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道歌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16章 道歌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天影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正所谓灵符灵符,寻常灵符虽然也有个“灵”字在里头,可代表的意义至多蕴含灵气或者仙灵之意,而计缘手中的这黄纸人,这个“灵”字的含义就更深了。

    计缘手中拿着力士符的时候,发现后边四人已经都围了过来,全都盯着他手中的力士符。

    “计先生,这就是力士符?”

    老龙忍不住说话了,回想当年,龙子提到这事的时候也就一句话带过,说计叔叔可能也会符法,能凭借符咒化出帮手。这多正常啊,计缘不会符法才不正常呢,而傀儡符也算是比较好用的符,老龙当时虽然认为计缘的傀儡符可能会有些特殊,但也没想太多,多是想着计缘的天倾剑势和三昧真火。

    可看看此刻计缘手中的黄纸符,先前的事情可是亲眼所见的,这他娘的也太特殊了吧?

    计缘将手中的黄纸人收入袖中,对着四人道。

    “确实勉强能算是符法,不过同传统符法差异较大,而方才的一尊力士,在计某手中也是比较特殊的,暂无第二尊这样的力士了。”

    计缘的话也不是诓别人的,确实如他所说,和传统符法差异不小,甚至可以说出了形似就没有一个地方像的,反倒和如意法钱相似的更多一些。

    而如意法钱也很特殊,同样和一些地方的世俗习俗中祭奠死人的法钱只有形似,或者说连形都不似,只有名字相似,某种程度上来说,如意法钱也倒更像是一种特殊的符法。

    反正计缘也不是正统仙道“科班”出身,也不在意太多这种界定,喜欢怎么来就怎么定了。

    老龙等人听到计缘的话,也撇撇嘴,是啊,能不特殊嘛,都由符生灵了。

    现在也不是议论符法的时候,见计缘收起黄纸符,老乞丐便将注意力重新移回周围。

    “计先生,这金甲力士还在这里,但山势破损封印破碎,山神恐怕凶多吉少了吧?”

    自己的封印老乞丐还是很清楚的,那些妖魔就算很不简单,要破去他,一是在镇山法的造诣上接近或者胜过他,这可能性不大;二是毁去山势,这其中要么将坡子山毁得面目全非,要么从山神处入手。

    看如今的情况,坡子山虽然有改变的地方,但也不算毁坏严重,只能是山神着了道。

    计缘本想尝试用一下拘神,但听到老乞丐的话,又改了主意。

    “或许吧,但也未必真的就此陨落,我们去山神庙看看。”

    五人在山中行走,难行的山道在他们脚下如履平地,小小的一步跨出往往能穿梭好一段距离,没多久就一起来到了山神庙外。

    庙外的墙壁上还贴着一张泛黄的告示,这是一份皮质文书,被人钉在了庙外墙上,上面写了大秀汴荣府官方通告,大意是禁止在坡子山通行,甚至不准猎户进山狩猎。

    六年前的变故,可是让大秀皇朝的朝廷十分紧张的,出了这种事情,坡子山中的山民都被强行迁出了山外,甚至坡子山原本的山道也中断了,汴荣府直接严禁人进山了。

    才建了个模子没来得及装点的山神庙,还没辉煌过也直接就此荒废,所以在计缘等人眼中,山神庙就是一副破败的景象,周围苔藓野草遍布,本就没刷漆的大门也都是霉斑虫蛀的痕迹。

    “吱呀~”一声,计缘推开了山神庙的庙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破损的山神像。

    这神像身上都是龟裂,面部应该是曾经脱落过,但有人将之再拼了回去,用糯米浆粘好了,但这使得山神像看起来比较可怖。

    随后众人的视线就到了庙宇中,老龙已经走到了神像后,笑着摇头道。

    “看来即便是这大秀皇朝,官府禁令也不是谁都遵守的。”

    计缘过来一看,神像背后有炭火堆,还有各种留宿的痕迹,显然是有进山之人偶尔会在这里落脚。

    “也不奇怪,人们总是要生计的,总会有人铤而走险,且山中其实也并无什么戾恶丛生的妖魔,一些人就有一有二了,甚至可能还会渐渐传开。”

    计缘一边说着,一边依然仔细观察着山神庙中的陈设,这本没什么好看的,但却勾起了他内心深处的回忆。

    破损的山神像,山客落脚的山神庙,和当年的牛奎山何其相似。

    “或许这山神还并未彻底身死道消。”

