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星河下坠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65章 星河下坠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此刻除了计缘等人,还有许许多多的船客在甲板上观看着飞舟离港的这一幕,很多第一次乘坐界域摆渡之物的人都不由发出惊叹,感叹着仙府造物的神奇。

    玄心府飞舟炼制时采用炼制宝物阴阳幡的手法炼制飞舟船帆,所以此刻白日,太阳之力照耀汇聚船帆,显现出金色光轮,虽然没什么风,但船帆纷纷开始鼓起。

    “哗啦啦……”一阵阵帆布抖动的声响自船中产生,飞舟在拔升高度的同时开始前行,考虑到飞舟中仙修的修为层次不齐,更兼之还有凡人在,所以加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但即便如此,且又有阵法在,可这速度依然是“飞”的速度,依然会有一种轻微的推动感,这反而带给一种甲板上的人更加特殊的新鲜感,不少凡人中年龄尚幼的,都兴奋得大叫起来,计缘等人身边就有这样的人。

    “啊……啊……我们飞拉……飞起来拉……”

    一个孩子用尽力气朝着已经下放已经渐渐远离的顶峰渡大喊,脸上因为过度激动而通红,也引得计缘等人侧目望去。

    不过自己孩子这么个喊法,边上疑似父亲的长辈赶紧抓着孩子捂住他的嘴,以口音味道极重的官土结合话语教训孩子。

    “别吵别吵小娃儿,周围都是哈仙长,啷个勾勾寿把我们仁咯求……”

    这音腔计缘听着觉得非常有趣,也能大致听得懂,见那男子神色紧张的看来,计缘和玉怀山一众修士大多报以随和的微笑。

    那孩子父亲的担忧显然是多余的,别说是他们,就是一些道行浅薄的精怪,此刻也兴奋不已,大家大多都是些“土包子”,谁也别笑话谁。

    随着飞舟的逐渐提速,一股清风吹拂的感觉也越来越强,但同样有阵法保护,不至于狂风扫荡将人掀飞。

    船开动起来和停在港口的时候,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好似就只有航行的时候才是完整的,也似乎并非只有凡人才有这种感觉,整艘飞舟也好像确实是此刻才开始完全“展开”,各处都活跃起来。

    计缘还看到有修士飞举而起,跟随着玄心府飞舟飞行,双手长袖飞舞,看起来十分飘逸。

    “师父,他们飞起来干嘛?这不本来就乘坐在飞舟上,跟着飞也太过……损耗法力了吧。”

    说话的,阳明真人的弟子关和,他本来想说“这么做也太蠢了”,但想了想还是改成更加委婉的语气。

    阳明真人抬头看着那一些跟随飞行的修士,淡淡开口道。

    “你以为他们只是为了好玩?错了,玄心府阴阳飞舟的这些阴阳船帆神妙非常,太阳之力都被引动过来,那些修士都是提前与玄心府通过气的,或者本是相熟,或者付出了一定代价,此刻飞起乃是在借助这巨大化的“阴阳幡”,来收集太阳之力,到了晚上,你还会见到有人以差不多的方法收集太阴之力的。”

    计缘一听顿时心中一动,他现在每隔一段时间,就借助龙涎香的酒力,以及自己的天地妙法,引动星力,来消磨掉最后一点点雷劫余伤。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这伤势虽然几年了却还没好,但能到现在的地步,计缘已经要烧高香了,他本不是渡劫之人,接这劫雷就算过去了也不算应劫而散,加上雷霆特殊,这种伤势最麻烦了。

    计缘一个人施展天地妙法,虽然能引出一种星河下坠之感,但毕竟力有极限,之前无往而不利,却在最后这一丝雷霆余势上始终不得将其瓦解,搞得计缘常年压制雷劫伤势都快成了一种习惯了。

    如今若是借助玄心府的飞舟这种复杂而精妙阵法产物,是不是会更有效?

    ‘值得一试!’

    得出这种结论之后,计缘也不犹豫,直接询问一边的裘风,这种事问居元子这老宅男显然是不合适的。

    “裘道友,若我晚上也想一同借助阴阳船帆收纳太阴之力,是直接现在同玄心府道友去说,需不需提前几日预约,大约需要什么代价?”

    “计先生也想收集太阴之力?”

    “不错。”

    裘风闻言张望了一下船头方向,随后对着计缘道。

    “照理说确实需要提前会知,什么时候得玄心府允许才能上去,毕竟这位置也紧俏,不过若计先生有意,我便同先生一起去问上一问。”

    “那再好不过了!”

    计缘笑着回应。

    边上如居元子等人自然认为这是修行上的事情,肯定是不便多问的,所以也没说什么,只是看着计缘和裘风一起朝着甲板船头离去,心中暗自猜测什么而已。

    一般甲板前方几处桅杆位置都会有玄心府修士盘坐看顾,周围的来往的行人都会绕行此处。

    裘风和计缘过去的时候,那边两名玄心府修士居然认识他们,或者说主要是认识计缘,已经率先站起身来拱手问候。

    “玉怀山道友可是有事?”

