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世面见得少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18章 世面见得少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看着计缘若有所思的样子,老龙等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说话,直到远离了坡子山,计缘重新恢复平常的样子,祝听涛才忍不住第一个出声。

    “计先生,祝某就直说了吧,此前道音之歌,究竟是何种妙法?计先生是知晓祝某的性子的,断不会窥伺先生妙法,但希望先生能告知一二,实在是此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太过莫测神奇了!”

    “祝道友所言甚是,但若计先生不想说,我等也不会介怀。”

    老龙这么补充一句,显然同样是好奇的,老乞丐和居元子虽然没说话,但基本也是差不多的心态。

    当然,四人虽然都渴望知晓那妙法的根由,但若计缘不想说也不会深究,不过以几人对计缘的了解,大概率还是会说的。

    果然,计缘也并没有吊人胃口,他皱眉片刻,斟酌了一下言语左右看看身边四位,才开口道。

    “呃,计某若说是刚才临时想到些往事,然后就以此为依唱出了一段道音,诸位信么?”

    老龙等人面面相觑,居元子沉思皱眉,祝听涛抚须不语,老龙不置可否,老乞丐则牵强笑了笑。

    说实话,这四人中,除了祝听涛,另外三个还真有些信的,哪怕是祝听涛,虽然觉得有些荒唐,但也不认为计缘这等仙修人物会在这事上说谎。

    所幸计缘也没让他们纠结太久,想过觉得没什么不可说的,就开口讲出一段往事。

    “其实早些年计某有缘得见一部地灵天书,名曰《正德宝公录》……”

    说到这,计缘刻意顿了一下话语,观察身边四人的表情,显然没有一个人听过这书,于是接着说道。

    “此书为一位乡间土地所有,但其文不显,土地虽知书册定是一件宝贝,却苦于无法研读,更谈不上其他了。”

    计缘回忆起当年的“青葱岁月”,那会他还是个真正的修仙萌新,很多仙道常识都来自《外道传》和《通明策》,见一地城隍都还会小心翼翼的,不是说现在不尊重城隍了,而是那会真的又敬又畏。

    “计某恰巧路过那位土地辖境,在一户农人家落脚,那土地见我像是个修仙之辈,便主动现身与我攀谈,最后拿出书册,希望我能为其解惑,也使得计某有缘一窥此书,方才道音,也是因为回忆起书中一些言语,心有所感亦有所悟,便唱了出来。”

    老龙忽然笑了笑,心道这确实很像计缘的行事方式,其他人闻言也同样微微点头,心中更是明白,那本《正德宝公录》固然定是了不得的土灵天书,但真正了不得的,还是计缘。

    “不愧是计先生,有时候真是不得不服啊!”

    老龙感慨一句,一边的老乞丐闻言在心中深有同感,但没说出来,居元子则更不用说了,而祝听涛则感觉又一次重新认识了计缘,总觉得这计先生身上神秘之处颇多。

    计缘当然不知道老龙在心中腹诽了一句“这很计缘”,笑着开口。

    “计某可不敢坦然受此夸赞,还想趁着还没忘记那种感觉,得好好推衍一下记录下来呢。”

    这话自然是谦虚的话,但半是谦虚的同时,也有隐约略有些自傲,令石有道能重归修行之道自然有机缘巧合在里头,但也足以令计缘自傲了,那一首道歌没有天倾剑势的锋凌天下,更无三昧真火的霸道炽烈,但却是另一种层次的非凡成就,对于他计某人的修行也大有好处,属于“一念悟道”的范畴。

    这既是石有道的机缘,同样也是计缘的机缘。

    老龙等人身份和心性摆在那里,当然不会做出接连追问的事情,而且计缘自己都说了是临时起意,至于有关《正德宝公录》一书,好奇当然有,但也绝对做不出刨根究底的事情。

    几人此刻前行的方向是回九峰山,之前在炼宝过程中生出变故,来坡子山不过是一起尽未了之事,如今已经是该分别的时刻。

    至于涂思烟和那些妖物,早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也一定想尽办法遮掩痕迹,就算是老乞丐等人也都算不到什么有用的。

    计缘等五人虽然算不上是大忙人,但也不可能瞎乱跑地找寻涂思烟,用老龙的话来说就是“她还没那个资格”,只是在心中记着这件事是肯定的。

    三天后,九峰山管辖的阮山渡,玉怀山众人在此登船,这回坐的是九峰山的界域摆渡飞舟,从为首的居元子到裘风、阳明等真人,再到魏元生等弟子一个不少,唯独少了计缘。

    “居真人,计先生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听到魏元生的问题,居元子望向天空某处白云,在那个远方就是九分洞天所在。

    “这可说不好,不过此番是行文推衍天书,以计先生之能,在有之前经验的情况下,时间不会太长。”

    “那我们干嘛不等计先生推衍完了一起回去啊?”

