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不可分心

【书名: 烂柯棋缘 第509章 不可分心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修真之覆雨翻云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这一次仙游大会最奇特之处就在于,从这一刻开始,大会的会场似乎不止一个了,非但如此,天道峰这边修为越高的修士大多反而更关注仙来峰。

    当然了,天道峰的大会同样是十分精彩的,或许因为被仙来峰牵扯了太多注意力,所以今年的大会显得十分和谐,即便还是避免不了有斗法的时候,但总体来说比较温和,至少对比以往的仙游大会是温和了不少。

    玉怀山等人所在,众人正望着论道台的位置,此刻正有两方在论道,马上就要步入争执阶段,一般而言,这种论道很少有把对方说服的,若是说服了,毕竟上来的人各自就是不服气的。

    此刻论道台正在讨论五行之土,因为仙来峰此刻显现的是土行异像,两方修士也就借此猜测演法,并驳斥对方。

    “师父,明明他们讲的道理都很精妙,说对方一声好这么难么?”

    尚依依手中捏着一粒葡萄一边把玩,一边询问身边的阳明真人。

    “依依,所谓仙修之士也是人,心境再高也有沉不住气的时候,论道台当然是论道的地方,但人人讲出来的并非就是道,至少不一定就是对方承认的道……”

    阳明看向论道台,再看看身边玉怀山后辈,语重心长地说道。

    “仙修之士其心甚坚,在一颗坚定的道心小孩子下一生求道,对方的道理精妙,但与本道不同,又不足以精妙到能令人心悦诚服,那便不是我的道,而争辩甚至斗法的过程,都是在磨砺自己的道,也是仙游大会最初的意义之一。”

    “反正我们不去掺和,”

    魏元生打了个哈欠,不是因为他喜欢开小差,而是真的困了,他道行最浅,这么长时间没睡觉,光靠静坐还是难以补足精神。

    “哎,为什么不多来几个之前刘真人那样的前辈啊,和我们分享一些有趣的见闻,探讨一下未知的可能多好啊……嗬呼……”

    “元生,真的累了就睡一会吧,仙游大会不会这么快结束的,就算这边结束了,仙来峰如果没有结果,所有人都不会离开的。”

    “不行,我等吃的呢!”

    魏元生摇摇头,就是不睡,因为每天都会有专门的九峰山修士为各处仙门修士送来富含灵气的瓜果吃食。

    论道台那边相互之间法术神通的变化带来一阵阵波动,更引得高处的灵符随着两方的道与法演化出各种意境和景物。

    这时候,有人落到了玉怀山所在的小峰之上,但并非九峰山的人,而是一个陌生的仙修,其人小冠玉簪淡紫色长袍,下巴上长着长约一尺的黑须美髯,看着十分有气度,乍一眼好似中年,再看看又觉得苍老。

    男子的到来使得玉怀山所有人都看向他,见其谦恭有礼地朝着玉怀山众人行礼。

    “鄙人嵩仑,见过诸位玉怀山道友!”

    “见过嵩道友,不知道友何方仙修,来此有何贵干?”

    来者别说是修为不浅,玉怀山的人在这算是人生地不熟,不敢托大,阳明带着玉怀山众人起身回礼,也询问来者的意图,如果是来论道的,就得赶紧谢绝,不能上论道台。

    阳明和裘风等人可是清楚,玉怀山的紫玉真人当年可是因为论道闹出过事情的,保不准别人见玉怀山来了仙游大会,想来讨教呢。

    嵩仑收起礼节,笑笑解释道。

    “嵩某并非是与诸位来论道的,只是听说计缘计先生是玉怀山修士,所以特来向玉怀山道谢。”

    计先生?

    阳明看了看自己师弟裘风,后者摇头表示并未听计先生提起过,计先生行事高深莫测,也不可能事事和他们说,所以不知道也很正常。

    对方以为计缘是玉怀山的仙修,但阳明可不敢扯这虎皮,赶紧解释更正道。

    “嵩道友误会了,计先生与我玉怀山关系非浅,但计先生并非玉怀山修士,而是单独修行的,顶多与玉怀山比邻。”

    虽然玉怀山所在的大山和宁安县差了约莫千里之遥,但这点距离对于仙修高人来说,一句“比邻”并不过分。

    “哦,原来如此!”

