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心乃众生灵根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15章 心乃众生灵根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游一游天道峰顶,看看今年仙游大会的会场,计缘等人洒脱一笑,也算是参与了这一次仙游大会了,据说今年的仙游大会从开始到结束都没什么大波澜,至少没闹出什么难以收场的事情,一些个仙门离去的时候,都心平气和地同诸位道友道别,算是很和谐了。

    五人倒也不急着直接走,而是在论道台坐下,又再就之前炼宝之时论道所得细细延伸,也好助计缘以后挥毫之刻成就的天书更加完善和全面。

    可以说这次论道所得,将写的是一本真正的“天书”,远非寻常记录文字所能比拟的,盖因为所炼之宝得到的心得,本就如同一场开天辟地,实话说让谁写压力都大,计缘能接下这担子,其他人当然乐见。

    在敲定了炼宝天书之事后已经又过去好几天,这才五人一起离开论道台,和九峰山之人说了一声后,又一起飞向南方。

    两天后,自坡子山北方天空飘来一朵白云,云上站着的正是计缘、老乞丐等五人。

    远远望向坡子山,尤其是原本封印狐妖的大山位置,那高耸巍峨的镇狐大山依然伫立在群山深处,但在老乞丐这个施法者看来,他的封印已经破了。

    即便已经过去了六年,山中的打斗痕迹依然不可忽视,毕竟有好几座山峰崩裂倒塌,那一场因为妖法作用而形成的山洪,也永久改变了这一片山的地貌,冲刷出了几条横贯坡子山的河谷。

    白云在原本的镇狐大山对面的一处山脊上落下,老乞丐看着周围,叹了口气道。

    “哎,到底还是让那孽障逃了!”

    显而易见的,在镇狐大山山体下方的中心位置,如今多了一条大约一丈宽的裂谷,里头已经形成了一条暗河,连同着坡子山如今新的地下水道,这种情况下,涂思烟算是只普通狐狸都能脱困了。

    计缘环顾周围,来之前他本以为留下的金甲力士可能已经被毁去,还隐隐心疼呢,毕竟是唯一一道受过天道劫雷洗礼的力士符,此刻却更感觉到力士还在。

    于是计缘淡淡出声道。

    “力士何在?”

    话音才落下,镇狐大山一侧,有“咔啦啦”的响声传来,山体一侧有泥沙落下,更有一些野草野花也随着泥沙一起落到地面。

    一个身形物体一步步走出来,随后浑身一抖,身上的泥沙等物全都被震开,露出了金黄的铠甲和赤红面庞。

    刚才金甲力士几乎气息全无,一动不动的和山体融合在一起,现在才重新显现出身上的灵光。

    金甲力士一步步走到计缘等人所在的山脊下方,抬起头向着计缘行礼。

    “尊上!我……”

    这么一句好似没说完的话之后,金甲力士低下了头,维持着行礼的姿势不动了。

    而计缘闻言则是心中一动,原本他以为只会听到“尊上”两个字,但却多听到了一个“我”,并且以他对声音的敏锐,明显能听出其中包含的一丝情绪感。

    这尊金甲力没有被毁,计缘是很高兴的,并且似乎产生了一些特殊的变化,不过现在也需要搞清楚之前涂思烟脱困的细节,看是不是九尾天狐亲自来救的,当然了,从这打斗痕迹上看,九尾天狐亲至的可能性不大,或者说来了还带了小弟,自己就在边上看看没出手。

    “妖孽逃脱之事我已知晓,我且问你,六年前来救妖孽的是谁?”

    金甲力士这才收起礼,垂臂站定,沉默了几息之后才回答道。

    “来者十妖四魔,蛇、穿山甲、狐狸、猿猴、人魔……与之战于山中一昼夜,诛其中之二,伤其中之三,山势有崩,妖孽逃脱,后妖魔尽撤……”

    金甲力士说话十分简洁,此刻也无什么情绪起伏,但好歹将发生的事情一一表述了清楚,听得计缘一双苍目的眼神都发亮了起来。

    可以啊,这尊力士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竟然能同这么多妖魔抗衡,还诛杀其中两个伤了三个,最后自己并没有受到什么不可逆的损伤,在计缘看来已经是十分了不起的战绩了。

    别说是计缘了,就是居元子和祝听涛二人也重新审视这金甲力士,没想到这一位还挺凶悍的,道行想必不浅吧。

    要知道听其描述的场面,这些妖魔可不简单,一个个都化了形不说,能呼风唤雨也各自分工有度且智慧不浅,甚至御水永久改变了地貌。

    一个人对十几个这种妖魔对抗,还能全身而退,虽然职责上是失职了,但这也非战之罪了。

    而老龙和老乞丐看向金甲力士的眼神则明显不同,一个带着惊愕,一个则眼神发直。

    “计先生,您座下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位护法了?以前不曾见到过呀,赤面之人,看着不像妖族却也无人气,难道是神灵?”

