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闲赋之人乔勇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89章 闲赋之人乔勇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走走走,仙长,就在前头!”

    “嗯好。”

    每到一个路口,前头带路的乔勇总会停下来,伸手指个方向,怕计缘和老乞丐不认识道,哪怕明知道两位是神仙中人,但这礼数可不能落下。

    乔勇虽然不是年轻人了,但身子骨显然很硬朗,挑着担子健步如飞,带着计缘和老乞丐走街串巷地前行。

    老乞丐看着前头带路的乔勇,在后面和计缘一边走着,一边低声交谈。

    “计先生,你不是说是个大官吗,能带着老乞丐我蹭一顿好的,这两天咱们可是水米未进啊,肚子里油水都没了,现在这情况,一顿好的还有着落吗?”

    计缘无奈地笑笑。

    “若鲁老先生到时候不满意,计某自己出资,去酒楼买一桌好酒好菜招待你如何?”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计先生你可不能反悔,嘿嘿。”

    “你呀你……”

    计缘笑得一点都不牵强,他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算是腰缠万贯,但也不差一顿饭钱,毕竟当初胡云找来的一点狗头金几乎还没动过。

    话说到这,老乞丐还是又看向乔勇。

    “不过,计先生当初既然让其传话回来,纵然没留下什么有力信物,但光那几句话也值得推敲了,不至于令这乔勇混到上街买菜吧?”

    “这倒也是,不过我观那乔勇面色红润无气短体虚之相,官气虽浅但并非彻底消散,也不能说惨,看看再说吧。”

    两人说话的时候,前头拐过一个巷口,又到了一条大街上,对面有一座看起来还算气派的府邸,乔勇就指着那边道。

    “两位仙长,那就是我家,快随我回家中去坐!”

    说着,乔勇的步伐又加快了不少。

    老乞丐看看远处,知道计缘的眼睛其实不太方便,匾额上的字虽大,也需要凑近了才能看,所以就很贴心地说道。

    “计先生,上头写着‘乔府’。”

    计缘好笑道。

    “纵使看不清,我也猜得出来!”

    乔府如今也就维持了一个门第,并无当年的风光,别说是门口的家丁,就是门前的落叶也没有扫尽。

    乔勇挑着担子快步到达门前,拍响了大门上的铜环。

    “砰砰砰……砰砰砰……”

    “阿德,阿德,快开门,我回来了!”

    “来了来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片刻之后,大门边上的一个侧门被从内打开,门后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老爷?这儿啊,您怎么在正门口?这两位是?”

    乔勇一拍额头,赶紧说道。

    “哎呀阿德,快开正门,开正门,要迎贵客!开正门迎接两位仙长啊!”

    “啊?噢噢噢噢,开正门开正门……”

    府上如今就乔德一个下人,跟随乔家人几十年了,哪怕乔家早已没落了,但对于乔家人依旧忠心耿耿。

    计缘和老乞丐倒也没有阻止乔家人这么做,虽然有些大费周章,但这种礼数乔勇看得很重,也就由他去了。

    “吱呀……”

    许久没开的正门缓缓打开,乔勇带着闻讯赶来的其他乔家人一起将计缘和老乞丐迎接进去。

    不光如此,乔勇还吩咐自己妻子儿女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强调了几回一定要丰盛,才带着计缘和老乞丐往客厅前去。

    这府邸本就是当初的乔府,虽然在京城依然排不上号,可也不能算小府小院,如今乔府上下都没多少人,许多房舍就闲置了,毕竟也打扫不过来。

    乔家人对于计缘和老乞丐的到来自然十分好奇,在厨房干活的时候,家中孩童还在议论着。

    “那就是仙人吗?怎么还有一个乞丐啊?”

    “别乱说,那不过是表象!”

    “看起来他们和天师处的那些仙师不太一样啊,不是都说天师处的仙师们也都是仙人吗?”

    “仙人和仙人之间当然会不同咯,我和你还长不一样呢。”

    “别贫嘴了,烧火,煮饭,我去杀两只鸡。”

    “有鸡吃了?”“太好了!”