    一边的裘风笑了笑。

    “是谁常在我耳边叫着想娘亲想爹爹了?仙游大会已经结束,各处仙门摆渡的频率也会大降,不赶上这一趟,下回说不准得一年半载了,而且我们在这也帮不上计先生什么忙的,还扰人清静。”

    裘风的话除了本就是事实,最能体现的就是这阮山渡的变化,随着仙游大会结束,很明显冷清了不止一筹。

    魏元生挠挠头,他虽然聪慧,但自小在仙门中长大,还留着一些童真心性,在九峰山的六年也确实快把他无聊死了,所以“哦”了一声也不再多说什么。

    “扬帆”

    有九峰山修士以悠远的声线传来,飞舟也在随后缓缓升空,众人先是看着越来越小的阮山渡,随后则望着天际的九座巨峰,直至看不见为止。

    在飞舟于云上航行一段时间后,魏元生突然又想到什么,询问居元子道。

    “居真人,仲平休是哪一位高人啊,为什么计先生听到他的名字感觉很诧异也挺高兴的?”

    这还真把居元子问住了,其实别说是仲平休其人,就是无量山这名字,居元子也不曾听过,至少肯定名头不响。

    “居某其实也不知晓,但既然计先生看起来很在意的样子,想必也不简单,毕竟若这无量山是仙府之名,敢承“无量”之名也简单不到哪去。”

    留下这句话,居元子再看了看远方,这才转身回客舍去了,虽然天书是托计缘在写,但炼宝的五人在这六年中当然是各有不小收获的,他要回去修行了,也要早点回到玉怀山玉铸峰去。

    离开的不光是玉怀山之人,还有老乞丐等人,以及祝听涛和仙霞岛众人,在仙门地头不太自在的老龙当然也告辞离去了。

    不过仙霞岛在走之前也受了计缘嘱托,专门派人去了一趟大秀朝的国都,见了一见如今容光焕发的老皇帝。

    见到老皇帝这副模样,前去的两个仙霞岛真人也是觉得十分好笑,在修缮后的京城天师处直接笑着和老皇帝说了几句就走了。

    大意是:我们虽然受计先生嘱托来见你,但你这样子哪里是快要死的人?如今这般神色,怕是能活过百岁,这在大秀历代皇帝中已经前无古人了,人还是知足点好!

    在一系列的琐事过后,如今留在九峰山的就只有计缘了,他所在之处还是仙来峰,甚至还是云霞苑之中,盖因为此处乃是六年炼宝论道的场所,人已散,但道蕴犹存,在此行文推衍成书最合适,远不是事半功倍能形容的。

    不过计缘却没急着马上开始书写,而是拿出了《剑意帖》,准备开始研墨。

    这剑意帖一出现,云霞苑这一处客堂就立刻热闹起来。

    “啊大老爷终于放我们出来了!”

    “闷死了闷死了,都多少年了!”

    “六年。我知道六年,我感慨一下。”

    “你就是蠢,你不知道!我知道!”

    “你不知道!我知道!你才蠢!”

    “别吵了,我都饿坏了……”

    “大老爷,我们要吃金香墨。”

    “是啊是啊,大老爷,求您了,要吃金香墨!”

    看着跳动的小字,计缘笑着摇摇头,收起了手中的松烟墨,伸手一展,一条金香墨就飞出袖子来到手心,一时间,一众小字都欢呼起来。

    九峰山的林渐带着清茶和餐点来到云霞苑的时候,外头远远的就看到计缘磨好墨,手持狼毫笔在书写什么。

    林渐没敢出声,等计缘开始沾墨的时候,才赶紧走到走到门口。

    “计先生,您说的这几日还不会开始衍书,我就给您送膳食和茶水来了,没打搅到您吧?”

    计缘对声音过耳不忘,哪怕只是当年在东海有过一面之缘,也立刻听出是林渐,抬头看看来人,点头道。

    “不碍事,还没开始,东西放桌案边上吧。”

    说着计缘再次沾墨开始刷字书写,每当金香墨刷写过一个小字,那个小字上的墨迹却没有涂新之感,看了几次之后,甚至令林渐产生文字好像在舒展的错觉,再细看又没什么变化。

    略作犹豫,林渐还是假装十分无知地问了一声。

    “计先生,这书文明明已经有字了,您为何还要再刷一遍墨呢?”

    计缘还没开口,《剑意帖》一下就炸锅了。

    “这人好过分,要大老爷别给我们刷墨!”

    “你太过分!就是就是,我们盼了好几年了!”

    “哈哈哈哈,你们看他傻了!哈哈哈哈,真的啊,他呆住了!”

    “他肯定没见过字会说话。还办仙游大会呢,这点见识都没有!”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

    计缘眼神在字帖上一瞥。

    “肃静!”

    整个字帖刹那间安静下来。

    即便是修仙之辈,林渐还是下意识想揉揉眼睛和耳朵,定睛看向《剑意帖》,根本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很怀疑刚刚是不是错觉,但作为仙修,又是在自家仙门,也没中什么法术,绝不可能产生错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