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真是个宝贝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96章 真是个宝贝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看看对面的客舍,老乞丐已经将门关上,如老乞丐这般仙修人物,既然关门就不会做出假装如此,然后又隔着门偷偷观察的事情。

    眼前的獬豸画卷就是是何人所作,还有手中的金丝绳究竟是什么材质,居然随手拿来绑画,真的不是什么法器吗?

    金丝绳在计缘手中缓缓悬浮而起,他运起法力汇聚周围灵气,集中到金丝绳之上,因为灵气的输入导致金丝绳发出淡淡的金光,但这并非是绳索激发了什么阵法玄奥,充其量只能算是特殊的材质对灵气的反应。

    随着计缘心念变化,悬浮的金丝绳也随之产生各种形状变化,或笔直,或弯曲,或如灵蛇游动,又或者相互缠绕打结,随后又轻松抽散。

    这种状况不由令计缘喃喃自语。

    “心神驾驭起来倒是十分轻松,几乎能做到随心变化分毫不差。”

    御物之法虽然是仙道乃至各个修行道路中十分基础的法门,但同样也是变化最多的法门,极有代表性的就是御剑之术,早已经成为一种响当当的仙道正法,甚至能成为不少仙修之士的根本妙法。

    这其中自然是因为御物要學不难,要精却不容易,想要练出花来化入更多妙用和威能则难上加难,对施法者要求高,对所御之物的要求同样如此。

    而计缘手中的金丝绳确实神奇,几乎是随心变化分毫不差。

    ‘不知道坚韧程度如何?’

    想到这里,计缘也不犹豫,双手将悬浮的金丝线抓住,随后用力向两侧拉扯。

    别看计缘一副斯文儒雅风度翩翩的样子,可实际上,一个常年以灵气淬炼己身,又是五行圆满的修士,还被动经过劫雷炼体,本身的力量已经非同小可。

    “咯吱吱……”

    绳索发出了丝线搅动的声音,但本身异常坚固。

    计缘心念一动,周身法力自起,因为运法而起的缘故,刹那间,双手拉扯绳索的力道百倍千倍的增加。

    ‘果然坚韧……’

    “啪……”

    计缘上一个念头才升起,绳索居然在他反应都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直接断了。

    ‘断了……断了!?’

    计缘明显愣了好一会,这和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啊……

    望着两只手上一左一右两节金丝绳,尧是如今计缘的心境,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怎么办?

    尝试性地将两节绳索的断口凑到一起,却见到两段绳索又自动连接了起来,再微微用力拉扯,根本感觉不到金丝绳断过,就连运法其上反馈的感觉也十分通透,简直浑然一体。

    “有点意思!”

    将金丝绳微微抛起,令其悬浮空中,随后计缘右手往侧边一伸,与他心念想通的青藤仙剑立刻飞至此处,在恰好的时间由计缘握住剑柄。

    “铮~”“啪~”

    清亮的剑鸣声和清脆的归鞘声几乎毫无间歇的响起,空中的金丝绳果然已经应声断为两节,不过这次不是从中间断的,而是一边占据九成以上的长度,一边只有短促的一节绳头。

    计缘再次抓住两节绳子,小心地凑近。

    仙剑所伤剑意难除,正常而言,被青藤剑斩断的东西,轻易都不能再重合了的,但此刻两节绳索一靠近,立刻就重合在了一起,和之前一样的通透连贯。

    “有意思!”

    计缘用手摩挲着下巴,侧目看着绳索似乎在考虑着什么,稍顷之后,他眼神一闪有了决定。

    先是再次伸手扯断了一节绳头。

    然后下一刻,计缘微微张口,伴随着一阵吐气声的,是一道红灰色的气流,直接卷到了短短的那节绳头之上。

    三昧真火之气一出现,院中虽然并无任何体感温度变化,但阴阳平衡一下被打破,甚至灵气流动都被排开。

    原本在床榻上静卧的老乞丐几乎一下就坐了起来,若之前听到剑鸣声,在心意层面的感觉就如同银光闪过,那么此刻的感觉,好似滔天火海降临。

    老乞丐望向木门方向,一门之隔的外头,计缘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似乎在施展一种厉害的御火神通?

