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顶峰渡太危险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63章 顶峰渡太危险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修真之覆雨翻云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这枚羽毛握在手中,因为失去了裘风度入的灵气,所以显得黯淡无光,既没有热力散出,也没有刚才那种令计缘心悸的妖力,说是一根被涂抹了颜料的野禽翎毛都有人信。

    但就是这么一枚状若死物的羽毛,却令计缘心有余悸,他缓缓自我舒展,随后隐晦的深吸一口气,将朝着羽毛中度入灵气和自身法力。

    一股淡淡的热力再次出现,羽毛的颜色也鲜亮起来,金红色透着一种淡淡的光泽,除此之外似乎并无什么特别的了,就这么一点热力,冬天取暖都不够,还不如一个炭火盆。

    可也就是这么一根在旁人眼中“并无妖气”的羽毛,让此刻的计缘感到十分“烫手”,好似快要握不住一样,一股骇人的妖气散发而出,若非计缘定力惊人,这会手都该有应激反应了。

    体会了仅仅三息时间,计缘就立刻散去了羽毛中的灵气。

    “呼……”

    轻轻舒出一口气,计缘才将这根羽毛收进袖中,甚至这一刻都因为心里作用感觉到袖子因这一根轻飘飘的羽毛而沉重了一些。

    裘风在看着摊主手中的法钱,后者则在细细施法探查着两枚法钱,而居元子则一直关注着计缘,刚才计缘脸上包括从凝重道轻松的表情变化也被他看在眼中。

    计缘给居元子的印象一直是风轻云淡的,很少在其脸上看到这种凝重得过分的表情。

    ‘所以说,那个羽毛有大问题?’

    这既是居元子心中的疑惑也是得出的结论,不过这里不是方便说话的地方,他打算私下场合在询问一下计缘,若方便说的话,计缘应该会告诉他。

    等计缘把羽毛收起来了,居元子的注意力便也顺势转移到了摊主手中的法钱上。

    裘风看着摊主这个修仙之辈脸上的喜色一直止不住,虽然明知一会可以问计缘,但也忍不住好奇的询问一声。

    “这位道友,你才得到这两枚法钱,计先生也没细说其作用,怎么高兴成这样,难不成你已经懂了?”

    这人也不像是修为高到哪里去的样子,不到朝元之境,更没资格称一句真人,论年纪,同样未必有裘风大。

    “嘿嘿嘿,这位道友,看来你也并未接触过这法钱,嗯,法钱一词甚妙!”

    老修士将其中一枚藏入胸口一只小口袋中,留下一枚在掌心摩挲。

    “顾名思义,这法钱乃蕴法之钱,钱乃凡俗概念,以之可易物,而法乃修行之妙,以之展神通,我粗探便知,此钱内蕴纯粹灵法,可随我心念而变化,妙用无穷啊,依仗其法有扭转乾坤之效,不说别的,修行走火入魔够危险吧,可只要我灵台还有一丝清明,能用出法钱,就能买来一道纯粹灵法冲邪!”

    听到这话,计缘倒是多看了这老修士一眼,道行不算太出众,但眼力倒是不差。

    “看来无需计某多言,道友已经知晓法钱之妙,计某就只多提醒一句,法钱神效,可以重叠使用。”

    这话听得老修士微微一愣,随后立刻取出另一枚法钱,叠在手心闭眼细细感受,随后又睁开眼看向计缘。

    “道......不,前辈!这法钱,能否再匀我些,这摊位上的灵物,前辈只要看上了,都可以法钱购买。”

    计缘摆摆手,法钱炼制起来不能说多困难,但要炼制到如今这种完美的地步也不能算多简单,没什么用的东西换来干嘛,要说精怪,计缘自家一大堆呢。

    在摊主目送的眼神中,计缘三人又漫步离去,因为淘到了这根羽毛的缘故,计缘接下来逛得可谓用心多了,法眼大开着在市场上穿梭,甚至还进了一些修行势力单独开设的楼宇内部,去看看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嗯,结果就是基本上绝大多数事物对计缘来说都是“特殊的东西”,毕竟见识少嘛,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看得计缘眼花缭乱。

    不说别的,就是各式各样的精怪就见识了不少,其中一些还真的就是公认有价值的,比如能帮助看顾灵草灵药,防止灵药坏死的灵性精怪,以及能助人调理心境的精怪。

    尤其是看顾灵草的精怪,极为难得,灵草灵药对环境要求非常苛刻,此种灵物相对其他灵性之物来说,其实也十分脆弱,容易引来鸟兽啄食用或者精邪窥伺。

    有些天然灵草能成,要么就是也特殊精怪看顾,要么就是要妖兽一直守着看着,那种凡人失足坠崖遇上朱果的桥段,得是有多大运啊。

    不过这些东西虽然看得计缘眼花,但也就是正常修仙界存在的东西,和那根古怪的羽毛无法相比。

    在出了一栋名为“灵宝阁”建筑之后,计缘等人迎面撞上了之前带上山的那六个人,以及在他们身边的那位年轻修士。

    对方显然也看到了计缘和居元子,面露喜色的叫出声来。

    “计仙长,居仙长,你们也在这啊?”

