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遇上神仙了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49章 遇上神仙了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嘴上说着将要失信于人,但却并无任何懊恼的神色。

    将军忍不住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廖正宝身前,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者也朝着将军点了点头。

    计缘掂量着手中的小木剑,想了下又对廖正宝道。

    “木剑是你父母给我们的信物,你也留点信物给我们,好让你父母知晓你真的还活着。”

    “对对对,应该的应该的!”

    廖正宝先将手中的平安符小心折叠两下后塞进怀里,随后搓着手思考该给爹娘什么信物,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合适的。

    “我这,也没什么东西合适啊……”

    廖正宝求助的看向将军,不过后者也想不出来什么,这边什么都缺,更无什么特产,总不能带个破兵刃给家里吧。

    “这样吧,你写封家书给家里,口信虽然也可,但不如书信那样,可以时时观看排解思愁,这木剑你也留着吧。”

    计缘提议一句,顺便将木剑再次还给了廖正宝,后者挠挠头收下木剑后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我虽然简单能认一些字,但写可写不好,不若还是先生帮我代笔吧?”

    以前往家里寄送家书,都是由军中有些文墨水平的人代写,比如北门军候,这次计缘和常易在,就一事不劳二主了。

    “行,我来帮你写。”

    计缘闻言自然欣然应诺。

    就在这议事厅内的图桌上,有士兵找来纸笔,计缘代替廖正宝书写。

    在得知这些年家里都没收到任何信件之后,廖正宝干脆将自己这些年的大概经历说了说,从才参军时的迷茫,到后面的恐惧,到再后面的麻木,最后转变为一种坚毅的责任感。

    哪怕计缘这次的字很小,但一封家书也足足写了五页纸,一笔一划落在纸面,都让旁人好似在欣赏艺术一样。

    每次写完一页放在一边,轻轻一吹墨迹就迅速收干,计缘手中的笔写完之后随着手腕一转,又换回了军中原本的笔,而之前书写时候的狼毫则收入了袖中,也就常易能看清这一点。

    “好了,看看是否有什么遗漏。”

    计缘让开桌案,廖正宝和边上的将军及士兵则赶忙凑近一些看,见五页纸面上字迹涓涓工整有序,见着就觉得有种心情舒畅的感觉。

    那将军忍不住对计缘和常易道。

    “我算是懂了,为何二位先生并无什么官僚做派,却能得到通行文书,还能有车马护送来这边陲危机之地,更敢夸海口说能帮廖司马回家,单凭这字,两位先生定然是學究惊人之辈,官宦士林中巴结你们的人不会少的。”

    常易摇头笑道。

    “将军是识货之人啊,不过常某可不敢和计先生比肩,我的字虽然较常人亦算不错,但和计先生一比就差远了。”

    廖正宝满脸喜悦又小心翼翼的抓着纸张,细细看上头的文字,他识字不算太多,只为能看清基本的军事术语,但在这几页纸上,却出奇得顺畅,一字一句都能品读其意。

    “好好,写得真好,真好!”

    随后廖正宝还拿起笔,写上自己的名字,虽然力求工整,但还是有些歪扭,和计缘的字一对比就更加不堪,却令这封信出奇得真实。

    一封长长的家书,攒下的白银十八两六铢,就是廖正宝想要计缘和常易带回去的全部东西了,他知道这种机会很可能不会再有了,所以这钱还是找将军借了一些的。

    计缘和常易回去的时候,将军和廖正宝都送他们到了北门,并且派遣一队兵丁和一辆马车护送他们上路,至少是护送到他们管辖的区域边境。

    等载着计缘和常易的马车消失在北城门外,廖正宝就有些怅然若失了,不过很快就收拾心情,恢复了往日刚强的模样。

    而此刻,北门军候正在自己的营房中写文书,将最近几日自己所负责的兵丁和巡查情况书写完毕整理好,写到今日来访两人之时,怎么也想不起来官文上具体的批文官员名字是谁,于是就拖过边上木盒,打开了翻找通行官文,打算照着写一写。

    结果翻来翻去居然没找到那张官文。

    “怪了,我明明放这里了的啊,怎么会找不到……咦?这是怎么回事?”

    北门军候忽然从一摞官文中翻出了一张白纸,他抽出来前后翻转着一看,确认上头一个字都没有,加上翻来覆去找不到计缘那张文书,不由就让军候产生一种略显荒谬的想法。

    把这事同将军和廖正宝一说,两者也是惊愕不已,拿着那张明显不是军中所有的上等宣纸,翻来覆去看了许久……

    “将军,要把两位先生追回来吗?”

