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行了行了我懂了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97章 行了行了我懂了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现在能确信三昧真火在适当的火候之下,不会将这金丝绳烧毁,只会改变它的状态。

    只不过计缘也很确信,手中其他的法炼蚕丝也好,金鳞也罢,全都抵挡不住真火灼烧,或许也就劫雷不会马上被真火烧毁。

    但有道是五行木生火,其他的木也就罢了,估计没反应过来就会被三昧真火烧毁,可若是这天道劫雷交织在三昧真火之中,稍有半点控制不好的话……

    光是想想,计缘这个主人都觉得不寒而栗,或许这三昧雷火不受控爆发,将是最可怕的事情之一。

    “不过控制力向来是我所擅长的。”

    计缘自语一句,先从法炼蚕丝开始,施法将之纠缠在一小段被扯下来的金丝身上,随后直接吐出一口三昧真火。

    下一刻,火焰相加,哪怕是计缘炼制过的特殊蚕丝,也挡不住一个刹那的时间,直接化灰,让计缘稍觉得有些丢脸,但好在这三昧真火也是自己的看家本领。

    再试了一片金鳞,这次金丝绳缠绕在金鳞上,三昧真火灼烧过去,居然在金鳞上起了一层光膜,因为水火不容的关系,癸水之精散发着阵阵波纹,三昧真火短暂相抗。

    接下来的瞬间。

    “砰……”

    “哗啦啦啦……”

    室内好似被爆开瀑布,大片水波挥洒,计缘直接被淋了个半身湿透,随后水又在极短的时间内被蒸发。

    使得计缘整个身体云雾缭绕飘飘若仙。

    初步尝试的失败不出计缘所料,法宝当然不是这么好炼制的,专修此道的修士都需要经年累月倾注经历,他虽然控制力极强,对仙道算颇有天赋,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现在手头上还剩下这个没试……”

    计缘看了一眼雷光闪烁的敕令雷咒,犹豫了一下。

    ‘还是再试试法炼蚕丝吧,或许可以先以真火炼金绳,然后立刻消去火焰让蚕丝代替原本的金线,编入性状刚刚改变的金绳之中!’

    想到就做,计缘也不用新的金丝绳,而是用之前已经被灼烧过的那一节,重新开始了炼化。

    在这种由兴趣和期待感带来的轻微兴奋状态下,计缘依然保持了冷静,细心为心中的法宝做着尝试。

    不知不觉间,已经一夜过去,看似毫无建树的计缘也摸出了点底。

    炼制法器或者法宝有时候并非手法多高明就行,经验和妙法,同样很需要天时等机缘,或许正是差了土灵之物,或许是别的。

    当然,也得触类旁通虚心向高人求教看,至于说高人,对面就住着一个真正的高人,而和计缘的关系不错,也值得信任。

    现在已经是黎明,这毕竟是乔府,计缘也及时撤去了禁制,让晨光得以将门窗纸染成柔和的朝霞之光。

    一夜没睡的计缘神清气爽地从床上站起来,走到门前。

    “吱呀~”一声将门打开的时刻,正是朝阳真正落下,计缘身上,让他觉得暖洋洋的。

    同样一夜没休息的老乞丐也在这会打开房门,笑笑朝计缘打了声招呼。

    “计先生早啊,休息得如何?”

    “休息得不错,鲁老先生呢?”

    计缘面露笑容地回答。

    “也还行,如果能知道计先生昨晚鼓捣些什么,就更好了……”

    计缘笑了笑摇摇头,在老乞丐以为,计缘理所当然的该什么都不说或者打哑谜的时候,计缘却开口说出了令他意外的话。

    “其实不过是想尝试以昨日的金丝绳炼制一件宝贝。”

    “哦?”

    老乞丐露出极感兴趣的表情。

    “如何了?”

    计缘指了指院中的石桌道。

    “计某正有许多疑惑,想要向鲁老先生请教。”

    老乞丐定睛看看计缘,见计缘神色真诚,脸上也笑得更加开心了一下,连忙从房内出来,走向石桌。

    “来来来,计先生过来慢慢说,老叫花子一定知无不言!”

    计缘点点头,到院中桌前,一挥袖,桌上已经出现了茶壶茶盏,茶壶更是热气腾腾,还有一罐甜香气弥漫的蜂蜜摆在茶盘中。

    “嘿嘿嘿,这蜂蜜可是好东西啊!天下只有你计先生这里有,老叫花子又有口福了!”

    老乞丐这等人物,自然对灵物能分出个好歹,当年在计缘院中就觉得这蜂蜜很特殊,昨天吃计缘做的菜又尝到这蜂蜜,更是确定了这一点,连他这等修为都能起作用,绝非寻常蕴含灵气之物,而计缘也没有炼制过这蜂蜜,都是纯天然,只能说酿蜜之花非同小可。

    “呵呵,鲁老先生要是喜欢,他年花蜜成熟之时,计某专门为你留一罐。”

    “两罐!”

