边说着,一边接近阿泽,将他拉得远离濒死的山贼,还小心地看向计缘,有些怕计先生突然对阿泽做什么,她虽然道行不高,此刻也看得出阿泽情况不对劲了。

    计缘法眼全看,看着阿泽也看着山贼,更看所处天地,果然,阿泽的魔念受这九峰洞天的影响不小。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