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洞中天界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19章 洞中天界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见林渐正不眨眼睛地盯着剑意帖,双目中隐有法光流转,就知道对方一定是在运使法眼,但显然并没有瞧出什么来,脸上的表情将这一点展现得明明白白。

    “计先生,这,这书帖上的字……”

    计缘左手牵袖右手持笔沾墨,随后一面以狼毫在剑意帖上一笔一划细心书写,一面平心静气的解释道。

    “世间精怪何其多也,这些小字,不过也是生灵的普通小精怪之一罢了,林道友不必太在意。”

    世间精怪很多这有点常识的修行者都知道,但字画生灵乃至成精的林渐都听过不少甚至见识过,可是头一回听说字也能成精的,而且还是一张字帖上的字一个个各自都成精了,还能斗嘴!

    计先生这么说了,林渐也不好大惊小怪,但心中的好奇心也实在是压不下,而且计先生脾气好,所以忍不住多问一句。

    “计先生说得是,是在下失态了,不过在下修行至今,从未听闻单有字成精的,它们真的是各自独立的个体?”

    林渐一说到这话,发现字帖上除了计缘笔下的那个字之外,其他小字全都支起半个身子,令他忽然有种被一百多个小精怪盯住的样子,随后在计缘笔尖离开之前那个字移向之后一个字的时候,又全部都在字帖上“躺平”,那种注视感也消失了,感知上字帖仿佛依旧普通。

    “呵呵,算是吧,所以有时候很热闹。”

    计缘说着,第一遍“润墨”已经完成,一条金香墨耗尽,将每一个小字都照顾到,全都刷了一遍墨,但这会顶多算是让一众小字“吃饱”,还不算真正的为小字刷墨。

    第一条墨锭用完,计缘又取出几条,再次开始研墨,在法力影响下,砚台上的墨汁增多极慢,而一条墨锭却会以极快的速度被消耗干净。

    边上的林渐一直没走,既然计先生没赶人,他就厚着脸皮暂时赖在这了。

    计缘余光瞥见林渐,但也没说什么,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对着剑意帖上轻声说了一句。

    “都收心准备好了。”

    话一说完,计缘就重新沾墨,凝神静气一番之后,才笔落纸上专心刷墨。

    同一时刻,林渐感觉桌案字帖上的小字们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氛围,不再普普通通难以发现,而是纷纷灵性外显,这感觉十分神奇,硬要说的话,就好像是一百多个小修士都盘腿打坐并感悟天地。

    这一次,计缘落笔之后,每一个小字都会隐现微光,一笔一划不再是单纯的涂抹,而是极为富有神韵。

    一篇书写下来,一共用去了一个多时辰,主要时间都在研墨,而这篇书帖上,那些小字一个个都墨迹鲜亮熠熠生辉,使得整篇字帖笼罩在一层久久不散的朦胧的微光之中。

    ‘这些字在修行!’

    这是林渐心中自然而然生出的念头,并且不难推断出这些小字是得了计缘传授的正法。

    当然实际上计缘做的根本谈不上传授正法,只是凭着自身对这些字灵的了解,为它们展示文字中的道而已。

    不过既然认为这些小字在修行,那么林渐就很自觉的认为自己不适合站在这里了,这相当于师父传授弟子本事的时候他这个外人在场,这不合适。

    于是林渐一边行礼,一边小声道。

    “计先生,那在下就先行告退了,您用完膳之后将餐具物件送至云霞苑外即可。”

    “好,计某不送了。”

    目送林渐离去,计缘也放下了笔,已经为小字刷完墨了,是该吃东西了。桌案托盘上的菜色十分精致,有依然冒着热气的热菜,也有挂着细细冰珠的凉菜,甚至还有一壶酒。

    “卖相倒是不错,就是量也太少了……”

    计缘笑着摇摇头,难得吐槽一句,他知道很多仙修吃东西,就是尝个味道,享受那一份感觉,但他计某人还是很喜欢吃饱的满足感的,这么大个托盘里头放了八个菜,一个菜能夹几筷啊?