    裘风赶忙上前一步拱手回礼道。

    “两位道友,在下是想来询问一下,若想要借助飞舟汲取太阴之力,需得付出什么代价,何时可以轮得到?”

    两个玄心府修士下意识看了看计缘才对着裘风又问了一句。

    “所有玉怀山的道友都需要?”

    计缘这会也微微施礼,开口道。

    “并非玉怀山的道友需要,只是计某想要一借阴阳帆的便利。”

    见果然是计缘想要借力,其中一人立刻回答。

    “哦,原来只是前辈一人,那便没什么大不了的,多一人并无不可,今夜就能飞举跟随,至于代价则视道友收取的太阴之力的时间而论,若每天都是一整晚都运法,七日需付任意五行凝萃一斤。”

    计缘听到这心下稍安,原来是按时间算的啊,他就怕人家按数量算,他觉得自己八成就是那种会收取很多太阴之力的人,这种直觉还是挺准的,到时候要是付不起账就有些尴尬了。

    “如此甚好,那计某今晚就打算运法,呃,可需要什么凭证?”

    那名玄心府修士把头一点。

    “前辈令符可带在身上?”

    计缘闻言取出袖中令符,那名修士接过之后,伸出手指在上头一点,施法念诵两句就将令符交还给了计缘。

    “好了,届时道友便可随意升空了。”

    “多谢了!嗯,对了,若动静大了一些,应该无碍吧?”

    “什么动静,于船体有损?”

    玄心府修士小心的问了一句,他们知道这一位可能是个大神通之辈。

    计缘摇了摇头。

    “于船体无损,就是感官上可能动静大一些,雷声大雨点小而已。”

    “哦,那便无事,我辈仙修施法,总是会有些异像的,前辈放心便是!”

    “好好,那便好!”

    得了允诺,计缘心情也好了起来,谢过之后就同裘风一起离去,而玄心府修士则在不久后将此事传音告知船上知事。

    ……

    界域飞舟的速度未必是最快的,但绝对是飞行类法器中最稳当也最舒适的,很多时候上头的人都感觉不到自己在飞,平稳程度甚至远超水面上的船只,连摇摆都少有,更不可能晕船。

    船舱第二层有一处独特的空间,是一个小广场,中心是一块巨大而平整的琉璃镜,这可不是普通地板,投射的是飞舟说过之处下方的山河之景。

    白日里,凡人、修士、精怪……许多都会来此观看这种奇景。

    而到了夜间,由于阴阳帆的特殊,会使得甲板上头顶的星光尤其是月光极为璀璨,更是美不胜收,船上的乘客在睡前也都会到甲板上欣赏美景。

    今夜也同样如此,太阳落下之后,船帆的色泽就逐渐镀上了一层星辉和月华,同白天的金色产生鲜明的对比。

    一名名修士乃至少数精怪也升空而起,有的踩着法器,有的架着风云,跟随在船帆之后,一起沐浴在月华之中。

    玉怀山的人一个不差的也全在甲板上,不过他们除了欣赏夜景,主要还是看计缘要干什么。

    计缘看了看周围这群充满好奇的玉怀山仙修,就连居元子也假意赏景心猿意马,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随后脚下轻轻一踏,携着一股清风飞起。

    一旦升空超过五丈,飞舟法阵的保护作用似乎减弱了许多,周围都是呼啸的狂风了,计缘的长发也因为狂风吹拂而甩在身后,身上的衣衫猎猎作响。

    他不御风抹除这种影响,而是离其他修士隔开一个合适距离,然后慢慢清心凝神,到了差不多的时候,计缘环顾四周,开口说了一句。

    “各位道友,请备好容纳法器。”

    这莫名巧妙的一句话过后,还不等有人询问,计缘已经一甩袖,运起周身法力。

    ‘天地化生,星河烂漫。’

    意境之内,计缘心神投射的那个天地巨人开口说出这么一句,随后一粒粒棋子构成的天星刹那间大亮,顺意境星河化出计缘体外。

    虚实相继的一瞬间,阴阳巨帆依然感受到道蕴连绵而起,应激般骤然高亮,将计缘运使的意境承接。

    下一个刹那,无穷无尽的天星之力和月华落下,太阴之力变得越来越浓郁乃至粘稠……

    哗啦啦……

    大船周围化出虚幻延绵的太阴火焰。

    恍惚间,玄心府飞舟不知不觉已经航行在星海之中,周围尽是璀璨星光,而整艘船更是好似化为一轮带着月华之火的明月。

    这种变化连计缘都倍感意外,更别提船上的其他人,盘坐在船帆处的玄心府修士早已经站起来,而船中更多修士正飞窜出船舱,甲板上各处建筑的顶端也已经站满了人。

    “星河下坠?”

    玄心府两位飞舟知事的其中一个,说话间双目瞪得滚圆,而另一个也同样喃喃自语。

    “这是有点动静!?”

    ps:之前介绍过的九哥的《大书荒三十六计》;以及赤戟大佬的《赤戟的书荒救济所》

    然后还有个《拾遗》,都是听不错的推书公众号,大家都可以去找书的。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