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人死不能复生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23章 人死不能复生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斗战狂潮重生之鬼眼商女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这山是如此之高大,穿破了高天的云层,看起来就和擎天巨柱一般,至于云层之上有什么,即便是阿泽也能立刻想得到。

    因为得到晋长东度入的温和灵气,滋润之下使得阿泽已经能自己站得稳,精神也恢复了许多,更是因为眼前的一幕显得有些亢奋。

    “那就是仙界么……”

    听到阿泽这失声呆滞的语气,晋长东仿佛回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仙界啊,这说得对,也不对。”

    阿泽当然听不懂,疑惑地看向晋长东,但后者也没有和他细说的打算,两名九峰山修士就这么带着阿泽飞向高天。

    等穿过高天那厚厚的云层之后,阿泽才终于看到了真正的擎天山,或者说九峰山,那天际流光,那绕山仙鸟,那隐约的仙音,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他,自己离开了凡尘。

    “九峰立云烟,霞光蔚长天,迷神若游梦,恍然已登仙。”

    晋长东口中轻吟着,带着神色迷离的阿泽飞向远方的天道峰,在这种恍惚之中,阿泽逐渐清醒过来,目不暇接地看着这天上的一切。

    仙来峰上,云霞苑客堂内的计缘持笔而书一丝不苟,金色光晕在周围不断变化,仿若每一个字都以这种形式与天地相合,而虚无中那巨大的法相则转动视线,正看着那一朵从远方飞上天际的白云,看着上面的三人,看着那个少年。

    计缘本身在衍书,又有小字列阵合力化为金文,还处于九峰山仙来峰这个特殊的场地,再加上他自身也很特殊,所以某种时候他有种身处“道”中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来自于计缘真正的身体,反而更多来自于法相。

    所以处于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玄奥状态中,此刻计缘的法相之目看向阿泽,所看到的东西也远比寻常观气要来的通透,甚至某种程度上能看穿更深层次的东西,很有种奇特的命运感。

    计缘觉得有些讽刺,因为即便他如今被许许多多人称为仙人,也了解过算卦的神奇,但他计某人本身,并不是一个忠于命运论的人,甚至大多数修行之辈也不是。

    既然是受掌教真人之命去的,晋长东当然直接带着阿泽去见九峰山掌教,看着这个为仙府景色所迷的少年道。

    “庄泽,晋某现在带着你去见我九峰山掌教真人,你需收心凝神,尽量保持安静和谦逊。”

    这也就是这么一提醒,现在这情况让阿泽嚣张也嚣张不起来啊。

    白云在天道峰上缓缓落下,在降落之刻,阿泽失神地看着峰顶那流动的光彩,灵气以肉眼可见的形式环绕这峰顶,形成一道迷离的光环。

    “天道峰顶刚刚结束一场仙道盛会,仙修论道所留的道蕴牵引灵光,所以格外美丽。”

    这是晋长东边上的李姓修士说的,不过在说话的时候,他看的却是仙来峰。

    片刻之后,云朵降到了天道峰掌门别院外,晋长东和师兄带着阿泽一步步走向院落,在接近的时候,门已经自动打开了。

    “带他进来吧。”

    于是三人脚步不停,跨入院中。

    阿泽感觉自己心跳的很快,他知道自己要见仙界的话事人了,怀着忐忑又期待的心情小心的看向院中,有一个留着长须身穿褐色长袍,头戴很好看小冠的男子在看着他。

    “参见掌教真人!弟子将下界之人带来了。”

    晋长东和李姓师兄一起行礼,阿泽愣了一下,也跟着拱了拱手。

    “呵呵,倒是挺机灵的。”

    赵掌教笑了笑,对着三人点了点头,他并没有提起晋长东直接带人上山的事情,不责怪也不赞扬,只是静静的看着阿泽。

    仙人能沉得住气,但阿泽这少年可不行,在沉默了片刻,攥紧了手的他鼓起勇气一下跪在了九峰山掌教面前。

    “求仙人救救我爹娘和爷爷,求仙人救救我们村的人,求仙人发发慈悲,救救他们吧!”

    阿泽一面喊着,一面还想磕头,压抑的情感爆发出来,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悲切交织着希望的情感溢于言表。

    但不论阿泽怎么使劲磕头,脑袋就是撞不到地面,好像永远和地面隔着一层软绵绵的东西,努力了半天,似乎觉得真的磕不了头,阿泽才抬起头来,但依旧跪着。

    赵掌教看向晋长东,后者立刻开口描述之前的场景。

    “这孩子叫庄泽,在山中独自跋涉,满身是伤也要前行,心中执念甚深,生死都置之度外了。”

    “嗯。”

    赵掌教抚着须,慢慢走近阿泽,轻轻挥袖,阿泽就被一股无形之力托得站了起来,看着这少年满面泪水的面庞,赵掌教轻声问道。

    “孩子,你家里人和村里人都病了?”