    当然,九峰山绝对不小气,菜量虽少但样样精致且不凡,其中更蕴含元灵,不是寻常含点灵气的食物能比的。

    九峰山如此好客,除了展现仙游大会举办方风度,以及存了交好计缘的念头,更重要的是九峰山也切实得到了好处,这好处就是如今的仙来峰。

    五位高人所炼之宝非同小可,宝成之刻,炼宝过程中的种种气相依然留于仙来峰,衍生出阴阳五行之相,这对于仙门来说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瑰宝。

    这种情况下,九峰山的高人们心花怒放,好酒好菜招待计缘是应该的,反正仙来峰又不会跑,为山门留下一片悟道宝地可谓是千载难逢。这一点不光九峰山的人明白,就是许许多多已经离开的与会仙修也都很清楚。

    计缘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浅浅喝上一口品了品,觉得酒味醇厚,不是那种突出灵气和元气的东西,是真正的仙酿,脸上就多了一分笑容,再夹起一口小菜尝尝味道,也觉得滋味极佳,虽然比起他亲自下厨的口味来说差了不少。

    瞥一眼剑意帖,一众小字个个专注修行,计缘一面品酒吃菜,一面喃喃道。

    “你们这些小家伙也都有些能耐了,这次可要帮大老爷我掩一下天书的天机啊!”

    为小字刷墨,不光是帮助小字修行,也同样是计缘自己的修行,从天生字灵中印证自己的书文之道。

    而字灵本就展字中之道,当初写《天地妙法》的时候,小字们还差得远,如今准备写新天书的时候,这些小字就也能帮上计缘不小的忙了。

    ……

    九峰洞天虽然同外界天地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说到底,洞天之中差不多是自成一界,甚至有此界自己的规矩,在这里,九峰山必要的时候,下定决心之下甚至能行使部分天道法权,是真正的顶峰仙界。

    仙府隐匿于“洞中”既清静又安定,更能择广阔空间培育灵花异草,对于悟道也有相当的好处,有时候也会从洞天凡人中挑选良才收入仙门,虽然频率很低就是了。

    九峰山所在的九峰之上,时间同外界天地是相通的,所以计缘等人在九峰山一天,等同于外界一天。

    但在九峰之下的真正洞天世界中,时间的流逝就和外界天地有所不同了,基本相差一旬的倍数,也就是说九峰山上过去一天,九峰洞天中就过去了十天。

    所以在计缘等人炼成捆仙绳,并且往坡子山一来一回再到此刻计缘开始衍法书写的时候,在九峰山之下的九峰洞天内,其实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

    云雾缭绕的深山中,正有几人艰难地穿梭着,从三个月前开始跋涉,一个半月前进的山,他们历经艰难险阻,穿过穷山恶水,时至今日已经精疲力竭,到达了身体和精神的极限。

    队伍里的几个人都是年轻人,或者说都是青少年,甚至还有矮一截的孩童,他们此刻正走在一处长满苔藓的山中乱石堆里,尽管很小心,体力精力不支之下,还是有人滑倒。

    “哎呦……”“砰……”

    滑倒的少年手臂和脚都被划破,渗出血来。

    “呜呜呜……我们来这里干嘛呀,我们为什么要来啊,我不走了,不走了!”

    “不,不行了……”

    “我也不行了,我不走了,我不想找了……”

    走在最前头的是一个背着一捆麻绳少年,他同样气喘吁吁,感觉这一捆麻绳好似一段段生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啪嗒……”

    麻绳被甩在了地上,前头的少年一屁股坐在上头,也跟着暗自抹泪,这段日子中不少人都哭过,现在也只是其中一次,也是最悲苦的一次。

    “阿泽,我们回去吧,我们回去吧?”

    “我也想回去,我想回家!”

    坐在麻绳上的少年双手捂着脸,泪水从手缝里渗出来,听着同伴不断哀求,他只是沉默不语,良久,少年才重用略显哽咽地说道。

    “没有了,没有家了……我们回去也没有家了……”

    “那,我们也不用进这么深的山啊,我们……我们在外头躲一阵就好了……”

    少年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摇摇头,转头看向云雾缭绕的远方。

    “不行!我们要往里走,往擎天山里走,我们要找到擎天仙山,我爷爷说过,擎天山脉最东边,有穿破天际的高峰,那里是天界所在,寻,呜呜,寻到仙人就能让我爹娘和我爷爷活过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