    老乞丐伸出两根手指前后摆动一下,计缘赶紧摇头。

    “不行不行,不是计某小气,此蜜世间难寻,能匀出一罐,已经是你我相交莫逆了,常人给一勺已经是同计某缘法深厚了。”

    这一句“相交莫逆”听得老乞丐十分开心。

    “哈哈哈……确实如此,老叫花子自然知晓计先生不是小气之人,一罐就一罐,可切勿忘记了,否则老叫花子就天天蹲居安小阁门口讨饭了。”

    玩笑话过后,两人立刻开始步入正题,计缘也不藏着掖着,将金丝线的各种变化和心中想法悉数告知老乞丐。

    若是别人讲这些,老乞丐也就听过笑笑,但说的人是计缘,有些内容在他听来虽然是一种“常识性”的荒谬错误,可既然从计缘嘴里说出来,老乞丐就不由会深思熟虑一番。

    “本身不类五行,而在此化入五行,以无承有,先天平衡,再兼顾阴阳……”

    换成别人这么说,老乞丐肯定劈头盖脸就是一句“傻缺”骂出去了,但计缘说完,他却久久不语,苦思冥想其中的可能。

    “不错,其他四行都好说,主要是计某现在还缺一种土灵之物,也无法尝试化入。”

    老乞丐面上不显,心头却是一颤,计缘这话他理解成了,其他四行和阴阳化入都有底了,独独缺了土行。

    “暂无土灵的话,计先生如何做,依老叫花子之见,以相生之道循序化入为好。”

    “嗯,计某也是如此觉得,但天地万物皆由阴阳二气而起,且炼器毕竟需要炼化,所以计某打算以三昧真火为底,显现火形又兼顾阴阳,在先化入木属天道劫雷,增幅火势,鲁老先生以为如何?”

    老乞丐眉头一皱。

    “三昧真火?天道劫雷?”

    计缘虚心求教,自然坦诚相见,将自身两种压箱底的本事细细道来。

    “计某不敢说擅长御火,却有一种威力不俗的火属神通,名为三昧真火,另有一种同样不凡的御雷神通,名为敕令雷咒。”

    计缘这人算是比较谦虚的,这一点老乞丐也明白,袖里乾坤这种当年在纸面上惊鸿一瞥就晓得不凡的神通,计缘都总推脱羞于见人,这会他都说威力不俗了,那定是鬼神莫测了。

    “可否容老叫花子一观?”

    “可!”

    计缘点头的同时,微微张嘴。

    “呼……”

    不是真火之气,而是直接吐出一团三昧真火。

    哗……

    真火本就长期存于意境之中,显现之刻,在老乞丐这等道行的人物的心境中,立刻显化出滔天火海之感,那山,那水,那风,那云,无物不燃……

    甩去一瞬间的幻想,再细看眼前悬浮的真火,火苗平平稳稳地的窜动,呈现红灰之色,好似也并没有使得周围温度上升。

    危险,这火很危险!

    “三昧真火算是计某的得意神通,分别以心君神火所化的丹炉真火,阴阳之气所化的阴阳真火,为天地人三才之相,取意三昧,炼化为一,是为三昧真火,中者难以逃脱,威能太过,计某极少动用。”

    老乞丐深吸一口气,严肃地点点头,也不想尝试,任由计缘将真火收回,随后看着计缘挥袖间从中飞出一道雷光闪耀的灵文符咒。

    “滋滋咋咋……滋滋滋滋滋……”

    这次的压迫感比三昧真火那种引而不发的状态强了不少,主要是因为这雷咒还没完全恢复。

    雷光金红变幻,灵文闪烁不定,其上劫雷的气息时有溢出,激的周围起风,院中沙石绕着石桌滚动。

    老乞丐看向天空,发现天空风云自动,有汇聚迹象,仅仅是因为雷咒现身。

    “此灵符名为敕令雷咒,当年有一积年墨蛟伤重,周身精元散溢,计某以敕令之法强收其精元,化入驱邪正阳之意,凝为雷咒,此后常年纳藏雷霆,更是收入一道了不得的天道之雷,如今还差点火候才能重新稳定下来。”

    想了下计缘补充道。

    “此咒同样轻易不可出。”

    老乞丐勉强笑了笑。

    “此咒若出怕便是天罚降世,计先生有好生之德,自然会慎用的。”

    既然都说了火木二行了,计缘干脆再说说别的,又取出金鳞。

    “此物得自镜玄海阁内的镜海,乃是癸水之精活化……”

    “镜海金鳞鲟?”

    “不错,正是此鱼,计某之前讲大半此鱼的癸水精元逼入鱼鳞,随后取下,充做水行之物。”

    充做?

    老乞丐眼睛瞪了一下。

    “还有金形,虽然看似稍次,但延展极佳,乃是举足轻重之物……”

    “行了行了行了……计先生不用说了,老叫花子知道你厉害,别说了……咱谈土行,谈土行,你缺土行,我们想想法子……”

    “还是先谈谈炼制之法,计缘对此道涉足不深,定然不如鲁老先生,昨夜我尝试将……”

    总算计缘是真的虚心求教,没有再摆出什么来刺激他,老乞丐也是松了口气,并且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更升起一种比计缘还强的兴奋感。

    如此多世间难得的宝物,又有他和计缘两个高人一起商议,或许还能一起炼制,那炼出的法宝该是如何了得?

    光是想想,都让老乞丐这等仙道高绝的人物兴奋得不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