    居元子对计缘依然用着敬语,好奇地询问金甲力士是谁,毕竟以前没见过,而且看起来这一位也不简单。

    老乞丐看了一眼居元子,见到居元子和祝听涛面色虽有好奇但属于正常范畴,只有老龙和他一样惊色更甚,在老乞丐想来,显然以老龙和计缘的友情,应该也是知道“力士符”的。

    老龙的确知道力士符,但不是从计缘这边知道的,是当初从自己儿子口中知道的,而龙子应丰则是从他的“狐朋狗友”之一,天水湖蛟龙高天明处知道了,因为当年一起闯鬼城的事情,高天明听老牛和燕飞提过一嘴黄金力士。

    这关系绕来绕去有点远,总之就是道听途说中的道听途说,比起力士符,老龙以前更在意计缘的三昧真火,而这次也如愿的见识到三昧真火了,果然威能莫测,比想象中的还要夸张一些。

    只是没想到,一直被有所忽略的“力士符”,那本以为只是普通傀儡符咒的东西,竟是这般样子!

    在老龙思绪电转回想起之前的记忆的时候,老乞丐在边上“嘿嘿”一声,不等计缘开口,率先就居元子的话做出回应。

    “居道友,这护法可不是你想的那样!至少不全是,这位金甲神将,乃是一道符。”

    “灵符?”

    一边的祝听涛诧异出声,运起法眼仔细打量金甲力士。

    “不对,这不是傀儡,更不是简单法力所化,虽有灵光阻隔,但他应该是有肉身躯壳的,计先生,这真是灵符?”

    最后半句的疑问,祝听涛将视线转回了计缘身上。

    微微点头又摇了摇头。

    “说是符法也不尽然,算是另一种……嗯,异术吧!”

    神通法术中,能称得上“异术”一词的都非同小可,往往稀有度与修习难度有一项很逆天,更大可能是两项都占,而计缘觉得,力士之法有这个资格。

    “此事稍后再提,我先确认一件事情。”

    计缘一面回答了祝听涛的问题,一面则更关心眼前的金甲力士,他从山脊上缓缓落下,如同一片柳叶般飘至金甲力士身前。

    哪怕现在力士没有用神通变化,可依然比计缘魁梧太多,以至于计缘都需要微微抬头看他。

    计缘在细细观察金甲力士,从外表上看着力士还是老样子,哪怕先前同妖魔拼斗消耗了不少力量,也通过吸纳土灵早已经补充回来了,甚至表情和眼神都并没有变化,但计缘很在意力士最开头的那个“我”字。

    金甲力士静静的站在那里,好似一尊塑像,但计缘知道力士是在关注着他的。

    “我命你镇守此山看住妖孽,而妖孽逃脱了,你有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这种话,以前计缘是不会问金甲力士的,因为问了等于白问,除了本就深刻在法术中的行为逻辑和判断模式外,他们就没有什么主观感觉。

    但这次计缘这么一问,金甲力士却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口。

    “尊上……”

    像是考虑了半天才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金甲力士才再次开口。

    “我失职了……我,感觉,愧疚!”

    失职之类的话,金甲力士本来就说得出来,但愧疚一词就不可能了,这是一种情感因素。

    “呵呵呵……不错,你虽失职令妖孽走脱,却发现了另一件东西。”

    金甲力士全无表情,但计缘能感觉到他有视线的变化,遂笑着看向他。

    “想知道是什么吗?”

    金甲力士还是没变化,而计缘则自顾说了下去。

    “那是你的心!”

    “心?”

    金甲力士再一次开口,低头看向自己的左胸,他知道人和化形之后的妖物,心脏都在这里,乃部分元神居所,五行属火,主掌肉身元气,灭肉身斩元神,需攻破心室再击碎紫府所在,然后……

    “这心和你理解的不是同一种。”

    就如同知道金甲力士会作何理解,在他走歪路之前计缘就再次提点。

    “这心啊,嗯,这么说吧,是众生灵根,你只是发现了它,还需要自己去找到它。”

    居元子等人早已也从山脊上下来,就在不远处静静看着这一幕,听到计缘“心论”也不由眼睛一亮,很多仙修典籍都讲静心宁神清心寡欲,计缘这种说法显然不是很主流。

    “找到……心?”

    “嗯,你先休息吧!”

    计缘一边点头,一边挥手一招,眼前魁梧的金甲力士在金粉之光中化为一张薄薄的黄符纸片人,回到了计缘手中。

    这下,居元子和祝听涛眼睛都为之一瞪,还真他娘的是符?可就在刚才,计缘还在和这道符论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