    “道友也可在此落座,计先生和我玉怀山的居真人此刻都在仙来峰,若宝物炼成,定会来找我们的。”

    阳明说这话的时候不由就面露笑容,两位长辈在仙来峰,于如今的仙游大会中,说出来可是分量不低的,换种角度想想,这也是玉怀山此次仙游大会的一大资本。

    哪怕硬是被人邀请去论道,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一句:“我们都是小辈,两位长辈在仙来峰呢,等他们回来再和你们论。”

    相信这样没多少人还有底气和玉怀山论道了。

    阳明客气一句,没想到对方还真就找了个空着的蒲团一起落座了,并且还讲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二十年以前,他经过大贞地界,发现了一个好苗子,收了个叫莫羽孩子为徒,但暂时不好带着他,所以留下点手段就先离开了,打算过阵子再回来找徒弟。

    但那会有关天机阁衍算云洲大势的传闻不胫而走,正是传得玄乎的时候,仙修都比较佛系,大多没什么大反应,反倒是妖魔鬼怪之流,有不少都往大贞聚集过去,想要在大贞气数盛起的时刻捞点什么,一个个如同闻到血腥味的蚂蟥。

    一来,人间或者说人道之中,有很多事物十分吸引精妖魔堕之辈,人是万物之灵,本身的元阳、魂魄和肉身都十分难得;

    二来,每当人道气数大盛之初和没落之刻,都会诞生不少人中英杰,妖魔之辈能在此类英杰身上得到更多好处,哪怕粗糙的加害吞噬也有益处,虽然定会增加业障,但业障看不见好处却谁都知道。

    三来,更是为了一份可能存在的机缘。

    那段时间,大贞各处其实有不少凡人遇害,有不少甚至连当地的地祇神灵都至今没有察觉。

    在这种环境下,灵性非凡的莫羽被魔道发现了,虽然保护莫羽的仆人十分机敏,但凡人的武者又如何与魔相抗,想也是十分危险的。

    就在这种危急关头,恰巧遇上了计缘。

    嵩仑讲到这里,抚须笑了笑。

    “呵呵,说是恰巧,但高人行事暗合天数,未必真的是巧,冥冥之中感觉到什么,就在蕉叶山的山神庙等着了,也遇上了我那落难的徒儿。”

    其实当初计缘救了莫羽,但嵩仑却推算不出徒儿口中“计先生”的任何情况,更离奇的是回去之后将此事告知师尊,可就连师尊竟也算不出“计先生”的情况,更早已断言此人绝非玉怀山修士,可能是个喜欢游戏人间的过路高人。

    听到嵩仑这么说,玉怀山众人倒也想到了那段时间,虽然嵩仑徒弟的事情他们不知道,但关于大贞或者说大贞所在的这片土地,气数之事在玉怀山确实有所流传。

    他们更知晓,那会也是借着大贞老皇帝水陆大会的机会,玉怀山和计先生以及龙族联手,一起震慑大贞妖魔,驱逐外方邪祟。

    不过玉怀山的人其实不清楚,水陆大会只能算是第三次,前两次分别是计缘在廷秋山首次展露天倾剑势,以及老龙因墨蛟之死震怒,飞出大贞,从东海之畔由东至南一路杀妖吞魔无数。

    “此次来仙游大会,听闻仙来峰五位高人中有一位计姓仙长,心现灵犀之下,只觉得就是当初那位高人,再一打听说是同玉怀山各位同来自云洲南垂,嵩某觉得仈jiu不离十了,遂特来道谢!”

    说完这些,紫袍修士视线也望向仙来峰,站起身来再行一礼。

    “来意我已说明,暂时不在这边打搅诸位道友,等计先生回来,嵩某自会再来拜访,先行告辞!”

    “嗯,嵩道友慢走!”

    嵩仑点点头,离开亭子几步后顿住脚步,再次回头。

    “对了,若计先生回来,也望告知先生一声,就说家师仲平休对计先生也十分好奇,有机会希望计先生能来无量山做客!”

    说完,嵩仑才御清风而去。

    “无量山?师弟,你听过吗?”

    裘风摇了摇头,阳明于是望向其他同门,都是一脸疑惑。

    “师兄,你别操心了,又不是请我们,敢以无量为名,想必是有些门道的,反正计先生肯定知道的。”

    “嗯,也对。”

    ……

    此时此刻,玉怀山众人口中的计缘正和其他四人一起全神贯注于炼器之道。

    金丝绳本身急速旋转,阴阳二气绕着金丝绳而转,而金、水、木、火、土五行又环绕阴阳二气而转,从核心到外围全是三昧真火的熊熊烈焰。

    正是这个关头,一直闭目施法的老乞丐突然睁开眼。

    “不好!坡子山!”

    另外四人都被吓了一跳,老龙和居元子以及祝听涛都不明白老乞丐说的什么,开始还以为是炼器出了岔子,细细感受才知道没问题。

    计缘则立刻明白了老乞丐的意思,立刻抽出一部分心神掐算起来,得出于坡子山封印本身是凶,但对于山外的情况则是并无影响,看来是有人要救涂思烟,或者妖狐自己要脱困了,但并不会做什么多余的事。

    “鲁老先生稍安勿躁,此刻断不能分心,所镇妖狐之事暂不必管他!”

    “只能如此了!明明应该十年内无碍的,哎,算岔一步!”

    而在遥远的坡子山处,天空已经乌云密布,山中更是妖风阵阵。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