    院中,在三昧真火之气的炙烤之下,这道绳索反倒没有什么变化,令计缘啧啧称奇的同时也放宽了心。

    三昧真火之气略一停顿,然后直接一股真正的红灰色三昧真火吐出。

    “哗啦啦啦……”

    这火焰卷到绳头上,几息之间,像是因为三昧真火的灼烧太过夸张,原本好似金丝编织的细细绳索,此刻已经金灿灿一片,显得十分闪耀显眼。

    三昧真火太过危险,不过计缘对真火的驾驭虽然还不至于完全随心所欲,可比起当初就强太多了,至少已经能做到火中再施他法。

    此刻在三昧真火的灼烧下,计缘再次动念以意御物,绳头被拉扯,长度得到了延展,就好似在拉橡皮筋一样,只不过橡皮筋拉长会变细,而这个却好似没变化,或者变化没那么明显。

    几息之后,计缘收了三昧真火,结果又有些傻眼了,那节绳头居然没有变回去,而是维持了那种金灿灿的状态,就连拉扯后的长度都是一样。

    再细看,这金灿灿的一节绳索的性状像是完全改变了,虽然看着耀眼了一些,可原本那种好似一条条金丝编织的细腻感不见了,用手捏了捏,柔韧性也差了不少。

    ‘呃……这还能接回去吗?’

    计缘取过比较长的那一节金丝绳,凑近金闪闪的绳索砰了砰,结果毫无反应,该断还是断。

    ‘玩脱了?’

    “啧……这个嘛……”

    忽然,计缘心中灵光一动,伸手抓住那节起了变化的绳索,再次用力拉扯,甚至直接运法施力,但绳索纹丝不动。

    既然手扯不断,下一刻直接再次抽剑。

    “铮~”

    “叮……”

    青藤剑斩在这一节金灿灿的绳索上,居然被微微摊开两寸,虽然计缘根本没运法,虽然仙剑只是随意一斩,没起剑光汇剑意,但印象中,这似乎是头一次遇上青藤剑没能一斩建功的东西。

    “嗡……”

    仙剑轻颤中,一阵骇人剑意升起,剑身上雪亮银光弥漫,似乎准备再斩,却被计缘直接伸手按住。

    “别赌气,只是小小尝试一下,不是非得劈开的。”

    说着计缘还剑归鞘,还拍了拍剑身,这才安抚下青藤剑,让其重新悬于身后。

    计缘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这一节金灿灿的绳索,伸手在上头摸索,细细感觉之下,能感受到一道难以察觉的浅痕,他尝试度入一些灵气,果然浅痕也立刻消失了。

    ‘很有些意思了!还真是个宝贝!’

    在计缘带着笑意喃喃自语的时候,对面屋子的老乞丐终于忍不住了。

    “计先生,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搞什么名堂呢?”

    之前还好说,可方才突然感觉到计缘的仙剑剑意冲天,把老乞丐都给吓了一跳,若不是周围没能感知到什么邪气,老乞丐差点以为有什么妖魔来袭了。

    计缘赶紧向着对面客舍告罪一句。

    “打扰到鲁老先生睡觉实在是计某的罪过,计某这就去睡,这就去睡,呵呵呵……”

    说着,计缘站起身来,还十分郑重的朝着对面拱手施礼,然后才收起桌上的獬豸画卷,以及一长一短两节已经性状不同的绳索,再转身走入了自己的客舍内。

    “神神秘秘的笑这么开心……”

    老乞丐在屋中嘀咕一句,虽然好奇,但还是再次躺下,就算和计缘关系不错,也不好干涉别人修行之事。

    回到房间里的计缘哪里还睡得着,就和小孩子难得得到了一件好玩的玩具一样,抓耳挠腮地在夜里都想从被窝里爬起来偷偷玩。

    当然,现在的计缘不可能只是贪玩,但因为这特殊的绳索,心中冒出许许多多奇思妙想。

    坐在床榻上计缘一抖袖,从中飞出一道道灵符,这是之前在顶峰渡逛的时候买的,可以用来施展禁制,以计缘的法眼看来十分不凡。

    此刻计缘一下朝着客舍四周打出十二道灵符,随后手中出现一排法钱,追着这些灵符一起打出,一张符叠加一枚法钱,贴在房间各处。

    周围好似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这不是说里头听不见外头的动静了,而是禁制生效带来的心灵感观,好似房屋内外天地分割。

    做完这些,计缘袖中又飞出几团晶莹剔透的丝线,飞出几叠整整齐齐的鳞片,随后闪烁着雷光且还未完全恢复的敕令雷咒也出现。

    “法炼蚕丝线属金、镜海金鳞属水、天道劫雷属木、三昧真火属火却又蕴含阴阳……还差土!”

    没错,计缘就是想尝试给自己炼一件法宝,心中也有了初步设想,这金丝绳如此特殊,不在五行之中,而他正好可以重新化入五行,令其成为罕见的五行兼备之物,不是用禁制化入,而是在质的层面同样五行圆满。

    计缘手上虽然没有高绝的炼器之法,但他对稍微大路货一些炼器法门也有所了解,并且向来以敕令之法为上。

    毕竟手头还缺东西,且宝贝不是一天练成的,今天只是试试能否相融,能融得进去才能谈后面的,而终于重要的催化剂就是三昧真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