    祝听涛的话从山神像前方传来,引得计缘和老龙又来到前面,只见祝听涛伸手从山神像底座前头的裂缝中拈出三支香,展示给计缘等人看。

    “神道中凡人敬神,其实神灵也会相应给予凡人一些启示,如这烧香,也是有讲究的,正所谓香烧工整,凡人烧香也很看整齐,虽然大多与香和环境有关,但有时候确实与神道有牵连。”

    祝听涛手中的三节香头早已烧完,当然看不出烧的时候工整与否,但通过这香头能带来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在场的可不是寻常小修士,都是货真价实的高人,有人提点后,自然都有所感应。

    计缘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敕令于口含而不发,右脚微微抬起再往地上轻轻一踏。

    脚面还未踩实地面,已经有犹如水波般的纹路传递开去。

    “有请坡子山山神前来一见。”

    拘神之术用出来了,但和以往的屡试不爽不同,这回等那股饱含道蕴的波纹衰减消失,山神也没有出现在眼前。

    老乞丐摇摇头道。

    “看来石道友已经身死道消了!”

    计缘闻言眉头皱了皱,看向祝听涛,无视了对方看到拘神之术的面部诧异,伸手从祝听涛手中取过一支残香。

    “祝道友,借香一用。”

    说完这句话,计缘凝神片刻,手持残香再次施法,右脚抬起又踩落,伴随着拘神的道蕴气息,计缘也再次开口。

    “有请坡子山石有道前来一见。”

    话音落下,面前出现一团若有若无的烟雾,就好似那种庙里点檀香,在室内高处汇聚的烟雾,一块古怪的山黄石出现在面前。

    这石头大约一把椅子大小,某些角度看好似一个蜷缩的人形。

    “不算死了但也不算活着。”

    “嗯,但还有得救!”

    “不错。”

    “能留下这些也算不错了。”

    这石有道如今几乎没有什么意识,只是有灵气所在山石中凝聚不散,保住石中一丝灵性,或许百年之后,随着这山石的灵气汇聚,纳日月精华,灵性也会越来越强,石有道也有重新醒来的一天。

    “不若将他置于镇狐大山山巅,我等再施法留个阵势,助他汇聚日月精华,好让他早日重归修行之道?”

    老乞丐这建议是常规做法,也是仙道正统,虽然也知道有邪法能令石有道快速恢复意识甚至重新修行,但用血祭或者夺元之类的恶毒邪法,也必然使得石有道堕入邪道。

    计缘却皱着眉头没说话,心中闪过的是当年对于《正德宝公录》的惊鸿一瞥,那是一份关于土地山神类神祇的宝册,其中也有三言两语被计缘自然而然地想了起来,更是以之心生道歌。

    “山中石黄,日月授光,天予风雷,地以灵养……有情万物,来去匆匆,诞于天地,归于山河……小小石黄,静卧山中,天生地养,候己生长,感于峰峦,情系山川,缘来之刻,且生且长”

    计缘的道音好似歌声,既厚重又悠远,好似清唱又远远传入山中……

    一只山豹即将要咬住一只野兔,却在此刻停了下来,野兔在惊慌中逃出去十几步却也渐渐停下脚步;天空一只山雀从天上落下,回到了自己的窝中,而窝中本该因为母亲回来而张嘴叽喳要食的雏鸟也安安静静;山溪边饮水的动物停下了动作;在山中冒着风险进来采药的山客也顿住了动作,隐约听到有歌声在山中回荡,此种情况在山中比比皆是。

    坡子山安静了下来,好似整个山中从植被到动物,一切的一切都在静静听着,这是一种悠扬而舒适的感觉。

    “灵之所汇,地蕴绵长,小小石黄,且生且长”

    最后几个字吐出,已经带着淡淡的敕令意味,更有隐晦的玄黄之气随着歌声汇入庙中的山黄石内。

    计缘的道歌已经停下,但那悠扬而韵律独特的吟唱歌声依然在山中回荡,好似山川大地在重唱此言,更离奇的是,歌声居然“回来了”,一起传回庙中的,还有山中的种种带着灵性的气息,也随着歌声汇入到山黄石中。

    心有所感之下,计缘低头看向脚边山黄石。

    “醒来,醒来,石道友,该醒了!”

    “咔嚓嚓……咔咔……”

    山黄石上头出现了细密的裂痕,但这不是山石要彻底破碎了,因为伴随着这裂痕,山石中的灵气也在逐渐增强。

    计缘边上,包括老龙在内的四人,已经彻底呆了……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