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漫天星耀尽归计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66章 漫天星耀尽归计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玄心府飞舟知事这边都看得发愣,更不用说其他玄心府修士和飞舟上的一众乘客了。

    对于凡人而言周围的是令人震撼到失声的美丽景色,这种在星河中穿梭体会,这种好似近距离接触璀璨星海的梦幻感,让所有人如痴如醉。

    有些人忍不住靠在船舷边上,伸出手去想要触摸周围流动的星光,居然真的有一种在水流中滑过的感觉。

    “能乘仙人渡船,何其幸哉!何其幸哉!”

    一名老人激动得身体微微颤抖,死死睁大眼睛,想要将这一幕刻在脑海中。

    而对于一众修士来说,眼前变化的震撼比凡人有过之而无不及,相较于什么都不懂的凡人,他们更清楚眼前一幕有更深的意义。

    “这绝不是玄心府飞舟的阴阳帆能做到的,绝不是!”

    一名老修士窜出船尾入舱口,站在船尾甲板上看着周围的星河,在星光朦胧中,有星辰在其中悬浮,星辰并非定住不动,而是隐隐有各自的规律,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星光显化,而是真正的星河大道。

    “这是有人在借助阴阳帆施法!”

    另有一个声音在老者边上响起,这是一个满头青丝却面色苍老的修士,虽然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可那神色同样深受震动。

    “谁?难道玄心府掌教或者老祖师亲至?”

    之前那名老者下意识看向飞舟船帆上空,那里一众修士依然随船而飞,而在某一处不断有一道道法光流转而出,只是光色浓郁看不清里头是谁。

    两人沉默了一会,后出现的那人突然话音一转。

    “如此浓郁的太阴之力和天星之力,若不取之何其浪费!”

    “不错,事后再会知玄心府,送上一点诚意便是!”

    两人不再矜持,挥袖间已经祭出自身收纳用的法器,运法于船外星河,收纳天星和月华之力为主要构成的太阴太阴之力。

    和两人有同样做法的修士着实不少,有些顾忌玄心府的态度,开始还只是旁观参悟可能的奥妙,到后来看到越来越多人动手,也实在忍不住了。

    修行本就是求逍遥,玄心府既然没出面说不能动,还矜持个什么?

    一些精怪或者妖类则是最晚动的,不是说他们比仙修更客气,而是这飞舟上毕竟是仙人地头,他们这些异类本不敢太过造次,可现在既然所有仙人都动手了,他们这些本就更依赖月华的生灵自然也迫不及待的吞吐起来。

    玄心府修士此刻当然没有余力管别人,而是全力维持着飞舟的阵法,这一条突然出现的天河确实震撼,天星璀璨也确实美丽,但就像是真正的天河一样波涛汹涌。

    一众玄心府修士很怕飞舟在这星河中颠覆,若阵法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很难说会发生什么,即便知晓这是高人在施法,肯定能有所控制,玄心府的修士也不敢赌。

    但两位玄心府之事除了一起维持阵法,同样分心观察阴阳帆,若真论起来,目前为止最大的受益者并非那些随船飞行的修士,更不可能是船上此刻施法收纳星力的其他修行之辈,而是这一艘飞舟本身。

    飞舟每一次在白日和黑夜里展法牵引太阳太阴之力,也都是一次对飞舟的祭炼。

    能负责飞舟的知事,就和玉怀山大真人轮流值守一个道理,道行都不会太差,两人十分清楚这漫天星海实则是跟随着飞舟的。

    他们全力维持阵法,除了防止意外,也存了是否能一定程度将星河炼化的想法,哪怕这有点想蛇吞象了,可又不是说要吞完,能炼化一片,这本就是玄心府至宝的飞舟就更了不得了!

    “若是这星河能化入飞舟,那……”

    “别说话,专心施法!”

    两人已经已经回到了舱内一间特殊的静室,盘坐蒲团不断施法,将一枚枚神光十足的法珠点在挂满室内墙壁的阵图上。

    一时间,飞舟光芒更亮了,周围虚化而出的太阴之火也同样越来越猛烈,这火可不是计缘催动的,而是飞舟自身阵法应激而生的,是一开始就在炼化星力。

    船甲板上的某处,玉怀山一众修士全都盘腿坐下,一枚枚玉佩悬浮在头顶,好似一颗颗小星辰,将周围的太阴之力引来。

    他们和其他人一样,经过震撼之后,也不浪费难得的修行机会。

    居元子一边适当收纳太阴之力,一边开口道。

    “玄心府的人反应倒是不慢,不过也想得太美了,计先生施法引星河下坠,怎么可能是为他人做嫁衣呢!”

    正如居元子所说,计缘身处空中不断施法,将天地妙法催动到极致,引得这星河烂漫的盛况,终究是为了自己的伤势,或者可能见到效果如此好,也存了再从中多取一分的想法。

    计缘很乐意让其他一众修行之辈丰润一些好处,毕竟他也控制不了这么多星力,但不可能存在他奋力维持天河,让玄心府在下头炼化的好事,他可是付钱的!