    “不是,不是的!是村里来了一伙兵匪,呜呜,我家里人都被害死了,爷爷把我们几个藏在老庙洞里才让我们活了下来,呜呜……”

    赵掌教点头,视线扫向远方,好似能透过重重迷雾看到那个遭遇了兵灾的小村落。

    “那么你为什么不让我也一起救你奶奶呢?”

    阿泽愣了一下,他之前完全没想过这一层。

    “因为,因为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她,她已经过世很久了……”

    赵掌教“嗯。”了一声,视线望向仙来峰,有一会都没有说话,在阿泽越来越忐忑的时候才再次开口。

    “其实在你心中亦有生死之界,但,不甘于太过突然的悲剧。生死是这世间最玄奥的道之一,便是我辈仙修亦寻其中超脱之法,人若逝去,便无法回头了,即便回头,他还是那个他么?”

    这些话有的阿泽听懂了,有的则听不懂,但他隐约听得出这位神仙是在告诉他爹娘和爷爷不能复生了。

    “不,不会的,你们是天上的神仙,神仙能做成任何事,神仙有仙药能让人白骨生肉,神仙能让人长生不老,你们一定能救活我爹娘和爷爷的,求你们了,求你们了,只要能救活他们,我做什么都可以,就是拿我的命去换都可以!”

    阿泽又想磕头,但这回连跪都跪不下去,赵掌教摇着头看着他,轻轻拍拍他的肩膀,以淡淡道音传声。

    “孩子,人死不能复生,还须节哀顺变。”

    这位神仙的声音很轻,但却好似天雷般在阿泽心中轰鸣,他整个人都僵在原地,想要争辩却觉得全无力气,他到了天界,到了所有人都想来的地方,但却看不到希望。

    阿泽整个人和傻了一样,呆滞地站在原地,赵掌教在其额头轻轻一点,前者就缓缓软倒,倒在了晋长东的怀里。

    “我已护住他心神,先带他下去修养修养吧。”

    “是!”

    晋长东和那位李姓修士向着掌教行了一礼,才抱起阿泽缓缓退出了掌门别院,而掌教赵御则再次望向仙来峰,他能感觉到之前计缘也在关注这里。

    ……

    昏睡之中的阿泽在做梦,做着多日同一个梦,同一个噩梦,梦里,阿泽恍恍惚惚的回到了几个月前。

    三个伙伴都在阿泽家柴房的小破桌前,围在一起比谁抓到的毛虫更大,然后用各种对于他们来说有趣,但对于毛虫来说“歹毒可怕”的手段刺激毛虫。

    这时候外头忽然变得有些吵闹,令阿泽他们也有些疑惑。

    “阿泽哥,我听到外头有人在叫呢。”

    “嗯,也不知道吵什么呢?”

    正当他们打算去看看的时候。

    “砰……”的一声,门从外面被推开了,阿泽见到自己爷爷一脸慌张地进来,他从没见过爷爷流露这样的表情过。

    “快快,你们快跟我来!”

    “庄爷爷怎么了?”

    “快来快来!”

    老人抓着最小那个孩子的手,然后急切地招呼阿泽和阿龙跟上,等到了外头,阿泽等人才发现好多人在跑,有的朝前有的朝后,显得十分嘈杂混乱。

    老人拉着三个孩子没有向着村外方向去,而是一直往僻静处跑,直到跑到了村里小庙堂的后面,使劲扒开了几块被枯草盖着的木板,露出下面的庙洞。

    早年村里的土地庙是没房子的,就在这个洞里供奉,后来建了庙,但这洞也没填,本来是打算给庙祝当存东西的地方,但地方太小,后来也没用上,而是专门建了个土房当庙库,记着这事的人就越来越少了,而庙祝正是阿泽的爷爷庄棉。

    “快快,你们快进去,快进去!”

    老人一个劲将三个孩子往洞里推,这洞并不大,毕竟早年土地像也就很小一尊,这庙洞里头的空间也塞不了多少人。

    在三个孩子的疑惑和惊恐中,老人又解下肩头挂着的两个袋子。

    “阿泽,给,省着点,外头有什么声音都别吱声!我再出去一趟!”

    庙洞被老人从外面盖上,并填好枯草,里头就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在阿泽等人的恐惧和不安中,大约半刻钟之后,老人又回来了,还拉着另外两个少年,同样送进了庙洞,往里瞅了瞅空间,嘱咐一声后就再次离开了,这一走就再没回来。

    庙洞里大部分时间很安静,偶尔能听到一些嘈杂的声响,模糊中也能听到一些尖叫和求饶声。阿泽等人一直不敢出来,直到在死一般的安静的黑暗中待了整整三天,出来之后所见的就是毕生难忘的恐怖……

    “不要……!”

    尖叫中,满身是汗的阿泽一下被吓醒,随后看着陌生的环境,喘着粗气神色茫然。

    “嗬……嗬……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