    ……

    厨房那边气氛欢快,客厅这里,在为计缘和老乞丐倒上茶水之后,乔勇也向两人说了当初回来之后的遭遇。

    虽然在海上游荡了好些年,但真正回到大秀的海港,不过就用了一年时间,说来也怪,当初回来的时候,一路顺风顺水,也没有遇上什么风暴,更没有迷失方向,顺顺利利地回到了大秀。

    刚听闻他们会来的时候,大秀皇宫中,皇帝龙颜大悦,以为船队带回了仙丹,立刻就召见乔勇,更是派遣了禁军和御前带刀侍卫前去护送。

    大秀皇帝一共派出了三支求仙药的队伍,分别派三处传说中的世外仙府,宝船船队被派往东海,本来应该是消息最慢,希望也是最小的,没想到最先回来的是船队。

    “呵呵,那皇帝一定开心坏了咯?”

    老乞丐听乔勇复述到这,不由出声调侃一句,他可有一个曾经是皇帝的徒弟,当年还被砍了一次头呢。大秀的这个皇帝,和曾经的杨宗还是挺相似的。

    听到老乞丐这么问,乔勇也是面露苦笑。

    “谁说不是呀,其实我船队还没入港,已经有观海司之人观察到船队的归来,所以等船队入港的时候,居然已经有带甲之士迎接了。”

    乔勇说到这回忆了一下才继续道。

    “当初我同前来迎接的官员说,我等并未求到仙丹,只是得了计先生的承诺,那相迎官员都不敢直接回报京城,硬是要带着我等船队官员同去。”

    “那然后呢?”

    计缘这么一问,乔勇也顺着回忆继续说下去。

    “到达京城之后,得知我们并未寻得仙丹,而计仙长的承诺更是只留于口头之上,仙人之话圣上是信的,但我乔勇的话就未必了……并且也有官员弹劾我,说定是我捏造了仙人留话之事,只为了从海上回来,于是圣上大怒,将我罢官下狱,若非国师劝阻,我乔勇这颗脑袋未必保得住……”

    “是计某考虑不周了,乔公见谅!”

    计缘拱了拱手道了个歉,吓得乔勇站起连声“不敢”。

    不过计缘虽然说自己考虑不周,但实际上当时也并无什么信物好留,他计缘算哪根葱啊,人家肯定没听过他,留下信物又能如何,反倒还是仙游大会的消息更能令人信服。

    计缘失策的地方在于,当初以为仙游大会肯定是很隐秘的高端大会,没一定身份不知道的,到了阮山那边才知道原来天下知道仙游大会的虽然不多,但也不少,不是一个人知道仙游大会,说话就一定靠谱。

    “那国师可曾信你?”

    计缘又问了一句,乔勇摇了摇头,老实说道。

    “国师虽然留了足够的余地,但也不能算完全信我,追问了我很多关于计仙长的事情,也问了很多您与仙霞岛关系的事,我所知有限,只能尽量回答,所幸国师能掐会算,算出了我并未说谎,还说他想算计仙长您的时候,无论如何算都是一片空白。”

    乔勇说到这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当时在金殿上听国师这么和圣上说,乔某可吓得不轻,以为国师这么一说是要糟了,连圣上也怒色更显,还好国师后头又解释了,说这只能是遇上真正高人了,若无至宝在身,定是道行比他高不知道多少才会这样,也因此保住了我……”

    “后来关了半年,又有另一支求仙队伍的消息传来,不过那边的李大人是带着辎重逃了,不敢回大秀,圣上怒自然是怒的,但我昔日一些朝堂好友也趁机为我说话,说至少我乔勇还不忘皇恩,知道一定要回来禀报消息,无功劳也有苦劳……”

    乔勇庆幸地说着。

    “嘿,本来圣上是要将我关押至明年,若我口中仙人并无消息,则明年秋后问斩,但因为此事,半月之后,我就被释放了,闲赋在家一直到今天。”

    “其实圣上待我不薄了,虽然革除了我的官职,但并未查抄我的家财,只不过……当年船队的那班弟兄们过得不好啊,身体健全的还好说,那些本就在海上落下伤残的,日子就苦了,因为圣上迁怒,也并未领全抚恤,我如何过意得去,只能略尽绵薄之力,能帮则帮了。”

    老乞丐朝着计缘微微点头,两人基本也算是明白了乔家变化的始末,即便并无掐算验证,乔勇说没说真话,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目了然的。

    “乔公倒是心善呐。”

    老乞丐笑言一句,乔勇只是摇头。

    “心善算不上,但我当初给了兄弟们承诺,却没做到,这里……难安呐!”

    乔勇说着拍了拍自己胸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