    维持了大约一刻钟之后,计缘就动手了,虽然好似星河形成是一瞬间的,但那是计缘天地化生的意境之象太真实了,真正星力还是得一点点积攒,到此时才正是最浓郁的时候。

    此刻的计缘浑身笼罩在浓郁星光中,整个人影周围尽是一圈圈光轮,好像有无数个重叠的计缘在施展动作。

    意境中法天象地的计缘双目一睁,携敕令之蕴,以浩荡之音开口。

    ‘漫天星河,尽归吾声。’

    最最简单的导气入体,由天地妙法所施展,此刻则变成了将太阴之力导入体内。

    哗啦啦……哗啦啦……

    虽不闻其声,但包括凡人在内的所有人心中意境层面,一种波涛的响声在心间奏起。

    心念一起,星河摆动。

    计缘此刻大袖一挥,借着阴阳帆和自身的袖里乾坤,再加上天地化生和意境的控制,四重齐下,以计缘为中心,星河中一轮新的明月产生,无穷星辉如江河倒卷,明月光轮恍若转动的漩涡。

    计缘一心两用,一小部分维持这太阴之力的收纳,其余大部分全都沉浸在引导太阴之力上,那一道恐怖的星河好似遁入了计缘的意境山河,在天河天际流淌过一个个弧度,随后顺着计缘心神引导,一刹那冲出意境,猛然灌向左臂。

    雷罡的至阳纠缠身魂,而无穷太阴之力好似散发着寒气的滔天洪水,从九天之上冲击下来。

    ‘这可真是银河落九天了!’

    计缘居然还有闲心这么想了一下,随后就见到了太阴之力和雷罡冲击在一起,炸起无穷道蕴波动。

    嗡……轰……嗡……轰……

    刷刷刷刷……

    外界的飞舟上空,以计缘为中心,一道道模糊的波纹四散波动,被划过的人,不论是凡人还是修士、精怪还是妖物,都感觉身体酥麻,更有一种可怕的威势压迫感一阵阵扫过。

    一些精怪妖魔中,不乏胆寒之辈被吓得缩成一团,连太阴之力都顾不上吸纳了,不过这会本也就不如刚才那般风平浪静,此刻汹涌的星河早已经让不少修行之辈望而却步,就是有能力的,也都停手观摩变化。

    意境本就是心神和身魂之力所化,哪怕计缘的意境是广阔无边的天地山河,总的来说身体素质还是影响非常大的,不可能真的将如此多的太阴之力都吸纳。

    别说是如今的计缘,就是来一个货真价实的积年真仙高人,也不可能直接就把这星力给吸干了,但计缘是一边吸纳一边以之冲刷左臂,那消耗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大一些。

    计缘没想到明明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劫雷,此刻却表现出夸张的顽强,竟然有固守不散的趋势,计缘哪能容这样的事情发生,否则真成了百年顽疾了。

    反正此刻星力的量巨大,计缘干脆冒险将“战场”引到全身,以此稀释残存的劫雷,而因为能调动的太阴星力巨大,所以每一处都依然是饱和冲刷状态。

    轰隆隆……

    从计缘身上居然散发出一种雷霆的威势吗,那隐约的雷鸣同样不闻其声,却震得所有修士心头微颤。

    “轰隆隆……”

    这下是真的有雷声响起,不少修为弱定力差的都下意识蹲倒。

    在第一声也是唯一一声真正的雷鸣响起过后大约十几息的时间。

    刷……

    所有的星河在顷刻间消散无形,只余下飞舟外围的星辉淡化远去。

    这其实是计缘收起意境星河,散去了天地妙法,星光流动的速度何其快,失去了计缘的约束,阴阳帆单独的力量不足以维持汇聚,立刻就挥洒大地消失了。

    但因为前面的动静实在太惊人,所以在所有人眼中,就像是之前的广阔星河一下被计缘全都吸收干净了一样。

    飞舟的阴阳帆上依旧有淡淡的星辉,和之前计缘施法前差不多,可凡事就怕对比,比照前面那会,这时候的阴阳帆就显得黯淡无光了。

    计缘的身体此时有许多“重影”的星光,使得他的身躯依然模糊不清,而周围飞行的修士都下意识保持一定距离以示尊敬,也都想看清这位高人。

    下方的修士和凡人也同样如此,除了玉怀山和已经知道一些情况的玄心府,所有人都想看清那重影光轮中的高人。

    不过计缘此刻劫雷一除一身轻松,除了不希望被当西洋镜,也急需巩固,可没工夫刷存在感。

    于是所有视线只看到天上华光一闪,那神秘高人化为一道遁光射入了飞舟的前舱门,就此消失不见。

    只有玉怀山中人听到了计缘的传音。

    “今夜有所得,计某回客舍闭关几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