    北门军候这么问一句,将军和廖正宝都看向他,前者摇了摇头。

    “定是廖家找了奇人异士相助,不要多此一举引人恶感。”

    ……

    计缘和常易一离开边塞辖境,自然就是腾空而起朝西北方向飞去,他们曾和廖正宝说过很快会将家书和银两送到廖家,但估计廖正宝和一些知道此事的军士死活想不到这很快是有多快。

    这一天,天还没黑,就有一个骑着马的衙门差役赶到了茅滩村,这是计缘和常易专门找的人,变化成一个“有身份”的人物命其送信。

    马蹄声一路冲到村口,随后减慢速度,在村中询问廖家位置,最后由正在村中闲逛的老张带去廖大丘家。

    老张前面带路,而差役牵着马在后头跟着。

    “差爷,就在前面,就在前面了。”

    “带路带路。”

    “是是是!”

    老张快步靠近老廖家,扯开嗓子先喊起来。

    “老廖,老廖!有你们家的信,说是小宝从军中寄来的,老廖……”

    “什么?”

    廖大丘慌慌张张冲出屋子,看向那边牵着马的差役,后者让老张帮忙抓着缰绳,上前两步对老廖微微拱手。

    “这位就是廖善人了吧,您儿子廖正宝有书信送达,还有一包随信物件,都在这了,我可不曾打开过!”

    差役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扎紧的布口袋,交给了廖大丘,后者小心翼翼接过,随后又迫不及待的拆开,但动作忽然一顿,赶紧招呼差役进篱院。

    “差爷,差爷里边请,里边喝茶!”

    差役赶紧摆手。

    “不了不了,我还有公务在身,就不打扰了,这次瘟疫太严重了,死了好些人,我也忙着呢……你们村居然一个生病的都没有,也是奇事,看来这做好事老天爷还是会顾着你们的。”

    “是是,不敢打搅差爷,差爷慢走,慢走!”

    差役摆手示意他们不必再送,翻身上马就打算离开,不过临走想到什么赶紧回头对着廖大丘道。

    “对了,廖善人,我叫杜昆,是大河县的衙役。”

    老廖一愣,马上反应过来,犹豫过后一咬牙道。

    “差爷放心,我下次去县里,定会带着心意上门拜访的,我……”

    “不不不不……不是,我不是这意思……”

    差役有些哭笑不得。

    “我是说呀,廖善人别忘了我就成,我不是要收你好处和银钱,你给我也不敢拿啊……”

    说完这些,差役也不再多留,直接就纵马慢慢走出村子,随后扬鞭策马离去。

    等差役一走,老张立刻叫了起来。

    “老廖,你还愣着干嘛,看信啊!”

    “哦哦哦对对对,可,可我也不识字啊……”

    “哎呀,孩子他爹,你管那么多,看了再说!”

    “嗯嗯,看了再说!”

    几人凑在院子里坐下,赶紧解开袋子,取出了里面的东西,其中一个小袋子沉甸甸的,廖母打开一看,居然有好些银锭和碎银。

    “嘶……好多钱啊……”

    “看信看信!”

    廖大丘小心解开信封,根本不舍得撕坏,随后才取出了五张信纸。

    神奇的是,这信他居然能“读”懂,明明斗大的字都不认识,却能实实在在看得明白信上写了什么,还给边上的廖母、老张以及也出来凑在一起的小儿子读出来听。

    “爹娘亲启,不孝儿廖正宝请计先生代书:儿从军九载,辗转数千里,九年来音讯全无,儿心中甚是愧疚……此生尚未报养育之恩,儿今见木剑,泪如泉涌……”

    五页读完已经过去一刻多钟,廖家夫妇脸上已经满是泪水,连老张也听得眼眶红红的。

    也就是小廖年纪还小,加上和这个哥哥从没见过,并没有多大感触,反而靠在母亲腿上天真的问了一句。

    “兄长说他在好远好远的地方,信回来要几个月,这信是计先生代书的,可是计先生和常先生上午不是才走吗?”

    三个大人一下全愣住了。

    “是啊,两个大先生才走没多久啊!会不会是早就写好信了,所以今天特地来村里找你的?”

    老张诧异一句,随后又想着说了点合理的可能,本来廖家夫妇也想点头了,但一脸天真的小廖又开口了。

    “不对不对的,兄长信中说的木剑,也是早上爹爹才给计先生的!”

    这下,院中大人只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良久老廖才喃喃一句。

    “这是遇上神仙了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