    “真的是两位仙长,哈哈嗝~~~”

    几人面露兴奋的打着招呼,其中一人还打出一个长嗝。

    见到计缘、居元子以及裘风看来,年轻修士赶忙微微躬身拱手行礼。

    “见过三位前辈!”

    这三人的修为一个都看不透,之前还带着身边六人上山,加上周身一股祥和清新之气,应该都是真正的仙道正修高人。

    “嗯,不必多礼,你们也是。”

    计缘对着年轻修士说一句,也让准备行礼的六人用不着叩拜,看着他们嘴角油光流露的样子,看来是过得还行。

    兴许是计缘那股随和清新之气的影响,之前在吃饭的时候询问过年轻修士的女孩突然福至心灵的又开口道。

    “计仙长,居仙长,之前有个拿着桃花枝的怪人一直看着我们笑,好像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像想害我们……”

    这话说听得年轻修士有些无语,他只说过对方有些邪异,至于害不害人可还没定论呢,而且随便向只有一面之缘的仙长求助,在凡俗世界的话,遇上妖邪和凡人这番话,修仙之辈说不准就会管一管,可在这看到什么都能算见怪不怪的。

    不过计缘的反应却让年轻修士有些意外,他始终垂目的眼睛睁大一些,扫过六人和年轻修士吗,点头道。

    “你们说的那人我也见过,确实有些邪性,桃花血色生红晕,死气连枝笑生人,这等邪魅之物也不知道怎么进的顶峰渡。”

    计缘说话间,身边有青白之光浮现,青藤剑隐隐显出形来,这可把裘风吓了一跳。

    “计先生不可,顶峰渡禁制斗法,纵然是真仙高人也不得随意出手的!”

    居元子倒是并无什么异色,反倒抚须笑问一句。

    “是吗,裘真人,你说若真仙高人出手了呢?”

    “这……”

    裘风下意识看了看计缘和浮现身形的仙剑,真仙高人是没在顶峰渡出过手,但若是真的出手了,月鹿山敢放个屁吗?

    估计最大可能就是“查明真相”,有真仙高人人驱除邪祟,且不说真仙出手错没错,能称真仙之流,定是道心明净心若冰清,至少别顶峰渡的月鹿山修士能看得更清楚吧。

    不过这只是青藤剑自发现行,代表着仙剑也对那股邪性反感,毕竟仙剑翠藤环绕养生和之气,同之前拿桃花枝的人天然向冲。

    可这不代表计缘就会在这动手,只是看了人家一眼,还不至于在顶峰出手就要歼灭对方。

    所以计缘轻抚青藤剑,其上藤枝嫩芽舒展。

    “稍安勿躁。”

    话音落下,仙剑身上只有计缘和居元子感受得到的那股锐意也消散,计缘左手抓住仙剑横握,右手虚虚一划,一股清气扫过面前六人,其中两个身子抖了抖。

    “没什么大事了。”

    说完计缘望向外峰港口方向,遥遥看着那庞大的吞天兽,刚才闲逛的时候都没感受到带着桃花枝之人的气息,想来不是离开了顶峰渡,就是已经上了“船”。

    稍倾,六人得知计缘等人也会坐同艘飞舟去北境恒洲,自然欢欣鼓舞,离去的时候都带着笑。

    而此时此刻,吞天兽之上,靠近尾部的地方,一个人裹着张大大的兽皮缩成一团,狠狠打了几个冷战。

    ‘我可什么都没干啊,什么都没干,哎呦喂,刚刚灵台那一股寒意是怎么回事啊……’

    形若青少年的男子紧紧抓着桃花枝,低头看的时候,其中一朵桃花上有一片花瓣裂开,裂口极其平滑,好似被剑划过。

    ‘娘呀……什么东西啊……这顶峰渡也太危险了……’

    ……

    两日之后,吞天兽的鸣叫声响彻顶峰渡,对于这只巨大妖兽来说两天时间不过是打了个盹,在天际游动之刻,再一次将整个顶峰渡周围搅动得狂风骤起。

    而在吞天兽离去之后不到半日,一艘杨着金帆的巨大飞舟也向着顶峰渡驶来,当然,对比吞天兽的话,这飞舟就和孩童手中的玩具一个样了。

    ps:发现本书盟主中有女频作者大佬,写得是《红尘篱落》,女频的荣耀三星作品,应该也有得一看。

    女频的推荐票大家往往会浪费,如果不嫌麻烦也可以去投个票支持一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